第三百五十八章 潘大秘书落难 - 妖孽狂医

第三百五十八章 潘大秘书落难

“什么?沈非!” 一把手厉喝出声,潘峻听在耳里觉得无比冰冷,不等他再说什么,一把手嘴里又炸出了两字,“很好!” 然后,电话挂了。 潘峻拿着电话,目瞪口呆地看着,电话就这么挂了,这挂的不仅仅是电话,还有他的前途,他的官场生命。 他的老板已经厌了他,现在一把手也恶了他,同时得罪了省里的一把手二把手,那简直是在找死。 潘峻对这一幕早有些预料,但是,这一切真实地发生在身上时,潘峻才知道那股压力的沉重,知道里面的风险是多么的凶残。 可话已出口,一切都将挽回。 他能靠的,就是沈非。 如果沈非能像对付余为民一样,对付京城沈家一样,将一把手、二把手拿下,那他就还有活路。 若是沈非不能,他的政治生命就结束了。 沈非能吗? 潘峻在想着的时候,他那当二把手的老板白锐,已经雷厉风行地传下了一句话,他要换个秘书。 换个秘书! 一句普通的话,一句看起来很小的事,可意义却无比的深远。 就算是一个小公司,要换秘书都会引起天大的八卦,更别说一个省的二把手换秘书。 那意义更是值得人深究。 无数人猜测了起来。 二把手不是挺看好潘峻的吗?怎么会换秘书呢?难道说是要将潘峻下放,所以提前换秘书? 可是,下放一事还没有听说啊,就算是下放,二把手的声音不至于那么严厉、冰冷才对。 仔细想想,那声音更是带着点厌恶。 难道说,潘峻做了什么事惹了二把手,二把手才把他换掉? 不等猜测结束,二把手又一道命令传到了秘书科,潘峻以后不用再去他办公室,以后就呆在这边。 这下子,大家终于敢确定,潘峻失势了。 二把手是真的要把他换了。 当即,无数人心动起来,靠近二把手,那就是靠近了一条金光闪闪的官道啊,不说平步青云,至少会比现在混得好得多。 所以,秘书科里的人想着办法要凑上去,还有更多的人,则是要去看潘峻的笑话。 人在官场飘,哪有不生怨不结仇的道理。 以前,潘峻是二把手的贴身大秘,他们有怨也不敢动,现在没了二把手的支持,潘峻就什么都不是了。 当然是要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而且,他们去落潘峻的脸,去踩潘峻,那也是向二把手看齐,是可以挣表现的。 这些人当中,最最得意的,莫过于一位叫宋阳的科长,因为宋阳和潘峻当初都喜欢一个女人,两人同时追求,最后那女人选择了潘峻。 只因为潘峻是二把手的贴身大秘书,前途比他更加光明。 可现在,宋阳笑了,他在得到消息的那一刻,便立马打电话告诉了那个女人,他还说,只要她回头,以前的事他就不会计较,他还会接受她,与她在一起。 并且,宋阳还特别说明,他和潘峻有仇怨是大楼里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现在二把手要收拾潘峻,肯定就会狠狠踩潘峻,而他这个与潘峻有仇的人,百分之百会得到重用。 打着电话的同时,宋阳还朝潘峻走去,这会儿,潘峻已经正往外面走,既然他已经答应了沈非,哪怕他现在一点威势都没有了,他也得去。 不仅仅是为了承诺,更因为沈非是他最后的希望,最大的翻盘赌注。 只是,消息传得很快,不过几分钟,整座大楼里的人都差不多知道了,因此,潘峻走出来的时候,看到的是一双双充满鄙夷的目光,一张张满带嘲讽的嘴,还有无数的流言蜚语。 “潘峻肯定倒了,得罪了二把手,他以后再也别想往上爬了。” “还想往上爬?他只怕自身难保了!真不知道他做了什么事,居然能让一向看重他的老板,立马让人换了他。” “谁知道,不过,这人废了,可惜了,前天我还请他吃过一次饭,花了我一千多块钱,现在想想,还不如拿去喂狗呢。” …… 这些话,到处都是,此起彼伏,包括以前和他称兄道弟的,说的更是难听,一个个毫不掩饰地指着他说。 其实官场上也讲究烧冷灶,讲究雪中送炭,可那都是投资,投资他以后能爬起来,能给他带来好处。 但潘峻这个冷灶,那是谁也不想去烧,烧了不仅不会有半点好处,还会被二把手厌恶。 因此,大家做的都是落井下石。 看到那些白眼、冷笑、谩骂,潘峻脸色很沉重,在老板挂断电话的时候,他就想到会有这一幕,可他还是没想到老板做的这么绝,速度还这么快。 转身,就是刀子,就是毒牙。 够狠! 潘峻走得更快了,他可不想成为人家眼里的笑柄,被人家当小丑一样看待,可有些时候,越想做什么,就越是做不到。 他刚走到院子中间,宋阳迎面走了过来,扯着喉咙大声笑道:“潘大秘书,你这是要去哪里啊?” 潘峻见到宋阳,脸色更加黑沉,他和宋阳有着那么深的仇怨,他找上门来肯定不是为了安慰他,那是要踩得更狠。 听他的称呼就明白,潘大秘书?要他现在还真的是潘大秘书的话,宋阳哪里敢上前来搭话,早就远远的避开! 宋阳就是故意用潘大秘书来刺激他来嘲笑他,他的笑声也是一把把刺在他血肉里的刀子。 旁边也迅速聚集了不少人,哪怕是在政府大楼里面,国人围观看热闹的精神,也没一丝一毫的弱下来。 “是宋阳,这下可有好戏看了。” “当初是宋阳先认识那个女人的,可潘峻却抢先一步,追到了那女人,宋阳心里肯定会不爽。” “换我也会不爽,看吧,宋阳会把潘峻狠狠踩下去的。” 大家话里话外都在向着宋阳说话,毕竟这会儿占上风的是宋阳,宋阳好歹是个科长,说不定还能靠着这件事往上爬一爬,给他卖个好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而踩潘峻一两脚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围观人群越来越多,潘峻不想被围观,更不想和宋阳多说话,欲从旁边走过,可宋阳却再一次拦在他的路上,大声笑道:“潘大秘书,你这么急着去哪里啊?我还有事请教你呢,要不你赏我个面子?” “宋阳,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要做什么,但是,我没有兴趣陪你玩,请你让开。” “让开?当年追佳美的时候,你就让我让开,今天你还想着叫我让开?你以为你还是那个潘大秘书吗?你不是了!你什么都不是,你凭什么叫我让开?当年要不是你以潘大秘书的身份压我,佳美早就是我的女人。” “佳美选择谁,是她的自由,我们是公平竞争!” “公平竞争?自由选择?潘大秘书,你现在没有了那层身份,你以为佳美还会选择你吗?” “我相信佳美。” “哈哈哈哈……”宋阳狂笑出声,“你知道我要请教你的是什么吗?我要请教的,就是怎么报你当年给我的恨。” “什么意思?” “我已经把你被换掉的大好消息告诉佳美了,她开始还不相信,要打电话问你,我让她不要打电话,亲自来看就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佳美工作的地方离这里也就不到三分钟的车程,想来,她很快就要到了。” “宋阳,你……” 潘峻的话还没有说完,一个亮丽的倩影便冲了进来,出现在众人视野里,只见这女人有着一头漂亮柔顺的大卷,胸前的料非常足,身材超棒,脚踩高跟鞋,前突后翘,真是好一个美妙尤物。 这漂亮女人,正是潘峻的女友孙佳美。 孙佳美以最快的速度走上前来,宋阳忙唤道:“佳美。” 宋阳喊得很亲热,要放在往常,孙佳美肯定看都不看宋阳一眼,直接当没有听见没有看见,飘然离去。 可这会儿,急于确认事实真相的孙佳美却停了一下脚步,对着宋阳点了点头,露出一个让人呼吸急促的笑容。 宋阳脸上笑容更浓了,他对自己的判断更有把握,他今天要让潘峻好看,好好报一报当年之仇。 潘峻脸色又黑了,黑得像煤炭,孙佳美这个笑容让他有了很不好的预感,他开口问道:“佳美,你不是在上班吗?你怎么来了?” 孙佳美没有回答,却是劈头盖脸地问道:“潘峻,那个消息是真的?” 潘峻眉间多了好些皱纹,以往孙佳美都是叫他峻,今天却加了个潘字,其意义还不明显吗? 想到宋阳说的那句话,潘峻心里忽然有些痛。 “潘峻,到底是不是真的?” 孙佳美声音有些冷了,宋阳上前来,站在孙佳美的身边,站得非常近,透露出亲密两字。 潘峻目光冰冷地盯着宋阳,宋阳挑衅地看了一眼,又离孙佳美更近了一步,说道:“佳美,我说的当然都是真的,他被换掉了,上面还说他只能呆在秘书办里面坐冷板凳!你要不信,随便问这里的人。” 不用孙佳美去问,旁边的人就说了起来,这可是拍马屁的大好机会,他们都踊跃无比。 “孙小姐,宋科长说的是真的。” “潘峻真的被换了,就刚刚发生的事,他这辈子别想再爬起来了。” “孙小姐,宋科长为人挺不错的,要不是我结了婚,我一定选择宋科长。” …… 声音入耳,孙佳美脸色很不爽了,她当初没有选择宋阳而是选择了潘峻,不就是因为潘峻是二把手的大秘书,未来前途无量嘛。 现在可好,他不是前途无量,而是前途无亮啊! 一片黑暗。 她要跟着他,还能当上官太太吗? 孙佳美目光更加冰冷了,潘峻说道:“佳美,我先去处理一些事,有什么我们晚上再谈,好吗?” “潘大秘书还真是忙啊,都这会儿还有事要处理。”宋阳阴阳怪气地说来,接着看向孙佳美,“佳美,我知道你当初不是真心的,是潘峻这个人渣逼你的。佳美,我是真心爱你的,给我一个机会,我会证明给你看的。” 宋阳抓住了孙佳美的手,孙佳美并没有推开,眼里有着大犹豫,潘峻见状,冷喝道:“宋阳,放手。” “佳美,我爱你,你给我个机会吧,我一定会让你光芒万丈的。” 宋阳仍然握得紧紧,孙佳美长出了一口气,似是下了某种决心,转头看着潘峻,不带丝毫感情地说道:“潘峻,我们分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