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陪我老婆上课 - 妖孽狂医

第三十六章 陪我老婆上课

白子棱一句话,就像扔了个炸弹在教室里一样,虽然很多男生知道陈强被抓了,都有着追苏锦瑟的想法,可他们也只是想想而已,没想过付出实际行动。 但这个白子棱,竟然立马朝沈非开炮了! 沈非正在苏锦瑟手心里画圈圈,听到白子棱的话,沈非抬起头来,看着一脸挑衅的白子棱,很不爽地说道:“滚!否则,我不介意杀鸡儆猴!” “杀鸡儆猴?沈非,这是我们临床系的教室,该滚的是你,你应该滚回你的针灸班去。哦,我想起来了,现在针灸都没用了,你学出来连工作都找不到,所以,你才来……” “白子棱,这教室不是你的,沈非凭什么不能来上?” 苏锦瑟很不爽,白子棱见状,脸色铁青,他没想到苏锦瑟如此帮沈非,冷笑道:“沈非,站在女人后面,算什么男人?” “你……”苏锦瑟还想说,沈非站了起来,“老婆,别生气,为这样的白痴生气太不划算了,这种事,让我来就行了。” “你说谁白痴呢?” “说你!” “你敢说我是白痴?” “难道你不是吗?” “你……我是这个班的班长,现在,我以班长的身份,命令你滚出去!”白子棱得意洋洋地说来,他觉得自己的班长身份,足够镇住沈非。 “班长好牛逼!”沈非踹出一脚,直接将白子棱给踹得滚出了教室,这才冷冷说道:“白痴!” 看到这一幕,教室里响起一片惊呼声。 “天啊,沈非一脚就把白子棱踹飞了,白子棱足有一百八十多斤啊!” “原来沈非这么厉害,怪不得他敢不甩陈强。” “就是,白子棱真够白痴的,沈非连陈强都不怕,还怕他一个班长。” …… 众人说着,白子棱又冲了进来,“沈非,你敢踢我,你再踢我一脚试试!” 砰! 白子棱又滚出去了。 沈非说道:“见过求骂的,没见过求踢的!” 班上的人再次惊呼,这回他们看得清楚,沈非踹白子棱就像是从一只皮球似的,毫不费劲。 白子棱第三次冲了进来,他已经是恼羞成怒,“沈非,你打了我,我要你付出代价,我已经报警了,马上警察就会来抓你。” “白痴!” 沈非又是一脚,将白子棱踹得教室外面,这次白子棱没有再冲进去,他要等着警察来,白子棱恨恨念道:“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踢我,敢让我丢脸,等警察来了,我让你丢更大的脸。” 教室里面,苏锦瑟低声问道:“沈非,他报了警,不会有事吧?” “老婆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守活寡的。” 沈非笑着说来,苏锦瑟白眼一翻,她想到了陈强叫来的警察也没能抓住沈非,便完全放下心来,一会儿沈非将白子棱的病治好,白子棱就没证据了。 这时,教授走了进来,开始上课,这教授年龄虽然挺大,但讲得挺有激情;可这教授讲着讲着,发现班上的人都没怎么听他讲,跟以往完全不一样。 教授不知道,大家都在等着白子棱把警察找来,看沈非怎么收场呢!苏锦瑟虽然不担心,可她也没有听进去,因为沈非的目光,一直盯着她,盯得她心里痒痒的。 苏锦瑟瞪了好几眼,可沈非仍然我行我素,苏锦瑟发现让沈非来陪她上课,就是一个天大的错误,她感觉沈非的目光都盯进了她的身子里。 就在这时,门口响起了白子棱的声音,“警察,就是他打的我!” 这个声音吸引了班上所有人的目光,就像口号似的,所有人都转头看向后面,看着沈非,教授看到警察走进教室,眉头一皱,却没有说什么。 只有沈非,半点反应都没有,还在直直盯着苏锦瑟,苏锦瑟极度无语,这警察都来了,沈非怎么还不去给白子棱把病治了。 白子棱已经走到了沈非面前,指着沈非说着,“警察,你们快把他抓起来,他踢了我三次,我嘴角都流血了,快抓他!” 警察说道:“这位同学,请你站起来,刚才他说的是真的吗?” 听到警察这么说,班上的人都同情地看着沈非,觉得沈非这回肯定在劫难逃,白子棱则是无比得意。 这时,沈非转过头来,看了眼警察,冷道:“你真的要我站起来?” 警察认出了沈非,浑身一颤,这个警察不是别人,正是昨晚跟着王金发去抓沈非,结果抓了陈强一家人回去的其中一个警察。 “啊,不用,您不用站起来。”警察慌忙说来,开玩笑,陈家父子现在还接受着老天的惩罚,痛得死去活来呢,他可不想步后尘。 “那就走吧,不要打扰我陪老婆上课。对了,顺便把那个白痴一起弄走。”说完这句话,沈非又转头,继续盯着苏锦瑟。 警察却是连声说“好”,转头对白子棱喝道:“给我去派出所一趟。” “喂,是他打我,你怎么不抓他,大家都看到了,他……” 白子棱大吼着,警察不等他再吼下去,抓住白子棱拖了出去,白子棱还想冲去教室,警察喝道:“麻的,你想找死,别拖着我,你要再吼一声,我就给你上铐子了。” 看到警察一脸凶相,白子棱不敢再吼了,想到警察刚才对沈非的态度,心里生出了恐惧,他意识到沈非并不是那么简单的。 教室里更是惊倒一片。 “靠,这沈非太牛了吧,就说了两句话,警察就把白子棱抓走了。” “难道沈非有大身份,只是为了追苏锦瑟,这才故意隐藏身份的?” “还好我没有去挖墙角,要不然,我就跟白子棱一样悲剧了,现在看来,白子棱确实很白痴。” 众人说着,更是想到了沈非之前所说的“杀鸡儆猴”这个词,先前他们还没有什么感觉,现在那是有着深刻体会,白子棱确实就是那只被杀的鸡,今天的事一传出去,只怕没人敢再说挖墙角了。 教授觉得莫名其妙,不过他多看了沈非两眼,感觉沈非有点面生,他也没追问此事,拍了拍讲桌,继续上课。 苏锦瑟一双美眸,也直直落在沈非脸上,她离得近,她看得分明,那警察认出沈非的时候,眼里全是害怕,这流氓到底做了什么事,让警察那么怕他。 “喂,你是怎么做到的?” “事到如今,我不得不向你坦白了。其实,我是天上下凡的神仙,特地到这个世界寻找我的女人。刚才,我用了法术,那个警察就乖乖听我话了。” “你以为我是三岁孩子吗?还神仙下凡!” “你当然不是三岁孩子,你是我老婆。老婆,你要不信,我可以证明给你看,我能让你变大。” “什么变大?” “那里!” 沈非甩了个眼神在苏锦瑟的胸口,苏锦瑟意识过来,满脸大窘,伸手掐在沈非的腰间,“流氓。” “我说的是真的!不仅能变大,还能变挺!我昨晚都变了一个!” “还说!” 苏锦瑟羞得不行,沈非说道:“好吧,我不说了,那我摸总行吧。”沈非伸手放在苏锦瑟大腿上。 “要死啊!” 苏锦瑟赶紧阻止,昨晚在电影院就让他摸得她晚上换了小内内,这可是在课堂上,要是她像在电影院那样忍不住要叫出声,那就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可她根本阻止不了沈非,她已经感觉到热流在涌动,就在这时,教授发话了,“最后面,穿蓝色T恤的同学,请站起来。” 大家回头看着沈非,沈非还没有拿开手,苏锦瑟满脸通红,“喂,叫你呢,教授叫你站起来。” “最烦人打扰我看老婆!” 沈非极为不舍地收回手,站了起来,苏锦瑟长松了一口气,还好教授叫他站起来,要不然,她今天肯定逃不出他的手掌心,她轻声念着,“看你怎么过教授这一关,严教授非常严厉的。” “教授,您叫我站起来,有事吗?” 沈非一脸淡定,严教授满脸严肃,根据刚才的事情,他肯定沈非又是一个什么富二代,或者官二代的纨绔子弟。 对于这种纨绔子弟,严教授特别讨厌,而且这人还扰乱他讲课,更是打扰苏锦瑟不能好好听课,这种人,绝不能出现在他的课堂上。 严教授冷道:“你叫什么名字?是哪个专业的?” “沈非,针灸。” “这里是临床课,你针灸专业的跑来这里做什么?” “陪我老婆上课。” 沈非理直气壮的说来,众人诚服,这哥们太强大了,敢对严教授也这么说,陈丽和王芊芊也是拇指高举。 苏锦瑟真的是想化身红太狼,一平底锅将沈非给盖出去,这让她以后怎么上课?她伸手掐苏锦瑟的大腿,可刚掐了一下,就被沈非抓住了,抓得紧紧的,抽都抽不出来。 严教授也给气得够呛,虽然现在大学是很开放了,校园里到处都是谈恋爱的,但敢当着他说出来的,这还是第一个。 严教授觉得沈非肯定是仗着他的沈非,所以才敢这么放肆,当即,严教授很不客气地说道:“我不管你是谁,在我课堂上不好好听课,就请出去,要谈恋爱去外面谈。” 听到这话,大家都知道严教授怒了,他们觉得沈非现在只有走出教授了,毕竟他像踢白子棱一样,将严教授给踢出去。 苏锦瑟这下真的生气了,她还没这么丢脸过了,她收拾书准备出去,可沈非还将她的手抓得紧紧,说道:“谁说我没有好好听课!” “还在狡辩!”严教授怒火更甚,这小子都没抬起头来看过黑板一眼,他那还算是好好听课?严教授决定惩治到底,冷道:“那你说说我讲了什么。” “是不是说了,你就让我陪我老婆上课?” “好,只要你能说出来,以后我的课,你来去自由!” 严教授根本不信沈非能说出来,他已经想好了,到时要给学校好好反应这个情况,非得让他挂上几科不成。 沈非却是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