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一章 姓孙的,你害我! - 妖孽狂医

第三百六十一章 姓孙的,你害我!

对于一把手亲自出手帮潘峻,还让潘峻成为他的大秘,二把手异常愤怒,潘峻算什么?就是他不要的垃圾,可一把手却将他当成钻石。 之前他就对潘峻说过,要没他的支持,潘峻就什么都不是,他根本别想去帮沈非站威风,可他成了一把手的秘书之后,潘峻不是不行,而是威风到了极点。 哪怕沈家在资金战中失利,但毫无疑问的是,一把手仍然控制了川西省的绝大部分,即使他身后也有后台支撑,却也不能与一把手硬抗。 在沈非没有出现之前,他的处境更加凄惨,他还是因为沈非才从一把手那边抢回了不少权利。 可如今,一把手这一棒子,将他打得有些发蒙。 看着一把手匆匆离去的背影,二把手眼里恨光阵阵,他直觉一把手此举,不仅仅是要借此报复于他,而是另有目的。 他的目的是什么? 难道他要去写意咖啡厅见沈非? 不可能! 连他都自恃身份不会前去见沈非,一把手却去了? 他到底想做什么? 他可是京城沈家人的大将,与沈非是死敌,难道一把手是前去对付沈非的吗?可真要是对付沈非,那他完全没有必要为潘峻出手啊。 莫非…… 一把手想和沈非联盟? 想到这一点,二把手手中的杯子跌落,摔得粉碎,这真是一个可怕的结论,如果二把手和沈非联盟了,那还有他什么事? 锦城顾东来,是帮他还是帮沈非? 二把手心里大为慌乱,就在这时,他又看到了省里三把手急匆匆的走到下面,坐上车子往外驶去。 三把手也出去了? 在这个时候,他出去做什么? 不等他想明白,他又看到了四把手、五把手等人陆续走下来,这些人手中都是有投票权的,不是一般人。 他们都出去了,去的方向还跟一把手去的方向一致,他们都是去见沈非的吗? 沈非算什么?怎么可能让省里这么大人物亲自去见? 二把手越否认,心里就越慌,因为到现在他还没有接到消息,那么多人都去了,他却没有去,他们是不是要将他孤立在外? 怎么办? 二把手无比地头痛,他不可能去见沈非,先前不行,现在开了潘峻之后,就更加不行。 可要不去,眼下的局势,却对他十分不利。 二把手眉头皱得深深,而另外一边,一把手却嘴角有着笑意,再不复之前的愁容笼罩。 潘峻电话打来之前,他是处于忠于沈家就得沉船,另找靠山最后也得沉船的必死之境,可潘峻一通电话,却是给打开了一扇新的窗户,让他看到一条新的光明之路。 那就是沈非。 不错,沈非与京城沈家有仇,可他和沈非没有仇,哪怕是之前沈非对付余为民的时候,他也没有得罪过沈非,甚至是沈飞扬在川西,他也没得罪过。 没有仇,便是可以合作的基础。 第二,沈非的实力很强,不强又怎能成为沈家的仇人,还能将沈家击败,他的位置比较高,得到的消息相对来说要多上一点,知道京城沈家这次出了多大的能量。 可这些能量,都没能压住沈非,沈非仍然像之前踩着那些人强大一样踩在沈家身上爬得更高。 如此,沈非便能让他大树下乘凉。 第三,沈非现在势力还不强,正是需要他这种实力人物加盟,他是川西省一把手,能做的事情可不少。 第四,沈非为人不错,很护他的人。 第五,赵子秋和沈非是兄弟,京城赵家也是巨无霸的存在。 还有很多很多理由,每一个理由都证明,抱紧沈非的大腿,是他现在最好的选择,也是他唯一能够往上爬的大道。 所以,他出手帮了潘峻,因为潘峻与沈非有交情,他得卖个面子给沈非。 至于亲自去见沈非,这有什么大不了的? 论身份,沈非可不是真的那么不堪,能让赵子秋当兄弟,能让古靖阳大师尊敬,这样的身份比他们都还要尊贵。 论地位,沈非这次资金战后的上万亿,可以给沈非造一个无比高的地位,就是他都得仰头才能看到。 这些,足以让他亲自去见,且态度恭敬。 想到二把手,一把手嘴角的笑意更浓了,原本通过顾东来那条线,还有潘峻的结交,二把手和沈非才是天然盟友,谁知二把手抽了疯,觉得他去见沈非是丢了脸降了身份,还想开掉潘峻来敲打沈非。 他也不想一想,沈非是他能敲打的吗? 不过,也多亏二把手的敲打,不然他哪能卖掉这个面子,拥有与沈非联手的机会呢? …… 在潘峻被二把手开掉,惹出孙佳美事件,一把手出面相助,带着一群省里的大人物赶往写意咖啡厅的时候,孙尚威笑得更加地狂了。 原本吧,说个闵厅,他还真有些怕,可沈非却吹牛说一把手都要来亲自见他,孙尚威便再无半点怕意。 “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竟敢口出狂言,让一把手来见你,天上的牛都被你吹大了。”孙尚威肆意嘲笑着,西装男等人附和着大笑。 沈非懒得理会,自顾自与叶倾城亲密着,叶倾城一边甜蜜着,一边想着沈非那通电话的真正目的所在。 在沈非挟大胜之威的情况下,一把手他们是肯定会来的,只是,沈非叫他来的目的,真的仅仅只是证明给眼前的孙尚威看吗?仅仅是打压孙尚威吗?或者说,是真的因为她而怒发冲冠下重手吗? 她觉得不太可能。 沈非想和一把手达到什么条件? 不停她想个清楚明白,邱局带着两名警察赶到了,孙尚威大声说道:“邱局,凶手在这里。” 邱局走了过来,孙尚威指着沈非说道:“就是他!是他把我打成重伤,邱局,您可一定要为民做主。” 邱局盯着沈非,觉得似乎在什么地方晃过一眼,但他没有放在心上,只是晃上一眼的人,怎么可能和尚威集团的执行总裁相比呢? 于是,邱局板着脸,严肃地说道:“是你出手伤人的吗?” “第一次是我伤的,第二次是他让我伤的,后面的则是我看他不爽,下了重手打伤的。” 沈非坦白交待,邱局却是眉头一皱,他见的凶手不少,但还真没有见过这么配合的,连怎么打的都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不过,这样也好,他也不用费力气。 邱局冷道:“既然你已经交待了,那就跟我去警局走一趟吧。” “不去,我要陪我的女人。” 沈非搂着叶倾城,邱局眉头紧皱,孙尚威却是受不了地大喝道:“小子,你以为你是谁?在邱局面前你还敢如此嚣张放肆,你是不把邱局放在眼里吗?你还真以为芙蓉厅的闵厅能给你撑腰?” 邱局听到闵厅,先是吓了一跳,再听到是芙蓉厅,顿时明白过来,心里半点惧意都没有,相反,他因自己被无视而大大地不爽,一挥手,冷喝道:“把他铐起来,带回去。” 两人取出手铐正要上前,就在这时,外面响起一声冷喝,“谁敢铐?” “我……”邱局边说着边回过头,等他看到一大帮警察冲进来,个个用枪指着他们,再看到为首一人正是闵浩的时候,邱局的话再也说不下去了,他满脸苍白,双腿发颤。 “闵厅。” 邱局喊出了声,闵浩一声冷哼,“邱局长看来很闲嘛。” “闵厅,我……” “来人,下了他的枪,先把他铐起来!” 闵浩半点都不啰嗦,直接让人铐了邱局,邱局满脸死灰色,他只是应孙尚威所求帮一个忙,却不料踢到了如此硬的铁板。 这下完了。 邱局死死盯着孙尚威,孙尚威此刻也吓蒙了,他没想到沈非口中的闵厅是真的闵厅,而不是芙蓉厅的闵厅。 孙尚威浑身打着颤,闵浩转过头来盯着孙尚威,笑道:“孙总裁好胆色,我确实就是一微不足道的小厅长,以孙总裁的实力,当然是想怎么踩我就怎么踩我。” “闵厅,我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你是有意的。” “我……” 孙尚威舌头打结,说不出来话,他知道这一次栽了,刚才咖啡厅里面附和孙尚威的,一个个将脑袋埋了下去,特别是西装男,恨不得挖个地缝钻进去。 闵浩甩了孙尚威一句,对着沈非鞠了一躬,“沈少,很抱歉,我来迟了。” “不迟,你来得恰到好处!” “沈少还有什么吩咐?” “等着吧,一会儿还有人来。” 闵浩的姿态放得无比的低,四周的人见到,连大气都不敢出了,这个小子是真有背景,还是非常大的那一种,连闵厅都要叫沈少。 他到底是谁? 孙尚威看到这一幕,心跳都快停止了一般,他感觉到一股大灾难。 邱局听到“沈少”两字,咀嚼了几遍,脑袋里忽然浮出一张照片,顿时目瞪口呆满脸惊恐。 他想起了在哪里见过沈非一面,他在锦城一警察的家里看到过,是一张照片,放在他每天必看到的客厅里面。 当时,他还问了照片上的人是谁?为什么放在客厅?那人说是沈非沈少,是让他时刻记住,千万不要惹这个人。 那会儿他也没有放在心上,可今天他撞上去了!他惹的人是沈少,刚才他要抓的是沈少!邱局怒火冲冲地看着孙尚威,厉声吼道:“姓孙的,老子和你有仇吗?你要这么害我。” 吼着,邱局朝孙尚威冲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