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二章 给你一个机会 - 妖孽狂医

第三百六十二章 给你一个机会

如果早知道眼前这人是沈非,别说借一个胆子,就是借十个一百个胆子,他都不敢出手,更别说之前还放了狂言,要将沈非给铐起来。 邱局冲了上去,在他的眼里,孙尚威不再是尚威集团的总裁,可以给他带来莫大的好处,而是他不死不休的仇人。 孙尚威想躲,可邱局直接将他撞倒在地,虽然他的两只手被铐住,但发了狠的邱局,用两条腿不停地踩在孙尚威身上,踩得孙尚威痛叫不已。 “姓孙的,你娘的生儿子没屁眼,竟然挖这么大一个坑让老子跳,你说,你存的是什么心思?孙尚威,老子告诉你,老子进去了,你也别想好过。” 邱局怒骂不已,孙尚威却觉得憋屈到了姥姥家,他哪里知道眼前这个人就是沈非,是那个传说中横扫了很多强大势力,什么孟氏集团、水晶宫、人世间,还有北国风光的猛人凶人。 如果知道,他会去惹吗? 就是脑袋被门板夹扁了,他也不会去惹,更别说是抢他的女人了。 现在孙尚威总算是明白了,之前叶倾城嘴角的那抹笑意代表着什么,那是鄙夷啊,是嘲讽! 尚威集团虽然号称集团,却是实力非常弱的那种集团,和孟氏集团相比,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儿。 而他却用尚威集团这个执行总裁的身份,却压迫沈非,想要让沈非乖乖离开他的女人。 想起之前所说的那些话,孙尚威就怕得不行,他知道这一次完了,看邱局就知道了。 不过,孙尚威心中还有一丝奢望,沈非那是叫了一把手、二把手来的,他的身份是比不过沈非,但一把手、二把手可比沈非的身份牛,实力也相当高。 无论怎么说,一把手都是川西省的老大,在一把手面前,沈非又算得了什么?而沈非竟然敢叫一把手亲自来见他,那不是自寻死路吗?不管是一把手发怒,还是二把手发怒,沈非都扛不起。 只要他们遭一把手二把手恨了,那沈非就惨了,而他的机会就在这里,说不得他就能翻身。 于是,仅仅了解沈非冰山一角的孙尚威,开始了期待,期待一把手把沈非灭了,然后他的尚威集团说不定就会此事因祸而得福。 邱局还在拼命踩着,没有人去拉,大家都在四周围观,西装男一帮人每看到邱局踩下一脚,他们心里就敲一下鼓,身上就会冰一下。 不多时,又有人进来了。 这回,是一大帮人。 领头的赫然就是一把手,随后又是潘峻,还有三把手、四把手等等常委,闵浩见到,心中大跳,沈非之前让他等一下,说还会有人来。 没想到,来的这一帮大爷。 他们竟然亲自前来了,这么大的阵仗,他们是要在写意咖啡厅里面开会吗? 不过,好像二把手没来,但潘峻来了又是怎么回事儿? 西装男等人也认了出来,这些人可都是经常在电视上出现的人物啊,他们竟然全都屈尊来了这里,他们都是为了那个沈非而来吗? 写意咖啡厅的老板也站在人群里,可这种情况下,根本没有他说话的份,但他心里却在想着,写意咖啡厅这一次肯定大大地出名了。 一片惊讶当中,沈非仍然我行我素地与叶倾城说着话,那些三把手、四把手眉头一皱,一把手却半点怒意都没有,相反他的嘴角有着浅浅的笑意。 这是他第一次亲眼见到沈非,他的第一感觉就是沈非人如其名,非一般人,哪怕此刻沈非看似没有甩他们一眼,但他相信,他们的任何一点反应,都落在了沈非的眼里。 官场磨砺那么多年的经验告诉他,沈非叫他们前来,绝不仅仅是帮他站威风而已,真要站威风,闵浩一个人就足够了。 既然用不着他们来,沈非却让他们来了! 这里面要没有蹊跷才怪! 沈非到底想做什么? 心里浮现出种种疑问的时候,一把手已经带着众人来到了沈非的面前,潘峻忙踏出一步介绍道:“沈少,这是袁书记!” “谢谢袁书记来帮我涨威风。” “沈少,早就久仰大名了,一直未曾得见,今日一见,果非常人。” “袁书记过奖了。” 沈非就是这样的,别人报以笑容,他便回之以笑容,若别人对之以恨,他便是恨比天高。 看到沈非的笑容,袁焕心里又踏实了不少,他很容易就看了出来,沈非的嚣张是因人而宜的。 而他和沈非的第一次见面,还算不错。 潘峻继续介绍着其他人,虽然三把手、四把手等等对于亲自来见沈非心里很是不忿,但是,一把手刚才都是喜笑颜开满脸笑容的,要是他们甩一副脸子,那不是和一把手对着干吗? 他们这群人,最拿手的就是变化脸色,哪怕心里再是不爽,可他们的脸上,仍然是灿烂无比,就好像是真的对沈非很佩服,很欣赏一样。 沈非淡淡笑着,这些人是真笑还是假笑,他都一清二楚,他也懒得去理会,看他们演戏,也是一件挺不错的事。 沈非在看戏,孙尚威却是吓尿了,真正的尿了,他还奢望着一把手生气发怒,干了沈非。谁知,一把手真的是亲自来了,而且一把手喊的也是沈少,脸上笑容还那么灿烂。 到这个时候,孙尚威终于明白他惹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孙尚威一把推开邱局,朝沈非大声说道:“沈少,我瞎了眼,不该……” “既然你自己都说瞎了眼,那你还留着眼睛做什么?” 沈非淡淡甩出一句,孙尚威求饶的话再也说不下去,留着眼睛做什么?他的意思是要挖了他双眼吗? 孙尚威浑身僵滞。 沈非又道:“敢打我女人的主意,确实是瞎眼!以我的性子,碰上你这样仗着几个钱嚣张的人,我定会让他倾家荡产,一分不剩!” “沈少,我错了,你放我一马吧,我……” “不过,今天嘛,因为有些人嘴贱,想踩我来得到你的欢心,所以,我准备给你一个机会。” “沈少请说,你说什么我都去做,我一定会拼命做到的。” “第一,将省城的养老院、孤儿院等等地方的房子翻修一遍,为他们添置必须的生活用品!” “是,我马上就做,马上就做。” 孙尚威赶紧打电话给助理,让他立马去办此事,生怕沈非就反悔了,到时,他就完蛋了。 就是天罗金仙都救不了他。 孙尚威打电话的时候,忽然想到了沈非爱做好事的性子,赶紧又让助理去资助一百名山区孩子,还让他选址修十座学校。 袁焕看到沈非的手段,心里微微点头,不管沈非是不是做秀,沈非都是真的做了好事,而他们来撑腰的事,就算传出去,那也是美名。 他再一次肯定,沈非绝不是那种什么都不懂,只知道莽撞行事的人! 沈非又说道:“第二!用你的手段,将他的女人追到手,记住,不能使用下流手段,要真心去追,当然用钱是可以的!只给你三天时间,追到之后,就结婚吧。做不到的话,我三天之后,定会上门来讨杯茶喝!” 孙尚威顺着沈非的手指看过去,看到他所指的,正是那个西装男,西装男满脸铁青加恐惧了,他总算是明白了沈非先前所说要如他所愿的真正含义。 他说孙尚威和沈非的女人说两句话,勾搭一下没什么大不了,因为孙尚威是尚威集团的董事长,如果勾搭上了,说不准还是那女人的福分,毕竟在写意咖啡厅里喝咖啡的人,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 那会儿,他觉得是无比的理所当然。 可当这样的事落在他身上时,他才明白到这里面的痛苦和屈辱! 完全可以想象,只有三天时间的孙尚威,会如何猛烈追求他的女人,而孙尚威有着他远远比不上的钱。 西装男越想脸色越苍白,他后悔了,后悔之前为什么那么嘴贱,要想着踩沈非去得到孙尚威的赏识,得到好处。 如果他没起坏心思,哪里会有眼前这场事儿? 真的是自作自受啊。 孙尚威却是大大地松了一口气,无比感激地看着西装男,如果不是西装男之前说得那么难听那么狠,他敢肯定,沈非一句话之下,他的尚威集团就如同冰雪遇太阳,瞬间化掉。 当即,孙尚威答应,发誓要追上。虽然他不知道西装男的女人到底长什么样儿,但这个时候,就算他女朋友是一头猪,他都会将其泡到手,再娶回家。 只要能保住尚威集团,什么样的代价他都愿意付出。而且,沈非也没说有说必须对待那个女人,将他娶回家之后,他做什么还不是自由得很? 沈非挥了挥手,孙尚威磕头谢过,看都不敢看沈非,更不敢看叶倾城一眼,便跑开了,他不是往外跑,而是带着西装男一起跑的。 要泡西装男的女人,总得先知道他的女人是谁吧! 随着孙尚威的离去,其他人也纷纷离开了,他们担心沈非想起了他们之前说的话,然后和他们算账,所以先溜之大吉。 沈非没有阻拦他们,实际上,不是西装男太嘴贱,他都是懒得理会的,人差不多走光了,就剩下了沈非和叶倾城,还有一帮大佬,以及写意咖啡厅的老板。 别人能走,他不能走啊。况且,写意咖啡厅的老板也不想走,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他怎么能够浪费呢? 写意咖啡厅老板走上来,“各位……您……您们需要喝点什么?” “不用了。” 沈非直接摇手拒绝,三把手、四把手等人眉头又是一皱,这沈非太狂,竟然做他们的主。 不等他们有所表示,沈非又说道:“谢谢各位给我面子,来帮我站场子,现在事情已经结束了,想离开的,就请离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