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三章 留下来的人笑了 - 妖孽狂医

第三百六十三章 留下来的人笑了

事情结束了,想离开的,就离开吧! 听到这样的话,三把手他们个个脸显愠怒,沈非这是什么意思,招之即来,呼之即去吗? 把他们当小姐了? 而且,就算是小姐,招招来来那也是要出钱的,哪怕没有办事,也得给车费,何况是现在这样。 太嚣张了! 狂得没边了! 换成是他们的手下,早就是一脚踹过去,让他们有多远滚多远了!可是,沈非不是他们手下,沈非是锦城沈少,他们踹不了,更是踹不得。 但这样的态度,想让他们待在这里,也是不可能的,因此,三把手走了,他来这里,就是因为一把手让潘峻当了他的秘书,然后打的那个电话。 一把手虽然强势,可沈家此战大败,势弱之下,他再和二把手联盟,挡住一把手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之前是看在一把手的面子上,现在沈非都这样说了,他岂能不走,再留下来,又怎能显示出他三把手的威风。 三把手盯着沈非,用他长久在官位上养出来的威严说道:“年轻人,自信是一件好事,可自信过了头,就是自负、自傲!你今日能在这里嚣张,殊不知天大地大,比你厉害的人比比皆是!所以,我奉劝你,该装孙子的时候,就装一装,不要坏了大好性命。” “多谢你的提醒,不过,这装孙子之事,我还真的装不来!我只知道,谁要踩我,我就百倍的踩回去!” “狂妄!就你这样的,哪怕有天大本事,也别想笑到最后!” “你放心,我会努力笑到最后的。” 沈非一脸淡然,三把手冷哼一声,不再理会,转头对袁焕说道:“袁书记,我那里还有些急事要处理,就先回去了。” “回吧。” 袁焕没有发怒,语气温和,这样的话给了别人一个错觉,他们在想着,是不是袁焕也对沈非的态度不满了。 如此一想,又有两人随着三把手离去,他们一个是三把手的人,一个是二把手的人,在这种状况下和沈非都不太对付了。 “还有要走的吗?” 沈非出声问来,没有人再走了,即使是他们心中有不爽,但一把手没有走,他们便不会走,因为他们是一把手的人。 “既然大家不嫌弃小子狂妄,那你们以后身体若是不舒服的话,可去天启会所找古靖阳免费诊治一次。” 剩下的人听来,心脏不受控制地猛跳了一下,虽然天启会所开在锦城,可他们也是早有所耳闻,实在是因为天启会所太出名了。 一是天启会所的各种设施、服务,都让人称赞不已;二是天启会所的会费还有消费更是高得吓人。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天启会所里面有古靖阳这个中医大国手。 古靖阳那是给京城大人物看病的大国手,放在古代,那就是御医,还是地位很高的那种御医。 而且,听人说,古靖阳现在的医术比以前更厉害了,一手针灸之术,治好了不少的难治之症。 他们年纪大了,或多或少身上都有些问题,如果能让古靖阳看上一看,防范于未然,那就太好了。 可是,让古靖阳出手却需要花很多钱,首先必须得成为天启会所的会员,稍微高级一点,那就是上百万啊。 其次,古靖阳诊治,也是十万、百万起步,这样的钱,他们倒也是花得起,有的是人帮他们出。 只是,他们却不敢花,一化就得出问题的。 现在,沈非发话了。 这一句话,就是数百万,是一个健康的身子。 沈非出手,真不是一般的大方。 众人忙谢谢沈非,心里不再有半分怨气,个个都跟小孩子得到了最心爱的玩具一样,实际上也是如此,他们的身子就是他们的最爱。 袁焕笑着,却没有那些人欣喜,古靖阳确实是厉害,但眼前这个沈非,才是最最厉害的。 他有内幕消息,古靖阳喊眼前的人为师父! 不是随口喊的,而是真正敬过茶拜过师传过道的师父! 光凭这一点,就值得他今天来,值得他将姿态放低,人总有生病的时候,如果和沈非打好了关系,就算是生病了,凭着沈非的医术,他也能转危为安。 想着没来的二把手,还有已经离去的三把手等人,袁焕笑了,要是他们知道沈非会说出这样一句话,不知他们会后悔成什么样子。 潘峻心中再一次震惊,从眼前这些大人物的态度来看,他又更加深刻地理解到沈非的威势,到底有着怎样的影响力。 本来都是满心怨恨,沈非一句话之后,却都是满脸笑容,欢心无比,潘峻心中激动着,他的豪赌不仅赌赢了,而且还赢得不可想象。 沈非又道:“袁书记,今天请你来,除了想借你的威风一用之外,还要请袁书记帮忙推动一件事。” 袁焕知道,正点来了,袁焕坐直了身子,认真地说道:“沈少,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做到。” 袁焕没有打机锋,从刚才沈非的处事手段再想到沈非所做的种种事情,袁焕确定沈非就是那种直来直去的人,不喜欢绕弯子。 所以,袁焕没有绕,他直接表明了态度和决心。 只要能做到的,就一定做到。 这可是一省之长的承诺。 沈非多看了袁焕一眼,不得不说,他挺佩服袁焕这人,明明是沈家大将,还是一把手,却能将放低身段,还是如此自然。 更是毫不犹豫选择了他! 他让潘峻传话给他们,当然不仅仅是为了借威风,真要说威风,他把自己名字一报,威风也大得很。 他那样做,就是给他们选择,要不要站在他的船上! 他的敌人越来越强越来越大,必须得尽快扩大势力增加实力,他原以为是二把手来,毕竟他和二把手间接有过渊源,谁知二把手并没有来,只是来了个潘峻,而一把手却亲自来了。 他隐约觉得这里面有事,但有什么他也没心思去管去想,一把手这样的态度也够了。 沈非说道:“事情倒不大,我想在川西省建一批学校,专门为山区孩子建设,让他们不用再走十几二十几里的山路上学!” “早听说沈少怀有一颗大善心,今日才真知沈少之心。”袁焕感叹了一句,三分真心七分马屁,但不管怎么说,这样的事绝对是一件大好事。 袁焕立马又说道:“沈少,这样的好事,我举双手赞成,不管是在用地、政策等方面,我都会尽最大力支持!” “我就先谢过袁书记了。” “该说谢的人是我,原本那些应该是我的责任,是沈少帮我分忧。” “袁书记客气!钱方面都还好说,但老师才是重中之重。” 沈非点了一句,袁焕沉思起来,确实,人才是最重要的,沈非将要修建的学校都是在偏僻山村,环境倒是优美,可条件和城市相比差了不知多少倍,很少有人愿意去。 就算是去了,呆不了多久,便会离开。这样一来,就算有教室和设施设备,没有老师去教,孩子们照样得去很远的地方上学。 大概一分钟的样子,袁焕说道:“我可以推动一个支教活动,让刚毕业的大学生去支教,满三年之后会有一定的政策性补助。另外,可以提高那些学校的老师工资!” 沈非点头,“袁书记的建议很不错,不过,这也只是治标不治本的,我不想等袁书记高升走后,新来的老大又撤掉了那些政策。要是没了政策,孩子们又是无人可教,无学可上。” 袁焕心中大动,他是清清楚楚听到了沈非所说的“高升”两字,一般人说高升,不管是祝贺还是诅咒,意义都不是太大,因为他又不可能高升。 但沈非说的就不一样了。 因为沈非有这个能量,赵子秋就是沈非的兄弟不说,还传闻叶家、朱家都比较看好沈非。 他已经是一省之封疆大员,再往上一步,那就是中央了,到了这一步,后台、阵营就很重要。 这也是之前他犹豫,不知道找谁当靠山的原因。 现在,沈非给出了他这个承诺,不过,沈非的话里面,除了有高升之外,还得治本,也就是要解决沈非说的那个难题。 这样的事,他非常热衷于解决,既有名声,又有政绩,何乐而不为呢? 袁焕说道:“那沈少想怎么做?” “让他们富起来!如果偏远的山村交通变得方便,村民不再贫困,村子里有着吸引大家前来的东西,无论是风景还是物产,村子繁荣了,再配合袁书记说的方法,应该能留住不少人才。” “主意是好,我也是非常支持的。”袁焕先表明了态度,“只是,这是一项大工程,不是短时间内就能做到的,此外,所花的钱和精力,也不是一个小数目。沈少,你做好准备了吗?” “钱,我不缺!有钱,就能招人才,就能集思广益,还能缩短时间!并且,到时我们能做的,就不仅仅是给孩子建学校,让孩子有学可上,我们还能做很多有益之事!我需要的,就是袁书记的全力支持,不然,我一个一个扫过去,太耗时间。” 沈非说得斩钉截铁,袁焕眼里精光一闪,他从沈非的话语中,他听出了沈非要办成这件事的决心,更听出了沈非的自信。 这件事,不是少了他就做不成,只不过会耗更多的时间,需要更多的功夫罢了。 沈非懒,不想将太多的时间花在上面。 还有一层隐含的意思,如果他不支持,沈非可能就会换一个人了,像对付余为民那样。 袁焕当然要支持,“沈少,我是一把手,通过这项决议是没有问题的,但沈少也应该清楚,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我们这样做,总会损害一部分人的利益,这部分人肯定会出手做怪,特别是在有强大力量的支持下。” “袁书记的意思是……”沈非问来,袁焕看向了潘峻,潘峻开口道:“沈少,现在我是袁书记的秘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