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章 再闻黑榜 - 妖孽狂医

第三百六十五章 再闻黑榜

静禅茶楼。 省城一家极富名气的茶楼,取静心品茶悟禅之意,有点看破红尘的味道,不得不说,很多人就爱这个风格的,心里烦了的时候来静禅茶楼还真能静下来。 此刻,静禅茶楼最尊贵的雅间里,就有人在让自己静下来,这人,正是二把手。 二把手不是白痴,他已经想明白了袁焕亲自去见沈非的目的,也知道了写意咖啡厅所发生的事,知道袁焕和沈非联盟了,而且这个联盟还是以沈非为主的。 老实说,二把手很佩服袁焕,堂堂一把手却能将姿态放得如此之低,他心中也隐隐有些后悔,只要有实际的好处,委屈一下有什么大不了的,等他爬到更高处了,以后变得更强了,再将这些委屈千倍万倍地收回来。 不过,这也就是一个念头,二把手直接将其灭掉,他自认与袁焕是不一样的,袁焕身后的沈家已经倒了,他的后台却还在。 所以,一把手迫切需要一个助力,他却不用,他没必要去奉迎沈非,他要的是沈非向他臣服。 之前他想的通过开掉潘峻而威压沈非,让沈非有自知之明,谁料被一把手破坏,不仅没有威压到,反而让他更觉威风。 但是,这一次他肯定会给沈非一个狠狠的下马威,而这个下马威的源头,还是来自于沈非的嚣张。 他已经接到了消息,三把手他们因为沈非太过嚣张,当着一把手的面摔门而去,这自然是恶了一把手的。 因此,三把手他们欲联合他对付袁焕,袁焕是一把手,有着天然的优势,可是,他们这么多人这么多举手权,已经可以左右会议局势,即使袁焕有否决权,也不可能每次都否决。 这样一来,他们就能封杀住袁焕,时间一长,那些跟随袁焕的人也会改换门庭成为他们的人。 到时,袁焕就是光杆司令! 二把手觉得,这样一个能将一把手都架空的下马威,足以镇住沈非。 他这会儿在静禅茶楼,除了静心之外,再就是等三把手他们前来,他们要好好商量一下,怎样给袁焕一个大餐。 袁焕他们一帮人留在了写意咖啡厅,显然是和沈非商量了什么事,无论什么事,他都不会让其通过。 二把手咬牙念道:“沈非,你就等着吧,总有一天,你会亲自来见我的!” 话音刚落,有声音穿门而入,“不用等总用一天,现在我就来见你了。” 门开,人进。 二把手猛地回头,看到沈非笑嘻嘻地走进来,脸色大变,要说他一点都不怕沈非,那是不可能的,沈非的战绩太彪悍太凶残了。 只是,往日间,这种怕意都被他自认为的二把手威严和权势给压在心底深处,但在他看到沈非的那一刻,心里的怕意瞬间像喷泉一样涌了出来,遍布全身。 二把手很怕,惊而站起,脱口喝道:“沈非,你想做什么?” “你不是想让我来见你吗?现在,我来了。” “你……你知道我是谁吗?” “当然知道了,二把手嘛,川西省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嘛!对了,我还知道,你连那个一人之下都受不了,想变成万万人之上!好厉害的二把手啊!” “休要胡说。” “胡说也罢,真说也罢,反正我来了。” “你什么意思?”二把手嘴唇在哆嗦了,“你想……把我……当余为民……那样吗?” “你在怕?”沈非笑着往前走去,“你可是二把手,有什么好怕的呢?难道你也做了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国家的事?难道你贪污了你玩女人你以权弄私了?别怕嘛,你看起来那么威武霸气,怎么可能做这些事呢?我是不会相信的,你相信吗?” 自家事自家知,二把手清楚他不是没有做过坏事,而是不知道做了多少,违法犯纪之类的,当他在位置上时,不会有人说,更没有人敢提起。 但是,沈非是个妖孽,他能让人自动说出来。余为民是个什么样的人,二把手也知道不少,意志坚定得很,却仍然乖乖自首了,他能挡得住吗? 二把手没有信心,见沈非就要走到他面前,他忙开口说道:“沈非,你不要乱来,我可以给你好处。” “千万不要,你是清官,你是正官,你要心怀正义,绝不能徇私舞弊,你私下给我好处,那会有污你的好名声。” 沈非这话让二把手无比的难受,他给好处不就是为了保住好名声吗?可沈非却说这些话来刺激他,他终于深刻理解到,他自以为是的威严在沈非面前屁都不是,他自觉大底牌的后台,这个时候还在千里之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他后悔了,后悔先前怎么没有去,凭着顾东来那边的关系,他和沈非合作,哪里还有袁焕的事。 可惜,一步错,步步错。 “不要……沈非……你放我一马,我……我会……照你……说的做!” “不要!” 沈非坚决的摇头,二把手更慌了,忽然,二把手脑海灵光一闪,说道:“沈非,我知道你有手段让我痛不欲生,说出心中的秘密,但是,你这一招用多了,上面肯定会不满意,会有忌惮的。” “然后呢?” “而我,好歹是一省的二把手,你要用那种办法对付了我,他们会想,今天你可以对付二把手,那么以后会不会对付更高的!每个人都有不能说的秘密,你却拥有让他们将秘密不得不说出来的实力,这样,你就成了众人之敌!会有很多人对付你的,哪怕是现在支持你的那些人。” “说得有道理。” 听到沈非这样的话,二把手松了一口气,看样子这一关是能躲过去了,可就在这时,沈非出手点在了他的身上。 酷刑施展,剧痛加身。 二把手慌了,“你……你不怕吗?” “我当然怕啊!所以,谁要对付我,谁想取我的命,我就让他痛不欲生!至于他们想对付我,我等着就是!” “你一个人再厉害,也斗不过他们的。” “谁说我仅仅是一个人呢?” 沈非笑着说来,脑海里神针闪现,二把手当然不知,沈非又道:“大人,你不用慌的,我不会让你像余为民那样,因为,我会让你比余为民更惨的!你猜这样的话,那些想要对付我的人,会不会就要收敛一点,在动手的时候,会不会多想一点?” “你……” 二把手总算明白了,这沈非是将他当成杀鸡儆猴的那只鸡了,痛苦越来越剧烈,二把手再一次求饶,“沈非,我很有用处的,如果你放了我,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没兴趣。” 沈非转身就走,二把手见沈非走得这么坚决,还快快的走到了门口,确认沈非是真的没有兴趣,痛苦当中的他脱口喊道:“我知道谁是黑榜的人!” 黑榜两字入耳,沈非脚步停了下来。 二把手微微心定,只要沈非愿意听,那就说明事情还有商量,沈非转过头来,笑道:“不愧是二把手,底牌就是不一样。我不得不承认,你引起了我的兴趣!” “沈非,只要你放了我,我就告诉你。” 沈非一笑,“请问大人,一加一等于几?” “恩?”二把手想不明白沈非怎么在这个时候问出如此问题,可嘴里却不由自主地回答道:“不是等于二吗?” “真聪明!可是,你既然连这么高深的问题都知道,又怎么想不明白就算我不放你,你也是要说的呢?” “噗……” 二把手吐血了,因为他想明白了,那个人也是秘密,而沈非的手段就是让人说出秘密,他受不住痛的时候自然就会说出来! “沈非,你要怎样才会放过我?” “只要你没有做过大坏事,我就放过你。或者说,只要你做过大善事,我也放过你。” 沈非说来,二把手面色无比难看,他还真记不得做过什么大善事,就在这时,体内痛苦爆发出来,二把手瞬间感觉自己憋不住了。 没等多少时候,二把手就开始说出了秘密,沈非在知道谁是黑榜中人之后,笑道:“你可以尽情说你做的坏事,但我劝你,最好不要再说和黑榜有关的事,不然,你会痛得更惨。” 旋即,沈非出了静禅茶楼,但他并没有立马离去,而是坐在了车子里,没过几分钟,便有数辆车子停在了茶楼门口,几位大人物走了下来,为首的赫然就是在写意咖啡厅毅然离去的三把手。 三把手一脸凝重地走向二把手所在雅间,心里计算多多,这对他来说是一次大好的机会,只要联合了二把手,肯定能架空袁焕,到时他就能做很多事,悄无声息的。 可是,当他推开房间大门,看到二把手痛得在地上滚来滚去,嘴里不停说着一桩桩秘事血案的时候,他的心彻底凉了,他的眼里涌着恨意怕意。 能让二把手这样的,除了沈非,不做他想。 就因为二把手没有去见他,沈非就悍然出手毁掉?三把手心中巨浪滔天,他可是直接甩门而去的,走的时候还说了那些话,要是沈非也对他出手…… 三把手不敢想下去,他想着眼前该怎么处理,他第一反应是将此事掩盖下来,可他根本掩盖不了,二把手会一直说一直说的,况且沈非出手了,没达到目的的话,就会再一次出手,使出更猛的手段。 说不定会连累他。 所以,他还是得赶紧闪人为妙。跟着他来的人也个个浑身打颤,看到三把手转身,他们走得更快了,近乎是在小跑,来到楼下,一个个坐进车子里,用最快的速度离开。 他们每个人心里都涌着惊涛,堂堂二把手啊,就这样毁了! 沈非看着他们走进茶楼,又快快走出茶楼,嘴角浮出一抹别有意味的笑容后,开车离去,怪不得那个人如此有底气! 黑榜! 又一次看到黑榜的足迹。 这次的足迹,不同于杀手,他展现的是另外一方面的能量,不得不说,这个能量很大很不一般。 正想着的时候,沈非手机响了,却是老妈打来的,沈非有些疑惑,老妈没事儿是不会打电话的,锦城有葛老他们,应该不至于有事啊。 电话一接通,程秀英急切的声音便传了过来,“沈非,你是不是有一个同学叫任绮柔?” “对啊,怎么了?” “她爸妈找到我们,说任绮柔出事了,让你帮忙看一看。” “任绮柔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