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六章 他是倭人 - 妖孽狂医

第三百六十六章 他是倭人

任绮柔出事了! 出了大事,天大的事。 任绮柔杀人了! 当沈非从老妈口中辗转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他的眼珠子都快惊掉了,任绮柔那么柔柔弱弱安安静静的一个女孩子,怎么可能杀人? 让她去杀一只鸡,她都做不到吧? 更别说是杀人了! 就算让她杀,她又能杀得了吗? 事出反常必有妖,沈非觉得这里面大有问题,是有人害任绮柔吗? 钟宏伟一家人都被扔进了监狱里面,不可能对任绮柔出手才对,就算是他们想,已经破产的他们也做不到。 那又会是谁? 沈非隐隐觉得这事情与他有关,不管怎样,任绮柔是他的老同学,她出事他不能置之不理,这个忙,他必帮。 当即,沈非给闵浩打了电话,想问一下任绮柔的有关情况,可闵浩却说不知道,他还需要查一下。 沈非眉头皱得更加厉害,闵浩是省公安厅的二把手,以前手中权利就不小,在他的间接帮助下,他又立了几次大功,实权更重。 杀人这样的大事,他不可能不知道才对,就算下面去抓人,总得知会一声吧,但他们瞒住闵浩,更加说明这里面大有问题了。 很有可能,又是一个局。且这个局,还是针对他的。 正这时,闵浩打来了电话,他打听到了消息,任绮柔不是警察抓走的,据说是被国安的人抓走的。 国安? 沈非眼里闪现出冷光,他想到了曾经隐藏在幕后对他出手的那一位,不是国安里面很有权力的人吗? 这次也是他? 他不是跟朱筠去抓龙怀义了吗? 暗中遥控?还是另有其人? 沈非心中疑问重重,任绮柔这样单纯的姑娘怎么会招惹到国安这样的神秘部门?难不成任绮柔还能危害到国家安全?或者说她是间谍? “知道任绮柔被带去哪里了吗?” “我问了一圈,没人知道。那些人抢在警察去之前,就把人给带走了,包括那个被杀的人!” “还真是够快的。”沈非心中已经有了冷意,“那你尽全力帮我打听一下,若能知晓一丁半点儿,定会重谢。” 说完沈非便挂了电话,闵浩呼吸有些急促了,沈非的重谢肯定不简单,绝不仅仅是往上爬一步而已,想想许民宗,想想潘峻,这都是大踏步前进的例子。 赶紧的,闵浩下了命令,尽全力打探消息。 这边,沈非已经给电子打子电话,让电子全力寻找,虽然那些人的速度很快,但沿路的监控、电子设备等等,总会留下一些痕迹,哪怕是他们故意关闭了监控。 再说了,现代社会,每一个人都可能是监控者,他们无意中自拍的一张照片都可能露出一些痕迹。 当然,要根据这些去找的话,对沈非来说是一件比较难的事,但对电子而言却是极为简单的,省里面的网络还没有强悍到电子都进去不了的地步。 同时,沈非还让电子去国安的网络里转上一圈,不用去知道那些秘密,只要查看有没有关于任绮柔的计划。 这样做,也是为了电子的安全着想,毕竟是国安,谁知道里面有着什么妖孽! 电子也知道沈非的好意,但是,他没打算就这么简单算了,有隐身技能,进去国安转一圈,怎么可能查那么一点资料就行了呢? 他没打算做对不起国家的事,但他想知道有没有针对沈非的计划,沈非现在不是一个普通人,无论是沈非掌控的能影响数个小国的资金,还是沈非自身的医术、实力,以及那个诡异的手段,都可能引起上位者的想法。 电子想提前知道这样的想法,为之而做好准备。十指翻飞,数秒之间,有关任绮柔的从小到大的学习成绩、身份、性格评语等等相关资料就呈现在电子面前。 做为一名黑客,不仅要手快,眼睛更要看得快,还要更敏锐,能在最短的时间里发现重点关键点。 能被人尊称为黑客之王的电子,眼睛当然很快,用一目十行都不足以形容,在他快快扫完任绮柔的资料,知道她是沈非的同学之后,电子眼睛便冷了起来,他直觉这里面不简单,心里更加坚定了要更加深入查探的念头。 电子在网络世界纵横捭阖之时,沈非已经赶往任绮柔的学校,一个在网上追踪,一个实地查探。 来到任绮柔的学校,学校并没有发乱轰动之类,就连小声议论的人都很少,沈非目光又冷了数分,不可怀疑,学校会为了他的声誉而压下此事,但是能压到这一步,就不仅仅是学校出手那么简单了。 处理的还真是够干净的! 沈非直接往校长办公室走去,校长这会儿正是满脸愁容,任谁的学校发生了死人事件,都是一件天大的事,况且,这次死的人还大有来头,身份异常敏感。 “唉,这样的破事儿怎么就落在了我的身上?”校长唉声叹气,他感觉哪怕是国安这种神秘部门介入,这件事也不会轻易消除。 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 正这时,有人推门而入。 校长头也不抬地说道:“出去,不管你有什么事,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这里是他的地盘,校长这话说得极为理所当然,校长也认为他说出这句话之后,推门而入的人会乖乖地退出去,再将门给关上。 可是,脚步声并没有离他越来越远,反而离他越来越近,校长抬头一看,来人不是他的秘书也不是老师不是他认识的任何一个人,校长眉头紧皱,“你是谁?” “沈非。” “沈非是谁?不认识,请你出去。” “你不认识没关系,你只需要告诉我任绮柔那件事是怎么回事儿就够了。” “任绮柔!”校长变了脸色,“你是她什么人?你想做什么?” “我是她同学,我想查清楚这件事,给任绮柔同学一个清白。” “同学?”校长极为疑惑,从年龄上来看,沈非和任绮柔还真有可能是同学,可仅仅是同学,他就敢来查这件事? 校长冷道:“沈非,这件事不是你能掺和的,也不是你能查清楚的,你最好有自知之明,哪里来的回哪里去,最好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 “对不起,我做不到。” “我不是在建议你,我是在警告你!你现在还在上学吧?” “锦城中医药大学,大二。” “才读大二。”校长嘴角浮出了鄙夷之意,一个大二学生敢来调查,简直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沈非,如果你现在离开,我当你没有来过。” “如果你现在说出一切,你还能当校长。” “你的意思是,如果我不说,你就让我当不成校长了?” “是的!” “哈哈哈哈……”校长郁闷的心情忽然被这句笑话给驱散了不少,“你以为你是谁?你一个学生,还能让我当不成校长。” “校长,又算得了什么?” 沈非不再有耐心,伸手点去,才点了一下,校长瞬间变了脸色,痛苦让他清醒了不少,恢复了不少的心智,他感觉到眼前仅仅是个大二学生的沈非很不简单,如果他不说的话,只怕会更痛。 于是,校长说道:“我说,我说。” 从校长嘴里说出来的是,任绮柔喜欢一个男生,而那个男生根本不喜欢任绮柔,任绮柔为了得到那男生,完全是不择手段,用自己的命去逼那个男生。 也就在今天,任绮柔告诉那男生,她在学校天台上面,如果那个男生不来,不接受她的话,任绮柔就会跳楼自杀。 最后,那男生去了,还出手去救任绮柔,可就在这个时候,任绮柔把那男生推了下去,还说如果她得不到他的爱,那她也不能让其他人得到。 沈非听完,嘴角冷笑森然,似若魔鬼降临一般,校长见状打了个寒颤,沈非冷声问道:“说完了?” 校长艰难地点了点头,“说完了。” “那你就痛吧。” 沈非酷刑狂涌,校长痛叫出声,“你对我用了什么手段?我说的都是真的,我……” “真的?你当我是白痴吗?” 沈非根本就不信,校长嘴里的任绮柔,跟小说里李莫愁、灭绝师太一类的差不多,是有心理疾病的偏执狂才做的事。 可是,任绮柔不是,她是心思单纯的郭襄,是宁愿牺牲自己也要成全她所爱之人的程灵毒,她没有心理疾病,更不是偏执狂。 前不久,她还处于姓钟的威胁当中,她去哪里喜欢别的男生,退一万步说,就算是她喜欢了,也不会说出来,只会埋藏在心里,更别说做出杀人之事了。 校长痛得不行了,却仍是大叫道:“沈非,你知道那个男生是谁吗?” “你很啰嗦!” “我告诉你,他不是华人!他是倭人!” “倭人?” “不错,就是倭人!你现在该知道这是一件多么大的事了吧!这是国际事件,是大纠纷,而且听说那倭人在国内还是很有身份的!杀了倭人,任绮柔死定了,你要插手,你也死定了!” “听你的意思,好像倭人很了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