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七章 事情定有蹊跷 - 妖孽狂医

第三百六十七章 事情定有蹊跷

“听你的意思,好像倭人很了不起?”沈非冰冷的声音就像冻了千万年的刀子一样刺在空中,校长痛喊声更加剧烈,边痛叫边狂吼道:“如果是一般人,当然没有什么,但是倭人,那就是很了不起的大事!倭国一旦发难,上面的人一定会将任绮柔交出去,还有你也不能幸免,所以,你赶紧解除我的痛苦,我可以当成不知道,否则,你惨了。” “可惜,现在惨的是你!别大喊大叫了,没有用的,现在,你该说出真话了!” “我说的就是真话。” “你觉得我会信吗?当然,如果你能再撑过一秒钟,我就相信!” 沈非淡淡说来,校长陷入无尽痛苦与恐惧中,他本来想用倭人用国际事件来威胁沈非,让沈非不要乱动,可沈非根本甩都不甩他,依然给他莫大痛苦。 他哪里还能撑过一秒,几乎就在沈非说出话的刹那间,校长就狂吼着将事情的真相说了出来。 原来,校长之前说的完全是反的。 不是任绮柔喜欢纠缠那个小鬼子,而是那个小鬼子纠缠任绮柔,不管任绮柔是在教室里还是寝室里,小鬼子都纠缠。 任绮柔已经明确告诉小鬼子,他们没有可能,可小鬼子还不依不饶,他见着用钱用他倭人的身份诱惑不了任绮柔,便开始威逼。 到最后,这个叫山本义良的丧心病狂,用下三滥的手段来对付任绮柔,利用任绮柔的室友,让任绮柔到了楼顶天台,他在那里等着任绮柔,想强占了任绮柔的身子。 可任绮柔竭力反抗,无意中踹中了山本义良的那个东西,拼命往外跑去,任绮柔想着就是跳楼自杀也不能让山本义良得逞。 然而,山本义良疯狗似的扑过来,还想将任绮柔拖回去继续为非作歹,可推拉之中,任绮柔无意间将山本义良推了下去,摔在地上,摔成了一团血肉,而任绮柔却倒在了地面上。 立马有人报了警,可警察还没有来,国安的人就把任绮柔带走了,至于带向何处,校长自然是不知道的。 校长继续说着他所做过的贪污行贿等违法犯罪之事,沈非则问了任绮柔的室友,转身走了出去,校长在后面哀求不已,却毫无用处。 这样的蛀虫,沈非当然不会留下他。 而且,借着校长出事,任绮柔与小鬼子的真相也好浮出水面,让世人得知。他相信,这事曝光出去,绝大部分的人会支持任绮柔。 可是,网络上的支持力度再凶猛,也是有限的,且有关部门用上手段,总能拖过去,拖到热闻变冷,大事化小,小事了了,或者用更激烈的新闻掩盖。 总之,起不到决定性的作用。 真正要救任绮柔,还得靠实际行动。 其实,沈非心中一直有着疑问,校长所说的真相,确实符合任绮柔的性格,整件事情听起来也很正常。 但是,他刚刚在倭国收割了海量的资金,这边叫山本义良的小鬼子就出了事,出手的还是和他有关的任绮柔。 他越来越觉得这件事,真正对付的不是任绮柔,而是他! 沈非先是去了天台,查看了打斗痕迹,痕迹是被人弄乱过的,却也能看出个大概,和事实相差不多。 旋即,沈非去找校长所说的那位任绮柔室友,可这位室友却是请假了,不知去了哪里! “有意思。” 沈非神情更加冷了,短时间内就处理得如此之好,说没有蹊跷没有布局都不会有人相信。 现在,他要等的就是电子找出任绮柔被带到哪里去了。 可让他就这样等着,实在是有些难受,忽地,沈非想到了朱海成,朱海成是朱家之人,朱家在十大家族中排名第四,朱筠又是出身那个部门,他应该有所消息才对。 当即,沈非让人找到了朱海成的号码,一个电话打了过去。 此时此刻,朱海成正在惊讶和后悔沈非的那一战,惊讶的当然是赵子秋他们做到了几乎不可能的事。 差不多是一己之力搅动了亚洲风云,还重创了周围数国的经济,更是让小鬼子的经济一塌糊涂。 当赵子秋带着一部分资金脱离赵家,去结好仅仅只是大二学生的沈非,创立沈氏集团的时候,无数人在嘲笑赵子秋是傻逼是白痴是脑袋被门夹了。 可现在谁敢嘲笑? 谁又有资格嘲笑? 表面上看,是赵子秋创造了奇迹,可知道内情的人都知道,赵子秋是因为有沈非的支持才创造了奇迹,没有沈非,赵子秋根本做不到。 要不然,在赵家危机的时候,赵子秋完全就可以布下这一场蛇吞鲸的大局,一旦赵子秋成功,谁敢动赵家? 不仅仅是钱的问题,还有对国家的贡献,那绝对是难以估量的!像那些蠢蠢欲动的沈家、唐家,赵家只怕随便说一句话,他们两家就吃不了兜着走。 但赵子秋那会儿没有做,因为他做不到。 想想那些恐怖的流动资金,谁能在一天时间里找到上千亿的资金? 很少有人能做到,但沈非做到了。 沈非还没有什么牛逼的靠山、身份、地位,他靠的只是他自己。 没有那些流动资金,赵子秋如何能完成布局? “赵子秋真的是押了一把超级大好牌啊!”朱海成感叹着的时候,后悔之心汹涌而起,他之前竟然还想着去压沈非,要给沈非一个好看。 更后悔的是,他说出了要帮助沈家对付沈非话,虽然最后他没有那样做,还在生命有危险的情况下,按沈非所说的做了一些事。 但那是被逼的,不是主动的。 还后悔的,便是他没有抓住机会,拿出大量资金去赌一把,以他们朱家的能量,弄个五六百亿也是没有问题的。 想一想,五六百亿投进去,就算是跟在赵子秋后面捡骨头喝汤,至少也能赚一倍回来,破一千亿都有可能。 仅仅是一战,就能得到这么多资金,那他在朱家的地位将更加巩固,不出意外,下一届的朱家家主都有可能是他,哪怕他没有在官场上混。 可惜,他没有,他只能想! 越想越后悔的时候,朱海成的私人手机响了,知道他这个电话的人绝对不多,也绝对不会有什么骚扰电话打到他的手机上。 所以,这个电话就是打给他的,就是找他的。 会是谁呢? 朱海成接通了电话,耳朵里传来一句话,“朱老板,我欠你一个人情,怎样?” 话音入耳,朱海成浑身一震,不是因为这句话,而是因为说这话的人。 这人,不是别人。 正是让他又惊又悔甚至是又爱又恨的沈非。 沈非打电话给他,要欠他人情! 朱海成觉得有些不真实,沈非那样的猛人,要钱有钱,要实力有实力,权力也不小,还会有他办不成的事? 如果是沈非都办不成的事,那事情将多大? 虽然心中疑惑,但朱海成的反应却不慢,开玩笑,沈非的人情那是再宝贵不过,刚刚才后悔了,他怎能错过? 朱海成立马说道:“好,只要我能做到!” “对你来说很容易!我有一个同学,叫任绮柔,在省城上师范大学……”沈非将事情简洁说了一遍。 朱海成听完后,当即怒了,“这个山本义良简直是畜生,这样的人就该死!沈非,你放心,我一定会关注此事,一有消息我就告诉你。” 随后,朱海成就挂了电话,电话刚放下,朱海成脸上就露出了笑容,他刚才的愤怒确实有三分真味道,可还有七分却是故意而为之,就是为了表明自己的态度,引起沈非更多的好感,好让沈非把这个人情欠得更大一点。 至于这件事,根本不算什么事,国安嘛!回去跟老爷子说上一声就行了,相信老爷子也很看好沈非欠的这个人情,上次沈家约去喝茶,老爷子都是表明态度支持沈非的。 然而,当朱海成将电话打到老爷子手机上时,得到的回应却是老爷子在睡觉,任何人不得打扰。 朱海成知道老爷子这个贴身警卫的原则,当即驱车回到朱家老宅,想面见老爷子,可他得到的回答仍然是老爷子在休息。 这个点,早过老爷子休息的点,但警卫却说老爷子还在休息,朱海成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了,跟他想的好像很有出入。 他可是在沈非面前打了包票的,现在老爷子不出面,他的手就别想伸到那里面,国家的秘密部门啊,不是那么容易伸的。 怎么办? 朱海成眉头都皱成了一座山,要是没有做到,沈非会不会觉得他是故意的,然后再报复他? 想到招标会场那姓唐的和姓方的下场,朱海成浑身打了个寒颤。 不行,得想办法才行,一定要见到老爷子。 忽地,朱海成脑海里闪过一道灵光,老爷子见不到,他女儿却能见到啊,沈非伤了女儿的手脚,女儿不仅没有怪沈非,还找沈非治好,然后远赴边境。 赶紧的,朱海成将电话打给了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