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九章 红拂女 - 妖孽狂医

第三百六十九章 红拂女

山林茂密,微风吹过,林海生涛,涛声滚滚。 沈非踏步而入,刚走进去,并没有什么异样,走了数百米之后,鼻子里传来一阵花香味,香味扑鼻而入,闻起来特别的舒服。 而且,身体没有再现任何异常状况,什么中毒啊,呼吸难受啊,行动迟缓等等都没有,一切都是十二分的正常。 虽然如此,但沈非却直觉这香味不对劲,山林里绝大部分都是树木,还有一些小草苔藓,只是偶有一些鲜花,可那丁点儿鲜花,怎能散发出范围这么广,味道这么浓的香味呢? 不过,沈非没有停下脚步,相反他跑得更快,他要在千里寻踪的能力消失之前,找到任绮柔。 再进数百米,沈非听到了一些异常的沙沙声,不是树叶摇晃的声音,而是有什么东西从树叶上划过的声音,再盯眼一看,呈现在沈非眼前的是一条又条的蛇。 这些蛇,有青色的,有黄色的,有花的,各种颜色都有,一条条蛇都吐着长长的信子,速度飞快的往前窜来,而且他们窜的方向,全都瞄准了沈非。 沈非冷笑,在九十月份,天气还很热,山林中有蛇不奇怪,但有这么多蛇,还都向认识他一样朝他冲来,就非常非常的奇怪了。 敌人的手段还真的很奇特! 用群蛇、剧毒,代替了刀枪、拳头! 沈非速度未减,狂冲了上去,双脚连环踏出,一条条蛇径直被踩成一滩血肉,沈非就这样一踩向前,蛇血狂溅,飞在空中,浸在土中。 当蛇血那股浓郁的血腥味弥漫在空中后,那股好味的花香味,忽然变得刺鼻起来,沈非第一时间感觉到肌肉有些松驰,呼吸有些沉重。 好似中了毒! 沈非很快明白过来,好闻的香味没毒,蛇血没毒,可两者相见,就变成了剧毒! 还是不知不觉的那一种。 沈非甚至怀疑,换成一般的人,只怕中了毒都不知道。 当即,沈非准备屏气凝神,将毒气阻隔在外,可正要做的时候,他心里浮出了一个计划。 不如将计就计。 有神针在身,有妙手回春,解这毒并不难。 不过,沈非也没有立马就晕倒在地,以他的实力,碰到这样一点毒就晕倒,敌人不怀疑才怪! 所以,沈非仍然装作不知道一般不停的呼吸,大踏步前进,越往前走,蛇就越来越多,地面上几乎是铺了厚厚的一层。 沈非虽说不惧,却也是疑惑万分,他们去哪里找来这么多的蛇!难不成他们很早以前就在这山林里培育?还是说从各个地方收集来的? 心中疑问,踏步不止。 后面的蛇越来越大,越来越毒,沈非虽然没有抵抗,可他的身子经过六次脱胎换骨,那些毒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侵蚀进去的。 再后来,有些蛇竟然像箭一样射向沈非,沈非直接一把抓住,然后捏碎! 又深入五百米,群蛇乱舞。 这些蛇,最小的都有手臂粗了,大的五六米长,二十厘米粗,看起来颇为吓人。 沈非捏拳轰去,砰砰砰砰砰数拳砸下,一条又一条的蟒蛇,被砸爆了头,沈非速度越来越快,在蟒蛇群中杀出了一条血路。 一千后,大量的蛇不见了,可出现在眼前的,却是一条超级大蟒蛇。 这条蟒蛇呈现幽绿色,一看就让人渗得慌的幽绿,大概有十多米长,粗有五六十厘米,沈非真怀疑是不是某部电影上面的蛇跑了出来。 沈非仍然悍然轰去。 与此同时,山林某一处,有数人通过天眼,看到了沈非在山林里的一举一动,嘴里不断地议论着。 “这个沈非还真是不简单,能在这么短的时间跟过来不说,明明中了毒,还能杀死这么多蛇,现在还杀到了蛇王面前。” “他杀的蛇再多又有什么用?他身体再强悍又能怎样?那毒可是最新配制出来的,现在都还没有解药,他身体强悍一时感觉不到,但时间长了,等他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毒已经到了骨子里,污染了他的骨髓,他的实力就将像沙子一样散去,到时我们随随便便就能杀了他。” “杀了他可不行,我们还要拿他的身体做研究,他身上肯定有秘密,要不然,他不会短时间内变得这么强。要是我们能研究出这种变强的秘密,那我们就发了,这世上就再也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住我们了!” “都说沈非聪明,我看啊,他就是一个大白痴。他能猜到我们抓任绮柔是为了对付他,可他猜得到我们对付他的真正目的吗?” 这群人都觉得沈非必死无疑了,一个个肆无忌惮的说着,这时走进来一个女人,女人年龄不大,一身村姑打扮,容貌身材也是一般。 但她却威严十足,这些人看到村姑进来,神情都变得恭敬起来,一个平头说道:“红拂大人好手段,小小一个手段,就将沈非逼入死地。” 红拂冷冷扫了这人一眼,“你觉得我们赢定了?” “红拂大人,沈非已经中毒了,他现在面对蛇王,蛇王可不像之前的蛇那么脆弱,蛇王打了那些基因针,肉身也极为坚硬,沈非占不到上风!就算退一万步,沈非能够打退蛇王,红拂大人还准备了火攻,火能够烧人不说,还能够加速他中毒!所以说,我们肯定赢了。” 平对说出了好几个理由,红拂女回过头盯在屏幕上,看着走向蛇王的沈非,淡淡地说道:“净化杀手组织的首领对付沈非的时候,也是这么认为的。可他派出了铁九、银三、金一,甚至是骷髅,都没能取沈非的命,相反,他最后死于被沈非收服的骷髅之手。” “龙皇宫惹了沈非,以为龙皇宫内的强大势力定能灭杀沈非,结果却被沈非杀了个干干净净,龙皇宫也成了一片废墟。” “唐铭人自命不凡,心有万千计,根本不将沈非放在心上,觉得略施小计就能除掉靠近叶静云,还能治好叶静云病的沈非,结果他放火循身,远逃他乡!” “沈家要灭沈非的威风,筹集大量资金压下去,还请动九星、天地组织的二品内劲高手时,也是认为可以碾压沈非,结果沈非打得两人仓皇逃命,破了沈家之财不说,还搅动风云,赚了上万亿,立下一个滔天大功。” “你们知道这是为什么吗?”红拂女没等众人回答,继续说道:“这都是因为大家忽视了沈非,总觉得沈非就是这样的,他们的手段定能杀死沈非!” “红拂大人,难道沈非现在还有活路吗?” “有没有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绝不能轻视沈非,在沈非没有死,或者没有完全落入我们手里的时候,我们一丝一毫都不能轻视!否则,我们就会步净化杀手组织的后尘!” “不可能,我们的组织那么强大,可不是区区一个小小的杀手组织能比,就算沈非逃过这一劫,在组织面前,也不过一只蚂蚁。” “组织确实强大!但别忘了,沈非不是一般人!还有,你们觉得沈非真的中了毒吗?万一沈非是故意表现给我们看,让我们认为他是中毒的呢?” “红拂大人,我们下的毒是悄无声息的,沈非应该不知道吧?” “沈非有一手出神入化的医术,你真的觉得他会一点都感觉不到吗?”红拂女一声冷问,将众人问住,平头挣扎了几下,又说道:“就算他能杀死蛇王能躲过火劫,我们手上有王绮柔,以他的性格,我们就能立于不败之地了!” “不久前挟持了沈非那些女人的恐怖分子也是这么想的!” “照大人这么说,我们无论怎么做,都是要输吗?” “白痴!我说的是要谨慎,我现在觉得那些布局还不够,说不定他就能找到我们的藏身之处,你们赶紧去给我布杀机,有了火海,就得有刀山,再将那个女人吊在刀山上。” 红拂女冷喝,平头等人不敢再说话,赶紧走了出去,照红拂女的命令布置刀山;而红拂女的目光一直在沈非身上,她心里很奇怪着一件事,沈非是用了什么手段找到这里来的。 在计划当中,沈非确实是能够找到山林来,但是,时间上却没有这么快,而她刻意留下的一些线索,沈非都没有用上。 “难道他和任绮柔有感应,或者说是能闻到任绮柔的味道?”红拂女想了一通,也没有想明白,她没有再想下去,眼里目光却变得冰冷一片,“不管你有什么手段,沈非,这一战,我都要你输!他们说的没错,拿到你的秘密,将无人再能阻挡我们,即使是黑榜,也不能!” 红拂女想着她对任绮柔做的那些手脚,嘴角扯出了一抹笑容,那笑容就像是黄鼠狼给鸡拜年,鸡还开了门,拿出好吃的给她。 山林间,蛇王张着大大的蛇嘴,吐着无比恶心的血腥味,咬向沈非,似要将沈非活吞了一般,那长长的血红的信子,更像是能引燃炸弹的导火线。 沈非毫不畏惧,盯着蛇王说道:“畜生,你有病,你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