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蟠桃园里摘仙桃 - 妖孽狂医

第三十七章 蟠桃园里摘仙桃

沈非给苏锦瑟甩了个眼神,清了清嗓子,从严教授开始讲的第一个字说起来,严教授脸上仍是怒火满满,他觉得沈非是瞎猫碰上死老鼠,刚刚上课的时候听了几句话,所以这才能说出来。 可是,十句、三十句、一百句之后,严教授愣住了,因为沈非说的全是他讲的内容,一个字都不差。 严教授心里嘀咕道:“难道他真的认真听课了?不对啊,他明明在和苏锦瑟说话,还没有看过黑板的。可是,他怎么能记得这么清楚呢?” 班上的人原本在等着看沈非的好戏,但看到沈非就像数一二三四五六七一样将严教授的讲课内容说出来,全都惊为天人。 “尼玛,沈非太强了,这么多他都记了下来。” “别说是针灸专业的,就是临床专业的,也记不了这么多啊。” “难怪苏锦瑟要在学校里抱沈非,还亲自喂沈非吃包子,原来沈非是个金刚钻啊!” …… 苏锦瑟也是愣得不行,她心中的不愉快,随着沈非说出一句又一句的话,全都冰雪融解,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惊喜。 沈非给她的惊喜太多了。 第一次见面,沈非按了几个穴位,就治好了她痛了那么多年的痛经,让她舒服无比。然后是沈非打倒了陈强,还破了陈强布下的毒计。 接着是救了她的命,跑步的速度比车子还要快,先前又是将警察给吓走了,现在又是记忆力超强。 “这样的流氓,也流得太厉害了。”苏锦瑟心中那个“沈非烙印”,在心里生根发芽了,她觉得自己真的是被沈非给俘获了,她不由反握住沈非的手。 沈非就像机关枪一样,说到严教授请他站起来那一刻的内容,这才停了下来,顿了一下,说道:“严教授,我说的对吗?” “啊!”严教授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点头不已,“对,你说得都对,都对!”严教授看着沈非,就像看怪物一样。 “严教授,那我能留在这里陪我老婆上课吗?” “能!” 当着这么多同学的面打下的赌,严教授没有赖账,他可不想做个说话不算话的人。而且,严教授心里有了另外的想法。 临床医学有很多知识,如果记性很好,学起来是事半功倍,特别是那些血管啊,神经组织啊,记得越牢越清楚的人,以后做手术都是很轻松,严教授觉得沈非这么好的记性,去学针灸太亏了。 而班上的人,听到严教授的这个字,再一次震惊了,这样一来,沈非简直就相当于奉旨泡妞了,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沈非坐了下来,笑道:“老婆,你现在是不是有一种献身的冲动?” “献你个大头鬼。” “好,我献。” 沈非干脆说来,苏锦瑟有些明白沈非嘴里的大头鬼是什么,杏眼怒瞪,可下一秒,苏锦瑟说道:“你是怎么背下来的?” “都跟你说了,我是神仙下凡,记这么一点东西,那不是小菜一碟吗?”沈非说得倒也不假,之所以能记住,全耐神针之功。 当然,苏锦瑟根本不信沈非说的话,“你要真是神仙下凡,那你变一个孙猴子给我看看。” 沈非立马将手钻进苏锦瑟上衣里面,向着那两座山峰攀登,苏锦瑟打了个激灵,两手紧紧了抓住沈非魔爪,“这可是在课堂上,你想要做什么?” “不是你说让我变个孙猴子看吗?” “是啊,那你变啊,你干嘛占我便宜。” “你那里可是仙桃,孙猴子在蟠桃园,不就是偷水嫩嫩、香喷喷的仙桃吃吗?我这偷吃了,不就是孙猴子是什么?” “……” 苏锦瑟彻底崩溃了,随意说句变个孙猴子,他都能扯出这么一大堆光明正大占她便宜的理由, “快把手拿出去。” “好吧,那等下了课,咱们去蟠桃园里慢慢吃。” “我……” 苏锦瑟真拿沈非没办法了,她有种遇人不淑的感觉,还有种这坏蛋怕是等不了多久,就会把他给吃干抹净的感觉。 不一会儿,下课铃响起。 沈非腾地站了起来,说道:“老婆,走,咱们去蟠桃园。” 苏锦瑟真想撞墙,这流氓说得那么大声,全班人都听见了,王芊芊回头笑道:“沈非,你去蟠桃园,是不是要摘仙桃啊?” “是啊。” 苏锦瑟狠狠地掐在沈非腰上,要是别人知道他的仙桃指的是什么,那她真没勇气活下去了。 “那带我们一起去啊。” “这可不行,只能和我老婆去,你们想去,除非你们也当我老婆。” 王芊芊和陈丽一愣,王芊芊笑道:“行啊,只要你不怕锦瑟让你跪键盘,我们就当你二老婆、三老婆。” “你们别理这流氓!”苏锦瑟满脸羞红,拉着沈非就往外走,要再呆下去,天知道沈非还会扯出什么样的仙桃来。 刚离开座位,严教授说道:“沈非同学,请等一下。” 严教授快快来到后面,沈非问道:“严教授,您还有事吗?” “沈非同学,我觉得你非常适合学临床,如果你想来临床,我帮你调专业。还有,我可以收你为关门弟子。” “啊!” 众人惊呼,严教授可是学校里面临床专业的泰山北斗,当他的关门弟子,以后出来的工作根本不用愁了,假以时日,多半也是一名教授。 不少女生羡慕地看着苏锦瑟,刚开始大家知道苏锦瑟和沈非在一起,都觉得苏锦瑟是瞎了眼,可现在一看,苏锦瑟那才是火眼金睛啊。 王芊芊和陈丽不停示意沈非答应下来,苏锦瑟也在沈非手心里写着字儿,这是一个大好机会,跟了严教授,前途就不愁了,就是她爸妈知道,也会对沈非另眼相看。 就在众人的期待中,沈非笑道:“谢谢严教授,我觉得针灸很不错。” 严教授没想到沈非会拒绝,他说收沈非做关门弟子,也是赌了一把的,毕竟记性好并不代表会利用,还有做手术就好,但他从沈非刚才的表现来看,觉得沈非不是那种死读书的人,所以,他开出了非常优厚的条件。 换个人,早叫敬茶叫师傅了,可这小子竟然拒绝了。严教授还是有些不死心,“沈非,现在针灸专业出来很难找工作,就业路子也窄,临床就不一样了,临床很缺医生,我可以保证你能找一份好工作。” “沈非,快答应啊!”苏锦瑟都替沈非急了,人家严教授都说出保证找好工作了,他要再不答应,就成猪头了。 沈非淡淡一笑,“严教授的好意我心领了。虽然现在中医、针灸势微,但毕竟是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总得有人继承才行。” 对于沈非的拒绝,严教授心里本来很不痛快的,可听沈非说完这句话,他又觉得沈非是个很不错的人,而且他感觉到了沈非的信心,还有野心。 事到如今,严教授只好放弃了,“那真是可惜了。不过,沈非,你要是想在临床这方面发展,随进找我就行。” “好。” 沈非答应下来,严教授转身便要走,沈非说道:“严教授,您等一等。” 严教授忙说道:“沈非,你改变主意了?” 沈非笑着摇了摇头,“严教授,你这两天腰很痛吧?特别是晚上,痛得你睡不着。” “你怎么知道?” “中医讲究望闻问切,我望出来的。” 严教授惊讶连连,沈非笑道:“严教授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帮你治好这个腰痛病,至少一年之内,不会再痛。” “真的?”严教授有些不信,他毕竟是干医的,对自己的腰痛病很了解,那是做手术,站得太久太长,长期积累下来的疾病,可不是轻易能够治好的。 沈非也不辩解,伸手在严教授肩部、背部、腰部三处穴位上施展妙手回春,十秒钟后,沈非收手,“严教授,现在还痛吗?” 严教授仔细一感觉,又转了转身子,仰了仰腰,惊声说道:“真的不痛了,一点痛都没有,而且我疲劳尽除。” 听到严教授的确认,班上轰然炸开了。 “要不要这么神啊,沈非就随便按两下,就把严教授的腰痛治好了?” “严教授说的话,肯定没有错。” “靠,难道我选择临床是一个错,要不换专业去学中医,学针灸?” 众人议论纷纷,苏锦瑟像是吃了蜜糖一样,甜到了心里,这沈非又给她一个惊喜,严教授说道:“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不跟我学临床,原来我根本教不了你。” “术业有专攻而已。” “不管怎么说,我得谢谢你治好了我的腰痛。” 沈非感觉到脑海里红光大闪,淡淡一笑,说道:“严教授,那我陪老婆去溜达了。” “去吧去吧,你们这些年轻人……” 严教授此刻半点严肃神情都没有,就是一个和蔼可亲的老者,像看孙儿辈一样,实在是沈非太入他眼了。 听到沈非说的话,苏锦瑟满脸羞涩,拉着沈非走了出来,“流氓,以后不准叫我老婆。” “你本来就是我老婆嘛。” “不准喊。” 苏锦瑟假装严肃地说来,跟在后面的王芊芊说道:“沈非,锦瑟不让你喊,我让你喊。” “还有我,我也让你喊,这么好一个老公,可不容易找到。”陈丽也上来凑热闹。 “不准!” 苏锦瑟喝来,王芊芊和陈丽笑个不停,沈非搂过苏锦瑟的小细腰,“老婆,走,我们去蟠桃园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