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二章 从天而降 - 妖孽狂医

第三百七十二章 从天而降

轰隆!轰隆! 大地在震动,震的是红拂女的心,动的是红拂女的魂。 上面明明烧的是火,也仅仅是火,不会引燃她在基地里的炸药,更不会烧出什么岩浆来,早在数年前,这处山林便被他们里里外外、掘地三尺,不,掘地三十丈的检查过,所用的高科技技术外界甚至闻所未闻,确定这座山不会有意外。 但是,这个震动从哪里来的? 火烧出来的吗? 这是绝不可能的! 那到底是…… 红拂女还在自问的时候,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了一个身影。 是沈非? 不对!沈非让那条他收服的蛇王走了蛇道,要回到这阵子蛇王在基地里面所呆的地方。 而那地方与她所站之处,是完全相反的! 相反的,那震动又…… 念头还没有落完,红拂女眼睛又闪过一道精光,难道沈非没有走蛇道? 他之前走的,或者说他之前做的,全是沈非故意让她看到的。 是了,沈非那么强的人,拥有那般精准的直觉,又怎会感觉不到危机,他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从锦城追过来,对任绮柔的感觉那般敏锐,又岂会感觉不到山林间有监控? 他知,却不毁。 不就是为了让她看到吗? 而她,也真的如他所愿,做出了他所希望的那些动作,将那些杀招全部布在了针对蛇道而来的方向。 这些想法浮过,红拂女相信自己认为的是正确的,不然,为什么其他地方没有震动,就单单她站的地方,任绮柔所在的地方有呢? 他到底是如何感觉到任绮柔存在的? 他还有什么本事? 红拂女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不管沈非有什么本事,她已经可以完全肯定,沈非不仅仅是一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家伙。 有关沈非的资料,有出神入化的医术,有诡异而又强大的力量,还有让人痛不堪言不得不说出心中秘密的手段,还有那超快的速度。 但是,无论是哪个资料,都有提到一个词。 那便是,嚣张! 都说沈非是异常的嚣张,而这么年轻的一个人,说他嚣张就意味着说他有勇无谋,一些明明可以用脑袋解决的事,沈非却用拳头解决。 那些资料,让红拂女也将沈非的头脑给放低了很多个层次。 可今天之后,红拂女深刻明白到,沈非绝不是无谋,他是不需要用谋,能用拳头就解决的事,干嘛伤脑子? 红拂女隐约感觉到,今天若不是沈非担心任绮柔的安危,只怕也不会玩出这样的小手段,他会一路用脚踏进基地,用拳头强力毁去一切。 他刚才所做的事,所用的谋,只是为更快的抵达任绮柔面前。 红拂女感觉到头顶又是一阵震动,目光落到了柔弱的任绮柔身上,资料上没有说错的一点,那就是沈非重情重义。 为了任绮柔,做到这一步,沈非不是一般的在乎。 她现在要的就是沈非的在乎。 红拂女冷冷看着摇晃的头顶上方,冷声念道:“即使我算错了你的谋,你让我将所有的杀机都调开,来了个明修栈道,暗渡陈仓,让我现在杀机调回来也已经迟了,但是,你觉得你就赢定了吗?” 这里,她所站之处,还有一片刀山! 一个任绮柔! 她的手心里,还有一处毁掉这座山林的遥控。 就算考虑到沈非那强悍的战斗力,将刀山略过不算,她还握着沈非一个命门,一个大杀器。 还有她,本身! 沈非,破得了,赢得了吗? 再退一万步说,沈非真的能够踩破这里吗? 要知道,她的基地是在整座山林结构最稳定的地方,又是在山林地底之下,她头顶的天花板离地面至少还有好几十丈的厚度。 泥土过了,还有数十米厚的混凝土,还有几丈厚的超合金。 这些,都是很坚硬的存在。 别说人力,就是大炮,也难以一时撼动! 沈非再强,也强不到此种地步。 要从天而降,可破不了,又怎么降? 花的时间太多,降下来,她的杀机又能再一次布局。 更有,沈非中了毒。 这个,红拂女无比的确定,沈非先前脸上的神色,就是中毒的表现,哪怕沈非医术高强,这样的毒是直接破坏系统的,沈非短时间内应该无治。 而沈非所有的剧烈运动,都会加速这种毒的功效! 红拂女嘴角笑容愈加冰冷了起来,“沈非,你算错了一步,便会是步步错!这种错,会一直让你错到落在我的手里,错到你再无翻身的地步。” 当红拂女仍然对拿下沈非有着绝对信心的时候,沈非正在经历难以言说之痛苦。 这痛,好像一块能够将大海都给烫热的烙铁,烙在了他的身上!又似一柄可以斩灭日光迎来黑夜的剑,斩在了他的身上!更似一颗可以将泰山炸成平地炸出湖泊的炸弹,炸在了他的身上。 每一寸肌肤,每一处血肉,每一块骨头,都承受着这样的痛。 痛苦已经将他的鲜血给逼了出来,先前在大火中穿行都未能被损坏的衣服,现在都成了血衣,沈非完全成了一个血人。 但是,沈非毫不退缩,他忍着痛,按照龙行九踏的线路修炼着。 咔嚓! 沈非腿骨被这股绝猛的力量给压折了,他的身形一滞,眼看就要倒下,沈非却用那折断的骨头支撑在地,继续修炼。 气血上涌,沈非却硬生生将涌到嘴里的鲜血给吞了回去。 伴着痛,一起咽下。 他身上发生的每一切,确实痛不堪言,要换成是以前他那种惫懒性子,早就是坐在一边吹牛打屁去了,他只是一个凡人,又不需要去拯救世界,干嘛那般虐待自己。 可现在,他不再平凡,他也不再是孤身一人,他有很多的牵挂,他还有很多的敌人,他的父母,他的爱人,他的兄弟朋友…… 这些,都是他要守护的,他必须要坚持下去。 而且,还必须得成功。 因为,一旦他放弃,一旦他失败,脚下的任绮柔可能就会死去,他的敌人会将他所守护的一切,全都碾压、毁灭!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他一定要进,他要一直进下去,一直赢下去,赢到无人敢乱动。 这样的痛,也正是他想要的。 身体那般强悍,一般不会痛,痛了,就说明生出了远超过他身体的力量,越痛,就说明力量越大,说明他离练成龙行九踏第一踏就更进了一步。 咔嚓! 骨头又折了。 妙手回春一施展,继续修炼。 他修炼的时候,也没有浪费自己的力量,每一脚都踏在了大地上。 时间匆匆而过。 当沈非又一次施展妙手回春,运转龙行九踏第一踏的武技路线时,一股绝猛的,让他都为之震惊的力量,如同神龙摆尾一样摆动在他的身体里面。 浑身,鲜血狂溅。 蛇王也被鲜血笼罩,此刻,蛇王的眼神是发呆的,蛇身是僵直的,因为蛇王被沈非的动作给吓着了。 那一脚又一脚的狂踏,让蛇王感觉到了能够将它随便踩死的危机。 沈非那股对自己的狠劲,让蛇王从兽胆里感觉到怕。 但是,当鲜血喷射到蛇王身上的一刹那,蛇王浑身兴奋起来,这血,好美味! 似它吃过的灵芝。 不,比灵芝还要美味。 蛇王血盆大口一张一吸,竟是将沈非身上喷射出来的鲜血,全都给吸了进去。 然后,蛇王感觉到它在进化,他在变得更强。 而蛇王看向沈非的蛇眼里,敬畏更浓。 沈非看到了这一幕异常,他的血,是脱胎换骨好几次的血,功效当然不一样,这蛇王能吞到,也算是它的机缘,看来这蛇王,还能变得比他想的还要强。 心念一闪而过,沈非所有的注意力,还是在自身上,他的脊骨似龙骨般铮铮,体内的那股力量涌动得更加剧烈,庞大的力量在攀升着,当攀升到顶点的时候,沈非仰天长啸。 吼…… 声似龙吟! 沈非知晓,龙行九踏第一踏,他练成了。 脑海里,橙光暴闪! 沈非动力十足,目光落在了大地,他提脚,力量狂涌到右脚,以独特的旋转路线狂射出去! 龙行九踏,第一踏,踏下。 轰! 山崩,地裂! 沈非的身子一踩而下,脚下坚实的大地在沈非面前,就像成了水,根本无法挡住沈非。 沈非势如破竹般破了大地,破了混凝土,破了超合金钢。 破了脚下所有的一切。 他从天而降! 当他落入基地,右脚踏在那片插满了大刀,涂着毒液,每一刀都可能要人命的刀山上时,刀山立马破灭! 以沈非右脚为中心,狂暴的力量向水纹一样散发出去,所到之处,大刀皆碎,化为尘埃。 毒液再次挥发在空。 沈非感觉到了,却没有管,因为他看到了吊在刀山上面的任绮柔。 他毫不犹豫地冲去! 此时,蛇王正从上空落下。 此刻,红拂女正目瞪口呆,浑身僵滞如冰。 他,从天而降了! 他,穿过了几十丈的大地,穿过了十多米的混凝圭,穿破了几丈厚的超合金钢,降临在她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