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三章 不要乱来? - 妖孽狂医

第三百七十三章 不要乱来?

他,真的从天而降了! 红拂女还在震惊之中的时候,沈非已经踏灭了刀山,这使得红拂女心中的震惊,再一次汹涌起来! 这样的战绩,太凶残。 更为凶残的是,红拂女可以确定沈非身体里喷涌出来的是力量,绝对纯粹的力量,半点内劲的气息都没有。 可仅仅是力量,怎么能够爆发出这样的威能。 打通头顶上的一切,至少也要数万斤的力量,不,远远不止这点,力量的余威和坠落之势就能将刀山踏灭,怎么也要好几万斤。 五万斤? 还是六万斤? 或者更高更强? 在武者世界里,力量是低于内劲的存在,如果将内劲比喻成一把剑的话,那力量就是一块豆腐,内劲随便一斩,就能将豆腐斩得粉碎! 哪怕是刚刚修炼成的内劲。 因为力量和内劲根本就不是一个台阶的。 但眼前的力量,别说是刚修炼出来的内劲,只怕就是一品、二品,甚至是三品内劲都不能敌! 原来,力量精纯到极致,也是很吓人的存在。 震惊之念于电光火石之间闪过,红拂女第一时间看到沈非冲向任绮柔,沈非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他要趁她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一举将任绮柔救下,绝了后患。 不过,这任绮柔不是那么好救的,她的震惊更不是回不过神来的! 她的目光,已经落在了当空坠落的蛇王身。 她的眼中仍有惊讶,但这惊讶却不是真正的惊讶,她的惊讶已经用在了沈非身上,没闲心来为眼前这条蛇王惊讶,她看蛇王,是因为要将蛇王变成她的剑,她的他,她的致命攻击。 她盯准了蛇王的眼,下一瞬间,红拂女眼睛闪烁出一阵幽光,这幽光仿佛一个巨大的黑洞漩涡,能够将她所看见的一切都给吸引进去。 下坠当中的蛇王,身子猛地一僵,眼里浮出痛苦之色,红拂女眉头一皱,如果是以往,蛇王已经按她命令行事扑向沈非了。 可蛇王现在却在挣扎。 难道说沈非不仅治好了蛇王肉体上的伤,还将蛇王精神力方面的伤都给治好了吗? 不对! 蛇王的精神没有受伤,何来治好一说。 莫非沈非令蛇王在精神层面也臣服了,是了,肯定是这样,不然,蛇王何来的这些犹豫。 即便是这样,红拂女也没有灰心,蛇王必须听她的令。 眨眼间,红拂女的眼里多了一层血色,透着诡异的血色,当这道血色目光射入蛇王之眼后,蛇王眼里犹豫消失,换上了一片冷漠,身子也不再挣扎。 下一瞬间,蛇王蛇身一摆,横直如剑,直向沈非冲去。 红拂女嘴角闪过一抹冷笑,“沈非,你治好了蛇王的伤,让蛇王变得更强,那现在我就让亲手使之变强的蛇王,将你拿上。想来,这也很有趣的!” 对于拿下沈非,此刻的红拂女近乎于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因为吊着任绮柔的那个装置是有陷阱的,绝不是一些炸弹这些低级别的东西。 在前面是大火坑的情况下,蛇王再出乎意料的从后面攻向沈非,沈非能不败吗? 就算沈非力量暴强,实力凶悍,但刚刚消耗了那么大的能量,沈非又怎么抵得住蛇王? 沈非,此战必败。 此时的沈非,似没有看到红拂女的目光变化,也没有发现蛇王从后面朝他攻来,他的眼睛里只有任绮柔,他所思所想的,便是救出任绮柔。 一根简单的绳子,缠住了任绮柔,吊在了挂钩上面。 沈非只要掐断绳子,抱住任绮柔,就能救下。 红拂女看着沈非离任绮柔越来越近,嘴角闪过一抹诡异的笑,下一秒,沈非出手抓住了绳子,一把就要扯断,可在扯断的同时,绳子里射出了万千针尖。 是的,只有针尖,没有针身。 这些针尖,细如牛毛、发丝,锋利无比,就连沈非那强悍无比的身子,都挡不住针尖。 针尖扎进了沈非的血肉里面,一涌进去,针尖竟然炸开了,炸成一滴滴水珠,融进了沈非的血液里面。 立马,沈非的血液沸腾起来,就像开水一样。 一般而言,血液沸腾表示着气血很旺,但此刻却不是如此,因为沸腾的血液在挥发,那些水珠似要将沈非本身的血液全给赶出去。 不仅如此,随着血液挥发得越来越多,之前他所中的毒素,也开始在他的身体里面肆虐起来! 这一切,都发生在沈非扯断绳子的一刹那,红拂女看到沈非皱起了眉头,冷笑又多了几分,她的目光扫了任绮柔一眼。 旋即,本来还昏迷的任绮柔,猛地醒来,手中还多出了一把刀子,疾快无比的刺向沈非的胸膛! 同一时间,蛇王离沈非的后背,只有一寸之距。 所有的一切,都在红拂女的控制当中。 红拂女自觉稳操胜券,一切尽在掌握之中,“沈非,虽然你给了我太多的惊讶,但是,你仍然不是我的对手,你仍然会落在我的手里。” 心里念着的同时,红拂女脑海里浮出了沈非受到前后夹击而吐血的画面,还有他眼里尽是不可思议,不敢相信任绮柔会将刀子刺向他的画面。 “沈非,我终将还你一次震惊的。” 红拂女自信十足,便在这时,蛇王在最后一寸的距离里,长且大的蛇身,忽然像泥鳅一般灵活,转了一个角落,以无比快的速度,朝她撞来。 还有,任绮柔手中的刀,染有毒的刀,原本是要刺进沈非的胸膛里面,在刀尖刚刚划破沈非的血肉之时,便停了下来。 再无寸进。 沈非双手都抱着任绮柔,自然没有手来阻止任绮柔。 刀子停下,是因为任绮柔认出了沈非。 与此同时,红拂女眼里涌出巨大的痛苦之色,脸色霎间苍白到极点,张口便喷出一大滩鲜血,这些鲜血不是红色,而是呈乌黑色。 “不可能……” 红拂女嘴里的三个字都还没有说完,蛇王已经撞了下来。 凶猛的撞击力,直接将红拂女撞飞到墙上,虽然基地的墙壁是铜墙铁壁,极为坚硬,但红拂女仍硬生生被撞了进去,嵌在墙壁里面。 这个时候,沈非抱着任绮柔落在了地上,笑着说道:“老同学,我来了。” “沈非,我……” 任绮柔脸上涌出喜悦,还有后悔,可话还没说完,便吐血晕了过去,沈非眉头一皱,没慌着用妙手回春给任绮柔治病,他抱着任绮柔朝红拂女走去。 红拂女的脸上,还是一片野火烧不尽的震惊,“你是怎么做到的?” “是你控制了她,让她去杀了人?” 沈非的声音,有着一股说不出的冰冷感,冷得红拂女都禁不住打了个寒颤,沈非继续说道:“整个局都是你布的?你是国安的人?” 听到“国安”两字,红拂女似乎有了不少底气,强行压住心中的震惊,冷冷盯着沈非,“既然你知道我是国安的,那你知道今天这样做有什么后果吗?” “后果?” “这里是国安的秘密基地,你毁了国安的一处基地,毫不夸张地说,可以给你定下叛国罪。” “叛国罪?”沈非冷笑,“你抓任绮柔,你布下那么大的局,弄下这么多的杀机,不就是引我来这里,我出现在这里,不就是你想要的吗?” 红拂女确实是想要沈非来这里,但不是以这样的强势姿势,而是沈非被完全控制住,她正居高临下地看着沈非,不是现在她在墙里,沈非朝她逼近。 “不管怎么说,是你毁了国安的基地。” “这基地我毁了,你们又能怎样?你觉得,你们对我的人动了手,对我下了杀机,一个基地的毁灭,能够消除我的恨吗?” 红拂女听到这句话,沈非的有关资料瞬间在她脑海里浮过,最后化成了一句话,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若人犯我,必百倍还之。 她现在又何止是犯了沈非。 而沈非的性格,他说出来的话,不会是恐吓,只会是他将要做的。 红拂女止不住的再次惊讶起来,“沈非,你还想做什么?” “任绮柔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她那么单纯、善良,你们却因为要杀我而对她动手,让她出手杀了人,让她陷入无尽的内疚自责当中,你猜,我会做什么?” “你不要乱来。” “乱来?我从不乱来,但你们已经乱来了,我保证,会比你们乱来的更有力量,也更疯狂。” “我代表的是国安,你要和国家力量为敌吗?还有,任绮柔真真实实是杀了人,你要这样做,就是把她推向必死的地步,你知道那个倭人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吗?” “不管那个倭人是谁,那都是你们的布局,任绮柔没有杀人!你口中所说的罪名,根本就不会成立!” “你有证据吗?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我们的布局?相反,现在所有的证据都证明任绮柔是凶手,她现在会坐牢,你再闹下去,她就会死。” “哈哈哈哈……”沈非狂笑着,声音回落开来再传进红拂女的耳朵里,红拂女嘴角渗出了鲜血,沈非此时已经走到了红拂女的面前,“证据?我干嘛要证据?有我在,谁又敢让她死?谁敢动她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