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四章 谢谢你教会了我不择手段 - 妖孽狂医

第三百七十四章 谢谢你教会了我不择手段

“证据?我干嘛要证据?有我在,谁又敢让她死?谁敢动她一下?” 听到沈非这句冷硬且霸道的话,红拂女心里像被一头发狂的猛虎碾压而过,她听明白了沈非这句话里面的意思,沈非要用实力去粉碎。 红拂女冷道:“那么多人要证据,你又能粉碎多少?况且山本义良不是普通的倭人,他是山本议员的儿子,没有证据,如何交差?” “我自认我自己就是无耻的人,可你,你们,却比我还要无耻!你们设计陷害了她,却还要用所谓的证据来害她!真以为你披了那张皮子,就可以为所欲为吗?我也不知道我的拳头能粉碎多少,但是,你,我能粉碎,这件事上出手的人我能粉碎,幕后的黑手我能粉碎!” 沈非的话让红拂女心中冰凉更加浓郁,沈非绝对是言出必行的人啊,而沈非的话还没有说完,“至于那个小鬼子,他是谁?又与我何干?又与任绮柔何干?我是对小鬼子不爽,他们要惹到我,我自会让他们明白什么叫后悔!但是,你们做的事,你们自己去擦屁股,想要利用我,就准备好付出代价!你有家人吗?今天对任绮柔出手的那些人有家人吗?那只幕后黑手有家人吗?” 红拂女颤抖了起来,无论什么资料里面,都提到了沈非重情重义,以及沈非不会祸及家人的做法,但现在,沈非在问他们的家人。 这里面意味的东西,太吓人了。 沈非本就这般的强,如果他无所顾忌起来,那将造成多少灾难?红拂女心中第一次浮现出了丝丝悔意,感觉对任绮柔出手这件事,让沈非放开了自己的原则。 红拂女哆嗦着说道:“沈非,你不能那样做,他们是无辜的。” “无辜?任绮柔就不无辜吗?她哪里惹到你们了?你们要杀我,要对我动手,朝着我来便是,可你们却挖坑让她跳,控制她去杀人,让她心里永远活着内疚当中!那个时候,你怎么没有想到她是无辜的?你有什么脸对我说无辜两字?” 沈非伸出手抓住了红拂女的脖子,“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你们的世界里,只要能达到目的,过程无论用什么手段都行!以前,我读书读得少,不明白不择手段是什么意思,又该怎么做,谢谢你们一次两次三次对我的家人朋友下手,让我明白了这四个字的真正含义!你放心,我会将你们这四个字发扬光大,发扬到淋漓尽致的。” 红拂女心生恐惧了,不是因为沈非的手掐住她的脖子,让她说不出话来,而是沈非要不择手段了,她终于明白了什么叫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若沈非变成一个绝世凶魔,那全都是他们逼出来的。 虽然红拂女所处的组织势力很大,但是,在看到沈非收蛇王,从天而降,破她精神秘术种种妖孽之事后,她隐隐觉得组织要拿下沈非不是那么容易的,而拿不下沈非,沈非不择手段之下,又会是怎样的后果? 沈非淡淡问道:“你怕了?” 红拂女不知该如何回答,沈非也没打算让红拂女回答,他继续说道:“以前只听说过催眠术,没想到还有亲眼见识的机会!看你催眠任绮柔做下了那样的事,做的那么熟练,想来以前没有少催眠过别人吧,毕竟你是连蛇王都要催眠的人!既然你这么喜欢催眠,那我就让你也亲身尝尝催眠的感觉……” “你……你也会催眠术?” 红拂女吐出的字里面,全是颤音,沈非笑道:“不会!” 不会? 红拂女一愣,沈非不会又怎么说出那样的话,不等她心念转明白,沈非又说道:“催眠术太低级了,我会一门更加高级的精神秘术。” “更加高级的?” 红拂女直觉是不信,精神秘术那是比武技更加难得到的东西,别看平时生活里到处都有催眠术,但那些催眠术和她所掌握的是天壤之别,就像石子与大山之差。 换句话说,她掌握的催眠术,已经非常厉害,非常难得了,沈非怎么可能还有更加厉害的精神秘术呢?他是在恐吓我吗? 可她又觉得沈非不是无的放矢。 沈非点头回道:“是的!我的精神秘术,可以完全控制住你,却又能让你处于清醒状态!比如,我控制你之后,你会出手让你的家人亲人爱人,或者是你最在乎的人,去杀人去放火去抢劫,而在这个过程中,你会无比的清楚你在做什么,不是浑浑噩噩的那一种,你知道你那样做的后果是什么,你知道你在乎的人将要受到什么样的惩罚,但是你仍会出手!简而言之,我的精神秘术,就是让我的命令成为你的本能,像呼吸一样,眨眼一样,刻在骨子里的本能。对了,还有被你控制住的人,也会知道是你出的手!” 这些话语,就像鞭子,带着刺的鞭子,一鞭接一鞭地抽在她的心里,将她那颗心抽得支离破碎,恐惧万分;沈非的精神秘术真能做到那一步的话,比他的催眠术强了千百倍。 她的催眠术,是能让人按着她的意思做事,但做事的时候,被她催眠的人是迷糊的,是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在某些情况下,被催眠者不知道是一件好事,能够大大的利用,让被催眠者得到大大的痛苦。 但是,沈非的精神秘术才是真正的让人身陷万千痛苦,清楚的知道,却还要清楚的去做,这种痛苦难以用语言来描述。 这也就罢了,还有被她控制的人也清醒,那她就将成为罪人,成为背叛者,成为众矢之的,她将被孤离,像一匹孤狼。 沈非的手段,好凶残! 红拂女震颤着说道:“你不能……这样做!” “不能?为什么不能?你对我朋友出手的时候,怎么就没想过不能这样做?你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吗?可惜,我不仅要点灯,还要放火,放一把烧尽你们所有人的火!” “你是……恶魔!” “谢谢!我这个恶魔,是你们释放出来的!为了表达我对你的感谢,我会让你亲手将你所在乎的人全部变成杀人犯,不仅杀倭人,还要杀米人,杀很多人!我相信,到时也会有人找他们要证据,对吗?” “你……”红拂女怕得吐血了,吐完血之后,红拂女却变得坚定了不少,她压住恐惧,冷冷地说道:“你做不到的!你以为我现在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吗?你以为……” “你的余地,就是你手中的遥控器吗?” 红拂女怔住。 “能够引爆很多炸药?将你们的这处基地夷为平地?” 红拂女恐惧再次浮现,怎么也压不住。 这时,沈非手指一点,一股寒流瞬间从她的脖劲处,涌到了她抓住遥控器的手上,霎时手无力,红拂女手指松开,遥控器落空。 还没有落到地上,便被沈非一把抄起,抓在了手心里,沈非说道:“现在,你还有什么余地,一起告诉我。” 红拂女身上已生出阵阵痛苦,遥控器就是她最后的最大的一张底牌,可在沈非面前,却什么都不是;红拂女后悔干嘛不在沈非从天而降的时候,便按下按钮。 可这后悔没有用,她那会儿还有那么多的手段,能够控制蛇王,控制任绮柔朝沈非发动攻击,她当然不会想着去死。 而且,红拂女冥冥之中觉得,就算那会儿她想要按下遥控器,也做不到。 现在所有的手段都没了用,红拂女惊慌不已,嘴里仍是说道:“那么高级的精神秘术,你不会拥有的,就算你拥有,你也学不会的,你是在吓我的。” “做不到,又怎能让蛇王臣服?怎能让蛇王摆脱你的控制反攻于你?”沈非这么一说,红拂女眼珠定住,面色苍白如纸,嘴角鲜血狂渗,沈非又道:“看你这样子,你是不相信的,没关系,你的人马上就会来了,我让你亲自实践一番,感受一下。” 当即,沈非眼里橙光一闪,目光无形,可这点橙光却像是有形的物质一般,射进了红拂女的脑海里,红拂女浑身一颤,她清楚地感觉到了脑海里那点橙光的存在。 然后,橙光化成了种子,在她脑海里生了根,有根须生出。 这道橙光,是神针出的手,消耗了很多的能量,红光都黯淡了许多,施展完这样的精神秘技之后,神针便沉睡了。 沈非对还处于震惊当中的红拂女说道:“其实,你应该很自豪,我为你耗了这么大的功夫!另外,恭喜你的催眠术更上一层楼,以后你控制人也更加的厉害,包括内劲强者!” 若是以前,红拂女变强了,她会兴奋万分,可现在她有的只是恐惧,她越强,为沈非做的事就越多,她终于彻底后悔了,后悔来惹了沈非。 来之前,她自信可以拿下沈非,结果她所做的一切,在沈非眼里不过是笑话而已,且把她自己扔进了火坑,扔进了万丈深渊里面。 就在这时,大门被人破开,只见冲进来了二十多号人,他们个个手里拿着枪,为首一个满脸胡子的人对沈非喝道:“放开她,不然我开枪了。” 沈非看也未看,只对红拂女说道:“该你表现的时候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