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五章 自作自受 - 妖孽狂医

第三百七十五章 自作自受

沈非放了红拂女,国字脸一帮人心中大大地放松了,他们以为沈非是害怕他们手中的枪而放的,只要枪能制止这个人,那就不算什么事儿。 只是,沈非的脸上,为什么还有那么灿烂的笑容? 再然后,国字脸看到他亲自带人布下的刀山,化成了一片废墟,全是铁粉! 是谁做到这一步的?沈非吗? 国字脸心中的震惊还没有消失,又看到天上有细小的石子儿落下,国字脸条件反射往上看去,然后他便看到了一个天洞。 上面被人凿穿了? 还是沈非? 国字脸心中惊涛翻滚,如果这一切都是沈非做到的,那么,沈非有必要怕他的枪吗? 答案当然是不怕。 既然不怕,他又怎么会放了红拂女?红拂女可是非常厉害的存在! 看到红拂女朝他们走来,国字脸心中那种奇怪的感觉越来越浓,他出声问道:“红拂大人,你还好吧?” 红拂女当然不好,她非常的痛苦,她想让这些人快走,不要管她,或者让他们直接朝沈非开枪,可是,这些话她根本说不出口! 哪怕是她不要自己的命去说,都说不出来。 有无形的力量,将她想说的话封住。 这样的事实,让痛苦当中的红拂女,变得更加恐惧,就像无胆之人晚上走路却碰到了真正的鬼,红拂女张口说道:“我当然很好,不过,你们要死了,我会更好。” 国字脸神色大变,“红拂大人,你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是让你们死!” “红拂大人,我们可是……” 国字脸想说他们是她的人,还有他们的身份,可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红拂女眼里一道幽光闪过,国字脸便转身朝着后面的人开了枪。 大家都注意到了红拂女不对劲,但谁也不曾想到出手的是国字脸,他们对国字脸毫无防备,所以,国字脸的子弹,全都落在了他们的身上,钻进了他们的血肉里面。 国字脸浑身发抖了,他在恨自己的枪法为什么那么准,恨手中的枪为什么是特制的为什么一次能储纳那么多的子弹。 当然,国字脸更恨的是红拂女。 国字脸看着一地的鲜血,转身怒视着红拂女,“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们跟了你那么久,出生入死那么多次都过来了,你为什么要控制我去杀了他们?为什么?” 红拂女心如刀绞,她也见惯了生死,也不是为这些人的死去就如此心痛,而是她再一次确定了,沈非的命令对她来就真的就是本能。 此刻,她会对国字脸这些不太在乎的人做出这些事;他日,她也会对她在乎的人出手;那时,才是她最痛苦最悲伤的时候。 她的后悔更浓,怎么就惹了沈非这么一个凶人! 真的是自作自受。 国字脸还在责问红拂女,沈非走上前来笑着说道:“你很愤怒?” “你……”国字脸猛然想到了什么,“是你做的手脚?你控制了红拂大人?不可能,红拂大人实力那么强,你怎么可能控制?” “既然你愤怒,那你为什么还要对无辜的人出手?” “她……”国字脸一怔,旋即说道:“她杀了人!” “好一个她杀了人!”沈非笑容冰冷,“现在你也杀了人,还杀了同伴,杀了身份很有来历的人,上面应该会抓你吧?” 听到这话,国字脸止不住颤抖起来,眼里惧意阵阵,沈非说道:“别怕,就冲你明明做了无比恶心的事,却还能用那么理直气壮的理由去抓小柔,你就不会轻易死去,你杀的这些人,只是刚开始!后面还有很多!” “你!” 国字脸每一颗细胞都涌动着浓浓的恐惧,他这才意识到他惹的不是沈非,而是一个叫沈非的恶魔,他杀了这么多同伴,已经是罪大恶极,再要去杀其他的人,他无法想象。 于是乎,国字脸抓起枪就要给自己一枪,在扣动扳机的时候,他心里想着,如果重来一次,他绝不会去惹沈非,更不会去抓任绮柔。 就在这时,沈非淡淡的声音传了出来,“如果你死了,你叫的什么红拂大人,会让你的家人亲人,你在乎的人……” 沈非话没说完,国字脸的扳机就扣不下去,他厉声吼道:“沈非,有什么你冲着我来,他们和这件事根本没有关系,她们是无辜的。” “小柔和我做的事有关系吗?小柔不无辜吗?动手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冲着我来?”沈非连声反问,国字脸无话可说,他眼露请求之色,“沈非,我错了,我也是奉命行事。” “放心,你会继续奉命行事下去的!还有,就算你死了,你的家人亲人也不会死的,他们只会去做你没有做完的事,比如推人跳楼,放火烧人……” 国字脸再也握不住枪,这样的做法,比直接让他在乎的人死掉还要难受,死了好歹能够一了百了,可要去做那些事,他们真的会永远活在痛苦当中。 “这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吗?” 国字脸惨笑着,他现在连死的资格都没有了,他悔,悔自己违背了良心去做事,更悔成为了沈非的敌人,资料里说得没错,沈非对敌人都是血债血偿的。 红拂女揪着心看着眼前的一切,她很清楚沈非那些话,不仅仅是对国字脸说的,更是对她说的,如果她要出了什么意外,她在乎的人就会接着去做那些事。 虽然从头到尾,沈非都没有问过她在乎的人是谁,可是,红拂女毫不犹豫地相信,如果她没有做到,没有让沈非满意,他一定能找到她在乎的人。 沈非转头对红拂女说道:“所有和小柔这件事有关联的人,全都要受到惩罚!然后,将你所处的组织毁掉!” “组织很强大的,有……” “你不是喜欢不择手段吗?用好你的不择手段?否则,我就会不择手段!” “我……” 红拂女将手捏得紧紧,“我会全力去做到!” 旋即,沈非看向蛇王,蛇王就像个马仔般以最快的速度来到沈非面前,盘着身低着头,一副讨好的样子,这副画面让深深后悔中的国字脸都暴睁了眼睛。 沈非说道:“你跟着她回去,听她的话做事!” 蛇王很疑惑,明明他和红拂女是有仇的啊,怎么会给它这样的命令呢?可对于沈非的话,它却是不敢不听,它猛力点头。 红拂女看到这一幕,心里不由一松,有了国字脸,再有了蛇王,就能做很多事了,至少回去就能交差,还能利用蛇王做很多事,挖很多坑。 比如那个实验室…… 一念之间,红拂女想了很多,猛然醒悟过来的时候,忽地发现她现在心里想的全都是怎样完全沈非所说的事,红拂女浑身一惊,确实,在沈非那凶悍的精神秘术之下,她是必须要做到所说的那些事,不然,她在乎的人就会很惨。 不说别的,看看任绮柔的遭遇就明白了。 沈非一定会让她在乎的人比任绮柔更惨,而且,沈非能够做到。 但是,就算这样,她也不至于那么快那么专注认真的去想,可刚才,她真的就像是沈非的人,要一心一意为沈非考虑。 难道…… 他的精神秘术,是能够影响到灵魂,是可以将人都改变的? 红拂女不由往沈非看去,却看到沈非往抱着任绮柔往外走去,前面不是出口的地方,有的只是一堵堵坚实无比的墙壁。 可沈非一脚踢去,结实墙壁直接被踹破! 国字脸僵如石雕,红拂女眼里惊光暴射,那墙壁也很不简单,沈非却像踢木板一样踢破,沈非是要告诉他们,没有路,他也能踢出一条路来吗? 更让她心惊的是,沈非能用出这么大的力量,说明他根本就没有中毒。 如果他中了那种毒,现在绝对用不出来。 之前她被沈非种种手段吓得都忘了此事,要是之前她说出来的话,恐怕沈非还会将毒种在她身上,她肯定之前在屏幕里看到的沈非脸色苍白都是骗她的。 红拂女庆幸震惊中,沈非连连破墙而去,出了山林,往锦城市奔去。 山林基地。 国字脸回过神来,虽然刚才发生的一切都很不可思议,很让他憋屈,但事已至此,他除了照做之外,别无他法。于是,他问道:“红拂大人,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你先废了自己的左手,再折断自己七八根肋骨,脊骨最好也弄断,再中上一两颗子弹。”红拂女冷声说来,国字脸大惊,就在他要喝问出为什么的时候,红拂女继续说道:“然后,在我身上开三枪!都往致命位置打!” 国字脸怔住,眼珠急转之后,想了清楚,对上沈非,如果不受点伤,根本就别想逃出去,就算逃出去,只怕也不会有人相信。 毫不犹豫的,国字脸直接用左手横撞在墙壁上,骨头咔嚓裂响,痛苦汹涌起来,国字脸却咬着牙,又撞断了自己的肋骨、脊骨。 接着捡起了枪打在自己右胸口,随后又朝红拂女开了三枪,红拂女闪过了心脏与脑袋部位的子弹,让子弹离这两个位置偏离了一些位置,让她身受重伤却又不至于致命,还有一颗子弹则是穿进小腹里。 红拂女也很痛苦,可红拂女却是捡起了沈非丢下的遥控器,叫上蛇王拖着她和国字脸奔逃出去,让蛇王一直往来的时候跑。 还没走出山林,红拂女引爆了那惊人的炸弹。 登时,怒吼炸空,山林直接被炸平,无数山石溅飞在空,形成一条长龙,随后又落下来,基地里的一切痕迹都不在。 红拂女和国字脸受到了炸弹的冲击,直接晕了过去,蛇王则疾如风般往前狂奔着。 听到炸声,沈非嘴角划过一抹冷笑,红拂女果然够狠! 但,这只是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