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六章 不好意思拿出来 - 妖孽狂医

第三百七十六章 不好意思拿出来

锦城,天启会所。 会所当中,有一间房永不朝会员开放,哪怕是钻石级会员,哪怕是出数十亿,也别想住到里面去。 因为那个房间,是专门为沈非留的。 即便沈非没有来,那间房也会空着。 不过,今天那房间没有空着,沈非抱着任绮柔住到了里面,他施展妙手回春清除了任绮柔身上的伤,让她从昏迷中醒过来。 任绮柔一醒过来,脱口便说道:“我没有杀人,我真的没有,我……”说到这里,任绮柔看着沈非,情不自禁投入沈非的怀抱,“沈非,我没有杀人的。” “我知道,是有人催眠了你,控制你去将那人推下去的,他们的目的是为了对付我!”沈非将事情原委详细的说了一遍。 听着沈非的诉说,任绮柔的心慢慢稳定下来,再然后,她意识到自己还在沈非的怀里,脸上浮出了羞意,她想起身离开,可身子却不听使唤,心里有些贪恋沈非的味道。 这番不可言说的小心思,让任绮柔忘记了那股伤痛,沈非又道:“老同学,这段时间你就先呆在这里,等我把事情处理完了……” “沈非,会不会很麻烦?” “不会!” “可那个山本义良是倭人,听说他还是什么议员的儿子。” “别说议员,就算是首相,也不行。他要敢闹,我就把他干掉,小鬼子嘛,我刚踩过。” 沈非这番话落在别人耳朵里,会觉得沈非很嚣张,还会觉得沈非自不量力,但任绮柔听来,心里却是暖暖的,有一个人这样为自己的感觉真好。 上次差点被污辱的时候,是沈非救了她。 这次,又是沈非出手护她。 虽然沈非说她是被他连累的,但沈非不来救她,也是沈非的自愿,她清醒的时候,看到过那个地方的危险,说是龙潭虎穴也绝不为过。 可沈非毫不犹豫便来了。 这些恩情,她镌刻在心里,酝酿着股股情意,她真希望,就这样依偎在他的怀里,一直到永远。 就在这时,电话响了,沈非一看,却是叶静云打来的。 叶静云打电话,会有什么事? 电话声惊醒了任绮柔,任绮柔忙起身,脸上爬满了红霞,“沈非,你快接电话吧,不,你有事就去忙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老同学……” “你不要担心,我不会胡思乱想的,那些事不是我的本意,没有出自我的本心,我不会内疚的。” “那就好,你需要什么,尽管对芝兰说就行,我会尽快把事情解决掉。” “恩,你小心点。” 任绮柔有些语无伦次的说来,看到沈非走了出去,她心里才慢慢平静,然后,眉间浮出了一丝忧伤,她刚才说不内疚,却只是嘴上说说,心里还是有些内疚。 毕竟是杀了一个人。 她是连鸡都没杀过,那件事,震动太大。 忧伤数分钟,任绮柔忽然想到了她写的书,瞬间有了精神,看到书桌上有电脑,忙打开来继续写。 她写这本书的目的,一是为了怀念那些岁月,二是为了当个小富婆,将他的戏言当真,给自己一个梦。 那书里,原本都是平淡无奇的,现在却有了更为惊天动地的事。 这份澎湃,是她想要的。 …… 另外一边,沈非接通了叶静云的电话,“叶大小姐,有什么事要召唤我?” “我可不敢召唤你,相反,小女子想请你接见一下。”叶静云的话语里,满是轻松的味道,这种轻松是以前身怀不治之症,还有与唐铭人婚约之时,从不曾有过的。 沈非眉毛一挑,叶静云的身份可不简单,十大家族排名第二的叶家大小姐,此刻却自称小女,还说要接风,即便是她开玩笑,也有着别样的意思了。 “那叶大小姐想要在何处接见?”沈非顺着她的话说来。 “这得看沈少的意愿了,沈少说在何处,小女子自当千里万里的赶来。” “我现在在天启会所。” “好,小女子立马起身,以最快的速度赶来。” 叶静云挂了电话,沈非还是有些不解,不知道叶静云找他做什么,不过,他约在天启会所,也是想给天启会所拉一个关系。 虽然天启会所有古靖阳坐镇,不仅在锦城很牛,在很多地方都很牛,但叶静云这样的人也来天启会所,会有着更大的影响力。 “不管她想做什么,等她来了就知道了。”沈非心里闪念,对一直跟在身后的芝兰说道:“芝兰,帮我安排个安静点的地方。” “沈少,这个时候在醉云间,最是安静。” “行,就在醉云间……” 沈非话还没有说完,不远处就传来声音,“醉云间,我要了。” 芝兰秀眉紧蹙,回头看去,只见说话的是一个鼻子高高挺起,长得还比较有型的男人,他身后还跟了两个人,左边男人四十多岁,一脸盛气凛然的威严,右边女人不过二十来多岁,胸前很有料,身材很火爆,脸蛋很妖精,反正就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 这样的三人组合,还是有些怪异。 芝兰眉间尽是冷意,她为沈少安排的,竟然也有人敢抢,她淡淡回道:“对不起,醉云间有人用了。” “不管用的人是谁,现在是我要用。” “先生,我说了,醉云间有贵客用了!” 高鼻子男人扫了沈非一眼,沈非此刻的穿着还真挺不入眼的,虽然沈非不再像以前那样扯着地摊货就穿,现在苏锦瑟都在为他挑衣服,陈兰那边也准备有衣服,柳如烟妹子还私人订制一下,那些衣服都是相当的不一般,可他刚从那边山林里闯出来,又是火又是灰的,看起来比地摊货都不如。 所以,高鼻子男人上下打量一番后,冷哼了一声,“这样的人,也叫贵客?看他穿的这些东西,他有资格进入这里面吗?他有资格用醉云间吗?” “请注意言辞。” “言辞?”高鼻子男人甩了芝兰一眼,眼里涌出一股欲望,他并没有掩饰,就那么盯着,傲慢的说道:“你就是天启会所的芝兰吧?果然长得很漂亮,很能干!那你肯定很清楚,用醉云间需要什么样的级别!我可是在这里花了近千万!看在这么多钱的份上,别说这个人还没有用,就算他用了,也得乖乖给我腾出来。” 芝兰怒了,根本不想和这人说话,就要叫保安过来,天启会所的保安是非常保安,实力自然不一般,可这时,沈非却阻止了她。 沈非经历了那么多事,看问题已经不再是那么简单,眼前这事,表面上看起来就是一个人要抢用醉云间,但暗地里,弄不好就有什么蹊跷。 毕竟,他刚好在天启会所,刚好用醉云间,刚好就有人抢,哪里有这么巧合的。 巧的多了,就有问题了。 他相信,他的敌人,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 况且,他的敌人还很多。 这人要玩,就陪他玩玩,当成大餐之后的水果点。 沈非笑道:“如果我不让呢?” “你不让?你有资格不让吗?还是你能拿出一千万来?你拿得出一千万吗?” “不能。” 沈非笑容不变,“一千万那么少,我不好意思拿出来。” 高鼻子男人冷笑不已,“一千万还少?哼,真以为吹牛不用上税吗?你知道一千万是什么概念吗?” “以前比较清楚,现在还真不是很清楚。” “说得你以前很有钱一样!” “我现在比以前有钱。” “你有钱,会穿成这副模样?”高鼻子男人完全不信,他对自己的眼力很有自信,对他的钱财更有自信,他斜眼看着沈非说道:“就算你能拿出来一千万,我拿出来的比你还要多。” “真的吗?” “我长孙洪说的话,就是金口玉言。” “哦,那我现在使劲挤一挤,能弄个五六千亿吧。” “五六千亿?” 高鼻子脱口喊道,连愣都没有一愣,便狂笑道:“你能拿出五六千亿?哈哈哈哈,真是太可笑了,你这话让全世界的牛肉都便宜了几十块钱!你说的五六千亿是缅币吗?不,缅币都大了,你说的是冥币吗?丰都银行出版的?一张就有一千亿的?” 沈非摇头,“当然是真钱。” 长孙洪身后那个威严男也觉得沈非没什么大不了,见到周围有人的目光往这边看过来,就像看戏一样,他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而他身边的漂亮女人,脸上尽是对沈非的不屑、鄙夷,甚至是厌恶,这女人看到旁边男人皱眉,忙冷声喝道:“跟他啰嗦什么,赶紧办正事。” 长孙洪刚才说那么多,玩得那么高调,又是说自己很有钱又是踩沈非的,目的就是表现出他的能量,增强在身后两人心中的份量。 身后两人,可关系到他那件工程,只要今天把事情办好,让他们两个满意了,那件工程就板上钉钉了,而他拿到那个工程,赚个两三亿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现在,那个大人物不耐烦了,长孙满不敢再东说西说,点头称是之后,忙对芝兰说道:“赶紧带我们去醉云间,然后,让你们会所那个治病的人过来见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