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八章 送福利 - 妖孽狂医

第三百七十八章 送福利

“用长孙家来消除你的愤怒?”长孙洪厉声喝问,“你以为你是谁?长孙家在东北地盘上,就是一头猛虎,不要说跺脚,就是咳嗽一声,也能让东北地盘抖上三抖!现在,你还敢让长孙家来消除你的愤怒吗?” “猛虎?” 沈非嘴角一缕冷笑森然,长孙洪狰狞着一张熊猫脸,“东北长孙,就是东北猛虎!虽然这锦城不是东北,不是长孙家的地盘,但是,长孙家有的是能量,影响到锦城完全没有问题,尤其是你这样一个小小的会所,一个电话,就能让这里灰飞烟灭。” “那你打个电话试试。” “敬酒不吃吃罚酒!你惹怒了我,我就让你明白,长孙家的威严是不可触犯的,我长孙洪的脸,也不是这么好打的。” 啪! 沈非又一耳光甩上。 长孙洪大惊大怒,正要吼狠话,沈非冷道:“哪里来的这么多废话,赶紧打电话!” “你……” 啪! 耳光再响。 长孙洪无比愤恨地盯着沈非,掏出了电话,怒视着沈非按着一个又一个的数字键,在打通的一刹那,长孙洪甩出个欲择人而噬的表情,嘴里说道:“丁哥,有人欺负我。” “你在哪里?” “我在天启会所,有一个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穿得破破烂烂的小崽子出手打了我很多个耳光,还放狂言要灭了我东北长孙!宁哥,你快带人来把他……” “长孙洪,我草你祖宗十八代!” 长孙洪正说得爽,电话里却传来一声怒骂,直接将长孙洪骂愣了,不等他从惊讶中回过神来,怒骂声又起,“长孙洪,你麻的想找死别拉着我!别叫老子宁哥,老子不认识你!你在天启会所惹事,我马上就会来抓你,你好自为之吧。” 电话,无情地断了。 长孙洪听着那嘟嘟嘟的挂断间,三魂七魄都不在了,他嘴里的宁哥,在锦城市是绝对的实权人物啊,是市公安局的局长宁安平,马上就能更上一层楼。 虽说他和宁安平的关系不是很硬很铁的那一种,但他们以前也打过交道,再加上长孙家的威风,宁安平帮他这么一个忙,并不是很困难,他应该会出手才对。 可他一听天启会所,就倒吸了一口冷气,他说一个穿得破烂的小子他竟然大骂出口,立马和他撇清关系不说,还要骂他长孙家祖宗十八代。 这…… 长孙洪不是白痴,很明显问题出在这家天启会所上面。他对这家天启会所知道得也不多,就是在一次聚会上面,听他们说过一嘴,说他是天启会所的会员,引得众人羡慕不已。 想引得众人注意的长孙洪,便狠下心出大钱让人帮他办了一个,还是办的高级会员,可这个会员卡并没有他想象当中的那么万能。 在某些聚会上面,有些人对他的高级会员是嗤之以鼻的,甚至还有人天启会所的经理是一个妓女,是什么皇家一号的头牌。 这让他大为光火,用脚后跟想都知道,一个头牌开的会所,能有什么自傲的,他是愤怒得紧,要不是想到那张卡花了他那么多钱,他当时就给摔了。 等他回到东北,长孙洪都差点忘了这件事,直到他接触到身后的这个人,知道他得了某种病,急需名医救治,他因为那个利益要交好这个人,到处找医生要给他治好那重病的时候,无意中听说了天启会所里有一个医生,很是厉害,治好了很多人。 所以,他才带着身后的人来到了锦城,走进了天启会所,至于要醉云间这个雅间,也是那个女人说醉云间的名字取得挺有意思。 长孙洪很清楚那男的是多么宠这女人,她觉得有意思,他当然就要帮她弄到手。此外,他也觉得醉云间这个级别的雅间才符合他的身份。 他以为凭着他是高级会员,又是东北长孙家的人,面对一个妓女开的会所,那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谁知,事情一变再变,这个天启会所好像不是那么简单的,而眼前这个地位好像比芝兰这个经理还要高的小子,却是在打他脸,打得宁安平根本不敢出手帮他。 宁安平的吼声非常大,不仅长孙洪听到了,威严男和那个女人听到了,威严男神情阴沉起来,那女人则是脸露慌张。 要是今天的事出了意外,那他的损失就大了去。 周围很多人都听到了,他们嘴角浮出嘲笑之时,目光却落在了沈非身上,他们想看沈非怎么对付长孙洪。 他们在想着,以沈非的性子,之前又放出了那样的话,长孙洪的结局肯定会很悲催,也许不仅仅是长孙洪。 但东北长孙这四个字,代表着的也是一股庞大势力,虽然沈非与京城十大家族中其中几个有过交锋,可在东北地盘上,长孙家真的很强。 正这时,沈非说道:“电话打完了吗?还有电话要打吗?” 长孙洪红肿的脸更加难看,他在锦城认识最厉害的人也就是宁安平,连宁安平都这样骂他,他的电话打给谁还有用? 不过,长孙洪嘴里仍然没有服软,“我长孙家……” “没电话打,那就该我了?”不等长孙洪说话,沈非就冷声说道:“既然你以长孙家为荣,那我就先灭了长孙家。” “就凭你?东北长孙何其庞大,就凭你,你灭得了吗?你是有点能量,但你也就是在锦城嚣张,在东北根本就没有用,想灭长孙家,简直是痴心妄想。” 长孙洪这话说得是自信万分,就连那个威严男脸上神色都好了不少,他今天跟着长孙洪来锦城治病,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长孙洪是长孙家的人。 虽然长孙洪不是他老子最疼爱的儿子,但长孙洪能量也不小,即使长孙洪不行,也能与长孙家有着更深的关系,这样有利于他更上一层楼。 长孙家的能量,岂是眼前这个嘴上无毛的小子所能知道的。 至于那女人,早就傲骄起来了。 沈非回头,对四周围观的人说道:“今天,天启会所为各位会员送一场大福利,各位有兴趣的,可以加入起来,出多少钱,最后就按比例分钱。” 众人一愣,今天这事还与他们有关? 福利? 沈非真的要灭长孙家吗? 就是因为这个长孙洪,欺负了芝兰? 众人有些摸不着头脑,同时还在估量出钱对付长孙家,是好处多还是坏处多。 长孙洪听到,却再一次狂笑起来,“穷鬼,我还以为你有什么手段呢,原来是想空手套白狼,你是靠着一点手段骗了这里的人,但是,他们也不是傻子,和长孙家斗是很危险的,而且,你知道长孙家有多少钱吗?绝不仅仅是外面吹得胡天黑地的什么几百亿首富所能相比的,长孙家至少有过千亿的财产。” “知道千亿是多少钱吗?用一千亿钱来修房,都可以修好大一栋别墅!这里的人凑得出一千亿来吗?真是可笑!” 长孙洪这话让很多人不爽,长孙家是强,可他们也不弱,这个长孙洪却在削弱他们,有人想到沈非的强悍,想到之前那一战,毫不犹豫地说道:“沈少,我出五十亿!” 一开口,就是五十亿。 长孙洪傻了,那女人呆了,威严男身子一颤。 现在拿钱出来,那就必定是流动资金,五十亿的流动资金,绝对很吓人。 而且,这人喊的“沈少”,这个穿得如此落魄的人,也是什么少吗? 长孙洪赶紧压制心中惊恐,大声吼道:“你是谁?你知道和长孙家做对是什么下场吗?” “我只有一个小小的汉运集团,刚才的五十亿,也是我的所有!确实比不得长孙家,不过,下场这玩意儿,还不知道到底是谁的。” “汉运集团,我记住你了,你等着,长孙家会讨回来的。” 长孙洪威胁着说来,他要打压沈非的这股气势,绝不能让其他人也跟着出钱,不能让沈非空手套白狼的计划成功。 虽然他相信这些人是灭不了长孙家的人,可这些人要凑出个几百亿,对长孙家还是能造成一定的影响。 而做为引起这场事的他,肯定会受到惩罚。这样一来,他就永远别想竞争过他的哥哥,他离长孙家家主之位,就只能是隔十万八千里了。 长孙洪自觉他的威胁会成功,可他的话音刚刚落下,又有一人说道:“那你就把华阳集团一起给记住吧!我出一百亿!” 一百亿! 长孙洪身子一个摇晃,他明明威胁了,这人怎么还不怕?难道长孙家的名号不管用了吗?一百亿啊,不是小数目啊。 其实,长孙洪不知道,不是长孙家名号不管用,而是沈非比长孙家更加可怕,沈非的名号也更加管用。 像华阳集团和汉运集团的大老板,他们不怕长孙洪记住,就怕长孙洪记不住,他们报出名号,就是在沈非面前留好印象,这会给他们带来极大的好处。 当然,这种好处是要在赢了长孙家之后才能发挥的。 但他们相信,长孙家还不是沈非的对手。 长孙洪再一次吼道:“你们倾其所有,甘愿给他套钱,难道你们以为他一定会赢吗?长孙家的强大,不是你们能明白的,一旦你们输了,就会一无所有,还得罪了一个强大的敌人。你们现在收回去,我可以当成此事没有发生过。” “白痴,沈少的强大,又岂是你能理解的。”又有人说来,然后报出了数目,“王氏集团,一百二十亿!” 长孙洪又震惊,震惊当中,声音四处响起。 “魔方集团,六十亿!” “至上集团,九十亿!” “力王集团,一百五十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