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九章 你就是李风帆! - 妖孽狂医

第三百七十九章 你就是李风帆!

“魔方集团,六十亿!” “至上集团,九十亿!” “力王集团,一百五十亿!” …… 出价声如潮,又凶又急。 刚走进天启会所的,了解了事情原委,知道沈非能力,听说过那场资金战的,毫不犹豫投出了所有身家。 数十上百亿,投入滚滚资金当中。 这还不算什么,天启会所里面那些白金或者级别更高的会员,听到沈非所说的福利,更是豪气冲天,一出手就是几百亿。 他们知道的消息更多内幕更深,东北长孙是不弱,总资产确实比某些曝光出来的人多得多,但是,和小鬼子比起来,那就是弱爆了。 看看小鬼子以及周围那些小国家的遭遇,就知道东北长孙家的结局,这个时候,他们多投一点,事成之后就能多分一点。 根本不知道有资金战那回事儿的长孙洪,直接被眼前火爆的集资场面给吓住了,长孙洪很是怀疑,他们捐的真的是钱吗? 是纸片吧! 要不然,明知道要对付的是东北长孙家,还敢这样大出钱! 他们哪里来的自信? 长孙洪心中不解之时,也慌得不行,眼前他们集的钱已经有五六百亿,正在向一千亿迈进,这样的钱全力攻向长孙家,已经足够给长孙家带来很大的灾难。 是的,完全可以称之为灾难。 而出了那样的事,引起这场事件的他,肯定就会非常的悲剧。 威严男脸上的威严也少了许多,纯粹是被那几百亿给打没的,用屁股想都知道,能甩出数十上百亿的人,很不简单。 人不简单,他们聚集的天启会所自然也不会简单。 而说一句话,就能让他们拿出这么多钱的,眼前这个穿着不怎样的人,就更不简单了。 那他们刚才说的话,做的事,威严男不敢想下去,额头上开始渗出冷汗。 他旁边的女人,娇躯在颤抖,可她那落在沈非身上的目光,却是有些发亮,眼角还有着春情。 长孙洪终于忍不住地吼叫了一句,“你们以为长孙家是橡皮泥吗?想怎么捏就怎么捏?” “橡皮泥,那多不好,可以当成是臭虫吗?” “你!” 长孙洪说出一字,沈非便淡淡说道:“大家都这么给我面子,那我就出两千亿吧!” “两千亿!” 众人一声惊呼,他们知道沈非会有大手笔,却没想到沈非手笔这么大! 两千亿资金,再加上他们凑的,足够碾压东北长孙家了。 大家看向沈非的目光,敬畏更浓;长孙洪一颤,他想到了之前在沈非面前的狂言,要用两千万来打沈非的脸,结果沈非一出手,竟然就是两千亿! 两千亿啊! 相当于两个东北长孙家! 长孙洪尖声喝道:“我不信你真拿得出来两千亿,你别以为这样就能吓住我。” “我需要你信吗?我有必要吓你吗?”沈非淡淡说来,给赵子秋打了个电话,让人将那些钱打入赵子秋所提供账号,赵子秋接到电话,立马着手做了起来。 沈非现在是他们的定海神针,沈非的面子,沈非的威风,不能损,因为沈非不能退,不能失败,只能前进只能成功。 否则,就将会有无数浪头朝他们打来,有无数猛虎扑来。 所以,赵子秋竭尽全力对付东北长孙家。 电子也全力配合。 此刻,芝兰泪眼婆娑,自从她投入沈非的麾下,沈非对她相当的好,给她的信任无与伦比,是真正的改变了她的人生她的命运。 现在,就因为有人用以前的事攻击她,沈非便冲冠一怒,用两千亿为她震慑众人,她心中的感激,已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她能想到的就是,士为知己者死。 这一生,她是沈非的人。 不是那种女人,芝兰自认没有资格配得上沈非,她要为沈非的强大,献出她的所有,哪怕是命。 众人再次感觉到了沈非那种对朋友春天般温暖,对敌人严冬般的酷冷,仅仅为了一个妓女,就能甩出两千亿,如果是其他的手下,那沈非不知还会做出什么事。 他们隐隐感觉到,沈非这样做,就是在警告某些人。 是的,沈非就是在警告在震慑。 不要乱动他的人。 芝兰以前是有些那样的经历,但现在芝兰已凤凰涅媻,已非昨日芝兰,他们最好不要再提以前的事。 要提,便要做好接受他报复的准备。 不仅芝兰,其他人也是。 他要将若人犯我,我将百倍还之的原则贯彻到底。 不信者,长孙家就将是例子。 这时,长孙洪又发疯般说道:“你以为你是谁啊,你毁不了的。你不怕长孙家,那你知道我身后这人是谁吗?我告诉你,他是安泉市的一把手!能量大得很,你不怕钱,你还不怕权吗?” 长孙洪把自己都说得大有底气,最后还冷笑了起来。 威严男狠狠地盯了长孙洪一眼,他觉得长孙洪真是一个大白痴,他是安泉市的一把手又怎样?眼前这人有钱到这种地步,灭他跟踩蚂蚁一样,如果早知道长孙洪这般不行,他绝对不会和长孙洪合作。 真的是应了那句话,不怕神一般的对手,就怕猪一般的队友。 而现在,对手是比神都还要高,长孙洪却是比猪都还要猪! 威严男不敢再摆威严摆架子摆脸色,他把对待上级领导的一面露了出来,低头、弯腰、伸手,恭敬的说道:“沈少,我来这里就是想治病的,没有其他意思,我和长孙洪也不熟。” 长孙洪听到这话,大惊大怒,转身吼道:“李风帆,你和我不熟?” “确实不熟?” “好,很好!李风帆,别以为我什么事都求着你,也别以为你是安泉市的一把手就了不起,你在这个时候从背后捅我一刀子,就准备好承受长孙家的怒火!” “长孙家?” 李风帆一声冷笑,两千多亿砸下去,还会有长孙家吗?李风帆又对沈非说道:“沈少,我真的只是来看病的,刚才我的态度不好,还请沈少不要放在心里。安泉市现在有一个很重要的工程,如果沈少有兴趣的话……” “我当然有兴趣。” 沈非打断他的话说来,李风帆心中大喜,沈非明显就不是一般人,他对那个项目有兴趣的话,他那么多钱投到安泉市的话,他将得到一笔大大的政绩,而他趁机给沈非很多好处,搭上沈非的线,那他的终点就绝不仅仅是安泉市一把手,他还能往上爬得更高。 今天这事儿,也不一定就是坏事。 李风帆赶紧说道:“那沈少,我们可以先谈一下工程的事吗?” “不急,我们可以先谈一谈你。” “谈我?” “是的,你叫李风帆吗?” “回沈少,我就是李风帆。” “安泉市的一把手李风帆?” “恩。” 李风帆觉得有些不对劲,他刚才都说得那么明显了,沈非肯定听得明白,也能确认他的身份。 沈非不是白痴,明明确认了,为什么还要一而再、再而三的问呢? 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李风帆正疑惑万分的时候,又听沈非问道:“是安泉市本地人,下令多征收各种税,还将农民扶贫款用来修建堪比白宫的政府大楼,身边有十三个情人,只知道自己纸醉金迷,奢华银-荡,不顾百姓死活的李风帆?” 这一通话,让李风帆发了蒙,浑身更是冷汗阵阵,他确实有十三个情人,今天带在身边的这一个,是他这段时间最宠的。 可是,安泉隔了锦城十万八千里,沈非又怎么知道的如此清楚? 特别是他的语气,似乎要为百姓打抱不平。 要真是这样的话,李风帆又一次不敢想下去,因为他在安泉市就是一太上皇,他做的那些事情多了去。 李风帆强压下心中慌乱,说道:“沈少,我那个工程,效益非常好……” “所以,那个工程刚刚启动,你就借名义弄了七百万,给你情人买了一辆玛莎拉蒂,又去澳门玩了一圈?” “我……”李风帆脸色开始发白,“沈少,你想要什么?” “其实,我很早就听说了李风帆三个字!上一个月,我还没有走到安泉,想着暂时让你在那里呆一会儿,想不到,你竟然主动上门来。” “沈少,你这是什么意思?” “为民除害。” “沈少,我可以给你很多的好处,安泉市有很多资源的,你可以……” “你可以进监狱了。” 原来,李风帆就是电子所制定恶人榜上的恶人之一。 沈非伸手,酷刑施展,李风帆叫痛起来,长孙洪莫名地看着这一切,周围众人眼里也露出深深的敬畏,沈非这一手太凶残,谁惹着他,他伸手一点,谁就会悲催。 凡此种种,沈非不再去管,对芝兰说道:“我们去醉云间。” “沈少,这边请。” 芝兰话语里饱含感激之情,谁知,沈非刚走两步,后面有人喊道:“沈少,等一等。” 喊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李风帆带来的情人——金萱! 李风帆和长孙洪都不知所措地看着金萱,沈非转守头来,金萱拂了拂秀发,做出风情万种的模样儿,身子一摆,尽显妖娆,嘴里嘀声道:“沈少,我知道李风帆的很多事。” “金萱!” 李风帆一声大吼,痛苦的语气里充满了愤怒,金萱却如同之前李风帆对长孙洪一样,理也不理,只拿媚眼看着沈非,嘴里又抛出了一句大杀器,“沈少,李风帆做过的很多坏事,我都有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