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冷艳顾妙暄 - 妖孽狂医

第三十八章 冷艳顾妙暄

沈非最终还是没能拉着苏锦瑟去蟠桃园,两人在学校里溜达,找了一个僻静的草地,沈非枕在苏锦瑟的大腿上,和苏锦瑟谈天说地。 当然,沈非没有放弃占便宜的机会,苏锦瑟觉得沈非就是一个大火坑,想三天前,她还是多么纯洁的一个姑娘,连手都没和男生牵过。 可今天,她不仅和沈非在校园里牵手、拥抱、亲吻,甚至是像现在这样的,让他枕在腿上,让他占尽便宜。 而她还觉得很幸福,乐意呆在沈非这个火坑里面。苏锦瑟觉得,要是爸妈知道她现在这样儿,不带她去精神病医院才怪。 当沈非和苏锦瑟情意绵绵时,两人在教室里的事迹,已经在网络上疯传,瞬间盖过了陈强被抓事件。 燕南天三人扫完帖子,“怪不得老三没来上课,原来是去陪苏锦瑟了!老三,真是重色轻友的家伙!陪老婆上课,他这话说得也太霸气了!” 林莎也看到了,关于她和沈非的那点绯闻,这下子是彻底给淹没了,可等林莎看完帖子,心里却有种奇怪的感觉,更多的还是怀疑,“沈非真有这么厉害?警察被他吓走了,严教授收他当关门弟子,他还不干!” 远在千里之外的叶静云,浏览完整个事件,立马做了个决定,她不能再等一个星期后再回去,她明天必须要赶回去,沈非表现出来的这一切,大大出乎了她的意料,而且她直觉陈强之事与沈非有关,为此,叶静云打了个电话。 在锦城中医药大学,沈非火了,不是因为苏锦瑟而为,是因为他自己所做的一切火了,到处都在谈论着沈非。 沈非与苏锦瑟一聊,就聊到了十二点,沈非正准备和苏锦瑟去吃中午饭时,手机忽然响了,刚一接通,里面传来冰冷的声音,“你人在哪里?” “学校!” “三分钟之内,到门口!” “不行,我要陪老婆吃饭,喂……我晕,每次都不等人回答就挂电话。” 沈非很郁闷,苏锦瑟问道:“谁啊?” “我们针灸老师,就是那个李莫愁,奇奇怪怪的,让我去门口,又不说有什么事。” “那你快去吧。” “懒得理她,陪老婆吃饭重要。” 苏锦瑟心里暖暖的,劝道:“去吧,说不定老师找你有重要的事呢,反正我们晚上要一起吃饭。” “老婆,你就不怕我老师把我给吃了?” “有本事,你让她吃了你,我毫无意见。” “老婆,你太大方了,你要是再大方一点,让我把你吃了,那就更好了。” “满脑子少儿不宜的思想,快去吧!” “亲一个。” 苏锦瑟看着沈非模样儿,知道不亲他是不行的,苏锦瑟做好蜻蜓点水的准备,可刚点上,又被沈非抱住,来了个热吻,吻了好几分钟才分开。 “无赖,就知道你会这样。” “我们心有灵犀嘛。” 沈非笑着,将苏锦瑟送去和陈丽、王芊芊汇合之后,这才慢悠悠走到门口,扫了一眼,没看到顾妙暄,正要转身走人的时候,他手机响了,刚接通,顾妙暄冰冷的声音就倾泻下来,“不是说好三分钟吗?” “陪我老婆去了。你人呢?” 顾妙暄秀眉直蹙,大早上的是小情人,现在又是老婆,这个沈非到底有多少个女人?还有,他一而再、再而三的迟到,她心里很是不满。 可无论有多么的不满,为了应付老妈,她也只得忍下,“你转过身,一辆红色的车子,我在车子里面等你。” 沈非转身,看到一辆红色小别克,走过去打开车门,刚一打开,沈非就愣住了,只见顾妙暄一改往日保守衬衣、长裤打扮,今天穿得相当性-感。 上身穿一件露肩、露沟的粉红色衣服也就罢了,下身穿的竟然是包裙,露出了一大截光滑大腿,脚上还穿了一只高跟鞋。 如此性-感打扮,再配上顾妙暄那张绝美容颜,真的是一个妖精,又冷又艳的妖精,这可是很难见到的,沈非相信学校里的群狼还没有见到过。 “再看,把你眼睛给挖了。” 顾妙暄对沈非印象一直不好,哪怕是沈非帮她治好了失眠、内分泌失调,她也没有好感,她觉得沈非是趁机占她便宜。 “老师,你知道我在看哪里吗?”沈非坐在副驾驶上,特意坐得直直,目光肆无忌惮地从顾妙暄领口落了进去,掉进了那条深沟里面。 沈非此举,是在表达自己的不爽,顾妙暄整一副命令语气,还要挖他眼睛,他就偏要看。这一看,沈非发现顾妙暄还真是有料,很是宏伟,比曹蒹葭的都还要大上一些;形状也相当有型,极为坚挺,还随着顾妙暄的呼吸上下起伏不已。 本来是故意看的,看着看着,沈非还真是给诱惑住了,他的心都随着两座山峰的跳动而跳动。 看到沈非的目光,顾妙暄杀人的心都有了,她今天穿成这样,就是为了彻底打消老妈让她去相亲的念头。 毕竟昨天是老妈误会了,如果她什么时候想明白过来,肯定就会逼她再去相亲,而她从来没有穿得这么性-感过,带着沈非回去,就是为了让母亲相信沈非真的是她男朋友。 可是,现在她有些后悔了,沈非的目光太放肆了,竟然敢这么看她,她觉得自己胸前的两个宝贝都被他看透了一样。 顾妙暄冷道:“再看一眼,你期末就准备挂科吧。” “无所谓。” 沈非往顾妙暄身边靠了一点,这下子看得更清楚了,就连两颗樱桃都能隐隐约约的看见,沈非血液沸腾了。 “流氓!” 顾妙暄猛地启动车子,油门轰到底,自动档车子猛地飙了出去,沈非一时不防,身子往后倒去,紧接着又往前撞去。 眼看就要撞在挡板上,沈非生生止住了冲势,让身子倒向了顾妙暄那边,下一瞬间,沈非撞在顾妙暄身上,右手毫不犹豫贴在了顾妙暄的大腿上面。 顾妙暄被撞,方向盘打向了一边,车子往路边花台撞去,她赶紧搬过来,车子猛地又是一个大甩动,沈非左手直接搂在了顾妙暄腰上,右手更是往大腿上面移了一点,差点就钻进那短短的包裙里面。 咝—— 顾妙暄见状不妙,来了个急刹车,沈非左手紧紧抓住顾妙暄的小细腰,右手彻底钻进了裤子里面,整个人还前栽了下去,那张脸刚好栽在了山峰面前。 这个样子,让顾妙暄呆了。 顾妙暄猛然发动车子,只是想惩罚一下沈非,结果沈非没惩罚着,反倒是让沈非占了她大大的便宜,他的手竟然摸到她那个部位了,再往前一步,那可就是禁忌区域了。 还有他另外一只手,竟然搂在她的腰上,脸更是挨在她胸口,顾妙暄一愣之后,怒火冲天,张口就要厉喝,可她还没有说出一个字,沈非便抢先说道:“老师,你是怎么开车的?你想谋杀我啊!” “你……” 顾妙暄气得说不出话来,明明这个人占了她的大便宜,他还恶人先告状,顾妙暄向来很冷静,可她现在却半丝冷静都没有了。 “把你脏手给我拿出来。” “脏手?哪里有脏手?” 感觉到沈非的右手还在往里面爬,顾妙暄一巴掌朝沈非打去,沈非万分不舍地抽出右手,抓住了顾妙暄的小手儿,“老师,你好不讲理,差点让我去见上帝不说,现在还打我。” “放手。” “老师,不要总发火,那样你的内分泌又要失调,而且脸上还会有皱纹。” “我让你放手。” 顾妙暄越来越觉得让沈非假冒她男朋友是一个错,沈非笑道:“老师,你记得我刚才摸了哪里吗?” “流氓,给我滚!” “流什么氓?我只是想告诉你,刚才我摸的那个位置,也是有穴位的,那个穴位能够治疗性冷淡!” “你……” “老师,我们要用科学的眼光来看待,你要不信,我可以证明给你看。”沈非松开了顾妙暄的手,又要往她大腿摸去。 顾妙暄用一双可以毁灭天地的目光看着沈非,在沈非的手要摸到她大腿上时,一把抓住甩了出去,然后又将沈非放在她腰上的手一起扔掉,发动车子,这次她没有把油门轰到底,她可不想又被沈非大占便宜。 “老师,你生气的样子好好看。” 沈非满脸坏笑,顾妙暄没有理会,只是目光又冰冷了好几分,沈非脸皮已经厚到了一定的境界,他眼睛就在顾妙暄身上扫来扫去。 因为刚才一番巅跛,顾妙暄的衣服又往下了一点,山峰的风景露得更多,在安全带的束缚之下,让两座山峰更显雄伟,沈非真想摸上去把玩一番。 还有顾妙暄的包裙也往上爬了一点,露出了一片阴影区域,那片阴影晃来晃去,充满了无尽的诱惑。 沈非毫不掩饰地看着,心里还在回味着刚才摸到顾妙暄大腿的感觉,那叫一个滑,要不是他贴得牢,早就滑了下去。 除了柔滑之外,还有冰凉的感觉,就像沈非第一次摸着她手的感觉一样,又冷又滑。沈非想着,顾妙暄手和大腿也是冷滑的,那她身子的其他地方,是不是也是同样冰凉、柔滑。如果是的话,那顾妙暄就真的是妖精了。 沈非看得爽,顾妙暄却恨不得将他一脚给踢下去,但顾妙暄忍住了,她已经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就此半途而废的话,实在是太可惜了。 不过,顾妙暄打定主意,等她度过这一关,再来好好收拾沈非,将今天的不爽,全部发泄在沈非身上。 只是,顾妙暄想一圈,也没有想到收拾沈非的好办法,沈非不怕挂科,那她的杀手锏就没了。 而且,想着想着,顾妙暄竟是想到沈非所摸大腿处的那个穴位,如果那穴位真的能治疗性冷淡,将又是一项壮举。 顾妙暄开出一段距离后,沈非忽地问道:“老师,你这是载我到哪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