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章 那你就自打耳光吧! - 妖孽狂医

第三百八十章 那你就自打耳光吧!

“沈少,李风帆做过的很多坏事,我都有证据。”这番话从金萱那娇嫩欲滴的嘴里肯定地吐出来,诱惑味十足。 沈非停步,转过头“哦”一声,“说说。” 金萱抬起美腿,玉脚一伸,摆起小蛮腰,扭起浑圆臀,摇起圣女峰,隐现着深深勾,一步一摇地往沈非走去。 她要离沈非更近一点,她要让沈非看她看得更清楚一点。 李风帆暴怒无比,虽然此刻李风帆痛着,头还低着,整个人也没明白沈非为什么会专门对付他。 但是,他是安泉市的一把手,在安泉市他最大,一言可决几百万人的命运,权力欲望早被养得极为浓郁,自尊心更是暴强。 现在,他最宠的女人,却要背叛他。 他怎能就此甘心? 更不甘心的是沈非之前所说的七百万,玛莎拉蒂就是给金萱买的,去澳门也是陪她玩的,为的就是让她高兴,让她更好的让他爽。 结果,他有了事,金萱却毫不犹豫的离开他,抛弃他,还要将他踹进火坑,比他对长孙洪都还要狠。 李风帆冷冷说道:“金萱,你个贱人,你要敢说,就小心你的下场!” “你已经没有下场了。” 金萱头也不回地说了一句,眼睛发情地看着沈非,“沈少,我说是完全没有问题的,而且,我说的那些,都是实证,绝对能让李风帆进监狱。不过,沈少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条件?” “肯定不会让沈少为难,对沈少也很有好处。”金萱站在了沈非面前,抖着胸飘着发,“我想帮沈少做事。” 说到这里,金萱还朝芝兰甩了一眼,接着又说道:“我也很能干,无论沈少让我做什么,我都不会皱一下眉头。” 金萱将她所有的风情,所有的诱惑,都绽放在沈非眼前,她觉得沈非肯定逃不脱她的诱惑。 她长的,比芝兰有过之而无不及。 她的手段,能让有着十多个情妇的李风帆都专宠她一人。 芝兰一个妓女,都能做到这一步,沈非都能看得上眼,并且为她甩出两千亿;那她一个情妇,一个安泉市一把手的情妇,身价比芝兰不知高了多少倍,沈非又怎能看不上眼? 金萱现在对沈非有感觉得很,沈非这样为女人一掷亿金的才是真男人,她那个所谓的玛莎拉蒂,在两千亿面前,在一言毁掉东北长孙家面前,屁都不是。 她脑海里已经想着沈非答应她之后,她将要过上的生活,那是绝对的花钱如流水,想买什么就买什么,这还不算,她想踩谁就踩谁,无数人都要跪倒在她脚下。 金萱想着这些的时候,根本没看到李风帆那怨毒如蛇,欲要吃人的目光;长孙洪则在冷言讥笑着,李风帆被他最宠的女人背叛,让他心中的伤痛、恐惧都散了不少。 沈非淡淡说道:“你确定,无论我让你做什么,你都做?” “是的。” 金萱答得无比干脆利落,还微微扭动着身子,轻咬着嘴唇,风情又浓,那样子简直就是在呼唤沈非将她直接抛到床上去胡作非为了事。 “那你就先甩三个耳光,再边打边说你自己是婊子。” “……” 金萱蒙了,她想过沈非要摸她亲她,甚至是占有她,实际上这也是她想要的,可她万万没想到沈非竟然让她做这样的事,说那样的话。 耳光! 婊子! 这简直就是一根根的刺,要将她刺得遍体鳞伤。 更重要的是,这表明着沈非不会接纳她。 她已经得罪了李风帆,哪怕李风帆倒了,李风帆也是有些能量的,而沈非不庇护她的话,她的下场真的会很惨。 金萱慌道:“沈少,我……” “你怎么?不想做?” 金萱点了点头,眼里朦胧有泪意,整个人楚楚可怜到极致,男人见了她这样,基本上都会生出保护欲望,就是李风帆,无论她做了多大的错事,只要她弄出这样一副表情,李风帆就会乖乖宝贝的叫上来,对她百般安慰。 沈非也是男人,她就不信对他没有用。 结果,金萱再一次错了。 沈非眼里没有一丝关怀之意不说,还大声吼道:“你是什么意思?明明说了我叫你做什么你都答应,现在你要说话不算数?你可要想清楚了,我最讨厌的就是说话不算话的人!不管这个人,是男是女,是美是丑!你要不做,那就准备付出代价了。” 金萱心生惧意,事情跟她想的完全不一样,沈非也和一般的男人不一样;她直觉沈非会说到做到,也是真的没有将她的美貌放在眼里,可是,想到打耳光说自己是贱人,她就下不了手。 那太丢面子了。 金萱心中一狠,事情到这一步,她只能进,不能退了。金萱看着芝兰说道:“沈少,她能做的,我也能做,为什么你不能给我一个机会,我相信我比她做得更好。不说别的,就是美貌,我也比她漂亮不少。” “你算什么东西,能和芝兰比!” 沈非直接骂出了声,金萱接触到沈非目光,怕意更浓,却仍死硬着回道:“为什么不能比?” “芝兰是被逼,是为了救父,才被逼进入那一行,做她不愿意做的事!你呢?你是被逼着去当一个大你快二十岁的男人的情人?你是被逼着去用他贪污的钱来买豪车,买名衣名包,过有钱人的生活?” “我……我长得这么漂亮,我追求更好的生活,有错吗?” “所以说,你不是东西!你根本没资格和芝兰相提并论,在我眼里,你很脏很脏!” “我就李风帆一个男人,她不知有多少个男人。” “你真的就一个?前晚跟你睡的人是李风帆?”沈非一声冷问,金萱大为恐惧,前晚她还真没有和李风帆在一起,她跟前男友鬼混了一晚,可她做得非常隐秘,李风帆都不知道,沈非是如何知道的? “用他贪污的钱去睡别的男人,你还不脏吗?” 沈非一声反问,李风帆眼中恨意更浓,原来这个女人的心从来就没有在他身上过,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手中的权利,是想跟着他耍钱。 金萱还不死心,“就算这样,那我也没有她经历的男人多。” “听说过出淤泥而不染吗?听说过不要脸当情人还自豪的话吗?本来不想理你这种小虾米,你却一而再、再而三在她身上撒盐,那你就乖乖付出代价吧。” “不要。” 金萱惊吼出声,李风帆都痛成那样了,长孙洪都怕成老鼠遇见猫了,沈非的代价她怎么承受得起? 可她的吼声毫无用处,沈非伸出了手。 金萱急道:“难道你不想知道李风帆做过的那些事吗?” 啪! 沈非耳光甩在了她的脸上,淡淡说道:“我要知道的,他不敢不说。” 金萱傻眼了,虽然她早就知道沈非会对她出手,但真正被打的时候,她还是不能接受,她长得这么漂亮,哪个男人不把她捧在手上?不对她呵护有加,生怕有半分惹她不快。可沈非就这么甩了她耳光,还当着众人的面。 “你……” “抛弃种种不说,就单说你这种为了钱就能随便抛弃最宠你的人,我又怎敢要你?现在我有钱,你要靠着我,他日,你遇到更有钱的,利益更大的,你不是要将我卖得干干净净?你拿什么和芝兰比?” 沈非反手又是一耳光,接着施展了酷刑,痛苦一涌在金萱体内,金萱就崩溃了,嘴里说个不停,沈非却懒得听,转身与芝兰继续往醉云间走去。 厅里的人,心情都还很沉重。 金萱事件是一个小插曲,但他们却能看出,沈非真的是对芝兰很好,很维护他的人;另外,沈非对女人,也不是就那么有欲望的;如此漂亮的金萱,沈非却毫不怜惜地出手打耳光,更能说明沈非的狠。 前有长孙洪,后有金萱,众人打定主意,再不提及芝兰过去的那点事。一来,他们觉得沈非说得有理;二来,他们更怕沈非的报复。 就在沈非要走出大厅时,宁安平赶了来,他只看到了沈非的背影,但这个背影对他来说已经足够了。 在长孙洪说衣服穿得不怎么样的时候,他就猜测是沈非,那状态非常符合沈非的随意性子,现在一看,果然就是沈非。 宁安平很庆幸自己先前的应对,不然,他相信自己会很悲剧。宁安平没有去叫住沈非,只是大手一手,对着长孙洪冷喝道:“把这个人给抓起来。” 长孙洪回过神,看到有两个警察朝他走来,长孙洪肿起来的脸都苍白一片,尖叫道:“宁哥,我是长孙洪,你为什么抓我?” “因为你犯了事。” “宁安平,我是长孙家的人,你确定要和长孙家做对。” “长孙家算个屁,铐起来!” 宁安平坚定不移地站在沈非这一边,他很清楚自己今天的地方,全都是沈非赐予他的,别说是长孙家,就是沈非要对东北三家都对手,他也敢抓人。 无他,就因为沈非。 沈非的战绩太剽悍了,长孙家真的只是算个屁。 两警察刚刚将长孙洪铐住,金萱就说到她的一些秘密,还有李风帆做的事;而李风帆本来是在怒骂金萱,可体内的痛苦瞬间涌到他不可承受的地步,也放声说了起来。 宁安平一打量,立马明白了怎么回事,知道了沈非的意思,立马又下了一个命令,“把他们两人都抓起来。” 李风帆忙说道:“我是安泉市的一把手,你不能抓我,你……” “你就是天王老子,凭你刚才说的那些事,就抓定你了。” 宁安平半步不退,一副铁汊样子,李风帆两人也被铐了,李风帆心里后悔到了极点,早知道他在安泉继续当他的一把手多好,跑到锦城来,病没治着,相反还落到这么凄惨的地步。 众人再一次见识了沈非的能量。 就在这时,有人推门进来。 来人,正是叶静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