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一章 第一谋士 - 妖孽狂医

第三百八十一章 第一谋士

叶静云来了,穿一身OL装,头发扎着马尾辫,显得极为干练,这样的打扮跟叶静云以前的穿着全然不一样,从服饰到风格都极为迵异。 但是,这仍然不影响叶静云的美貌,相反,显出另外一种韵味。 哪怕是大厅里的人还在为长孙洪、李风帆、金萱等事件而吃惊、沉思,在叶静云走进来的瞬间,他们的目光都落在了叶静云身上,怎么都移不开。 叶静云扫了一圈,淡淡问道:“沈非在哪里?” 找沈非的? 肯定是了! 沈非果然不是一般人啊,前有金萱要送自己上床,后有大美女要找沈非,而且这个女人比金萱还要漂亮不少。 此外,还有一种干净的气息,透着青春的活力。 这是大部分人的思维,还有少部分人看到叶静云,脸色变得更加沉重,思索之意更浓,因为他们认识叶静云,知道他是叶家掌上明珠,即使以前她身怀绝症,不知什么时候就死去,但对她有想法的人也多得很。 唐铭人只是其中之一。 之所以这样,一是因为叶静云的沉鱼落雁倾国倾城,二是因为叶静云的身份地位,要能将叶静云追到手,他们家族就能借到不少叶家的能量,像唐家,实力一涨再涨。 第三个原因,叶静云本身就很厉害,叶家好几次大规模的行动,都是叶静云暗中主持的,收获极大,这些知道的人很少,但凡知道的,无不对叶静云佩服得五体投地。 现在,这样一个人来到天启会所,来找沈非,这意味着什么? 无人知道真正的答案。 他们只能猜测,叶静云是不是真像传言中说的那样,对沈非有感觉,要和沈非在一起!是不是叶家也看中了沈非,毕竟现在的沈非很强很强。 众人思索中,有人回道:“沈少去醉云间。” “谢谢。” 叶静云迈步而去,留下一厅子满怀心思的人。 砰砰砰! 叶静云轻敲着门,听到沈非说“进来”之后,才推门而入,沈非看到叶静云,眼睛都是一亮,他斜靠在椅子上,懒洋洋地说道:“叶大小姐,这可不像平时的你啊!” “因为我做了一个很大的决定。” “不会是爱上我了吧?” “如果真的爱上你了呢?” “那我可消受不起叶大小姐的美人恩。” “你要消受不起的话,这世上,就没有人能消受得起了。” “别这样。”沈非的目光在叶静云前面、腰间、裙摆下面游荡起来,“叶大美人,你要再这么诱惑我的话,我可就抵挡不住,说不准要做点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了。” 叶静云走到沈非面前,弯下身子,前面的风光若隐若现,吐气芬兰地说道:“那你想和我第一次,就发生在这样的地方吗?” “什么时候,你也变成妖精了?” “在你治好我的病,还说要抢我的心的时候。” “那你现在的意思是说,我已经抢到你的那颗芳心了?” “还差着。”叶静云一挑眉,媚眼如丝,“不过,现在我觉得,你可以先得到我的身子,再征服我的心。” “……” 沈非败退了,叶静云跟以前相比,完全就是换了一个人。以前,叶静云是风光尽敛,你就是和她面对面,你也不会知道叶静云就是很牛的人。 可现在,叶静云却是有点光芒四射的味道! 以前她是安安静静的女子,静待岁月;现在是貌惊天人,锋刃要斩天下。 沈非笑道:“好了,叶大小姐,你今天来不会就是要诱惑我,要献身与我的吧?咱们说正事!” “正事就是,我要成为你的人,你要吗?” “成为我的人?” “不要吗?” “觉得有点意外,你是叶家大小姐,成为我的人,你家老爷子不发疯吗?” “我的眼里只有你。” 叶静云那知性中带着干净带着妖娆带着清纯带着静好的诱惑,威力无穷大,还挨得这么近,闻得到她的味道,感觉到她的呼吸,听得到她的心跳,看得见美妙的风光。 沈非血液都沸腾了,废了好大的劲才压下去,说道:“那你想做什么?” “做你喜欢做的,做你想做的,做你爱做的,做你心里想的。” 这些话从叶静云那娇嫩欲滴的柔唇里吐出来,韵味浓浓,似要将北极的冰山融化,能让沉睡的火山爆发。 沈非眼里却有了思索之意,他当然不会相信叶静云是来献身的,她的那些话也不会是暗示着什么“停车坐爱枫林晚”之类的意思,她是真的要做事,要帮他做事。 而这,正是沈非疑惑的地方。 叶静云这颗京城十大家族排名第二的叶家明珠,想做事的话,那是有无数去处,完全没有必要到她的手下。 可她偏偏来了,姿态还放得这么低。 沈非盯着叶静云,认真地问道:“为什么?” 叶静云笑道:“因为你。” 不等沈非问话,叶静云又说道:“武你能打遍天下无敌手,文你能医治百病华佗再世,富你可敌国可甲天下,兵你能藏四方聚最强!武可镇敌压敌杀敌!医可救人聚人脉还可杀敌!钱可买鬼推磨可捧人可杀人!兵能聚威积王气碾压敌人!” “更重要的是,你的性情,不会因为一点利益而让利用自己,让自己人去死,相反,你会拼命去守护!你这么强,还这般有情,我为何不帮你做事?帮你做事,我能更快地完成我的心事,可以不动用叶家的力量!说穿了,我就是要为你卖命,同时用你的力量去做事。” 叶静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但沈非仍是问了一句:“还有呢?” “你有很多资源,光凭这些资源你就能做成很多事,能够站在很高的地方!但是,我觉得那个高度还不够!因为你还差谋!你的手下有一些小谋,你本人也是一个谋,可你要做的事,不是谋,你得当王!” “叶美人,我这就是一凡人,没那么大的理想,我所做的,也就是要护住我想守护的人,就是做我想做的事!” “成王败寇!你不想当王,又怎么去守护?若你一朝败退,你要守护的人,跟着你一起闯的人,又去如里活?” 叶静云声音严厉了起来,仿佛是一个严肃的教授,“除了这些之外,你还很有善心,在做很多好事!我不知道你这么热衷于做好事的目的,我也不想知道,但我能知道,做好事对你很重要!” “你要做更大更多的好事,若不为王,又怎么去做?你只有为王为皇,一言之下,才能好事如潮,甚至不用你亲自出手!” “所以,你需要谋,需要大谋!而我,就是那个谋!我要当你的第一谋士,替你谋天下,谋一切。” 叶静云此刻的神情语气,让人联想到凤飞九天,真真正正的一个女王! 她的话说到了沈非的心坎里,沈非心中已接受,嘴角却扯出一缕笑容问道:“包括谋你吗?” “当然。”叶静云回答得干净利落,“我成为你的女人,以你的性子,你必不会抛弃我!而我,我感觉对你没有什么抵挡力,你稍微一用心一用力,就能得到我的心!到时,我会更用心为你谋,用命为你谋!另外,我是叶家之女,有我在,叶家的力量,你能动用很多!你的王之路,将更踏实,将走得更快。” 叶静云剖析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沈非站了起来,“女人,你征服我了,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第一谋士!谋士,那我现在要做什么?或者说,我们现在应该做什么?” “为了庆祝我成为你的第一谋士,你不是应该捏着我的下巴,亲上一口,庆祝一下吗?”叶静云挑着眉说来。 沈非心里直呼妖精,他还真打算这么做的,“果然不愧为大谋,连我心里想什么都知道!好吧,那我改变决定了!我要等着你有一天忍不住,主动吻上来!” “按照我的心境,按照你的所作所为,我觉得这一天不远!” “好吧,我服了。咱们说正事!” 叶静云做了下来,举着一根极为精致,让人想起秀色可餐一词的手指,说道:“第一,给我泡一杯茶!” “武夷山的大红袍,日月潭的泉水,景德镇的紫砂壶,一流的煮茶大师?” “以前的我确实是这样,不过,现在做了你的谋士,就用不着那么麻烦,随便一杯茶就行了。” “以你的身子,喝茶不好。” “我喜欢,而且有你。” “说得很有道理!” 沈非让人送来一杯茶,虽然叶静云说一般茶就行,但芝兰送进来的茶也是很不一般的,即使没有沈非说的那么牛,也差之不远了,因为煮茶用的水,是从百花瓣上取下的露珠。 叶静云竖起第二根手指,“第二,说说你的敌人,你的朋友。要当你的谋士,自然要把你的一切都弄清楚。” “确定是一切?” “如果你要我现在就了解你的身子,我乐意至极。” “女流氓!”沈非嘀咕了一句,他在斗嘴一方面,还真没有弱过,哪怕是面对叶倾城,可叶静云却让他不得不甩白眼儿。 随后,沈非说道:“先说我的敌人吧!唐家、沈家,你是知道的,唐铭人还在外面,具体情况你来查吧!然后就是什么黑榜!” 沈非说黑榜的时候,叶静云一点意外的神情都没有,沈非眼睛闪过一丝赞许,如果堂堂叶家大小姐,他手下的第一谋士,听到黑榜就变脸色,那还谋什么谋? “现在我所接触到的黑榜中层次,大多是武力那方面,最高的是花豹、魔鬼双枪,这三人已经毁,绝枪在帮我做事。还有一个更高的,就是叶倾城,恩,那个很漂亮的女人,我在她身上学到了不少演技。” “我手上有一块黑榜志在必得的龙形玉佩,可那次之后,他们却没有再派人来抢,任由我放在身上,只是派了个叶倾城来,这一点,我疑问还不少。” 叶静云喝了一口茶,缓缓说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