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三章 长孙昌运 - 妖孽狂医

第三百八十三章 长孙昌运

长孙齐算到长孙洪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会惹怒沈非,算到沈非会让长孙洪悲剧,可是,他没有算到沈非以一惩百来得这么严重。 沈非不仅仅是对付长孙洪,他直接向长孙家开战了。 也许,不能用开战两字! 用毁灭更加合适! 那么庞大的资金,瞬间将长孙家逼到绝路上。 长孙家是东北三大家族不假,势力也挺庞大,可比起沈非这个新贵而言,似乎还差了不少。 况且,东北地面上还有另外两大家族,雷家和铁家看到长孙家陷入火坑,他们会不趁火打劫,会不落井下石吗? 用膝盖想都知道是什么结果。 这样的真相,他怎么好跟老爹说,他可是罪魁祸首,是真凶啊!说了,老爹会不会立马废了他? 可长孙齐的异样,又怎么能逃过长孙昌运这么精明的人,长孙昌运脸色一冷,“这件事和你有关系?” “没,没有。” “没有?” “有也只是那么一点。” “一点?” “真的只是一点!”长孙齐忙说道:“爸,我说的都只真的。我知道洪弟在为那个李风帆找医生,要找一个高明的医生,然后我听人说锦城天启会所有一个医生的医术很厉害,简直就是华佗重生,就给他介绍了一下。” “锦城!天启会所!”长孙昌运念了两个词,脸色猛然大变,“是沈非?” “我也只是猜的。” 长孙齐的声音弱得不行,长孙昌运却是肯定下来,“是沈非不错了,也只有沈非才能做出这么疯狂的事。” “爸……” “你还有脸叫我爸?”长孙昌运忽然一巴掌甩在了长孙洪的脸上,这一耳光用尽了浑身的力气,长孙齐蒙了,委屈地说道:“爸,你打我做什么?” “打你这个陷弟于死境,陷长孙家于死境的不孝子孙!” “爸,我没有。” “还敢狡辩!” 长孙昌运又甩了一巴掌,“逆子,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心思,你是我的大儿子,是长孙家的嫡长子,按照祖制,长孙家的绝大多数都是由你继承!但是,你弟弟他不甘心,他想得到更多,而我对你弟弟也比较疼爱,皇帝爱长子,百姓爱幺儿,人皆有私心,多宠你弟弟一点,也不是多大的罪过。” “而且,我宠归宠,但我知道长孙家到底该交在谁的手上,你弟弟没有吃过苦,有长孙家做后盾,为人也比较嚣张,做事不考虑后果,目光看的也很短浅!偌大的长孙家,又岂能交在这样的人手上。” “所以,长孙家,最后还是会落在你的手上!虽然在我心目中,你也不是最优秀的,但你是我长孙昌运的儿子,长孙家只能落在我的血脉手上。” “再所以,你是天九集团的执行总裁,你是北方集团的总经理,你是长孙家的决议层成员之一!而你弟弟长孙洪,有的是什么?只是一个洪东公司的董事长,只是一年分红不到五个点的股份!” “他那样的实力,拿什么去和你争未来的家主之位?我宠他,也是觉得你们是亲兄弟,都是我儿子,可我给你给的明显更多,宠他一点又何妨?” 长孙齐听得满脸冷汗直冒,长孙昌运继续冷声说道:“可是,你连这一点都忍不了,受不住,想要剥夺!” “爸……” 长孙昌动像没听到一般,“所以,你故意让人透露了李风帆的项目、病情,又布了局让他去锦城。以你弟弟的性子,若是知道沈非是什么样的人,知道天启会所是什么样的存在,还是会有点顾虑。” “可你要是将这一切隐瞒起来,还给他一种天启会所不怎么样的感觉,他必定会耀武扬威,半点惧怕都不会。相反,还会拿长孙家当后盾,觉得他是东北长孙的人,是我的儿子,就算是在锦城,也没有人敢动他。” “这样的性格,难免会生事!一生事,捅到沈非面前,沈非必定饶不了他!在你的预料中,他会给长孙家带来一点点损失,然后让我们觉得他非常不堪,要毁了我们对他的宠爱,你再继续做安泉市的那个项目。” 咚! 长孙齐跪在了地上,他知道老爹很厉害,却没想到老爹厉害到这么一个田地,他仅仅说了那么一句话,老爹就猜出了真相,猜出了所有的事实,就跟他亲眼看见一样。 “你的局布得很妙,你的想法也很不错,可是,你的兄弟情呢?为什么你就不能帮助他?就算你不帮,你要动手,为什么你又不能忍一忍,等我死了,你想怎么做,我还能从棺材里爬出来管到你不成?连这点都忍不了,你又如何做大事?” “再退一万步说,就算你忍不了,你要出手铲除最后你弟弟对你的最后一点威胁,你就不能设计得更高明更全面一点吗?” “你只知道沈非很厉害,可你知道沈非最厉害的是什么吗?是无所顾忌,并且有无所顾忌的能力!” “沈非这一把刀,就连我都没有资格去借,你胆子倒不小,你却敢去借!借沈非这把刀的后果,你现在清楚了吗?长孙齐,你告诉我,现在怎么办?拿什么去应对?” 长孙昌运吼着,一脚将长孙齐踹倒在地,长孙齐真的被骂醒了,翻身爬起来,跪在地上,继续说道:“爹,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如果错了有用的话,我宁愿没有生你这样的儿子!” “爹,我可以去向沈非道歉,求沈非原谅。” “锦城市的一把手想过道歉,现在在监狱里!京城十大家族排名第七的唐家想过道歉,现在已经没落!在这些大人物的面前,你算哪根葱?你以为你道歉,沈非就一定会原谅你吗?” 长孙昌运目光无比的冰冷,“如果不出所料,你弟弟惹到的人不仅仅是沈非,以沈非的性格,直接惹到他的话,他就针对本人就完了。所以,你弟弟惹到的是沈非的人。” “天启会所里面,以他的本事,还惹不到看病的古靖阳大师!能惹到的,也就是天启会所的人,这人看起来没有什么,却又是沈非在乎的,是了,他惹到的肯定是芝兰!” “芝兰当过皇家一号的头牌,这样的身份,你弟弟根本不会看在眼里,他不知道天启会所的恐怖,却知道芝兰的不堪。不用去想,他摆出的是盛气凛然的样子,芝兰若不答应他的要求,他就会闹大,谁知这回踢到的是铁板。” “沈非要为他的人讨回公道,更要震慑别人,要别人明白要提芝兰的不堪事就要付出代价,更要别人明白,他的人动不得。” “也就是说,我们长孙家,现在成了沈非要杀来儆猴的那只鸡!” 长孙昌运声音似从九幽地狱中冒出来一般,眼里有着杀意,长孙齐身子不由一颤,“爹,那我们该怎么做?” “你心里不是有想法了吗?” “我……” “如果你说没有,那就给我滚出去。” 长孙昌运暴吼一声,长孙齐心中冰凉,眼里闪过狠意,说道:“我们可以向外宣布长孙洪被逐出长孙家!” “果然是好想法。” “爸,不是你想的那样,我真没有让弟弟和长孙家完全脱离关系的想法,以前或许有,但听到您刚才说的那番话,我是完全没有。那只是表面上的逐出,暗中我们会一直帮助弟弟,目的只是要度过这一场灾难。” “你觉得这种扯着羊皮卖狗肉的事情,沈非会看不穿吗?” “我得到过消息,锦绣集团陆锦华的儿子陆青昊也惹到过沈非,还是好几次,最后被陆家逐出去之后,陆青昊不仅没有悲剧,还靠上了沈非的船,沈非也没有对陆家出手。” “哼!”长孙昌运一声冷笑,“随便拿着一点消息就敢布局挖坑,我是该夸你胆子大呢?还是夸你有勇气?沈非不是不对付陆家,他是要让陆锦华绝望,看着他所有的一切消失、毁灭!这样的痛,比死更难受!陆家现在仍然存在,是因为沈家救了他,是因为陆锦华背叛沈家,投入沈非麾下,还用身家性命跟着沈非去打了一仗,这才逃过一命,不然,你觉得现在陆家还会存在吗?” “爸,你的意思……” “宣布吧!不敢有没有用,我们总得做出那样的姿态!”长孙昌运杀气四溢,“沈非是强,可我长孙家也不是吃素的,东北地盘上,还是能拿得出几个人来的!他要毁我长孙家,我就跟他鱼死网破!” “爸,您有计划了?” “当然有计划!如果是别人,长孙家的灾难,还真是必死无疑的灾难!可出手的人是沈非,我们却还有机会,还是大好的机会。” “大好机会?” 长孙齐心中满是疑问,长孙昌运却没有解释,他挥了挥手,“你去做事,去拉拢你能拉拢的一切,再好好想想是什么样的大好机会!你要是想通了,长孙家的家主就是你!你要是想不通,那就免谈!” “爸,我会想明白的。” 长孙齐发着誓言一般说来,长孙昌运点头道:“你是要想明白,因为这将是以抛弃你弟弟为代价!以牺牲你弟弟为代价!希望你的愿望能够得逞!” 说完,长孙昌运转身走人,事情危急,他要去安排,他眼里的喜意更浓,他越想越觉得这个机会大过了天。 沈非的敌人可不少,也不弱。 东北长孙家也不是吃素的,虽然那些人碍于沈非的强大,不会轻易出手,但是,只要长孙家能露出一点顶住沈非攻击,或者反打沈非一些攻击的迹象。 那么,沈非的敌人就是蜂涌而上。 东北长孙家也会因此而得到巨大的利益,东北长孙家越强,得到的就越多,等打败沈非的话,那东北这块地盘上,将不会再有三大家族,有的只是长孙家。 雷家和铁家也只有俯首称臣的命,顺生逆死。 说不得,长孙家还能往上更进一步。 面对沈非这样的攻击,光凭长孙家,确实不一定能挡得住,但是,长孙家身后还是有人的,长孙昌运脑海里浮出一串数字,那是一个电话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