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七章 这不是你教我的吗? - 妖孽狂医

第三百八十七章 这不是你教我的吗?

柳如烟只是感觉到对方来电有问题,沈非却是肯定对方有蹊跷,他现在的名声不算小,到了一定的阶段,或多或少都能知道一点。 也许他们找上柳如烟的时候,就知道了他的存在。 既然知道,还敢如此打脸。 很难说,这不是一个局。 如果是局,那就要看是谁布的局,又是布的什么局,要达到什么目的了。 证明他这个猜测的,就看他们知道云希若要来是怎么个回答法的。 不多时,颜空景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柳小姐,我……” “那边还是不允许,对吗?” “我已经告诉上面了,可他们不相信,柳小姐,你能不能提供一点证据?” “我为什么要提供?我又何必需要你们的证明?只怕我现在提供了证明,你们又有其他的借口!” “柳小姐,如果你真的能提供,我相信上面肯定会答应让你进入的。” “谢谢,但是没有必要了。” 柳如烟不想再多说,正要挂电话的时候,却听电话那边传来的声音已经换了一个,换成一个比较嗲的,娇声娇气的。 “柳如烟,你是叫这个名字对吧?” “你是谁?” “我是谁,你还没有资格知道,我是想告诉你,不管你用什么借口,都别想参加设计大会,大会的冠军只能是我。” “如此手段得来的冠军,你还自傲成这样,真是够奇葩的,你以为我稀罕参加吗?” “你才是奇葩!”女人愤怒了,尖叫着说道:“你要不稀罕,你编什么找到云希若要来的借口呢?不过,你的这点小手段,是没有用的。不仅如此,就算你真的能够找来云希若,你也别想进来!因为,云希若在我面前,也得乖乖将头低下,将腰弯下,否则,那部古装电视剧的女一号,就不会再是云希若了,换句话说,我一句话就能定云希若的生死。而你,一个靠着男人耍点威风的女人,就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广了。” “我相信你一定是靠自己的双手,从不靠别人,就奋斗到今天这种害怕别人超过你就不要人家参加的程度。白痴!” 柳如烟直接断了电话,和这样一个靠卖自己的脑残女人说话,她觉得自己的智商会被拉低。 旋即,柳如烟盯着沈非,“沈大爷,如你所说,必有蹊跷。虽然他们用了一个脑残的女人来引起我的不爽,看似正常,实际上那个女人插进来说话,就是有问题的。” 沈非点头,眼里露出杀机,很明显,这又是一个以“柳如烟”为突破口的局,前面他们才对任绮柔下了手,现在又对柳如烟下手。 “看来,我还是不够狠啊!” 沈非淡淡说来,柳如烟却感觉周身的温度都下降了许多,沈非想给他们一个狠狠的教训了,要不然,柳如烟过了,会不会又是陈兰,是苏锦瑟,还有那个…… 心念到此,沈非想到了曹蒹葭。 任绮柔在省城就被针对了,柳如烟在锦城,在他掌控力度超强的锦城,也被人布局了,那远在金陵的曹蒹葭,不会被人针对吗? 沈非不信。 虽然知道他和曹蒹葭关系的人不多,可黑榜正好就是其中之一。 任绮柔事件,表面上看起来是红拂女身后的组织所为,但幕后黑手就真的是那个组织,是他们想要拿下自己回去做研究吗? 也许,那个组织,仅仅只是一把刀,握着刀的另有其人。 有可能,就是黑榜。 柳如烟此刻所处的,也有可能是黑榜。 曹蒹葭那边,说不准早就被布了局,只是他们还没有发作。 想到这些,沈非杀意更浓。 沈非让柳如烟在这里等着,剩下的事交给他来办,柳如烟点头,嘱咐沈非小心一点,沈非笑道:“放心吧,我还没有收取你的利息呢。” “等着你。” 柳如烟自然而然的风情万种起来,沈非一笑,他知道柳如烟这样,是想减少他心中的烦恼,是想让他心情好过。 是的,他生了气,但是,他并没有困扰。 刚开始那么艰难的境地,时时刻刻处于死亡阴影下的阶段都走了过来,更何况现在他拥有了那么多的优势,积了那么多的钱财,聚了那么多的人脉,立了那么多的势力。 让他生气的,灭之就是。 沈非离开了工作室,让暗中保护柳如烟的人谨慎一点,旋即又给他的谋士叶静云打了电话,将刚才发生的事,将他的推测,还有曹蒹葭一事,全与叶静云说了。 叶静云听完,立马答道:“任绮柔事件和柳如烟事件,看似两个独立的,互不相干的事件,从所得消息来看,出手的人也不一样,但是,这两个事件全都是围绕你来展开,他们之间必然有着联系。” “任绮柔事件引出的小鬼子风波正在发酵,还没有解决,就爆发了柳如烟之事,按照你的性子,你肯定会立马冲到设计大会的地方,找到幕后之人,有仇报仇,有冤报冤。也许,这段时间,就够他们在小鬼子事件上大做文章。若是还不够的话,他们还会用其他的手段来拖延。比如长孙家一事。” 沈非觉得叶静云分析得很有道理,毕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接连发生这样的事,想不联系在一起都是不可能。 “那么,我的美人军师,咱们该怎么做?” “如他们所愿,你就按自己的性子来做,直接以力破之,你可以破得更加凶猛一点,我好看看,他们的黑幕有多厚,有多黑。” “我喜欢这样。” 两人细谈着,沈非已经寻了小路,一路狂奔省城,叶静云结束通话之后,立刻给王长生发了一条信息。 王长生已经知道叶静云现在的身份,虽然对于叶静云所说所做的事,有点摸不着头脑,但他毫不犹豫的按照命令做下去。 旋即,王长生疯狂修炼,有葛老的亲自教导,再加上沈非妙手回春,以及这些天古靖阳大师的针灸,王长生感觉体内那庞大的力量,就快要转化成内劲了。 发完消息,做了不少安排的叶静云,又往沈氏集团走去,她要见苏锦瑟,要和苏锦瑟说一些事情。 说起来,叶静云和苏锦瑟的关系本就不错,虽然不是闺蜜,却也是很要好的舍友,只不过因为沈非的出现,苏锦瑟走上了另外一条路,忙得连和叶静云见面的时间都没有了。 而叶静云自己,那个不治之症除去之后,她的人生也和以前规划得不一样,她也要做很多事。 所以,两人的联系,越来越少。 不过,在这以后,她们会联系得越来越多,还会越来越好。 这边繁杂纷乱,尽皆出手之际,京城某豪华别墅里面,则是另外一番景象。 云希若正在收拾东西,让她助理帮忙订飞往锦城的机票,她的助理叫蒋碧莲,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女人,留着齐耳短发,穿得是非常时髦,眉毛挑着,眼睛眨着,显得极为精明。 蒋碧莲不仅是云希若的助理,还是云希若的经纪人,更是云希若的小姨,她对于云希若的决定,非常不满意,“希若,这么关键的时候,你飞到锦城去做什么?” “报恩!” “锦城能有什么恩?” “上次我能回来京城,能继续演出,就是有人治好了我的腿病,也才有了我的今天。他现在想让我去帮一个忙,我得去还了恩情。” “他?”蒋碧莲眉头一皱,却没有立马就这个“他”追问下去,而是说道:“帮什么忙,还让你亲自去?让你去唱歌吗?” “不是,去帮他走一走T秀,试一试设计服装。” “什么?他要你去这么没有身份的事?” “蒋姐,怎么就没有身份了?” 蒋碧莲有些愤怒了,“你是玉女歌仙,你马上就会是影视巨星,他让你去做的是什么?是模特,还是最低级的模特。” “模特怎么了?我就去走一走,又没有什么损失?” “只有你才这么想?没什么损失?损失可大了!你知道你现在的身价多少钱吗?就算是知名电视台给你做采访,请你做嘉宾,或者去客串一下,去唱首歌,至少也是三百万起价!对了,那人付你多少出场费?” “小姨,我是去报恩的,要什么出场费?” “没有出场费?那你还去?” “小姨,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是他治好了我的伤,让我有了今天的成就,如果我还要钱,那我成了什么?” “现在这个社会,什么最重要?钱最重要!没有钱,什么恩情都得抛到一边!本来你肯屈尊降贵去锦城,那就是他的荣幸,是他祖坟上冒出青烟,几百年修来的福份!可他竟然是一分钱都不出,这样的人,根本不值得交往,再说了,治好一个腿病,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而你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将《武逆乾坤》这部玄幻剧给吃透,琢磨好怎么才能将女一号完美的演绎出来。然后,你再接拍两个广告,赚上七八百万,这才是正事,除了这,其他都得靠边站。” 蒋碧莲无比激动地说来,云希若皱了皱眉,她很不喜欢这样的论调,她放下正在收拾的东西,看着蒋碧莲说道:“小姨,你说,没有什么比钱更重要?” “不错。” “那这样的话,我想换一个经纪人,小姨也是没意见的了?” “什么?希若,你要换经纪人?你为什么要换,我可是你小姨啊?” “这不是小姨你教我的吗?” “好,就算我不是你的小姨,可你想想,我给你拉来了多少广告,我让你赚了多少钱,我让你……” 蒋碧莲义愤填膺地说着,云希若则是静静地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