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九章 必须要救 - 妖孽狂医

第三百八十九章 必须要救

砰! 蒋碧莲砸得极重、极狠! 云希若只感觉到脑袋一阵剧痛,本能反应地转过头来,惊怒无比地看着蒋碧莲,“小姨,你……” “希若,你别怪我,我这是为了你好。”蒋碧莲说这话的时候,心里想着的是那一亿支票,嘴里继续说道:“希若,周少人又年轻,又帅又有才,还有钱,家里背景又好,如果能成为周少的女人,那你以后的发展会更好,而你付出的不过就是一个身体罢了,希若,你真的应该感谢我!” “蒋碧莲,你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吗?你这是犯罪!” 云希若气愤到极点,很明显,蒋碧莲是要拿她去献给那个姓周的,毫不怀疑,蒋碧莲肯定收了那周的好处。 而她被送到姓周的面前,会发生什么事情,那简直是用脚后跟都能想到的。 云希若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蒋碧莲的无耻,因为蒋碧莲是她小姨,她妈妈又替她出口相求,百善孝为先的她才忍了蒋碧莲以前做的那些事,才对蒋碧莲的所作所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此刻,她发现自己错了。 错得太离谱了。 人是该有善心,也可以以德报怨,但对蒋碧莲这样没有节操,为了自己可以出卖一切,丝毫不顾她死活的人,绝对不能有善心,也不能以德报怨,而是要以直报怨,有仇报仇,不再理会她。 就算是有妈妈出面,但她相信,如果妈妈知道蒋碧莲做的这些事,也绝对不会为她说话,毕竟她才是妈妈的亲生女儿。 可是,她明白得太迟,醒悟得太迟了。 蒋碧莲还在说着什么,云希若已经听不清楚了,她的意识越来越模糊,仿佛有一大片的黑暗像浪潮一样扑打在她的脑海里。 云希若在心里的告诉自己,不能就这样昏迷过去,不然,她就真的惨了,真的会被蒋碧莲送给姓周的,落入姓周的魔掌当中。 然而,这股昏迷的力量好强,她根本就拦不住,她走不动跑不动反抗不得,就连救命声都喊不出来。 在别墅里,大部分也都是蒋碧莲安排的人,不会有人救她,也没有人来得及救她,难道她就真的要悲剧吗? 就在这时,云希若的手忽然摸到了口袋里面的手机,她猛然想到了沈非,刚才沈非才跟她打了电话,沈非的号码排在第一位,而她的手机并没有上锁,如果能够拔动那个号码,让沈非知道她出了事,说不定还有救。 云希若使劲咬着自己的舌头,恢复了一丝丝清醒,此刻蒋碧莲已经将云希若抱住,要将云希若往里面拖,云希若一边挣扎着,一边将手伸进了口袋,按开了手机,凭借着对手机的熟悉感,她点开一个又一个的图标,按在了最上面的那个号码上面。 感觉到手机的震动,云希若知道电话拔了出去,心里没来由一松,可劲还没有松完,云希若又想到,她现在是在京城,而沈非在锦城。 锦城离京城那么远,沈非接到电话,就算立马坐飞机,也要深夜凌晨时分才能赶过来了;而且,她在哪里,沈非又不知道,沈非怎么救她? 退一万步说,就算沈非最后知道她在哪里,可那也需要很多时间,等沈非赶过来,说不定她已经被姓周的坏了。 云希若心中生出绝望,再然后,她彻底昏迷了。 蒋碧莲用尽浑身力气,将云希若给拖进了里面的房间,扔在那张超大的床上,看着云希若那即使昏迷了,头发散乱了,衣服不整齐了,却仍然姣好的容貌,苗条的身材,蒋碧莲心里生出浓浓的嫉妒之心。 她吐了口唾沫,冷冷说道:“哼,我帮了你那么多,你竟然忘恩负义,还想要换经纪人!云希若,你这个小婊子,既然你对我不仁,那就别怪我对你不义!等周少玩了你,我就拿着一亿走人,我看你还能混得下去不。” 蒋碧莲越说越气愤,恨不得直接打在云希若的身上,可想到还要用她来取悦周少,蒋碧莲只得忍下,她狠狠过了一通嘴瘾之后,掏出手机拔通了一个号码。 等电话接通后,蒋碧莲用十万分奴颜卑膝的容貌说道:“周少,我们家希若已经想通了,还准备玩一个很刺激的游戏,如果周少有兴趣的话,今晚就可以来。” “你说的是真的?” “保证让周少满意。” “好,今晚我就赶过来。” 周宏宇挂了电话,嘴角露出一抹难以捉摸的笑容,他立马又给某些人打了电话;蒋碧莲这边,她开始找那种能让女人发春到不能自己的苍蝇药,她要喂给云希若吃,这样才能让周少满意。 正在赶往省城的沈非,听到手机铃声响起,忙拿起手机,一看,竟然是云希若的,沈非眉头一皱,直觉里面有问题。 沈非赶紧接起来,“喂,希若,怎么了?” 电话那边无人应答。 沈非眉头皱得更紧了,云希若给他打电话,却又不说话,这明显是大有问题,而且不仅仅是没有说话声,以他那超强的敏锐听力,听到的也只是哧哧哧的声音。 “希若,回答我。” “希若,你在吗?” “希若,出了什么事?” 沈非一连问了好几声,那边都是杂音,云希若半点声音都没听见,异常到了这种地步,要说没问题是不可能的。 肯定是有人对云希若下了手。 他这边刚联系上云希若,云希若就出了事,是又有人在布局吗? 不管是与不是,沈非心里的怒火,却是火山爆发一般汹涌着,他拳头捏得紧紧,虽然从二十岁生日那天到现在,不过短短几个月,他走的路拥有的力量所赚的钱,都是别人一辈子甚至是十辈子都弄不到的。 可一件又一件的现实告诉他,他的力量还是太小了,他的势力还是太弱了,所以才有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拿他身边人布局挖坑。 沈非有了一种急迫感。 正这时,沈非听到了一些隐隐约约的声音,什么经纪人,什么周少,什么苍蝇药,什么小姨之类的字眼儿。 虽然没有完全听完,但这些字眼已经足够了。 云希若真的出事了! 而且,就在今天晚上。 也就是说,如果他晚上还不能到达云希若的面前,那么,云希若就会落入那个叫周少的人手中。 一个漂亮得不行的女人,一个还有着玉女之名的女人,被人下了苍蝇药,送给一个男人,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不用想都能知道。 虽然不知道云希若的小姨为什么会对她下手,但事情发生在云希若答应他要来锦城之后,就说明事情跟他有关系。 云希若,必须要救。 如果有人在布局,那他更得要去,布局、废人! 沈非立马转了方向,向机场狂奔,他的速度是快,但锦城离京城可不是一般的远,就飞机的直线距离而言,还是空中跑更快。 况且,他还有手段。 更幸运的是,机场是在锦城与省城之间,而他现在所处的位置,正是中间,离机场较近。 奔跑当中,沈非给电子打了电话。 他给了电子云希若的电话,让电子查到云希若所处的位置,还要查出云希若的小姨,还有那个叫周少的人是什么存在。 除此之外,还要尽可能查清云希若的社会关系。 还有一点,便是让电子给他弄一张最近的飞往京城的机票,能上飞机,却又不能让外人知道。 这一点是很难的,但对电子来说,却是小事一桩。 想着去京城,沈非眼睛眯了起来。 京城,是华国的心脏。 是最重要的地方。 京城,还有十大家族。 京城,还有很多强大势力的存在。 京城,还有那些个自认为超脱凡人层次的内劲存在。 京城,还有他的很多恩怨。 和唐家,和沈家。 都是不死不休的恩怨。 更有不少的大恶人。 沈非已经和京城有些人交锋数次,但那都是间接出手,不是直面。 而这一次,他要亲上京城。 既然锦城一把手余为民的份量不够,省城水晶宫、北国社,青山市龙皇府,沈家在锦城遭遇滑铁卢,唐家衰弱等等都不够杀鸡儆猴,仍然有人要试探他的底限,要对他身边人下手。 那么,他这一去京城,就掀他个天翻地覆,他不再玩什么杀鸡儆猴的把戏,他要直接杀猴! 沈非毫不吝啬的燃烧着自己的能量,他现在是和时间拼命赛跑。 在沈非狂奔向机场的时候,东北长孙家已经用尽一切手段反抗,可是,在近三千亿流动资金的凶猛攻击下,长孙昌运所有的抵抗都无济于事,但长孙昌运还没有放弃,因为他还想着叶倾城传过来的话,在关键时刻,会有助力到来。 长孙昌运就等着那一刻,他相信没有人只要那边出手,哪怕是沈非,也抵挡不住,因为那个人的底蕴太深厚了,能量太大了。 可长孙昌运不知道,叶倾城早将他给抛弃了。 长孙家确实强大,但对上沈非,却是必须得抛弃的棋子。 而长孙昌运更不知道的是,沈非在理着这两天发生的一件件事时,心里突然有了一个计划,长孙家的事情刚开始,如果仅仅是将长孙家灭掉,却是太容易了。 当即,沈非给叶静云打了个电话,说了他的想法,而他得到的回答却是叶静云的淡淡一笑,叶静云说她已经在做了,还和苏锦瑟在一起。 沈非一愣,再次对叶静云这个谋士佩服,毕竟叶静云出生豪门大家族,沈非挂下电话后,机场已经是近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