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章 一杯幽静的清水 - 妖孽狂医

第三百九十章 一杯幽静的清水

沈非走进机场,拿出电子发给他的登机信息,直接取了登机牌,电子帮他弄的还是头等舱,坐头等舱和经济舱,对沈非来说,都是一样的。 但不得不承认,头等舱还是要便利不少,不管是空姐的服务,还是检票之类,就算是差了一点时间,飞机等头等舱客人的概率都要大一点。 这也是电子黑上一张头等舱机票的原因。 而沈非屏蔽掉自己的行踪,不仅仅是要来个出其不意,更是要以自己为饵,看看对方的势力。 沈非畅通无阻地上了飞机,很快,飞机起飞。 一般来说,头等舱的空姐,无疑是本机上质量最好的,沈非所坐飞机也不例外,不过,让沈非有些意外的是,头等舱的空姐让他有些意外。 这空姐,不是别人,正是水清幽。 上次将余为民父子斩落马下的时候,除了云希若这个女主角,还有水清幽,而且当时水清幽也是帮忙说了话的;这一次,云希若出事,他又碰见了水清幽。 不得不说,世事难料,人生总是充满了意外。 沈非看到水清幽的时候,水清幽也看到了沈非,沈非在水清幽心中的痕迹可不是一般的深,首先沈非出手帮了她的忙,其次,沈非的强势,干脆利落拿下锦城市一把手的形象,太深入她芳心了。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男人是这样,女人也不例外。 要不然,怎么会产生“颜值”这样的词,为什么那些明明狗屁不通情节错乱离谱的电视剧,却靠着几张也不知道整没整过容的脸,就能大卖特卖,引得一帮女生尖叫。 水清幽也不例外。 只不过,吸引她的,不是沈非的颜值,而是沈非的那种力量之美,魅力之美,阳刚之美,男人之美。 那天之后,水清幽时不时的就会想到沈非,当然,她也不是就此茶不思饭不香的来了相思病,沈非于她那平静的生活而言,就像是一块大石头突然砸进了池塘,溅起了大大的水花。 是一个美好的回忆罢了。 水清幽从没有奢望过,因为她清楚一个能轻易将锦城市一把手放倒的男人,不是她所能奢望到的,留在她的记忆里,偶尔拿出来翻一翻,想着有过那么一段惊心动魄的经历就行了。 她也一直觉得,他们的人生,应该是两条永不相交的平行线。 特别是在她调了飞行航线之后,更是这样。 谁知,她又在头等舱看到了沈非。 看到沈非的一刹那,水清幽心脏猛地一跳,血液不由自主激动了一下,嘴角也露出了欣喜的笑容。接着,水清幽眉毛一挑,虽然她还记着沈非,谁知道这个大人物还记不记得她呢!于是,水清幽换上空姐那种职业化的笑容,走到沈非的面前,“先生,你想喝点什么?” 沈非当然看出水清幽认出了他,联系到水清幽刚才的笑容,以及特意这样不认识一般的问话,沈非猜出了一些,笑道:“想喝点水。” 喝水,是很正常的。 可沈非却将“水”字咬得很重,而水清幽刚好姓水。 不难听出,这里面另有味道。 水清幽笑了,沈非这样回答,就说明还记得她,但水清幽玩心渐起,没有攀上那次的关系,仍是职业化地笑着问道:“喝点什么水!白开水?蜂蜜水?还是……” “清水就行了。” “清水?” “恩,最好是那种幽静的清水。” 听沈非这么一说,水清幽脸上浮出羞涩的笑容,她的名字叫水清幽,而沈非说想要喝幽静的清水,就是喝她倒过来的名字,也就是喝她。 这里面的暧昧味太足了。 水清幽边倒着白开水,边说道:“真是被你上次的表现给骗住了,原来你还真的就是一个坏蛋。” 沈非一本正经地回道:“美女,虽然你长得很漂亮,但是,你要再诽谤我,小心我投诉你。” 水清幽递给白开水,“那你就去投诉吧,随便你怎么投诉,在我眼里,你就是一坏蛋,要不然,怎么说得出那样的话。” “什么样的话?” “就是……” 水清幽话还没有说完,飞机突然一阵颠簸下降,水清幽身子一个不稳,手一抖,那杯白开水就倒在了沈非的裤子上,不偏不倚,刚好就是那个位置。 而水清幽整个身子也压了下来。 沈非的速度是够快,但在此刻,仍是没有快过飞机给予水清幽的强大惯性,她的那对包裹在旗袍下面的凶器,泰山压顶般压在了沈非的脸上。 秀丽山峰,将沈非给掩埋。 水清幽的双手还不由从后面抱住了沈非,而沈非的双手赶到也正好搂在了水清幽的腰间。 真的是,好一个香艳。 水清幽压上去的时候,整个身子不由一颤,仿佛有股电流从骨子里涌过一般。 等飞机平稳之后,水清幽立马回神,赶紧脱离了沈非的怀抱,不好意思的看着沈非,沈非笑道:“这下真是吃了幽静的清水。” 这话,歧义多多。 水清幽脸上飘出火烧云一般的神色,那话既指的是水倒在了沈非的那个部位,又指她的那处美妙的风景压在了沈非的脸上。 她还没有这么的尴尬过,平时做事也是得心应手,哪怕是面对一些对她有想法,想吃她豆腐的人,她都能应付,可面对沈非,却出了这样的羞人事。 水清幽低着头,嗔怒道:“你果然是坏蛋。” “美女,你可千万不要冤枉我,我坐着动都没有动,是你自己压下来的吧,怎么我就成了坏蛋。美女,你可要给我说清楚,不然,我就告你诽谤了。” “哼,你的坏蛋正在抬头。” “抬头?” 沈非一愣,旋即顺着水清幽的目光,看到他那处被打湿的裤子,还真的是在抬头变大,向来脸皮厚的沈非,也是红了一下脸。 老天,他是个正常的男人,一个超漂亮的女人,两座超有弹性的山峰那般包围着他,还有她腰间的纤细,她身上的幽香,要是他没有点反应,那才是真的惨了。 沈非笑道:“这也都是你惹的祸,谁叫你那么漂亮,再说,这真的是本能反应。” “狡辩。” “我说的都是真的,再说,你的也在抬头呢。” “我的也抬头?” 水清幽条件反射就要反驳沈非,可她顺着沈非的目光看到她的前面,水清幽身子又是一颤,心里传过酥痒感,她的敏感处也真的是在抬头。 这太羞人了。 水清幽说道:“坏蛋,跟我走。” “去哪里?” “跟我走就知道了。” “好吧,这是你的地盘,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沈非起身跟在了水清幽的身后,水清幽穿的这一身旗袍,不得不说,超级合身,将水清幽的身材完美的宣泄了出来,那突起的,那纤细的,那挺直的,都是那般的吸引人。 要不是沈非久在百花丛中,身边所见的所能接触的,全都是漂亮女人的话,尤其是换成他刚开始那会儿,心里的火焰不烧他个天翻地覆才怪。 现在,沈非则能带着纯粹的目光去欣赏。 水清幽带着沈非走到头等舱的卫生间,开了卫生间的门,对沈非说道:“你快进去。” “啊?” 沈非惊讶的大张了嘴,水清幽让他进卫生间,还真是惊了他一大跳,他不免想入非非起来,难道发生在三万两千英尺的爱,就要发生在此刻吗? “发什么愣?还不赶进去!” “美女,这样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 “这太刺激了吧?” 沈非说来,水清幽这一听,总算想明白了过来,白了沈非一眼,“大坏蛋,你东想西想什么?肯定是在想欺负我的坏事儿吧?” “没有。” “没有才怪。” “真的没有。”沈非坚决地摇完头,接着认真地说道:“我在想,面对你的勾引、诱惑,我是坚决的反对,还是闭上眼睛享受。” “你……”水清幽气得不轻,这位大少也太自恋了,可水清幽心里仔细琢磨了一下,要是真能将这样的人诱惑到,似乎也不错,不过,这样的念头也就是想一想而已,水清幽努力露出一脸的怒色,“你进不进去?你要不进去,我就不管你的湿裤子了。” “哦,原来是给我吹干裤子啊。” “不然你以为呢?” “早说嘛,我还以为你要吃了我呢!不过,一杯幽静的清水,你就真的不想淹没我?” “淹没?” 水清幽脸上羞意浓浓,这两个字的意思,就是傻子都想得明白啊。这个大少真的是……太没节操太没底限了。换作旁人这样对她,她早就怒火腾腾,一巴掌甩过去,再加上一记撩阴腿了。 可面对这个沈大少,被调戏的她,也有怒气,但更多的却是羞。 水清幽感觉自己很不正常,也不敢和沈非继续说下去,天知道沈非还要将她这杯幽静的清水怎么着,水清幽板着脸说道:“你到底进不进去?不进去就算了,你想投诉,那就去投诉吧。” “幽静的清水,你得幽静,不要发怒嘛。我又没说不进,我这就进。” “快点。” “这就快。” 沈非走进了洗手间,水清幽心里松了口气,可气还没有松完,沈非又猛地探出脑袋来,离她的脸仅有那么咫尺之距,水清幽给吓了一跳,脱口说道:“你要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