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一章 撞开门 - 妖孽狂医

第三百九十一章 撞开门

“你要做什么?” 水清幽本能反应地用双手环抱着自己,呈一副保护姿态,可水清幽没发现,因为她的保护,让那两峰波涛显得更加的汹涌、宏伟。 沈非扫一眼,“你不会进来吧?” “……” 水清幽无力吐槽,这个沈非担心错地方了吧,而且,该担心的,也是她才对,她该担心沈非会不会趁机拉她进去,而不是他说的那样! 幸好今天头等舱就只有沈非一个人,不然的话,那这脸可就丢大了。 水清幽气得山峰颤抖不已,努力板着脸,冷冷地说道:“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进来的。” “你说话算话吗?” “当然算话。” “那我就放心了。”沈非要关上门,水清幽心里正想着终于把这个流氓坏少给送进去了,可就在这时,洗手间的门又开了,沈非那张脸又露了出来,“对了,幽静的清水,你要怎么弄干我的裤子?” 水清幽浮现怒容,“你把裤子脱下来,递出来,我去给你吹干。” “脱裤子?你要脱我裤子?” 沈非惊喝出声,水清幽额头上爬满了黑线,“不是我要你脱,如果你愿意穿着湿裤子,也可以不脱。还有,也不是我给你脱,是你自己脱。” “这样一说,我就明白了,你早点说清楚嘛。” “哼。” 水清幽小脸儿尽是不满,她直直盯着洗手间的大门,虽然这门在合上,可谁知道沈恶少会不会突然又把脑袋给伸出来。 她得戒备着。 一秒。 五秒。 十秒。 一转眼,十多秒钟过去了,门没有再突然打开,沈非脑袋也没有突然冒出来,水清幽这才松了口气,心想这下子沈非不会再冒出来了吧。 然而,水清幽再一次失误了。 水清幽那口气还没有松完,洗手间的手忽然又松开了一条缝,然后一条裤子递了出来,水清幽吓了一跳,想着幸好没有出问题,便顺手接过。 等她接过,她发现,门口又出现了一条裤子。 而这条裤子,是沈非贴着身穿的内裤。 水清幽一张脸瞬间盛开了桃花,这个沈恶少,竟然把这样的裤子都给递了出来,他到底想做什么? 他就一点都不担心自己难为情吗? 可恶的沈大少。 水清幽红着脸将裤子接了过来,沈非都递了出来,她自然不好再还回去。 而且,这条裤子真的湿了。 她打湿了沈恶少的裤子,自然是要给他弄干的。 莫名的,水清幽想到一个问题,沈非现在把他的外裤和内裤都脱了,那他岂不是什么都没有穿? 要是什么都没有穿,那么…… 水清幽不敢再想下去,实在是太羞人了,她将内裤裹在外裤里面,准备拿到外面去用吹风吹干,可刚走出一步,水清幽看到那还有着缝的大门,心里忽然生出一个恶作剧。 如果这个时候她突然将门推开,肯定能把沈非吓一跳吧? 毕竟他可是光着的。 水清幽不是个爱玩跳的性格,可想到之前沈非对她的捉弄,再看到头等舱也没有其他人,水清幽咬了咬牙,来而不往非礼矣,她也得去捉弄捉弄这个沈恶少。 想到沈非一会儿震惊的样子,水清幽便是一阵好笑。 想到便做,水清幽猛地将门推开。 沈非这时在做什么? 他正准备将门关上,好好放个水,裤子都脱了,自然是要趁机放个水。 谁知,他的手还没有伸过去,门就被水清幽给撞开了。 然后,他就暴露在水清幽的面前。 包括他的…… 水清幽是准备看沈非震惊的,她也确实看到了沈非很惊讶,可她更看到了沈非的强大。 霎间,红霞染脸。 水清幽脱口说道:“流氓!你在做什么?” “美女,应该我问你在做什么吧?我好好的想解决一下三急之一,你猛地将门推开做什么?难道你想冲进来?你告诉过我,你不会进来的,你把门打开做什么?” “我……” 水清幽找不到话来回答,难道她要说她想捉弄他?最让水清幽无语的是,沈非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一点尴尬,还是那么的理直气壮不说,就连那处都不避一下。 “我说的不对吗?” “你……坏蛋。” “你才是坏蛋呢,你推开门不说,看见了不该看见的,你转身离开,或者再帮我把门关上不行吗?你还愣在那里,你眼睛还一直看着,真是女流氓。” “恶……” “幽静的清水,好看吗?” “……” 水清幽再也不敢呆下去,掩面羞逃,她那会儿也是直接蒙了,所以,她完全是忘了要离开或者是关门这回事儿,然后才看了那么久。 她人是跑开了,可她脑海里,却将那副画面给定格了,等她走到一边用电吹风吹内裤的时候,更是不由自主想到那家伙,她真的是恨不得挖个缝钻下去算了。 洗手间里,沈非边放着水边说道:“这年头,女人比男人都还要流氓,世风日下啊。” 没等多久,外面有敲门声响起。 “谁啊?” “你的裤子。” “奇怪,我的裤子怎么会说话呢?” “快点,你不要我就给你扔了。” “那你是要直接进来吗?” “不。” 水清幽无语得紧,沈非没再逗下去,松开了一条门缝,接过了裤子,以最快的速度穿上,再开门,看到水清幽还站在门口。 “幽静的清水,你一直等着我,不会是在想着报复我吧?” “哼。” 水清幽离开,她现在是一句话都不敢多说,不然的话,不知又会被沈非引申出什么意思来,水清幽回到头等舱的服务位置上。 沈非坐到座位上,水清幽还努力维持着冷冰冰的模样,沈非笑道:“水美女,冷着脸是不好的,总是冷着,会把自己冷着冰块的,我们学校就有一个,都快要冷成冰山了。” “你管不着。” “别生气了,我才是最无辜的好不好,我最重要的东西都让你看了,你占了大便宜,还要怎样?” “恶少。” 水清幽气得胸前鼓鼓,沈非笑了一笑,“好了,不开玩笑了,我的错怎样?” “本来就是你的错。” “好吧。对了,你怎么会在这个航班来?” “关你什么事?” 水清幽反口就甩了一句,沈非不再问,水清幽没听到回答,觉得很不习惯,弱弱的偷眼看了下沈非,见沈非一脸的严肃,水清幽不由觉得自己做了错事,低声说道:“有人想潜规则我,我不答应,他便给我穿小鞋,让我到这条最忙的航班来。” “那个人是谁?” 沈非问来,水清幽眼睛一亮,以沈非的那种恶能量,他要出手的话,那个人还真不敢打她的主意,旋即,水清幽又想到,若是让沈非出手帮忙,那她就欠了沈非的人情,这种人情还是很难还的,虽然她自己也觉得对沈非有着那么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可她还真没想过要和沈非怎样。 此外,那个人据说也有后台,沈非帮她说不定会惹来麻烦。 这么一想,水清幽平静下来,说道:“谢谢沈少,不过,我觉得在这条航线也不错,毕竟我是专门服务头等舱客人的,也算轻闲。” 沈非确实是想帮水清幽一把,水清幽不想,他也不会再特意插手,他相信自己有能力帮到水清幽,不过,水清幽要和他沾染上了关系,说不定也会成为那些敌对势力的目标,她的生活从此也会发生改变。 所以,他出手相助,事情是好是坏,也说不清楚。 沈非点头,笑道:“那就再帮我来杯清水吧,这次你可不要再湿我裤子了。” “放心吧,不会的。” 水清幽肯定说着,又倒了一杯水,正要送到沈非面前的时候,飞机又抖了起来,水清幽脸色一慌,眼看杯子就要倒下,沈非疾如闪电般出手,猛地抱住了水清幽,将她固定在怀里,同时替她稳住水杯。 沈非全力相救,总算没有重复之前的悲剧。 只是,水清幽感觉到沈非的强壮有力,闻到沈非的独有味道,她身子有些软,特别是之前看过的某个家伙,此刻又触摸到了。 水清幽无奈,直觉沈非就是她的克星。 要不然,怎么会一次又一次的在他面前丢脸? 飞机又平稳了,水清幽欲哭无泪,为什么关键时刻总出状况,时候一过状况就没了呢?难道说是这飞机也在配合沈非,是老天让她遭这样的罪吗? 水清幽赶紧站起来,话也没说,冲到了里面去,她无颜见沈非啊。水清幽这一走,就再也没出现过,直到飞机快要降落在京城机场,水清幽才出来。 出来的时候,她的脸色已经恢复正常,可看到沈非,她的脸蛋又红了,沈非笑道:“清幽,你真该去学川剧变脸的。” “还取笑我,都是你害的。” “好人没好报啊,今天算是被女流氓欺负了。” “你得了便宜还卖乖。” “好了,幽静的清水,有事打我电话,只要不是你想要吃了我,我一定会来救了你。”沈非虽然是笑着说的,但水清幽听出了沈非的认真,也郑重地点了点头。 随后,沈非狂奔,一溜烟消失在水清幽面前,消失在很多人面前,沈非脸上的笑容已消失不见,有的只是冷意,冷到骨子里的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