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五章 被看穿 - 妖孽狂医

第三百九十五章 被看穿

听到蒋碧莲的那番话,周世豪眉头又狠狠地皱了一下,他也听说过云希若当初从锦城回来的事件,不过,他找上云希若,也不仅仅只是他想玩她,还有其他原因。 旋即,周世豪挥了挥手,警察带着蒋碧莲走了,蒋碧莲还在不甘心的狂吼狂叫,她可以想象,到了监狱里,她会受怎样的罪,不仅是她,还有她的一家人。 这都是罪啊。 蒋碧莲又悔又恨,可云希若已经不再想着蒋碧莲一回事儿,她将蒋碧莲弄走了,真正的难关才刚刚开始,她又该怎样对付周世豪? 虽然她早就有必死之心,可那是逼不得已的最后办法,如果有其他办法,如果还能活,如果能够保住她的清白身子,她还是想的。 周世豪走了回来,坐在云希若的面前,眼睛不断地在云希若身上扫视,嘴里温柔地说道:“希若,现在没有人能打扰我们了。” “你确定蒋碧莲他们会进监狱吗?” “当然确定,而且,我保证他们是坐十年以上的牢!不仅如此,如果你听我的话,好好陪我玩的话,哪怕以后我玩够了你,将你甩了,我也会出手,让他们一家人坐一辈子的牢。” “你真的能做到?” “那完全是小意思!监狱里面有减刑,那当然就有加刑,找人和他们打一架,让他们做错事,他们的刑自然就会加上去。” 周世豪说得轻描淡写,仿佛已经做过很多次一样,云希若心中警惕,早听说过周世豪是一个狠人,可听他这番话,才能真正知道他是多么的狠。 云希若装作松了一口气,露出痛恨之意,“让他们坐一辈子的牢,这样最好。” “只要你好好陪我,这完全不是问题。而且,经过今天这件事,我对你是越有越有兴趣,如果你能再有些手段,说不定我会找你结婚的。” 周世豪死死盯着云希若的反应,他说找云希若结婚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毕竟他们的身份差距实在是太大了,他要找的是一个门当户对的,是能够让他更上一层楼,让他家族势力变得更强的。 但他想用这来骗住云希若,让她心里存点念想,这样才能更快地化解她的怨恨,才能将她变成自己的人。 云希若一惊,随后说道:“周少,你用不着骗我,你这样的人,是看不起我的。我们说得好听一点,是明星。说得不好听,那就是一戏子。你的家里会允许你找一个戏子吗?所以,你不要给我希望,我也不会有希望,我们之间,不过就是一场交易。” 听到云希若这般冷静的话,周世豪又吃了一惊,原以为云希若就是会唱点歌的脑袋歌手,没想到,云希若还有这番见识,看问题还这么深刻。 换作其他明星听到说能够嫁给他,早就会兴奋得不知所以然,可云希若却镇定的说出这番话,这让周世豪真正对云希若有了些兴趣。 “希若,你又给了我一个惊讶。不错,我是很难和你结婚,你也很难嫁进我周家,不过,我很看好你当我永久的情人,有我罩着你,没有人敢惹你。”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 周世豪肯定地回答,云希若皱起好看的秀眉,似乎在思量什么,周世豪看到这一幕画面,不由笑道:“希若,你皱眉的样子也很好看。” 说着,周世豪就要伸手去摸云希若的脸,云希若本能反应地往后一退,周世豪脸露不悦,“希若,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不习惯。” “没事儿,慢慢你就会习惯的。” 周世豪又往云希若伸手了,云希若又往后退了,周世豪冷道:“希若,我对你是很有兴起,不过,你最好不要挑战我的耐心。” 云希若死死盯着周世豪,冷道:“我记得我之前说过的话,我知道我接下来该怎么做,我更知道在你面前,我根本逃不掉。我退,是因为我觉得身上很不舒服,我想洗个澡,难道你不想和一个干净的我玩,而是想和一个流了汗水,身上还有些脏的我玩吗?” 周世豪露出诡异的笑容,“按理说来,我是应该让你去洗个澡,这样我们再来好好玩的。不过呢,我忽然想尝另外一种味道,你流着汗,会不会更有味道?再说,以你的身份,也是天天洗澡的,就算脏了也不会脏到哪里去,你的汗水闻起来还有点香味,更能刺激我的欲望,所以,希若,不要再给我退了。” 这一句话,已经有了威胁之意。 云希若心里冰冷,她没想到周世豪会说出那般恶心的话,让她拖延之计根本不能成功,不过,她并没有就此放弃,她抬起自己的双手,说道:“周少,那你不准备将双手给我解开,就这样和我玩吗?” “不用,这样玩会更有意思。” 周世豪要扑上去,云希若重咬舌头,刺激了自己一下,然后抬起自己被绑在一起的双脚,踢向了周世豪的老二。 那里,是最脆弱的部位。 如果踢中的话,肯定会让周世豪很受伤,就算周世豪想玩她,也没有能力。 云希若想得很好,可是周世豪却是早有防备一样,轻松闪在一边,周世豪冷声喝道:“小婊子,你果然不是真心想陪我玩。” “我本来就不是真心,你这样对我,又叫我怎么真心?” “哼,别以为你打的什么主意我会不知道!”周世豪眼里露出鄙夷的目光,“别以为你是聪明人,别人都是傻子。你之前那样说,不就是为了让我折磨蒋碧莲吗?老子心知肚明,却还是按你说的做了,一是因为我想赌一把,说不定能够真心得到你。二是因为,老子不想给她钱,敢问老子要钱,老子不弄死她。” “我落到今天这地步,有蒋碧莲的原因,但归根结底,还是你!你才是罪魁祸首,你觉得我会真心吗?” 云希若豁了出去。 周世豪弯下身子来,“云希若,你是不是说得很爽,是不是觉得每说出一句话,就能拖延好几分钟?” 云希若脸色一变,她的拖延之计被看穿了。 “老子早知道你在玩缓兵之计,可老子没有揭穿你,还陪你一起玩缓兵之计,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因为老子敢肯定,你的缓兵之计没有用,你以为现在还会有人救你吗?你以为锦城那个人会救你吗?别痴心妄想了。” 周世豪又伸手去摸云希若,云希若眼睛闪烁,满脸惊慌,可就在周世豪要摸在她脸上的时候,云希若猛地大张嘴,一口咬住了周世豪的手指,咬得无比的重,无比的狠,直接咬在了周世豪的骨头上,差点将他的骨头都给咬断。 啊。 周世豪一声痛叫,“你娘的,居然敢咬我,老子今晚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既然你喜欢咬,我会让你用身体每一处好好咬我的。” 周世豪一脸的荡笑,云希若大声尖叫起来,“救命啊,救命啊!” 听到云希若的叫声,周世豪更是笑得狰狞,“你叫啊,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听到,更不会有人来救你。你放心,小贱人,一会儿有得你叫的时候,我会让你叫得欲仙欲死,你叫得越大声,我就越爽!” “周世豪,你不是人,你就是一个畜生。” “畜你麻,老子是周家大少爷,我爸是文化部的二把手,老子玩你,是看得起你,是你祖坟上冒了青烟,你娘的还敢骂我。” 周世豪脱着自己的衣服,脱完衣服,他又脱掉了裤子,就只剩下一条内裤,云希若不停的挣扎,可她的身子越来越热,热得超过了她的想象,热得她的思维都只充满了身体饥渴的感觉。 就是她不停的咬自己舌头都挡不住。 “云希若,不要反抗了,你的一切反抗都没有用,你好好陪老子,还会少受一点伤少受一点痛,老子还会怜惜你一点,可你要全力反抗,那你的下场,就会无比的悲惨。” 周世豪的手抓住了云希若的衣服,他要准备一把撕掉,云希若怒吼道:“周世豪,我死都不会放过你的,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云希若使劲咬自己舌头不说,还用头去撞墙,她要以死保清白,周世豪冷笑,“老子不答应你死,你怎么死得掉?老子今天玩定你了!” “救命啊。” “不会有人救的。” “是吗?” 周世豪肯定地说出不会有人救,外面就传进来一个反问声,听起来这声音还很远,还在很外面,可周世豪心中却猛地涌起巨大的不安感。 而云希若,则是有点蒙了。 还有点惊喜。 这声音,是那般的熟悉。 虽然她没有听过很多次,她只听了两次,可就这两次,却已经深刻到她的骨子里,这个声音,除了那个人,再无他人。 他真的来了。 他不是在锦城吗? 他是怎么赶来的? 他又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云希若心里浮现出无数的疑问,可最后,这些疑问都化成了惊喜,化成了沈非来了,化成了心安。 他来了,她就有救了。 她的手机号码拔得很好,她的拖延之计也用得很好,要不然,她早就被周世豪吃了。 最让云希若感动的是,他真的来救她,千里迢迢的来救她。 心中感激无比浓郁,还在慢慢化成爱意。 周世豪不知道是谁来,可这个声音却让他很不爽,他不理会这声音,反正这声音还远,不管怎样,他都要先把眼前的云希若给玩了,哪怕只是玩一下也行。 就在周世豪要扯掉云希若那薄薄的衣衫时,地面忽然抖动起来,就像起了地震一样,然后他听到砰砰砰的声音。 不等他想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儿时,他所在房间的墙壁忽然被打爆了,爆出一个洞来,洞里狂奔出一个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