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八章 一起叫来 - 妖孽狂医

第三百九十八章 一起叫来

云希若的衣服很利索,但她此刻,胸前的衬衣,还有一粒扣子没有扣上,那处风光宏伟地展现着她的娇美风姿。 看到沈非发愣,云希若得意地笑了,佯怒道:“喂,你往哪里看?” “往你勾引我的地方看。” “哼,我才没有勾引你。” 云希若扣上了那粒扣子,嘴角一副奸计得逞的样子,她走到沈非身边,自然得就像和沈非是男女朋友一样挽住了沈非的手臂,很是亲密。 沈非笑道:“希若,你可要小心,我是个有妇之夫。” “知道,你这样的男人,没有女人才怪。不过,我对你又没想法,我只是想让你装成我的男朋友,帮我挡一下而已。” 云希若不打草稿地说着,沈非眼睛眨巴着,又来了一个要他当挡箭牌的,苏锦瑟要他当挡箭牌,结果当成了他的女人,她的真男人。 叶静云要他当挡箭牌,结果给他当来了一大堆的祸事和麻烦,引发了他和唐家的种种争斗,就是现在都还没有完结,可以说,他能经历那么多事,成长得这般快,与当叶静云挡箭牌有很大很大的关系。 现在,云希若又要他当挡箭牌。 一个玉女歌仙,当她的挡箭牌,毫无疑问,麻烦多多,还不知到底会是怎样。这也就罢了,反正那都是以后的事。 可在此刻,事情都发生成这个模样了,她要他当挡箭牌有什么意思?当的又是哪门子的挡箭牌? 沈非很聪明的没有问出声,与云希若携手并肩往外走去,沈非耳朵里,那些脚步声已经越来越近了。 周世豪那边,当他看到沈非将云希若抱进去的那一刻,他感觉自己的胸腔都快要爆炸了,云希若是他看上的女人,他一定要吃进去的女人,可现在云希若依偎在别人的情怀。 用脚后跟想都知道,沈非抱着中了苍蝇药的云希若进去会发生什么事情,除了做那种事之外,别无他想。 “可恶!可恶的云希若,可恶的臭小子!还有那般警察,麻的,怎么不快点来。”痛苦当中的周世豪,仍然不停的痛骂着。 “这是一个耻辱。” “老子一定会报仇。” “不管你是谁?老子都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还能云希若这个臭婊子,会唱两首歌就了不起吗?老子一定会玩了你,然后再让很多人轮着玩你。” 周世豪发泄地骂着,他脑海里全是沈非与云希若发生的画面,心里尽是怎样报复沈非和云希若的毒计。 这时,沈非与云希若走了出来。 周世豪看到云希若那种药劲儿已经消散,再看到云希若又换了件衣服,愤怒又一次像火山爆炸开来。 他们果然发生了那种事。 虽然他还有着一丝奢望,他们不会发生,那样,他还拿玩处的云希若。 可眼前的画面,让他奢望破灭。 他们肯定做了那事儿,要不然,云希若的药劲不会除掉,云希若更不会换了件衣服。 周世豪暴喝道:“我的人马上就要来了!小子,你准备死吧。” “你会更痛的。” 沈非一语落下,周世豪身上的痛果然爆发开来,又痛了许多,周世豪强行忍住,冷喝道:“不管有多痛,一会儿我都会让你比我还要痛。” “你想少了,我说的更痛,不止是身体更痛,还有心里更痛。” “心里更痛?” 愤怒中的周世豪一时没有理解过来,沈非也不解释,呆会儿他自然就会知道了,就在这时,“砰”地一声,大门被踢开了。 二十多名警察冲了进来。 周世豪看到警察,忙在声吼道:“马局长,我在这里。” 被警察包围在中间的马有才,听到呼唤,忙越众而出,奔到周世豪的面前,“周少,你流血了,谁伤得你,我给你报仇。” “就是那个孙子,你立马把他抓回去,给我扔进监狱里。”周世豪将心中的怨恨一起吼了出来,马有才看到沈非,眼睛眯着打量了一番。 沈非现在身上穿的,还是早上那一套,他都没来得及去换。 在天启会所,长孙洪便以此鄙视看低了沈非。 而马有才,出身皇城根下的马有才,以京城帝都人自居的马有才,更是鄙视看低着沈非,根本不将沈非放在眼里。 马有才嘴角露出冷笑,心里却是在狂笑,这可是一个天大的功劳,这个小子来得太好了,他刚刚帮了周世豪一个忙,虽然那也能卖周世豪一个人情,但那根本是毫不费劲,人情小得可怜。 可现在这个不一样了,周世豪都被打成这样,周世豪怒火也汹涌得很,如果他将这小子也给弄倒,那周世豪肯定会对他非常感激。 周世豪的老子可是文化部的二把手,到时,周世豪随便说一句话,他赚个千把万是非常轻松的事情。 而且,他早看上了一个女明星,现在正是红的时候,他帮了周世豪这个忙,再随口提一提,周世豪肯定就会明白,就会将那个女明星送到他的床上。 不仅如此,周世豪老子人脉那么广,他要救了周世豪,为周世豪狠狠出气,周世豪帮他使使力,带着他去见一些,他还能往上爬一爬呢。 这些念头在脑海里瞬间一闪而过,马有才嘴角的笑容更冷了,他先是让人将周世豪扶起来,然后拎着枪往沈非走去,冷喝道:“周少是你打的?” “你心里不是已经认定了吗?” 沈非淡淡说来,马有材嘴角的笑容又浓了几分,确实如此,他早就认定了,换一句话说,就算不是眼前这人打的,但周世豪想整这个人,那也必须是他打的。 不过,这些并不是马有才最高兴的。 最高兴的,是沈非的声音。 那口音,一听就不是京片味儿,十足的外地口音。 这说明他是从外地来的。 也就断绝了这人是靠着背景打周世豪的可能,先前马有才还有一些顾忌,毕竟京城的官太多太大,说不定路边撞倒一个就是正处级的,甚至可能是厅级,更高级的。 既然是外地的,那就没有这种可能了。 不管在外地有多么牛逼,来到京城都没有用。 而且,马有才对京城一些公子哥也是专门记过的,怕的就是惹上他们,而眼前这人与他所有记忆里的人都合不上。 再配上他那衣服,就足以证明,这人百分之百没有背景,属于可以随便欺负,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的节奏。 想来他敢打周世豪,也是因为这个云希若。 这对他来说,更是一件好事。 不用付出什么,就能得到那么多的好处,真是爽上了天,马有才心中决定,等处理完这事,就把二号三号情人一起叫过来玩双的。 马有才冷道:“你叫什么名字?” “你资格不够。” “狂妄。” 马有才狂喝,他可是燕西区的公安局长,一个没有背景的外地佬竟然说他没有资格,这时,周世豪冷笑道:“马局长,甭说你,就是我,这孙子也觉得没有资格。” “原来是这样啊。”马有才冷笑更甚,“孙子,你知道你接下来会面对什么吗?” “我还真不知道。不过,我知道你接下来会面对什么?” “哦,是吗?说来听听。” “接下来,你会喊痛,你会吐血。” 马有才一愣,随后哈哈狂笑,“这真是我今天听到过的最好笑的笑话。一个外地佬,竟然说会让我吐血,好,我就站在这里,你来让我吐血啊。” 当马有才狂吼着,沈非一脚甩了过去,正好踢中马有才的肚子,马有才二话不说就狂吐出一滩鲜血。 血溅于空。 众人傻住,马有才真的吐血了。 而且,这人到底对马有才做了什么,他们都没有看到。 正发神中,马有才狂叫起来,他感觉自己的肠子都被踢断,肾被踢破,那痛苦就像原子弹一样在他的肚子里爆发了。 凄厉的痛叫声比杀猪还要暴狂,众人被惊醒过来,周世豪吼道:“小子,你竟然敢打警察。” “我只是打了一条玩弄法律的狗罢了。” “你……死定了。” “这里的人都没有资格。” 沈非声音还是那般淡,马有才痛吼着,“小子,对我动手,你死定了。本来想着将你抓回去再慢慢折磨你,可你却不知死活,那老子就让你先尝尝子弹的滋味,你踢我肚子,我就让你的肚子中了十颗子弹。” “赶紧开枪,然后你们好叫人。” “你再厉害,再嚣张,在子弹面前,算个屁!所有人听令,给我开枪,对着他的肚子打!” “是。” 众人听令,毫不犹豫的扣动扳机,他们虽然被沈非之前暴打马有才的画面给镇住,但是,他们手中的枪给了他们无限的信心。 他的速度再快,又怎么能快得过枪呢? 就在子弹要射出膛的时候,沈非身子再动,他没有夺枪,也没有毁枪,他只是动了那些警察的手臂,让他们的手抖了一抖。 然后,这些警察就变成了神枪手。 甩出了一颗颗弧线子弹,而这些子弹,有十颗,钻进了马有才的肚子里,剩下的,则是长了眼睛,射进了周世豪的肚子里。 周世豪眼睛暴睁,他本以为马有才命令手下开枪,那沈非就是死定了,可就在他高兴的时候,那些子弹却射到了他的肚子里。 周世豪根本就不相信,他抬头看向,却见沈非仍然站在云希若的身边,好像从来就没有动过一样。 看到这,周世豪终于怕了。 这个人的实力,太强悍了,就在他慌乱之际,沈非说道:“周大少,马局长,继续打电话吧,你们这么牛,能量可不仅仅只有这么一点。对了,这次别一个一个的打了,一起打吧,能找到的靠山,能找来的助力,一点都不要剩下,不然,你们的血可坚持不到医院里,到时血尽而亡,那就不好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