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反正你就是坏人 - 妖孽狂医

第四章 反正你就是坏人

第四章反正你就是坏人 肤如凝脂! 沈非第一次理解到这四个字的含义,眼前那白得像牛奶的大腿,就是肤如凝脂!沈非稳了稳心神,摸在上面,刚一碰上,叶静云不由颤了一下。 “放松!在医生面前,一切都是浮云!” 沈非安慰着,叶静云低低“恩”了一声,却觉得摸大腿这事儿不是想浮云就能浮动的,沈非找到穴位,按摩起来,顿时热流狂涌,浓浓的舒服感冲入痛苦潮水当中,冲散了许多痛苦。 而且,这股舒爽感,还涌到了她的禁忌之处,叶静云止不住地颤抖起来,沈非认真地按着,心里感叹着她的大腿,手感真不是一般的好。 按完了右腿,又按向左腿,还是从脚底板往上,当然左边的黑丝也被撕开,亲密接触地按摩,双腿穴位按通后,沈非再一次停了下来。 叶静云身子颤抖的频率更高了,先前沈非停止按摩,撕了她的黑丝,摸了她的大腿,现在沈非又停止按摩,他都按到大腿处了,再往上的就是那个地方啊! 叶静云真怕沈非会说出那个地方,沈非淡淡一笑,问道:“美女,你在担心什么?” “啊?我没有担心啊!” “是吗?” “那我要按你的……你允许吗?” “我……我……” 叶静云条件反射认为沈非说的就是那个地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那是女人最宝贵的女方,除了她的男人,谁也不能碰的。 可现在,她痛得不行啊! 她该怎么办? 叶静云心里乱到了极致,她丝毫没有怀疑沈非是在占她的便宜,先前沈非所说的一切已经将她震住,而刚才那一股股驱除痛苦的热流,更是让她对沈非十万分的信任。 在她二十岁的生命中,她是第一次感觉到这样的舒服! 叶静云忽然睁开眼睛,盯着沈非,觉得沈非看起来挺顺眼,特别是那双眼睛,深遂得让人陷进去就拔不出来,想到他还有一手出神入化的医术,还算是个不错的男人! 这么一想,叶静云心里下了决定,只要让这个人成为她的男人,那个地方不就是可以让他按摩了吗?这个念头一浮现,叶静云的脸蛋儿就像染了天边红霞。 叶静云深吸一口气,闭着眼说道:“按吧!” “行,那我来了!” “来吧!” 叶静云一副上战场的样子,沈非抓过了叶静云的手,找准穴位按了起来,叶静云猛地睁开眼睛,“你不是要按……” 说到这里,叶静云及时收住了口。 沈非笑道:“按哪里?” “坏人!” “美女,我冤不冤?我帮你治病,你还说我是坏人!” “反正你就是坏人!” 叶静云心里那叫一个羞,本以为是那个地方,结果却仅仅是按手,羞涩嗔怒之余,叶静云对沈非的好感又增加了好几分,沈非明显可以趁机非礼她那个地方,但他没有! 虽然不用按那个地方,叶静云也不纠结了,但她心中的那个决定也没有散去,不管怎么说,这人是第一次对她如此亲密接触的;可闭上眼睛的她,没有看到沈非嘴角勾勒出坏笑,目光从那个起伏之地上面扫过。 沈非按摩得很认真,按过手臂、肩膀、额头、锁骨、小腹等部位,除了那些重要部位,其他的地方,沈非全按了个遍,虽然没有按胸前那跳跃的可爱,但沈非从领口里面狠狠饱了个眼福。 当沈非按完叶静云的肚脐眼后,叶静云体内的痛苦已经消失得干干净净,有的只是舒服,像是久早逢甘霖的舒爽,从未有过这种感觉的叶静云,真的沉醉在了里面。 半分钟后,叶静云睁开眼,朝沈非温暖一笑,沈非从她的笑容里感觉到了一种难以言说的从容,那种气质感更强,沈非愈发觉得他的身份不简单,经历这么一番大惊大喜,换成寻常人,要么喜极落泪,要么兴奋得抱着他不停地感谢。 可她仅仅花了半分钟,就将心情稳定下来,这种从容淡定的状态,绝不是常人能有的。想想也是,得了这种病还能活到现在,没有钱是不可能的,而那棵五百年的人参,也不是仅靠钱就能弄到手的。 叶静云笑道:“能先转过去吗?” “没问题。” 沈非痛快转身,刚转过去,沈非就愣住了,对面墙上贴的是白色光亮的瓷砖,将叶静云的身影都给映了出来,他看到了叶静云卷起裙摆,将黑丝从腰间褪下,滑过大腿、小腿…… 虽然白色瓷砖倒映出来的仅仅是个模模糊糊的轮廓影子,但是,却给了沈非无限的想象,比直接看到叶静云脱丝袜都还要诱惑。 脱下丝袜后,叶静云又整理头发、衣服,她胸前那对挺拔的可爱,随着她双手高举、落下,起伏不已,实在是太刺激,特别是叶静云的所有动作,都蕴含着一种天然优雅的韵味,更添数分诱惑,简直要人命。 沈非都有些后悔,刚才那么正经做什么,直接摸上去不就行了?就在这时,叶静云整理好了,说道:“可以了。” “哦。” 沈非转过头来,看到一张美得不可方物的脸庞,柳叶眉,大眼睛,直挺鼻梁,娇嫩红唇,白晳皮肤,什么闭月羞花、沉鱼落雁都不足以形容,再加上那股淡淡的药香味,绝妙的气质,真的是美到了心里,魂都醉了。 越看越熟悉,忽然,沈非想到苏锦瑟唤她静云,这不就是锦城中医大学校花榜上,得票数排在第二的叶静云吗? 论坛上放出来的叶静云照片,已经很美了,可沈非觉得,叶静云真人比照片更漂亮,更有味道,如果那些人能看到叶静云此刻没了病痛的模样,肯定会有更多的人将票投给叶静云,远超排名第一的秦妖娆。 叶静云说道:“谢谢你!我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 随着叶静云一声感谢,一大团红光涌入脑海,不仅将他刚才给叶静云治病所消耗的能量给补满,还多出了一大截,那红光已经形成了一段弧形,有两根拇指那么粗。 沈非笑道:“光是谢谢怎么够呢?” “那你准备要多少钱?”叶静云饶有兴趣地看着,想看沈非能说出多么大的数字来,沈非嘴角往上一扬,“要钱有什么意思?” “不要钱,那你要什么?” 叶静云有点期待沈非的答案,沈非没有回答,却是伸手指着叶静云,叶静云一怔,立马明白过来,“你想要我?” “电视上说,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 听到沈非这略带流氓的话,叶静云没有生气,反而笑着说道:“要我难度可是很大的!我觉得你还是要钱比较好,你可以尽量往多的要!” “嘿嘿,要了你的人,你有再多的钱,不都是俺的吗?”沈非笑得那叫一个贱,叶静云对沈非更有兴趣了,笑道:“有道理。” “那你答应吗?” “答应啊!” 叶静云干脆利落地说来,沈非眼睛大睁,他可是开玩笑随口花花的,她竟然真的答应了!这时,叶静云又说道:“只要你能俘获我的心!” 原来还有条件,这才正常嘛! 沈非笑道:“那你等着,看我怎么得了你的身,再取了你的心!” “我建议,你还是得到我的心比较好,得了我的心,我的身自然是你的。不然,难度会很大很大!说不定有生命危险!” 叶静云谈着身与心,脸上仍是一片淡然,沈非却是痞笑道:“一点都不难!等你下一次再痛的时候,我就可以趁机做坏事,把你给吃干抹净了,你说,到时我是从上面开始吃比较好呢,还是从下面开始吃比较好?” “……” 叶静云一滞,没想到沈非给出这样一个答案,可仔细一想,还真是有实现的可能性。旋即,叶静云想到沈非这样说,就表明她的病还没有完全好,叶静云问道:“那我现在离下一次痛还有多久?” “一年!” “再下一次,是不是更短?” “是的,一次比一次短,直到你的生命终结。” 沈非紧紧盯着叶静云,却没有看到叶静云脸上有悲痛之色,有的只是镇定,沈非真心挺佩服叶静云,哪怕是早有准备,可知道真正的答案,还能这么淡然接受的人,真心不多,沈非不由问道:“你不怕?” “生老病死,自然之理,我不过是走得早了一点。” “我是说,你不怕我故意说来吓唬你,以此为要挟,得到你的身子?” “我信你!” 淡淡三个字,却很有力量。 沈非笑道:“这么相信我,难道你也想让我用生猛的身子来报答你的信任?” “你是第一个摸我身子的男人!如果我真的会死,那在死的前一天,我会找你的!” “干嘛要在死前一天找我?现在就可以找嘛!”沈非开着玩笑,心里却被叶静云所说的“第一个”给感动到,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摸上叶静云的脸庞,“相信我,一年之后,我能治好你的病!” 叶静云笑了,似荆棘花开放! 这时,敲门声响起,苏锦瑟说道:“静云,好了吗?” “好了!” 叶静云脆声应来,沈非刚刚将手放下,苏锦瑟和她的两个舍友便走了进来,四个女人围在一起说着笑着,讨论着沈非的医术真的很神奇,另外两个舍友看向沈非的目光,满是崇拜,苏锦瑟却在心中暗自猜测沈非摸了叶静云的什么部位。 沈非就在一旁看着,一会儿看看苏锦瑟,一会儿看看叶静云。越看,沈非越觉得校花榜上的排名有些扯,能上榜的人,特别是排到前五的,根本就没有可比性,各有各的美,就比如眼前这两个大美女,苏锦瑟是清纯美女,叶静云是气质美女,真的是各有千秋。 “要是把将这两个美人儿左拥右抱住就好了。”沈非心里美美地想着,眼睛又往两女的胸口看去,比较着到底谁的更大一点。 这时,苏锦瑟的眼睛看到了下面,顿时心中一个激灵! 叶静云腿上的黑丝,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