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洗了五分钟的手 - 妖孽狂医

第四十章 洗了五分钟的手

“我靠,李莫愁的老爸竟然是锦城市的市长!果然是李莫愁啊,身份太牛逼了!”沈非想起之前对顾妙暄的欺负,这李莫愁要是报复起来,还真是很有杀伤力啊。 不过,沈非脸上可没有露出半分惧意,锦城市的市长又怎样?他身怀神针,说起来比市长更牛叉。相反,沈非战意凛天,如果能征服这样的顾妙暄,那就太爽了。 念头瞬间转过,沈非笑道:“叔叔好!” “哼!” 顾东来根本没给沈非好脸色看,刘虹瞪了丈夫一眼,笑道:“小暄,快和沈非一起去洗手,然后咱们吃饭。” 顾妙暄带着沈非进了洗手间,沈非说道:“老师,你好低调!” “你最好不要惹怒我!” “老师,你这是在威胁我吗?我这个人,最不怕的就是威胁。”沈非打开水龙头,抓住顾妙暄的手一起去洗。 “你放手,我用不着你帮我洗。” “阿姨说了,让我们一起洗的。” 沈非揉着顾妙暄的手,顾妙暄根本挣不脱,恼怒不已,沈非享受着顾妙暄柔软的小手之时,目光还看进了顾妙暄的衣服里面。 因为俯着身子洗手,领口变得更低,沈非一扫眼就看到了顾妙暄的内-衣,上面绣着一株腊梅,而那颗粉-嫩的樱桃也跳跃在沈非眼里。 好是诱人! 当沈非饱享眼福时,刘虹对顾东来说道:“我告诉你,一会儿对沈非好点。” “凭什么?” “你没看到女儿的打扮,没看到女儿的笑容,没看到女儿牵着沈非的手吗?这说明什么,你还不清楚吗?你还凭什么!这里是家,不是你的市政府,不要把你的官威在家摆!要是女儿和沈非出了事,你看我怎么找你算账!” “那小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就你是好人!”刘虹把刚才礼物事情一说,“我觉得沈非这孩子不错,家里穷点没关系,只要人好,还怕女儿过不好日子吗?而且,沈非家里穷,那对我们的女儿就会更好,从这一方面说,还是一件好事。” “我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女儿又不是嫁不出去,你看你弄得这是什么事,那小子才多少岁,还是小暄的学生,这传出去你知道会引起多大的风波吗?” “哟,怕担心你前程了?女儿重要还是你的官重要?还有,我们女儿是嫁得出去,可这几年你看女儿有嫁的心思吗?好不容易她看上一个合适的,要是再坏了,你知道女儿会变成什么样子吗?另外,我告诉你,女儿和沈非已经有那种关系了。” “什么?” 顾东来双眼一凛,有杀气溢出,他比妻子想得多得多,首先想到的就是沈非配不上女儿,其次想到的是不是沈非用了什么卑鄙手段得到女儿,要不然,以女儿的目光,肯定看不上沈非那样的人。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会不会有人故意派沈非这样做!顾东来准备让秘书好好查一查这个沈非! 洗手间里面,沈非已经洗完了手,可他还是没有放开顾妙暄,他抓着顾妙暄的手去擦,近乎于从后面抱住顾妙暄,那亲密的接触让顾妙暄怒火滔天,转头恨恨盯着沈非,如果她的目光能够杀人,沈非已经被杀掉了千万遍。 可惜,她的目光杀不了人,沈非的脸皮又厚到了一定的境界,坏笑着,猛吸着,那样子要多流氓有多流氓,更流氓的是沈非感觉到了顾妙暄包裙裹住部位的弹性。 “松手,否则,我叫了。” “叫吧,只要你不怕被你爸妈误会成我们在里面做坏事,随便怎么叫都行,而且我可以帮你叫得更好听。” 沈非贱招狂攻,顾妙暄根本抵挡不了,她现在真觉得她的决定是错的,只是她已经骑虎难下。 擦一个手,沈非整整擦了三分钟才走出去,加上洗手的时间,足有五分钟,等两人坐在餐桌椅子上,顾东来的目光已经似十二月的雪,要多冷有多冷。 洗个手用得了五分钟吗? 肯定用不了! 那他们究竟在里面做了什么? 顾东来和刘虹都想到了一点,再看到顾妙暄那有些红润的脸,更加确信,只不过两人的看法完全不一样。 顾东来想一枪崩了沈非,刘虹则是觉得女儿彻底被沈非给俘获,笑着说道:“沈非,尝尝阿姨做的菜。” 说着还给沈非夹了一块肉,沈非感觉到了从顾东来身上散发的杀气,可他浑不在意,吃了肉,笑道:“阿姨手艺真好,我都好久没吃到这么好吃的菜了。” “你这孩子,嘴巴真甜。” 刘虹看着丈夫死死盯着沈非,不断瞪眼,却是没用,本来这个时候顾妙暄是应该帮沈非缓和一下的,可她想到刚才沈非对她做的事,乐得在旁边看戏,她相信老爸不会轻易饶过沈非。 这时,顾东来说道:“你叫什么来着?” “沈非!” “对,沈非,能喝酒吗?” “能!” 沈非心中冷笑,酒杯都放在自己面前了,还倒满了酒,这顾市长还问他能不能喝,来者大不善啊,不过,他有大底气。 顾东来说道:“不管怎样,你第一次来我家,先喝一杯!”顾东来端起了酒杯,沈非却没有举杯。 看到这,顾东来脸色一沉,在锦城市能让他主动敬酒的人一个巴掌都能数过来,而这几个人,他要主动敬了,他们还真不敢不喝。可这小子,竟然坐得稳稳的,连杯子都不举。 刘虹给女儿使眼色,可顾妙暄假装没有看到,心里想着先让沈非吃点亏再说,不然沈非总欺负她,刘虹正要打圆场时,沈非严肃地说道:“叔叔,你不能喝酒。” “哦?你说说为什么!”顾东来嘴角有着笑容,可这笑容,无比的冰冷,如果熟悉顾东来的人,看到这抹笑容,肯定会躲得远远的,因为这就是顾东来要发怒的前兆。 沈非却毫无感觉地说道:“因为叔叔的胃对酒的承受能力已经达到极限,如果再喝酒,少则一两,多则半斤,就会胃出血,而且是比较严重的那一种。” 顾东来听到,满脸冰冷,将酒杯重重往桌子上一放,“小子,你什么身份,第一次来我家,就咒我要胃出血,你存的是什么心思?就你这样不分场合说话的人,还想追我女儿,我告诉你,不可能!现在,给我出去!” “顾东来,你发什么疯,沈非劝你不喝酒有错吗?我看没有错,你本来就不能再喝酒!”刘虹忙站在沈非那一边。 顾妙暄脸色一慌,她想起沈非说她的病情,她不知道沈非是不是危言耸听,但她出声说道:“爸,酒伤身,少喝比较好。” 顾东来看到女儿老婆都帮沈非,心里更是不痛快,盯着沈非,“我让你出去,你没有听见吗?” 沈非淡淡一笑,“我知道叔叔不喜欢我,觉得我配不上妙暄!但是,我配不配得上,不是叔叔决定,而是我和妙暄一起决定的!当然,物质基础也很重要,所以,我在这里立下誓言,三天之内,挣到一千万!” “一千万?你拿什么挣?我平生最讨厌说大话的人,马上给我出去!” “是不是大话,三天之后,便见分晓。看在妙暄的份上,我再提醒叔叔一句,这两天千万不要喝酒!” “用不着你提醒!” “那阿姨,我先走了。” 沈非淡淡一笑,转身往外走去,刘虹想挽留,可这种情况下,她也不好挽留,忙对女儿说道:“小暄,你去送送沈非。” 顾妙暄根本没料到战争爆发得这么快,这么凶猛,她追了出去,顾妙暄刚关上门,刘虹就吼道:“顾东来,我先前说的话,你全当了耳旁风吗?” “谁让那小子咒我的。” “咒你?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心思,你不就是想找借口将沈非轰走吗?我说你是不是当官当傻了,你真要逼得女儿当尼姑吗?” “反正这小子不行。” “就你行!沈非哪里不行了?不说别的,就刚才,你看到沈非有一点慌乱吗?有一点愤怒吗?什么都没有,有的只是镇定,是不卑不亢,你觉得有几个人能在你面前做到这一步?” 顾东来眉头紧皱,仔细回想一下,那小子还真的是很淡定,而他相信沈非已经认出了他,顾东来冷道:“那你相信他三天挣一千万吗?” 刘虹语塞,她还真的不相信,别说一千万,就是一百万她都不信,但刘虹是站在沈非这一边的,“他那样说,还不是被你逼出来的!” “哼” …… 顾东来与刘虹你一句我一句地争论,顾妙暄将沈非送到了楼下,对于老爸的大发脾气,顾妙暄也是有点不好意思,“沈非,我爸脾气是有点急。” 沈非一笑,“老师,你不用担心我,你看我像有事儿的人吗?反正我们都是假的,而且,我还占了你那么多便宜,说起来还是我赚到了。” “可恶的家伙。”顾妙暄心里骂了一句,又问道:“那你说我爸胃出血的事?” “你忘了你的失眠吗?” 沈非淡淡说了一句,潇洒走人,顾妙暄看着沈非的背影,心里不自觉地荡出波纹,秀眉紧蹙,看着沈非消失在眼前后,才转身往家走去。 其实,沈非心里远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潇洒,虽然是做戏,可毕竟是被人轰了出来,沈非心里很不爽。 沈非想着,如果他有足够多的钱,足够大的能量,顾东来敢轰吗?就算他是市长,也不敢轻易轰吧? 不由的,沈非对金钱有了一种强烈的渴望。前两天吧,他觉得给父母买套房子,改善一下生活,让父母享清福就行了,而从赵子秋那里挣的钱,绰绰有余。 可现在,沈非觉得一千万,远远不够!不说别的,顾东来就不会把一千万看在眼里,他提着一千万,顾东来仍然会轰他出门。 沈非心思再次发生了变化,既然有挣钱的能力,干嘛不挣多一点钱?他决定,要挣很多很多个一千万! 而且,有足够多的钱,做好事都方便一点!这样想着,沈非眼睛一亮,神针同志说,越往后所需要的感恩能量越多,到后面,靠他亲自去治病救人之类,得到的感恩能量会很有限。 但钱足够的多,便可以用钱去做好事!就算他做一千件好事,只有十个人对他有感恩之能,那他收获也很大啊! 这么一想,沈非兴奋起来,忽地,沈非看到一个篮球朝他飞来,他毫不犹豫伸手抓住篮球。 刚刚抓住,篮球便“砰”地一声炸了开来,炸出一大团的石灰粉末,沈非感觉不对劲,立马闭眼。 就在这时,一个戴着眼镜的人,持着锋利无比的刀子,穿过石灰粉末,直刺沈非心脏,他的嘴角满是狞笑,这个目标太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