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二章 给你一个成为门人的机会 - 妖孽狂医

第四百零二章 给你一个成为门人的机会

“十三门人,现在,你们觉得,有资格让我荣幸吗?” 沈非的话,像一根根荆棘之剑,刺进了棍子男的心里,他们连沈非的一招都没有挡得住,哪里有资格让人家感觉到荣幸。 棍子男想到之前说的那些话,就觉得有些脸红。 怪不得人家对他们没有兴趣,他们的种种行为,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关公门前耍大刀。 他们却还沾沾自喜,还自以为是。 沈非又道:“坏了我的计划,你们觉得该怎么办?” 听到这话,十三门人更是苦笑不已,他们本以为拦住那些警察,再干掉马有才,或者是周世豪,就将是一笔天大的功劳。 结果,那是一笔天大的败绩,一笔天大的债。 棍子男、宋老六等人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好半晌,棍子男说道:“大人,您说怎么办,我们就怎么办。” 棍子男之前都没有叫过大人,现在叫了出来,还用了尊称“您”,局势如此,他们除了这样说之外,别无他法。 沈非冷道:“你们之前说得那么牛逼,一个宋老六就能干出那样的事,那你们另外十二个人的本领也差不到哪里去是吧?” “是的。” 棍子男的声音很弱,在以前,他回答这两个字绝对是无比的激情高昂,此时此刻,却充满了苦涩。 再强又能怎样? 还不是被人家给分秒钟打倒在地。 沈非说道:“那么,就给你们一个机会,一个饶过你们的机会,一个你们活命的机会,一个可以成为我随心所欲道十三门人的机会。” 这样的机会,让棍子男、宋老六等十三门人,瞬间兴奋了。 之前看到沈非的表现,他们就觉得沈非是可以一个他们下大赌的机会,那会儿还有利用沈非的意思,现在却是半分利用的想法都没有,有的只是想活命。 却不料,沈非还给了他们一个成为他门人的机会。 这样的老大,跟着他,那以后站的地位,绝对很高。 并且,他们的那个仇,说不定也能报了。 当即,棍子男说道:“大人,您说,我们要做什么?” “你们要做的,很简单!你们不是人多吗?你们不是人厉害吗?那你们就把京城的地下势力给统一了,或者毁灭掉!” 沈非淡淡一语,像是滚滚天雷炸响在十三门人的耳朵里,一统京城地下势力,或者是毁灭京城地下势力,这跟叫他们去送死有什么区别? 京城,那可不是一般的地方,那是祖国的心脏,是政治的中心,是无数目光的集中地。 虽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地下势力这个东西,因为各种需要,是怎么都驱除不了的。 但是,能在京城这种地方开辟出势力,又能在地下势力占住脚的,无不是凶人猛人,后面无不有背景。 就拿燕西区来说,地下势力就是犬牙交错,而华龙的势力从一百三十九名精锐就能可见一斑,华龙身后的背景也不弱,要不马有才和华龙的关系也不是合作。 而华龙,仅仅是京城地下势力的一个小部分。 若将京城地下势力分成上中下三等,那么,华龙的势力,也就是个下等,顶多就是下等顶峰,不能再往上高了。 一个下等地下势力就如此厉害,那中等的,上等的,或者是传说中超越上等的地下势力,那又将是何等的强大。 别说上等,就算是一个中等势力,也够他们吃上一大壶了;再退一步,就算中等上等地下势力不出,光是那些下等势力合起来,也能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因为下等势力,足有好几十家,他们十三个人怎么去应对,他们的那点人手,在这么多个华龙的势力面前,又算得了什么? 如果他们真的能做到,他们又何至于沦落到此,他们又有什么必要将宋老六推在外面,而他们去隐藏起来。 他们藏,不是他们低调,而是他们在积蓄力量。 既然还要积蓄力量,就说明力量不够,否则何来积蓄一说?直接带着人大杀四方,唯我独尊就行。 何况他们还有不弱的敌人。 就算忽略这一切,他们能够打败下等势力,也能干掉中等势力,不要命的毁了上等势力,他们也甭想一统京城地下势力。 京城的地下势力,无人能够统一。 不仅是利益问题,还有上面不允许,国家不允许,那些大佬不允许,毫不怀疑地说,如果有人敢统一地下势力,或者有实力一统地下势力。 那么,国家的打黑行动,就会立马展开,会将那股势力直接打残打废。 这种事情,历史上就曾经发生过。 不管那股势力背后的人物有多大,后台有多硬,都做不到。 即便是如今传说里厉害无比的黑榜,也不敢去做到这一点,连提都不敢提。 可沈非却那么平淡的就说了出来,给人感觉就像是在说要去吃一个夜宵,要去唱一首歌一样。 再说,他们现在还受了伤,棍子男更是腿都被打折了。 沈非给他们的这个机会,不是当门人的机会,而是送死的机会。 所以,棍子男苦笑道:“大人,虽然我们很想做到?也很想成为大人的门人,但是,我们真的是有心无力,不说别的,我们现都受了重伤。” “伤不是问题。” “恩?” 众人疑惑,伤不是问题,都伤重到这一步了,他连站都站不起来,还不是问题,那什么才叫问题? 棍子男也不敢分辩,宋老六说道:“大人,就算伤不是问题,可京城的水,不是一般的深,我们真的去做,可能会捅破天的。” “天,不就是用来捅的吗?我要玩的,就是滔天惊浪,浪破于天。” “……” 宋老六等人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人要捅天,他用什么来捅,有什么胆气?又是怎么去做?就凭他一个人? 这根本就是不可能想象之事,他却如此轻松的就说了出来,十三门人觉得他们跟沈非完全不是同一个水平线上的。 至少,那种事,是他们想都不敢想的。 沈非淡淡说道:“如果你们连毁灭都做不到,又有什么资格当我的门人?如果你们连去做的勇气都没有,又有什么资格活下去?” 棍子男等人感觉到了沈非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机,不由浑身剧颤,十三个人你看我,我看你,眼里全是无奈。 沈非的话说得再明白不过,如果他们不去做,那他们就得死!看沈非这样的手段,还不是一般的死法。 他们想死吗? 答案当然是不想死。 生活如此美好,大仇还未得报,他们怎么能死? 不想现在死,就得去赴死,战死。 即使最后都是死,但战死总比眼下的窝囊死好。 十三门人眼里的无奈涌过之后,又换成了绝然,他们毕竟是男人,毕竟也凶过,血气还未灭! 再说,这个大人如此强大,又说得那么不在乎,就算做不到,他的实力也应该会很强,追随于他,真能成为他的门人,也是一件好事。 这便是置之死地而后生吧。 十三人同时点头。 随后,棍子男说道:“大人,我们会去做,只要我们还没有死,就不会停下。只是,我们想请大人帮一个忙!” “说!” “我们有一个仇人,如果我们力战而死,还请大人帮我们报个仇。” “用不着那么麻烦,你们直接打电话将他们过来,我把他们放翻就是。”沈非像是在说一17苍蝇的事情。 十三门人眼睛大亮,可遂即又黯淡下来,“大人,我们的仇人不仅实力强大,还很有势力,很有权。” “那就更要叫他过来!” 听沈非这么一说,棍子男、宋老六想起了沈非之前说的要引起汹涌波涛,要捅破天,如果照这种节奏来说,他们的那个仇人,还真的是一个很好很凶猛的波涛。 十三门人动心了。 沈非不再理会他们,直接走到棍子男的面前,妙手回春,橙光能量大作,涌到棍子男的腿弯处,融进被打断的关节处。 一秒!两秒!三秒! 棍子男只感觉到腿弯处有热流涌过,浑身闪过一片暖意,从未有过的温暖,再然后,他想站起来,于是他便站起来了。 站起来的棍子男,有些不知所措,他知道自己受伤是多么的重,就算进最好的医院,让最好的医生来开刀,用最好的药物,也得在医院呆上那么几个月才能站起来,要想完全恢复实力,那更是不知道要等多久等多少年去了。 此刻,这位大人,仅仅三秒钟就给他治好了,他就能站起来了,实力还恢复了,棍子男觉得,他比之前更强了。 而这一切,是那么的虚幻,那么的让人不可相信,但那又是事实,是活生生发生在他身上的事实。 棍子男终于明白了沈非所说的“伤不是问题”这句话的真正含义,他能这么快的将伤治好,那伤还真不是问题。 有问题的是,这位大人到底是谁? 怎么会有这般厉害的医术? 马有才也愣住,之前他也听到了棍子男双腿骨头被打折打碎的声音;周世豪一惊之后,却是思索起来,他好像听到过一些小道消息,似乎是有一人的医术很厉害,堪比再世华佗,扁鹊再生。 只是,他一时之间想不起来这个人到底是谁。 但他的心里已经有了不妙的感觉,还有些慌乱,就算是有文化部二把手的老子当底牌,也是慌乱丛生,如同杂草一般。 在众人心慌之间了,沈非说道:“你一直说自己很厉害,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你废了华龙,给你报仇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