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三章 牛魔王 - 妖孽狂医

第四百零三章 牛魔王

“你一直说自己很厉害,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你废了华龙,给你报仇的机会。” 沈非这么一说,棍子男瞬间转头盯住华龙,眼有杀机。 看过沈非的强大实力,亲身经历过沈非的医术,棍子男已经丝毫不怀疑沈非说的话,沈非说能给他报仇,他就能。 不仅棍子男相信,就是华龙自己也相信,华龙畏惧的看了眼沈非,然后凝重地盯着棍子男。 华龙皱了几下眉,“你相信他说的话?” 棍子男踏步走出,“为什么不相信?你不是也相信了吗?” 华龙不再继续研究下去,转而霸道高冷地说道:“你真的要和我打吗?” “我已经来了。” “你不是我的对手。” “我从未将你放在眼里。以前是,现在更是。” 棍子男丝毫不惧,华龙眉头皱出了两座山,还是起伏不平的两座山,他是想用气势压住棍子男,结果气势没压住,相反,他还被棍子男给压住了。 不管怎么说,现在那个厉害的人,是站住棍子男的身后,是要废他华龙。 华龙转头,对沈非说道:“大人,我也愿意成为你的门人。” “你这样的人,是永远做不到随心所欲的。而且,我也完全没兴趣让你当我的门人,特别是,你还没有资格当我的门人。” 沈非说着铁一般的事实,华龙的脸上已经下起了倾盆大雨,他预感到沈非会拒绝,却没想到沈非拒绝得这么干脆利落。 而他的服软行动,也完全失败。 原本他打算的是先成为沈非那边的人,背靠大树好乘凉,看事情发展变化再说,他是不怎么想动他背后的后台。 那些后台,动一次就得少一次。 得用在刀口上,用在关键时刻。 可现在失败了,他只有和棍子男一战了。 华龙盯向棍子男,“既然你要找死,那我就成全你。” 话还没有说完,华龙就拔出了身上的枪,瞄准棍子男就要射击,棍子男一声冷笑,一个闪身,轻松闪过。 华龙并没有沮丧,枪口那么一偏,子弹射了出去。 这颗子弹,射的已经不是棍子男,而是沈非。 原来,从最开始,华龙的目标就是沈非,眼前所有的事,所有波浪的根源,全都是沈非这个人。 只要干掉了沈非,一切风波都将平息,什么十三门人,什么随心所欲道,全都古德拜,完全了事。 并且,他还能得到很多的好处。 马有才的大利益是完全收获了,周世豪的大恩也是毫不犹豫的落入怀中。此外,华龙还感觉到沈非是有个大身份的人。 干掉他,他的敌人,就成了他的盟友。 那么他的华龙会,就将不再是一个下等的地下势力,会变成中等势力,更有甚至是上等势力。 到那时,他就是京城响当当的一号人物,谁也不敢忽视他。 有这么多好处,华龙当然要去拼一拼。 即使是看到了沈非的实力很强大,但没有看到沈非让那些警察手中子弹改变轨道的华龙,不相信子弹都对付不了他。 所以,他毫不犹豫将子弹射了出去。 华龙死死盯着那颗子弹,想看着子弹射进沈非的心脏。他看到子弹在狂飞,他看到了子弹离沈非仅有咫尺之距,瞬间就能达到他的目的。 可就在这一瞬间,沈非伸出了两根手指! 就那么一夹。 像功夫里面火云邪神那一夹一样,稳稳的夹住了。 子弹不再动,沈非手指也没有受伤。 华龙眼睛暴突,像看到了魔鬼降临在他的眼前,高速飞行的子弹,竟然被他用两根手指夹住了。 他的手指,还是血肉吗? 他两根手指间涌出来的能量,到底有多强。 他到底是什么人? 难道是那个有身分的大少喝醉之后所说的,那个最高层次里面的强人? 如果真是那样的人,那样的身份,他除了一死,还能其他选择吗? 完全没有。 那根本不是他所能应对的。 华龙惊愣了,可棍子男没有发愣,他在看到华龙的反应时,立马想明白了华龙的打算,心里便是一个天大的震惊,他倒不是不相信沈非不能解决一颗子弹,而是他竟然没有料到华龙的居心,他还闪到一边,这已经失分很多。 之前的失分,只能用此刻华龙的悲剧来弥补,所以,他如狼似虎的扑了上去,华龙反应虽然慢了一步,但动作还算灵敏,他干脆利落地踢出一脚。 他没有踢棍子男的心脏,也没有踢棍子男的任何致命位置,他踢的,仅仅是棍子男的大腿。 大腿嘛,就算踢中了,受的伤也不会太重。 棍子男也确实没有闪避,看他的架式,是真的要在最快的时间内,以最直接暴力的方式解决掉华龙。 华龙嘴角录出一丝冷笑,他对沈非的计划失败了,还被沈非给震惊了,但,他是华龙,解决棍子龙还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他要用棍子男来打沈非的脸。 就在要踢中棍子男大腿的那一瞬间,华龙脚尖忽然弹出一把锋利的小刀,这小刀还是有毒的。 中者,必死无疑。 华龙相信,百分之百能够灭了棍子男。 但就在这一刻,棍子男忽然用手抓住了华龙的脚腕,冷道:“一个靠阴招,靠小手段的人,怎么能走得远。你自以为的优势,在曝光的时候,就注定了成为破绽!” 华龙面色铁青,旋即苍白。 他的自信十足,在人家眼里,不过就是一自以为是。 不等他继续想下去为什么,棍子男已经抓住华龙,狠狠往地上一摔,摔得华龙骨头咔嚓咔嚓直响。 紧接着,棍子男又狂踩在华龙身上,棍子男用尽了身上每一分力气,华龙要更惨,他的错才能更好更有可能弥补。 不到三分钟,华龙就被踩得不成人样,哪怕是经历过沈非折磨的马有才和周世豪,看到棍子男的狠劲,心里也不停地哆嗦起来。 原来十三门人,是这么的狠。 华龙被废得差不多了,棍子男住手,看向沈非,“大人,还要我做什么?” “让他打电话给他的后台,引浪来。” 沈非吩咐出声,棍子男立马照做,华龙之前是不想找他的后台,可这会儿他有可能小命不保,此时不找,更待何时? 退一步说,就算他不想找,他们也会有无数个手段折磨得他去找,反正都要打,还不如配合一点,那样还少受点痛。 这样一来,棍子男没费多少功夫,就让华龙打了电话,等他打完电话后,沈非说道:“你可以打电话了。” 棍子男欣喜,他得到了给仇人打电话的机会。 一秒都不耽搁得,棍子男打通了一个电话,响了好多声,那边才接起电话,有带着喘息的声音传了出来。 “麻的,是谁?不知道老子正在兴头上吗?敢来打扰老子的兴致,没有重要的事情,老子非得扒了你三层皮。” “牛魔王,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是哪根葱?知道老子牛魔王的称号,还敢用这种语气,找死!”牛魔王很嚣张,不过,他是起了兴趣,并没有挂电话,可电话那边又有娇嫩的声音响起,牛魔王在做什么,此刻不言而喻。 棍子男冷笑道:“还真是贵人多忘事!没关系,忘记了,我可以提醒你!五年前,十八铜人!” “十八铜人,是你!”牛魔王惊讶出声,同时还有一声女人的尖叫,随后牛魔王冷笑道:“我还真是想起来了,听你这声音,你是金棍吧!你居然还没有死,那场大火没有烧到你吗?” “你还没有死,我怎么能够先死。” “听你这意思,你是要找我报仇的?” “是要杀了你,用你的命,用你的人头,去祭奠死去的兄弟。” “哈哈哈哈……”牛魔王狂笑不已,“就凭你们,你有什么手段取我的命!五年前,我可以玩死你们,五年后,我更可以玩死你们!你们,应该知道我是什么身份吧?” “五年来的每一分每一秒,我都知道。” “我就奇了怪了,你们既然知道,怎么还敢找我来报仇?看来你们是想死得慌了,好吧,那老子就成全你们,划下道来,看老子怎么弹指间将你们灰飞烟灭,让你们十八铜人,彻底的变成十八死人。” “我们现在是十三门人,我们现在在燕语别墅,我们在这里等你,有种,你就来,否则,我们将是你永久的噩梦。” “哈哈哈哈哈,想当老子的噩梦,你们够格吗?你们要噩梦,老子给你们,燕语别墅,混得不错嘛。只可惜,马上,你们就会失去所有的一切。” 牛魔王看似没有将金棍放在眼里,可最后一句话还是透出了怒意,金棍挂断电话后一分钟都不到,马有才的电话就响了。 马有才看了沈非一眼。 “有意思。”沈非笑了,“你接起来让大家听听。” 马有才听话的接了电话,按了免提,当即,那边传出刚刚就很熟悉的声音,正是刚才与金棍通话的牛魔王。 “马有才,燕语别墅是在你地盘上吧?” 马有才着实有些无语,可在沈非那别有意味的目光下,老老实实地回道:“是的。” “那就好。燕语别墅里有我以前的一些个仇人,你去把他们抓了,记住,可以随便折磨他,但是,不要让他们死,这次我要折磨他们够了,才看着他们死去。” “王少,我……” “怎么,你还要拒绝?” “不是,我是说……” “不是就最好,好好的做,办好了此事,我让你往前爬一步。” 牛魔王说得很随意,好像他就是组织部长一样,马有才笑容更苦了,要以前听到这话,那是无比的爽,可现在嘛,真的是要人命。 “王少,我很想往前爬一步,可是,我现在自身难保。” “自身难保,怎么回事儿?” “刚才给你打电话的人,就在我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