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四章 魔鬼之言 - 妖孽狂医

第四百零四章 魔鬼之言

“刚才给你打电话的人,就在我的面前。” 马有才无比弱地说来,而嚣张不已,觉得一个电话就能将金棍等十三门人搞定的牛魔王傻在当处,半天没有声音。 在牛魔王认识的人里面,马有才不算是什么厉害人物,但是,那也只是相对他来说,什么时候,一个被他曾经灭过,本应该死了人,竟然也能将马有才抓住,还让马有才自身难保。 这也就算了,最重要的是,牛魔王觉得自己的脸被狠狠地摔了一下,原本是想嚣张的,结果却主动把脸凑到了人家的脚下,让人家踩了。 牛魔王眼里露出凌厉神色,金棍等人好像比他想的要难对付,正想着,马有才的声音又响了起来,“王少,我现在已经中了十多颗子弹。” “十多颗子弹?” 牛魔王第一时间是不信,再厉害的人,中了十多颗子弹,就怕不死,也是奄奄一息吧,可他们却还能说得这么顺溜,除了声音里有些痛苦,其他也没什么了。 但牛魔王接触得比较多,想起了那些个传闻,比如当年一部叫“力王”的电话,身带三颗子弹却像正常人一样,还力大如山。 那不仅仅是传闻,还是真实的存在。 难道金棍他们也成了传闻里的人? 可这也不对啊,不死的是马有才,金棍他们用了什么手段? 牛魔王杀气腾腾,不管怎样,都要先将他们灭杀了才是正路,正想着,金棍从马有才手里拿过了电话,冷声说道:“牛魔王,这个电话不通,你可以换个电话,无论你打什么样的电话,我们都接了。” “狂妄!”牛魔王大为愤怒,他从来没放在眼里,从来就看不起的人,竟然敢威胁他,敢蔑视他,牛魔王厉喝道:“别以为对付了一个马有才,你们就很牛逼,在我眼里,你们还差得远!等着,今晚你们必死。” “我等着!” 金棍信心十足,他的信心全都来源于沈非。旋即,金棍挂了电话,看向沈非,感激地说道:“谢谢大人,我们会去拼的。” “放心去拼吧。” 沈非淡淡说着,出手医治宋老六等人的伤,在妙手回春的神奇医术下,一分钟不到,宋老六等人就变得生龙活虎了。 “大人,我们必死战不退。” “你们也可以就此离开,再也不回来。” 声音还是那么淡,好像还是为了他们好,可金棍等人却是浑身猛颤,沈非的种种手段已经让他们将敬畏刻到了骨子里面,他们不敢逃,他们也不想逃,哪怕前面是死路,是万丈悬崖,他们也要去拼。 因为他们想要报仇。 他们现在活着的最大意义,就是找牛魔王报仇,让泉下的兄弟,还有那位大姐安息。 如果按他们的实力,他们找牛魔王报仇是永远不可能的,哪怕是死。要不然,他们也不会隐在暗处不现身。 此刻有了机会,他们当然不能错过。 “我们不会走的,只要还有一口气在,我们就会战斗不休。” 金棍等人掷地有声的说来,旋即往外走去,然后十三人分赴各处,准备用他们的命,去搅动京城地下势力这潭浑水。 就在金棍、宋老六等人走后不久,周世豪叫的人来了,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得到什么消息,除了那位铁锤,其他的人竟然是一起来的。 来的人不少,三百多人,哪怕云希若的别墅很大,涌进这么多人之后,也显得极为拥挤,一眼看去,还是黑压压的一片。 周世豪忍住痛,嚣张地说道:“孙子,这么多人,我就不信,你一点伤都不受,我就不信,一点都奈何不了你。” “你想太多了。” 沈非踏步走出,似猛虎下山。 那些人见到沈非一个人冲来,就算感觉现场有些怪异,却仍是忍不住地轻视,不自觉的狂笑起来,“就一个人冲来?怎么?真当自己是以一敌百的超人吗?NND,就算你是超人,老子今天也要将你打成肉馅。” “小子,在外地狂惯了,在京城就得好好卧着!京城的水,不是你能喝的,也不是你能下的,下了,就得死。” “不管你是谁,动我周家的人,就得付出严重的代价,世豪所受的伤痛,将用你身上所有的鲜血,要用你的生命手能偿还。” 景万三、辛局、周世豪三叔个个放出狠话,沈非来到了他们的面前,冷道:“你们的废话太多了,想说话,我给你们机会,让你们说一个够。” 沈非出手不留情,手臂似棍,棍扫千军,手指似剑,剑伤千里;没有人能挡得住沈非的拳头,全被绝对的力量镇压放倒。 而景万三等人还遭到了特殊照顾,直接被打废,骨头俱碎。 周世豪的三步周进波看到眼前这一切,完全回不过神来,他们放出的狠话还言犹在耳,那声音都好似还没有消散,可这些人却已经无比的悲催,像一条死狗趴在地上,痛叫着,抽搐着。 再看那个年轻人,一点粗气都没有喘,仿佛他不是打飞打倒了几百号人,而是踩死了几百只蚂蚁一样。 这样的实力,太骇人。 很快,周世豪叫来的帮手,就只剩下了周进波了。 周世豪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形容眼前的画面,他只知道自己心里很怕,怕得不行,他还生出一个念头,只怕铁锤来了,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这是一个让人绝望的想法。 周进波看到站在他面前,一言不发的沈非,身体每一处肌肉都在颤抖,心里每一个角落都是无比的冰冷。 “你……我们是周家的人。” “我知道!”沈非面无表情,“不过,我还想知道,你对周世豪是不是真的好。” “你什么意思?” “很简单,比如你自断一条胳膊,我就让他肚子不再流血;你要自断两条胳膊,我就取出他肚子里所有的子弹;你断两条手,一条腿,我就治好他的伤;你断双手双脚的话,我就去除他的痛苦。要是你够狠,你爱得更深,直接杀死自己的话,我就放了他。” 周进波听来,冷冷一笑,“你觉得说这些话,就可以挑拨离间我们吗?我告诉你,不可能的!” “是吗?” 沈非一声反问,看向周世豪,“周大少,你觉得呢?” 周世豪觉得沈非就是一魔鬼,那些话就是魔鬼之间,渗进了他的灵魂里,让他的心里涌出了希望。 他真的很痛,特别是在沈非说完那番话,他的痛苦好像爆增了许多倍,痛得他受不了了。 他不想再痛。 他更想离开这里。 虽然,周进波是他的三叔,但是,于他而言,只有他才是最重要的,别人的死活,哪里有他的死活重要。 当然,如果周世豪没有看到沈非神奇的医术,他就算是想,也不会说出来,但亲眼看到了,他知道沈非有那份实力,所以,他的心动了。 到了这个时候,周世豪才明白,原来沈非当着他们的面治好那个什么十三门人的病,不仅仅是那么简单的。 明知是魔鬼的诱惑,周世豪却拒绝不了,他没有讽刺沈非,没有像周进波一样放出那样的话,他转头看向周进波,带着万分的痛苦和深情,唤了一声,“三叔。” 这声呼唤,让周进波手抖了一下。 “世豪,你想说什么?” “三叔,我很痛。” “你忍着,我马上给大哥打电话,让他带着医生来,只要大哥一出面,这件事保证能解决,你也马上可以到医院治疗。” 周进波的语气里有着威胁,同时还有着请求之意,周世豪全都没有听见,他直言问道:“三叔,你当真想看着我去死?” “世豪,你怎能那么想?我要是看着你去死,我就不会跑来救你了,我现在落到这种地步,还不是为了救你。” “现在你也可以救我。” “我……” 周进波不由一滞,他不敢就这个问题继续深讨下去,大声喝道:“世豪,他这是在故意离间我们,你不要上他的当,他是想看我们周家内斗,想让我们周家人出丑,你不要说出那些令亲者痛,仇者快的话,更不要做出那些事。” “三叔,他是在看我们内斗,也是在离间我们,可是,他真的能够治好我身上的伤,你也真的可以救我的命,你只需要做出一点点牺牲就行,除非三叔你想看着我去死。” 周世豪的话越来越毒,周进波心里无比的愤怒,他救人竟然却救出了这样一个结果,要把他自己给救死。 特别是周世豪,他的侄儿,为了他自己的命,就要除掉他的命,周世豪的命是命,他的命就不是命吗? 是的,周世豪是大哥的儿子,大哥是家主,他现在能吃好的穿好的玩好的,女人似走马观花一样的玩,都是靠着他大哥。 但是,让他去死,他也是不愿意的啊,就是斩一条胳膊,他也不愿意,他还想当完整的人,他也怕痛呢! 周进波想骂周世豪一顿,却感觉气有点弱,只得再次转移话题说道:“世豪,你不要相信他的话,你的伤只有进医院才能治好,他根本治不好的。” “三叔,你知道我肚子里中了多少颗子弹吗?”周世豪不等周进波回答,便继续说道:“中了二十多颗子弹!” “你知道我流了多少血吗?流了几大碗了!这地上的一滩滩血,都是我流的!但是,我还活着,我还没有昏迷,我还能这么利索的说话,你觉得这放在一般人身上可能吗?我告诉你,不可能的!这一切,都是他做的,是他用了手段。” 周世豪倒是说得义愤填膺起来,“我亲眼看到他砸断了一个人的双腿,骨头全碎的那一种,但这人几秒钟就给他治好了。三叔,你觉得这在医院里要多久才能治好?所以,三叔,只要你愿意,我就能不再痛!三叔,救我!” 周进波被逼到了绝路上,他盯着周世豪,目光里透着一股冷意,“世豪,你真的想要三叔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