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五章 换一种戏法 - 妖孽狂医

第四百零五章 换一种戏法

“世豪,你真的想要三叔去死?” 周进波冷声问着,周世豪当然知道周进波心里很愤怒,但他管不了那么多,周世豪说道:“三叔,你总说很爱我,很宠我;你还说,只要你有能力,你就会护着我,不让我受到委屈和伤害;你还说,等我当了家主,你就是我最忠诚的跟随者!三叔,现在你可以用行动表示了。” “周世豪,你别太过分了,我是你三叔。”周进波忍不住怒骂起来。 “我知道你是我三叔,但我更知道,没了我爸,你又算什么?你一个只知道玩女人,什么事都不做的人,离了我爸,你连乞丐都不如。” 周世豪将他的鄙夷毫无保留的释放了出来,周进波恼羞成怒,“要不是我支持你爸,你以为你爸当年能当上家主吗?” “你支持了什么?我爸现在的一切,都是我爸自己挣来的!是我爸撑起周家的天,没有我爸,就没有了周家。” “周世豪,你爸知道这事儿,肯定不会同意的!你这是逼死长辈,这件事传出去,你还能在京城立足吗?” “三叔,我也没想你死,我只是想不再痛!算我求求你,你砍了自己的双手,再砍了自己的双腿,好吗?就算你没有了手没有了腿,我也能让你天天玩到女人,也能让人带你去你想去的任何地方,我还会照顾好你的妻子女儿,让你们一家不用为钱发愁!” “周世豪,你这个狗杂种,老子玩女人不是什么好鸟,你又算什么东西?你除了玩女人,你又能做什么?老子玩女人,但从不给周家带来祸事,你呢,一次又一次给周家带来祸事,这次,是你想玩云希若吧,自己把自己玩死了,还敢让我自断双手双脚,你麻的怎么不去死?” 周进波怒吼着,周世豪眼里也是怒火汹涌,他声音更加地冷了,“我要死了,我爸就会很生气,我爸一生气,你觉得你的日子还能好过?” “那总比没手没脚,生不如死的活着强。” “你可以直接死掉,我会感恩你一辈子。” “周世豪,感恩你麻个蛋,老子这就给大哥看电话,看他是不是要我去死,我倒要看看,他这个周家家主,是怎么当的。” 周进波要用大势来压住周世豪,周世豪身子里痛苦更浓,嘴里喝道:“周进波,你是傻逼吗?你不知道这个人的目的就是要让我叫爸来吗?我宁愿痛着都没有叫我爸,为的是什么你不清楚吗?只要我爸还在那个位置上,我们就还能过以前的生活,如果我爸卷进了这件事,我爸被人从那个位置弄下来了,我们还会有好日子过吗?真要到了那个时候,你就是周家的罪人,你就是自己找死。” 周世豪的喝声全部喝在了周进波的心里,事实的确是这样,如果大哥倒了,还是因他倒了,那他就真的离死不远了。 但是,周世豪又逼着他去死,他该怎么做? 周世豪嘴角滑出一抹冷笑,沈非摆明了要将事情闹大,已经让十三门人去搅地下势力,还惹动了牛魔王,事情真的很大很大了。 他再纨绔,也知道这样的事情,他老爸不能插手进来,毕竟这件事的源头,是因为他想玩云希若,在没有足够实力,不得不讲道理的时候,他也是理亏的一方。 为了维护他老爸,周世豪宁愿逼他三叔自残或者去死,说起来很难让人理解,但大家族就是这样。 周世豪再次开口说道:“三叔,我爸养了你这么多年,让你过了这么多年的风光日子,现在,该是你报恩,为周家付出代价的时候了。” “那你怎么不付出?你要死了,你做的这件事再没有理,也会变成有理,有很多人会很同情你老爸,你老爸说不定还会更上一层楼。” 周进波又想打电话了,周世豪冷眼一瞪,“我要死了,我保证,你的妻子女儿,一个都活不了。” “周世豪,你麻的还算一个人吗?” “我不想再痛,我真的很痛,我的痛苦,你根本体会不到。” “麻的,你就是一个疯子,这件事,老子不管了。”周进波说着就要往外走,可刚走出一步,沈非的声音就响了起来,“我允许你走了吗?” 周进波身子一寒,之前他不将沈非放在眼里,后来发现沈非的实力强得吓人,再后来,他更是深刻感觉到沈非更吓人的,不是实力,而是诛心之言。 他不敢动,不由收敛了刚才对周世豪的怒火,低声说道:“你要怎样?” “我还没有将戏看够呢!” “……” 周进波无语到心碎,他这边是在生死相斗,这人却是在看戏。在这一刻,周进波算是明白到了以前被他折磨的那些人,想一想,那会儿他不也是在看戏吗? 那时,他觉得很爽。 现在,那样的折磨落在他的身上,他才明白,是这么的悲催。 沈非又道:“你应该继续骂他,骂他忘恩负义,再将你们周家的家主叫出来,让他来救他儿子,再让他来评评理,问他是怎么教的,怎么教出这么一个垃圾儿子出来。” 周进波还没有回答,周世豪就狂吼道:“周进波,你要敢给我爸打电话,你就是周家的罪人,周家将容不下你。” 周进波眼里一个闪烁,真不敢打。 “不想打?很为难?”沈非问着,“没事儿,虽然我经历了很多事,但我的初心永远没有变,我从来不喜欢勉强人,你不想打电话就算了,那我们换一种戏法。” “换一种戏法?” 周进波还没理解到这几个字的含义,沈非便已出手,酷刑加身,周进波也痛得翻江倒海了,他总算是明白了周世豪之前说的那些话,真的是痛得不能忍受,不想活啊。 周世豪看到周进波也陷入痛苦当中,不由放声笑了,“三叔,是不是很痛?痛得不想活?这样吧,你直接死掉吧,那就能不痛了,并且,你还能救我,一举两得。” “去你麻的!” 周进波脱口骂出了一句,骂出来后,他发现不对劲,虽然周世豪说的话真的很气人,他心里也很想骂,但是,他并没有打算骂出口啊,这是怎么回事儿? 沈非说道:“不要停,你可以继续骂下去,说出你的心里话,你的痛苦就能减少,当然,你喜欢痛的话,那就可以忍着不说。” 周进波浑身像被渗了一盆冰水,原来是这么回事,他心里的话,有些是不能说出来的,是绝对不能说的,不然他会很惨。 他要忍着不说。 可是,一秒之后,周进波就发现自己根本忍不住。 于是乎,周进波骂了起来。 “周世豪,你娘的就是个败家子,你要不是生在周家,早他娘的死了几百回!还敢抢老子看上的女人,你算什么东西?还有你爸,家主的位置本来应该是我的,要不是老头子偏心,我现在就是周家家主,你周世豪在我面前,老子想叫你跪就叫你跪!麻的,总有一天,我会把他从那个位置拉下来,我才是真正的周家家主,我要你们所有看不起我的人都后悔……” 周进波说得很爽,爽到根本停不下来,周世豪大睁了眼睛,他在心里也从来没看起过周进波这个三叔,但他没想到周进波心里竟然是这样的想法,竟然还要坐他父亲的位置,为此还做了一些计划。 “周世豪,知道老子为什么从小就对你好吗?为什么在你很小的时候就偷着带你出去玩吗?为什么老子告诉你随便惹事做人要嚣张惹了事周家会出面解决吗?就是因为老子要毁了你,要把你变成纨绔,变成废物!还是一个嚣张的废物,这样,你迟早会惹上祸事,有些事有些人,周家当然能解决,但是,有些事周家就解决不了,有些人周家也惹不起,惹了就得付出代价。” “等你惹到惹不起的人时,你就惨了,你就完了,你爸说不定就会受到你的牵连,就会被拉下来,而我,就能坐上家主的位置。哈哈哈哈……老子一切都没有算错,今天你真的惹到惹不起的人,可你麻痹的,竟然把老子牵连在其中,还想逼老子去死,你麻痹的今天死定了……” 周进波笑得很肆无忌惮,周世豪脸色却难看到极致,原来,他从来没有正眼看过的三叔,在他很小的时候就毁了他。 想一想,如果他不是那么纨绔,他能够像其他大家族子弟一样,他也能有更好的前程,当然也就不会有今天的事,惹到这样一个人。 周世豪越想越愤怒,“周进波,你死定了!我保证,你绝对活不了!” “老子痛得本来就不想活了,不过,老子拼命也要忍着,忍着不死,不让你占便宜,要死,老子也要拖着你去死。” 周进波倒是有些豁了出去,周世豪目光冰冷,这时,沈非淡淡说道:“你叫来他老子,你以后就能当周家家主了,你的计划也能够实现。” 周进波一愣,看向沈非,眼里有亮光散出,周世豪狂吼道:“周进波,你已经做了错事,绝不能再错下去,你不能中了他的陷阱,他是故意挖坑让你跳的。” 听到这话,周进波盯着周世豪,咧开大嘴,残忍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