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六章 我也不想再痛了 - 妖孽狂医

第四百零六章 我也不想再痛了

周世豪要阻止周进波打电话,周进波残忍的笑道:“周世豪,你现在知道是陷阱了?知道不能跳坑了?那你亲大爷的,先前老子说那是他在挑拨离间,你是怎么回答的,你是怎么做的,你要逼老子去死,用老子的命换你的命。” “周进波,我爸绝不能被卷进来。” “老子管不了那么多!你都要我去死,我管你那么多!再说,老子说出了那样的事,你们也不会饶过我,既然这样,我为什么不打那个电话?那个家主位置,本来就是我的,我为什么不能去坐坐。” “你以为你真的能坐上吗?” “你爸悲惨了,我当然能做上。” “没有了我爸的那个身份,周家又算得了什么?周家家主又有什么意思?” “当然有意思,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算没了权,但还有那么多钱,也够老子狠狠地花一顿了。” 周进波越说越笑得开心,周世豪冷喝道:“周进波,你不要乱来,你这是在自掘坟墓,你这是……” “我也不想乱来。”周进波做出一脸痛苦悲伤的神情,接着又露出个狰狞的笑容,“可是,我真的不想再痛了。” “你……” 周世豪恨不得爬过去将周进波给咬死在当场,但是,他动不了,他除了能说话,脚根本一丝一毫都动不得。 周进波按出了号码,不多时,那边的电话就通了,周世豪大声说道:“爸,周进波已经背叛了周家,你不要听周进波的话,你不要来,不要!” “真是个孝顺的儿子。”周进波赞了一句,“可惜,我这个号码,不是打给你爸的,你以为老子真的就那么傻逼,那么白痴吗?” 周进波这么一说,周世豪脸色无比苍白了,还有种精神崩溃的感觉,他鼓了那么大的劲,聚了那么足的力,原来一点用都没有。 周进波一声冷笑,“阿欣,快去告诉大哥,世豪被人打了二十多颗子弹,流了几大碗血,就快要死了。我带人去救世豪也没能救出来,你让大哥赶紧带人来,迟了的话,我们都得死。” 不等他们有什么回应,周进波就挂断了电话,对着周世豪说道:“周世豪,你说你爸会不会来?” “你这个周家的叛徒,我一定不会让你好过的。” “你先过了这一关再说吧。” 周进波自个儿倒是底气足了起来,叔侄俩就在那里你一句我一句地对吼怒骂。 马有才早在一旁,呆成了雕刻,事情跟他想的完全不一样。 华龙更是恐惧深深,不仅仅是对沈非展现出来的强大实力,更是对沈非的那些手段。 收服十三门人,不,不叫收服,那是让十三门人去送死的手段。 还有,眼前,周进波与周世豪就算心里各不对付,但在表面上也是一体的,也不会内斗,不会大打出手。 可这人却只是说了几句话,动了几下手,就让周进波彻底的背叛了周家。 这还不是让华龙最心惊的,最惊讶恐惧的是,这人做这些的时候,真的是随心所欲,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华龙后悔了,早知道,他也向十三门人那样投到沈非的手下,那该有多好,哪怕当他的手下得做很多事,甚至可能没命,却也比他现在的处境好。 他现在还知道,他最后是生不如死呢,还是生不如死。 沈非却没想那么多,他只是要叫周世豪的老子来,周世豪很牛逼,牛魔王很牛逼,但是,他们再牛逼,本身所代表的平台、高度,却不是那么的牛逼。 周世豪的老子,代表的就是另外一重天。 叫来周家家主,才能让波浪更汹涌,才能让无数波涛,变成惊涛去捅破天。 气氛无比沉重,周进波看向了沈非,他清楚,自从打出那个电话之后,他就背叛了周家,就是沈非那边的人,他以后坐不坐得上周家家主之位,又做得怎样,都得看这人的意思。 所以,周进波低头对沈非说道:“老大,我以后一定会……” “别叫我老大。”沈非打断了周进波的话,“第一,你没有资格当我老大!第二,我只是利用你,让周世豪为他的所作所为付出惨重的代价!第三,我让你当上周家家主,但以后怎样,跟我半毛钱关系都没有!第四,如果让我知道你做坏事,我会亲手灭了你!” 毫不留情的四点,让周进波抱紧沈非大腿的希望落空,不过,他也听清楚了,这个人是真的要让他当上周家家主,这样就够了。 周世豪却是内心破碎,他从来没想到玩一个云希若,会玩到这么惨重的地步,会玩到他小命不保,周家被毁的地步。 如果早知道,他绝不会惹云希若。 云希若再是玉女,再是仙子,又怎么能和他的权势相比?有权有势,他什么样的女人玩不到? 只可惜,没有如果。 云希若一直站在沈非的旁边没有说话,看似很平静,可她的心里根本和平静扯不上半点关系。 沈非展现出来的一切,就像用一把斧头,在她的心里活生生的砍出了一个栩栩如生的沈非来。 任他岁月流逝,任他风吹雨打,都灭不了,毁不掉。 沈非在飞机上一次,给了她事业上的新生命;今晚最后关头的到来,给了她一个新的人生! 否则,被周世豪得逞,后果难以想象。 再然后,便是绝对强势的真男人做法。 女人,都是崇拜强大的。 云希若也不例外,她现在觉得,光是彩虹,还远远不足以形容眼前的男人,这个沈非,哪里是彩虹,根本就是太阳。 光芒万丈! 而她,想靠近他了。 哪怕是被灼伤,被焚毁,毫无结果,她也要靠近,因为她忍不住不靠近,因为再没人能取代沈非在她心中的地位。 云希若的心里,流过了一段段旋律。 这旋律,不是她想的,而是自然而然生出来的。 鬼斧神工! 飞蛾扑火! 这些想法,让她心中之前本来就没有熄灭的情火,再次燃烧了起来,她的眼里,流露出了火焰光芒。 沈非倒是不知云希若心里想了这许多,他转头问道:“饿了吗?” 云希若灿烂的笑了,在这样的关键时刻,在如此浩大战场上,沈非还能想到这样的细节,云希若感觉很暖。 心中爱一个人了,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优点,都是满满关怀。 云希若也是如此,她笑着回道:“本来都忘记饿了,你这么一说,我还真的有些饿了。” “那咱们出去吃点什么?” “行啊。你想吃什么?” “难得来京城一次,就去吃一吃京城的特色吧。” “对环境有要求吗?” “和你第一次吃饭,找个高大上的地方吧。” “那就京城大饭店。” “好。” 沈非也灿烂的笑了,云希若说出这样的话,无疑是理解了他的意思,一个长得漂亮的,歌还唱得很好的,是无数人心中的玉女,却如此理解他,想想还是挺爽的。 周进波一大帮人则有些无语了,他们这里闹得生生死死,这人却想着吃,还要去京城大饭店。 华龙眼睛一眯,心中惧意又上了一层楼,他要去京城大饭店,真的仅仅是吃饭吗?他是想把事情闹到天吧! 京城大饭店啊! 那可是开国之初就有的大饭店,以前是专门接待重要人物的啊,哪怕后来各种豪华大酒店大饭店像春雨后的竹笋一样纷纷生出来,京城大饭店的地位也不可动摇。 仍然是行业里面的一把手。 因为京城大饭店,不仅仅是一个饭店,更是一个权力场。 那些大佬家里的事,十有八九都会选择在京城大饭店。 京城大饭店的来往之人,绝不止是非富即贵,那是富不可言,贵不可言,特别是京城大饭店里的贵宾,那更是能贵上天。 华龙仿佛看见了沈非带着一身风暴,走进了京城大饭店。 京城大饭店将会发生什么,华龙不知道,但他想看到,在他不死的情况下,他想见证一下,这个男人到底会做到哪一步。 就在这时,云希若问道:“那这些人怎么办?” 沈非还没有回答,外面又闯进来二十多人,这帮人是华龙叫来的,沈非见状,笑道:“有人来我们卖苦力了。” 华龙没有深刻理解沈非的话,但周进波等人结果已经告诉他,这个人不能惹,越惹越惨,所以,华龙扯着嗓子嚎道:“军哥,你不要动手。” 为首一人,长得很剽悍,正是吴军,是一个中等地下势力的副会长,华龙抱的就是吴军的大腿。 吴军甩了华龙一眼,又看到地上一层的人,眼睛眯成一条缝,“华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叫老子来,又让老子不要动手,难道你以为老子带来的人,和你带的那些废物一样?” 华龙听到,心中更惧,忙道:“军哥,这人很厉害,这些人都很有来头,他一个人就……” “别告诉我,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他一个人做到的。” “是的,军哥。” “华龙,你是不是被打傻了,你觉得这可能吗?”吴军根本不信,也不理会华龙的阻止,看向沈非,“小子,这些人都是你打倒的?” “你把这几个人都拖到京城大饭店去。” 沈非点了周进波、周世豪、华龙、马有才四人,直接对吴军下了命令,吴军眉头紧皱,眼中杀机狂生。 “你在命令我?” “我在喝骂你!” “找死!” 吴军一挥手,让手下的二十多名好手冲了上去,沈非就像没看见一样,牵着云希若的手往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