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七章 卖苦力 - 妖孽狂医

第四百零七章 卖苦力

沈非带着云希若闲庭信步的往前走着,吴军手下二十来人则催动着漫天风云涌向沈非,一个个杀气腾腾,面目狰狞。 换在往常,面对这样的画面,云希若早就吓得不行,可在这一刻,有沈非在身边,她的手抓着沈非,她心里安静无比平淡如水。 她相信,无论有什么困难,沈非都能带着她跃过。 吴军冷笑地看着云希若,盯上云希若的,可不止是周世豪一个人,在马有才、华龙等人眼里,周世豪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人物。 但是,他接触到的大人物,比周世豪可厉害多了。 他接到华龙的电话,之所以来得这么快,不是因为华龙抱了他的大腿,就是因为云希若。虽然那位大少没有像周世豪一样口放狂言,但吴军很清楚,那位大少一直关注着云希若,他相信,如果将云希若带到那位的面前,定能立下一个大功。 今晚出事的地方,就是云希若的住处,如果他处理的好,自然是成功消除周世豪的影响,能得到云希若的好感,能让云希若乖乖跟着他走。 可他跑着来看到的情况完全不是这样,华龙被打倒了不奇怪,可周世豪一帮人也被打得无比悲惨。 而云希若,却依偎在了另外一个男人的情怀。 他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出现。 所以,即使是华龙提示了这个人很厉害,这个人惹不得,他也看到地上那帮人的惨状,他仍是下了攻击的命令。 这个人再厉害,能有他手下的人厉害? 这个人再惹不得,又能有那位大少般不能惹? 带走云希若,他得到的利益,难以想象,有着这样的利益驱使,他怎么能让沈非轻易走掉? 自然要干掉。 看到手下如狼似虎般扑上去,吴军脑海里浮现出了沈非苦战,最后仍然双拳难敌四手,被打倒在地,他再光辉万丈般出手,给予沈非致命一击。 吴军正想得美,脸色猛然一变,只见沈非一巴掌一个,像拍苍蝇一样,将他那些个个有着绝技,有着大杀招,比华龙手下精锐还厉害很多倍的人,给拍飞了。 拍的时候,轻如柳絮飘飞。 可他的手下飞出去的时候,却像炮弹一样,有着无穷的加速度,瞬间撞在墙壁上,栽了进去。 一巴掌一个,干脆利落,绝不多余。 二十个人是多,但根本经不住这样被拍啊。 他们拼上了性命,却连阻止沈非分毫都没有做到,更别说发生吴军脑海里想象的那样。 吴军此刻已经发了傻,他怀疑自己看到的一切都是假的,吴军使劲揉了揉了眼睛,沈非拍飞人的那一幕,果然消失了。 然而,吴军心里并没有放松一口气,相反好像有一块万斤重石压在他的心头,因为沈非就站在他的面前。 正双眼似剑,看着他! “你……你想做什么?” “之前我不就告诉你了吗?给我卖苦力!” “卖……卖什么苦力?” 吴军手抖脚颤脸发白,说话的语气更是弱得不行,就像小羊羔遇见了凶恶狼。 “把这几个人给我弄到京城大饭店去。” “好,只要你不杀我,我保证给你卖苦力,绝对不会出半点差错。”吴军信誓旦旦地保证着,急着保他的小命。 华龙看到这一幕,嘴角露出悲哀之色,他抱的是吴军的大腿,对于吴军的为人自然有所了解,在他的印象里,吴军绝对不是一个轻易服软的人,他的骨子永远都是凶狠的基因。华龙敢肯定,吴军表面上示弱,暗地里却绝对有着小动作。 可能,吴军认为这些小动作必定成功,但华龙更敢肯定,那些小动作在沈非面前,就是一个渣,跟他自以为是的杀手锏,那把小刀,那把手枪一样。 吴军不知道华龙的想法,他只是弯着腰,做出了要将华龙往外拖的架式,可就在他的身子绕到沈非身后的那一刻,吴军忽然站了起来,手里多出了一把枪,黑森森的枪口,直指沈非脑袋。 “臭小子,你还敢狂吗?” 沈非转过身来,吴军脸上再没有半分小心、紧张、畏惧等等表情,有的只是嚣张狂妄和得意。 吴军手指扣在扳机上,得意洋洋地说道:“小子,你真以为我怕了你吗?我要真怕了你,我吴军还能在这块地盘上混吗?” “我饿了。” “饿你个头,我还没有说爽呢,刚才老子所做的一切,全都是装的,目的就是为了迷惑你,就是为了这一刻,用枪将你指住。你是厉害,那你有子弹厉害吗?” 吴军说得很狂,华龙很无语,如果他看到沈非之前用手指夹子弹的画面,肯定不敢这么说,华龙仿佛看到了吴军的悲催。 “你可以试试。” “麻的,死到临头还敢狂!那老子就先废了你的手,让你明白,有些女人,不是你能够拥有的,不是你能碰的,碰了,就要付出代价,甚至是生命。” 吴军说着,就要扣动扳机给沈非一颗子弹。 这时,沈非出手,拍下。 像刚才拍飞那些人一样,轻飘飘的拍下。 吴军冷笑更甚,这样的速度,哪有子弹的速度快?他的枪口离沈非连三尺都不到,一射出枪口,就能钻进沈非的肩膀里。 然而,吴军的念头还没有落下,就感觉到一股大力涌在他的身上,随后,他发现手中的枪没了。 像他的手下一样飞了出去,撞进了墙壁里面。 吴军发愣,他的速度,怎能这般快? “我说了,我饿了,不要浪费我的时间,你又偏不信,我真的是一个很没耐心的人,谁浪费了我的时间,就要付出生不如死的代价。” 沈非出手施展酷刑,这个酷刑与其他的酷刑不一样,其他的酷刑,包括周世豪身上的,都只是痛,痛不堪言的痛。 而吴军身上的酷刑,除了痛之外,还感觉到有使不完的劲,用不完的力,非得要发泄出来才行。 这是沈非专门为吴军改进的酷刑,这样能让他更好的卖苦力。 如此,还没有完。 沈非又说道:“看在你给我卖甘力的份上,我会满足你的一个愿望。先前你说还没有说得爽,那我就让你说个爽快,爽快个够。” 又有两个穴位点出。 当下,吴军嘴巴止不住地说了起来,想停都停不住。 吴军满眼恐慌,这回是真的,不是假的,他也终于明白了华龙所说的惹不得是怎么一个惹不得。 从这方面来说,沈非真的比那个大少还惹不得啊。 他的手下,在人家眼里,就是一群蚂蚁。 他的手段,在人家看来,就是一个笑话。 同时,吴军也明白到云希若为什么会牵着他的手,这样一个强大到离谱,诡异到神秘的男人,是个女人都想靠近啊。 沈非说道:“好好卖苦力,你还有不痛的一刻,否则,你就永远生活在这样的痛苦当中,直到你死去。对了,还有,给你认识的人打电话吧,让他们来救你,还有你能搬出来的后台,认识的大人物,一个都别错过,让他们到京城大饭店吧。” 说完,沈非转身往外走去。 吴军嘴里说个不停,眼里却是无限疑惑,还有惊惧。 马有才不敢再嚣张了,有的只是恐怖。 周世豪只觉得沈非这样做,是在找死,这样惹下去,总会有惹到他惹不起的人。 周进波双眼放光,连吴军都这样被解决了,那他的大哥还真不是沈非的对手,等他大哥一完蛋,他就是周家家主了。 华龙眼里惧意深深,他看出来了,沈非之前说的一切都是真的,他是真的朝捅破天去做的带,还是以周世豪为中心,织出一张张的网,每一个跳进来的人,都会带来其他人。 就好比雪球从雪山顶上滚下,越滚越大一样。 无论最后沈非能不能成功,今晚,京城注定不会平静。 众人正心思各异的时候,目光忽然打直,全都目不转睛地盯着前面进来的一个人,周世豪眼里还露出了一丝喜意。 这人长得不高,也就一米六的样子,但看起来却是不一般的壮,是强壮的壮,不是肥胖的壮。 矮壮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周世豪视之为最大底牌的铁锤。 周世豪大声说道:“铁锤,就是那小子,用你的气功打死他,只要你打死他,我给你一千万,再把那女人给你弄到手。” 铁锤听到,原本凝重的眼里闪现出精光,一千万是笔很大的数字,够他挥霍很久,而那个女人,更是他想要的,让他热血沸腾的。 激动过后,铁锤的目光再次凝重起来,那些被砸进墙壁里的人预示着他的对手不简单,一千万和那个女人不是那么好赚的。 铁锤死死盯着沈非,想看出沈非的破绽,然后使出他的最大招式,一举将沈非解决掉,免得夜长梦多。 所以,他盯的时候,体内已经在蓄势。 大招,是需要时间准备的。 然而,铁锤看着看着,眼里却是满满的疑惑,倒不是他没有看出一些破绽来,相反,他看出了很多的破绽。 可以说沈非身上全部都是破绽。 但是,一个能干掉这么多精锐的人,又怎么会露出这么多的破绽? 他是故意的? 还是说,他有着绝对的自信? 铁锤想不明白,也就不再去想,只要这人没有看破他在蓄势在准备大招,没有出手打乱他就足够了。 当沈非离铁锤还有三步之距时,铁锤准备结束,他毫无预兆地出手,出手之际,整个身子鼓了起来,仿佛真的是有气充在体内。 铁锤的那只拳头,更是变大了不少,空中不断响出爆鸣声。 有此,便可证明铁锤的拳头有多么的厉害。 铁锤之拳,瞄准的是沈非胸口的最大一个破绽! 去势凶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