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八章 一根手指 - 妖孽狂医

第四百零八章 一根手指

沈非身上有很多破绽,可以说,处处皆破绽。 铁锤怀疑过,但这个关键时刻,他才顾不了那么多,不管沈非是不是用了什么诱敌之计,他只按他的想法去打就行了。 心脏,就是铁锤最喜欢打的一个地方。 因为铁锤喜欢听到锤破别人心脏,看到别人吐血,然后脸色苍白,倒在地上的画面。 再说,心脏还是沈非最大的一个破绽。 不打这里打哪里? 铁锤用出了全力,使出了传说当中刀枪不入,手能拉车,臂能跑马,胸能碎石的气功。 看他那架式,还真是有几分像。 铁锤杀气腾腾,来势汹汹,那拳头,似能轰碎挡在他眼前的一切。 不管是人还是神。 速度,快如闪电。 可就在这道铁锤闪电要闪到沈非面前的那一瞬间,沈非出手。 准确一点说,是出了手指。 就一指手指。 点在铁锤那变大硕大,变得极为强悍,变得杀伤力十足的拳头上。 立马,乌云散去,狂风停止,暴雨不下,瀑布倒流…… 反正,铁锤用尽了全力打出来的威能,在沈非那一根指头面前,就像变成了一个笑话,所有的力量都消散。 “我不信!” 铁锤狂吼着,吐着一口鲜血,搜刮着体内每一丝力量,再次爆轰向沈非。 可结果,依然如此。 拳头在指头面前停下,不得寸进。 仿佛,那根细细的指头,是一座巍峨的高山。 石来,阻石。 水来,断水。 无可越过。 铁锤慌了,他知道自己这一拳的威能有多大。虽然他体内涌动着的还是力量,并不是传说当中的内劲,可是,他练的那门气功,真的有一点用。 不说别的,至少能让他力量的质量,比一般人的力量更强,在同等力量的情况下,无人是他的对手。 就好比,都是同样重量同样大小同样材质的剑,可一把剑只经过百炼,而另外一把剑却经过千炼甚至是万炼,两把剑相砍的话,毫无疑问的是,那把百炼之剑会被千炼万炼之剑砍断! 他的力量,就是那把千炼万炼之剑。 就算是比他力量更强的,同样也不是他的对手。 铁锤出手之时,就是把沈非当成力量比他强的人去的,他就是靠着高质量的力量,相信能够打败沈非。 能够一拳击飞沈非,打得他吐血。 可结果,却是如此的让人悲伤,他连人家的一根指头打不过。 铁锤也感觉到,沈非那根手指里传过来的,也是力量。只是这力量的质量和纯度,比他强了不止千倍,他的力量是万炼的话,那沈非的力量就是千万炼亿万炼。 绝不可同日而语,相提并论。 不仅仅铁锤震惊了,周世豪、华龙、吴军等人更是无比的震惊,在他心里,铁锤牛到了天,虽然他看到沈非后来的实力很强,不再像最开始那样认为铁锤轻易就把沈非解决掉,但是,他也认为铁锤和沈非可以打上一打,就算是沈非最后会赢,那肯定也会很辛苦。 可眼前发生的一切,完全强-暴了他的想法,这哪里是势均力敌,这根本就是蚂蚁和大象的区别。 人家一根指头就解决了。 这说明,之前沈非表现出来的一切,还不是他的最强力量。 这更说明,沈非比他们想的还要强大,想要弄倒沈非,会更加的难。 华龙和吴军在颤抖,他们都认识铁锤,也知道铁锤很强,可那么强的铁锤,在这人面前,就是一块豆腐一只蚂蚁一根草。 吴军想到他之前的念头和嚣张,嘴里说出来的话,颤音更重了。 同时,吴军也明白到,他这个苦力,是卖定了。 那根手指,太风-骚,太威武,太震撼他。 这个时候,铁锤眼里涌出一浪接一浪的恐慌,“你到底是谁?你怎么能毁掉我的力量?你练了什么气功?你用的是什么……” 无数个疑问从铁锤嘴里蹦出来,沈非问道:“你是想死得壮烈一点,还是痛苦一点,或者是憋屈一点,再或者是死得遗臭万年。” 声音很淡,淡如山水不着墨。 铁锤的身子却颤抖了起来,沈非给出的四个选择,没有一个是活的,全都是死,不管是痛苦死还是壮烈死,反正就是死。 他还想赚一千万,他还想得到那个女人。 他不想死啊。 于是,铁锤说道:“大哥,我……” “我不是你大哥,你别乱攀关系。” “大人,我练了硬气功,我还有点实力,我可以帮你做事,无论你叫我做什么,我都去做,你给我一条活路!只要你能……” “让你死,就正是让你帮我做事。” 沈非给出的还是死路,铁锤很想暴怒,可现在的他根本没有暴怒的资格,他连人家一根指头都打不过,还能怒什么? 想到平时那些人对他,一个个都是礼遇有加,就算是周世豪,那也是态度恭敬,叫他出手也是用利益来交换,而不敢命令他。 这足以说明他的实力,很强很有用。 可是,如此强的实力,在沈非面前一点用都没有,人家就是要他死。 铁锤想不明白,他这么强的一个打手,这人怎么就一点都不心动呢?就算这人再强,那一个英雄也得有三个好汉帮啊。 难道他是故意这样逼他的,其实他是不会让他死的? 铁锤这样想着,嘴里又道:“大人,我真的能做很多事,看大人这样子,今晚还会有事情发生吧,有我在,或多或少,我都能帮大人挡点拳头,大人就不考虑一下吗?” “你的废话太多了。”沈非语气里有了不耐烦,“你所倚仗的,不就是你有硬气功,有一点比别人更强的力量吗?你猜,如果你的硬气功没了,你还会这么自信?” 听到沈非的话,铁锤剧颤了好几下,如果他没了硬气功,他就不是铁锤,别说他人的尊敬,别说玩什么女人,他只怕比靠边的乞丐还要惨。 他也是有敌人的,还不弱,全靠他的硬气功他的实力压着,要是压不住了,那些仇人不找上门来,将他砍成十七八块才怪。 不过,铁锤还是有点底气的,想破他的硬气功,那就得找到他的罩门。 但是,他的罩门,不是那般容易找的。 他将罩门放在一个大家都不会注意的地方。 只要罩门不破,他的硬气功就还在,他也就有说话的本钱。 说不定这人破不了他的罩门,还会对他另眼相看,他也能脱离这一次危机。 正当铁锤美美想着的时候,又是一股精纯的力量,通过他的拳头涌到身体每一处,力量所过之处,有剧痛肆虐,痛苦横生。 与此同时,那些力量就像一把把刀剑,在他体内狂斩,斩碎了他体内运转着的一条条无形路线。 铁锤暴吐鲜血,满脸恐惧。 那些路线,当然不简单,不是他物,正是他的硬气功运行路线。 好比一条条高速公路! 可现在,高速公路被斩断了,他的硬气功运行路线没了,气功再不能运转,力量也就消毁。 这让铁锤如何不惧? 到得这个时候,铁锤才明白,眼前这个人,是一个魔鬼。 他以为自己的罩门是隐秘,别人找不到,就破不了;原来,这样的想法,也是一个笑话;人家根本就不用通过破他的罩门来破硬气功,人家直接强行破掉,全面破掉。 一力降十会。 破得比毁掉罩门还要干净。 铁锤瘫倒在地,他现在没有力量了,他没有本钱了,他只能任人宰割了,他看向沈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沈非却说道:“如果你说,我将你的舌头割掉会怎样?” 这话,再次让铁锤颤抖,他体内的鲜血,像被千年冰川瞬间冷冻成固体一样。 因为,他的舌头,就是他的罩门。 这个罩门,绝对是出乎意料的存在。 大多数人都将罩门放在二弟、腋窝、屁股等等既隐秘又好防守的地方,可在现代,这些地方正是对手特别关注的,所以他另辟路径,将罩门放在经常说话经常使用的舌头上。 让别人天天看到听到,却谁也不会想到,他的舌头就是罩门。 他以为能瞒过天下人,可在这人面前,他就是一个小丑。 原来,人家不是不知道,人家只是不屑。 破罩门,破路线,都是破。 铁锤怕过之后,笑了起来,笑自己白痴,笑自己这些年恭维他的人越来越多,他已经渐渐忘了练武的初心。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他是想当侠的,后来他却成了盗,成了恶。 “师父说的对,不能持善心侠心,迟早有一天会自我毁灭。”铁锤低声念叨着,他确实是自我毁灭了,要不是想着那一千万,那一个女人,他就不会来到这里,不会碰上沈非,他自然就不用死,“师父,如果有机会,铁锤我定不忘初心,定不毁侠义。” 铁锤真情流露。 沈非眉毛一挑。 铁锤没看到沈非挑动眉毛,更不知道沈非挑动眉毛意味着什么,铁锤用着他最大的力气说道:“大人,我想战死,想壮烈的死!” “你救了你自己。” 沈非这话说得让铁锤非常莫名其妙,铁锤疑问道:“大人,我……” “你有一个机会,可以不死的机会。” 铁锤眼里闪过一抹欣喜,旋即又黯淡下来,说道:“我都这样了,不死又能怎样?活着会更痛苦,也许只有死了,才能消除我做的那些罪恶。” “你可以亲自去消除罪恶,去弥补。” “可是,我……” “你受了很重的伤?你的硬气功已经被破?你已经没有了实力?”沈非疑问着,铁锤点头,沈非又道:“我可以让你更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