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谢我你就请我去开房 - 妖孽狂医

第四十一章 谢我你就请我去开房

在篮球爆炸的那一刻,沈非就意识到杀手来了。 这次是真的杀手! 沈非万万没想到,会在大白天,在锦城财经大学,会在教师宿舍楼下面不远处遭遇杀手。 不得不说,这个杀手占了先机。 只是,他的先机也就在这里为止,沈非闭上了眼睛,可耳朵仍然很灵敏,他听到了刀子破空声,不退反进,一把抓住那人手腕,反手一折,直接折断。 紧接着,沈非左手成拳,全力击打在眼镜男的胸口,立马将眼镜打得吐血,同时,沈非抓着眼镜男冲出了石灰粉区域。 沈非闭眼得及时,半颗石灰粉都没有钻进去,沈非睁眼,看到眼镜男,冷笑道:“你又是哪个级别的杀手?” 眼镜男眼里尽是恨意,本以为用石灰粉迷住了沈非的眼睛,占了先机,他再将刀子往他心脏里一送,就能刺杀掉这个目标。 可是,局势瞬间逆转。 目标竟然精准无比地抓住了他的手腕,且速度疾如闪电,比他刺出的刀子速度更快,还有他拳头上的力量,远远超出了他,让他这个银级排名第三的杀手,瞬间丧失了战斗力。 银三冷声回道:“你休想在我这里得到半点消息。” “铁十三曾经也这么说过。” “哼,这里是学校,你敢在学校对我大打出手吗?” “真是可笑,你这个当杀手的都敢在学校里刺杀我,我有什么不敢大打出手的呢?就算引来了警察,好像你的事应该比我大吧!” 沈非直接踩了下去,就像踩铁十三那样,一寸一寸地在踩碎银三的骨头,银三刚开始还能拼命忍着,可到后面他根本忍不住了,正想放声痛喊,可沈非以“酷刑”手段点了他喉咙处的穴位,银三根本叫不出声来。 这让银三的痛苦加重了一倍。 沈非就那么踩着,踩完了脚,又踩手,接着踩胸,银三眼里布满了恐惧,好似在哀求沈非,想要说出他所知道的东西。 “你想说?”沈非问来,银三赶紧点头不已,沈非笑道:“可是我不想知道了,不管你们派多少杀手来,来一个我杀一个,来十个我就杀十个,总有一刻,会杀得你们心惊胆战的,你说对吗?” 沈非将银三踩成了铁十三那副模样,拍掉身上的石灰,直接往外走去,这里迟早有人会发现这个杀手的。 走出校门,沈非没有打车,漫无目的地往前走,心里却在想着事儿,刚才这个杀手事件告诉他,似乎光有钱还不够,还得有人才行。 像这个杀手,杀得如此突然,要不是他三次脱胎换骨,实力暴涨,还真着了他的道。如果他有人注意这方面的话,就能最大量的避免,而且还有黑榜那个不知道什么存在的组织。 沈非并没有急着去找人,这人是可遇不可求的,现在最重要的还是积累足够多的感恩能量,再来一次脱胎换骨,他的实力会变得更强。 忽地,沈非看到前面围了一大堆人,眼睛一亮,有热闹,通常都意味有着有麻烦,换句话说,他就能做好事了,顺路做个好事,收获一些感恩能量,何乐而不为呢? 沈非挤进人群,看到了一个熟人,不是别人,正是林莎。此刻,林莎正被三个男人、四个女人围着,路边还躺着一个老太婆。 其中一个卷发妇女朝林莎吼道:“小姑娘,你撞倒了我妈,说吧,该怎么解决?” “我没有撞倒她!”林莎满脸愠怒地辩解,“是她自己倒在地上的,我还好心去扶她,你们怎么能不讲理?” 卷发女冷哼,“你要不撞我妈,我妈能倒在地上吗?我妈平日里精干得很,虽然都七十多岁,但她还能自己走路去赶集,还能背东西,你看我妈现在都爬不起来了我告诉你,这件事你必须负责到底!” “负责,必须要负责!” “撞了人,还想跑,你跑得掉吗?” “你要想走也行,拿十万块钱来,我们自己送去医院!” “不然,我们就报警,先把你带到警局,再起诉你,让法院判你陪钱!” 这些人你一句、我一句,说得林莎毫无还口之力,林莎感觉特委屈,她真是看到这老太婆倒在路边,出于好心,她准备将老太婆扶起来,可刚刚扶起来,这些人就将她围住,说是她撞的。 让她赔十万,她哪里拿得出来?还要去警局,打官司,那就更麻烦了!林莎被逼到了绝路,真想周围的人出来帮她做个证,为她说句话,可他们都忙着看热闹、发微信,没有一个人帮她。 “小姑娘,快点赔钱,不然今天你就别想走!”卷发女一把抓住林莎,还去抢林莎拎的包,林莎孤单无助到了极点,就像处身于一个完全黑暗的世界里。 沈非看到这里,扫了一眼老太婆,走了出来,冷声说道:“这么多人欺骗一个善良的女孩子,你们良心被狗吃了吗?” 听到这话,林莎猛地回头,看到沈非的一瞬间,眼睛大睁,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虽然她和沈非做了两年同学,可沈非在她眼里,一直没有什么存在感,也就是这几天沈非和苏锦瑟在一起,让她有些好奇。 但在这一刻,在她最最无助的时候,沈非却站出来帮她,林莎觉得沈非就是一缕阳光,照射到了她的心里,驱散了冰冷的黑暗。 卷发女朝沈非狂吼,“谁欺骗了?你有证据吗?你没有证据的话,我可以告你诽谤!” 一个平头男吼道:“小子,少管闲事,免得惹麻烦上身!” 女的七嘴八舌地吼着,男的捏着拳头威胁,林莎看到这群人的架式,真怕沈非退了回去,那样的话,她就真的没有依靠了。 沈非冷冷一笑,往前走来,三个男的并排着挡在沈非面前,平头男吼道:“小子,我们的事,少插手,否则对你不客气了。” “我也没打算对你们客气!” 沈非连踢三脚,踹在他们膝盖骨上面,三人直接跪在地上,然后走到林莎身边,握住了林莎的手,笑道:“林美人,这下可不止还我一个吻了,怎么也得以身相许了。” 要平时听到沈非说这样的话,林莎早就说出一大串不爽的话,估计连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话都能说出来,但此刻听起来,林莎却觉得好温暖,她还反手紧紧握住沈非,生怕沈非扔下她。 那四个女人看到三个男的被踢跪在地,再次朝沈非咆哮,“你们撞倒了我妈,现在还打我老公,我要告你们!” “赔钱,不然,我们一定要告得你们坐牢!” 卷发女一边吼着,还伸手抓向沈非的脸,沈非将林莎拉到身后,冷道:“别以为我不打女人,给你们最后一个机会,滚!” “你还想打我,来啊,来打我啊!” 啪! 沈非一巴掌甩在卷发女的脸上! 卷发女愣住了,没想到沈非真的会打她,一愣之后,卷发女更是疯狂地朝沈非冲来,“你敢打我,我要抓死你。” 砰! 沈非将卷发女踢倒在地,卷发女嚎啕大哭起来,“不得了,这个人要打死我了,大家都看到了,谁给我做主啊,我妈还倒在地上没人去救,我又要死了,你们是杀人凶手啊……” 卷发女撒起沷来,另外三个女的也哭了起来,哭的那个一个凄厉,围观的人都对着沈非两人指指点点起来。 “看来还真是那女孩儿把老人家给撞倒了,人家哭得这么惨!” “就是,这小子出手也太重了,连女人都打。” “他们一家人还真是可怜。” 听到这些话,林莎气愤不已,可她又不知道说什么好,拿眼看向沈非,“我们现在怎么办?” “有我在,不慌。”沈非一笑,旋即转头,毫不客气地说道:“傻逼,他们要真的关心他妈,犯得着在这里揪住一个女孩儿,而不送她妈去医院吗?” 众人一听,大部分人哑口无言,还有的人不死心地说道:“人家都没钱,怎么去看病?还有,那老太太都昏迷那么长时间了……” 沈非懒得理他们,走到老太婆身边,在老太婆脚上点了一下,立马老太婆跳了起来,沈非冷道:“这就是你们所说的昏迷!” 众人傻了眼,老太婆跳得这么欢,可没有半点昏迷样,老太婆也意识到坏了事,朝沈非吼道:“你对我做了什么?我是真的被她撞倒的!” 那群大哭的女人不好意思再哭下去,怨恨地看着沈非,都是这个沈非坏了他们的好事,不然他们一定能从那女生身上弄出不少钱,卷发女喝道:“那你还打了我,打了我男人,我哥,这么重的伤,你一定要赔钱!” 三个大男人也威胁道:“不错,你要不赔钱,这件事就没完。” “当然没完,我还没有报警呢!”沈非掏出手机,打了110,“喂,青云路有一个诈骗团伙。” 这帮人见状,个个脸色大变,真要是警察来了,这种情况下,他们根本别想跑,卷发女忙说道:“我们不要钱了,我们这就走。” “走得了吗?” 沈非冷冷一笑,那三个男的可要一直跪到警察来,不过,这都跟他无关了,沈非牵着林莎的手走了出来。 林莎说道:“沈非,谢谢你,要不然我今天真被他们讹住了。” “谢我你就请我去开房!” “流氓!你就是这样把苏锦瑟骗到手的?” “聪明!” “走吧,我请你吃中午饭!” 林莎竟是没有放开沈非的手,沈非一边感觉着脑海里的红光,一边感觉着林莎胸前的柔软,很有些销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