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一章 要不你们打一架? - 妖孽狂医

第四百一十一章 要不你们打一架?

听到沈非问来,这个理着平头,穿着西装的三十岁男子,眼睛瞬间发了亮,生意上门了。 男子叫刘明,很普通的名字。 刘明用他阅人无数的目光看了眼沈非,断定沈非是那种外地来的,家里可能有因为某种关系某种权利有着不少钱,但是却没有见过什么世面,没有见过如此阵仗的人。 这样的人,正是他们的最爱。 是他们的大肥羊! 刘明下定决心,定要狠狠地宰沈非一顿,宰得他将身上的钱全部都掏空,于得,刘明大声的肯定地回道:“不错,完全没问题,钱给得越多,越能给你弄得服服帖帖的。” “你认识她们吗?” “有的认识,有的不认识,毕竟这里的新人很多,每天都有。不过,就算再不认识的,你想要,那么,我就能认识,她就能跟你走!” “真的吗?” “要不,你先给我五万,我给你试范一下,那个穿得暴露得怎样?这女的我认识,活非常好,非常干净,保证让你飞上天。” 沈非顺着刘明的手指,看向那个火辣女,眼里光芒更浓,刘明觉得更有门路,又指着那个空姐说道:“以小哥的本事,一个肯定不够,不如再来一个,你看那个穿制服的怎样,这女的是今晚才来的,保证新鲜。” 沈非又看了过去,眼睛更亮了。 刘明心里鄙视着沈非太乡巴佬,嘴里却说道:“小哥儿,要快点决定,不然一会儿,那些个美女就变成别人的了,毕竟女人就这么多,可来这里的男人却不少,要先下手为强啊。给我一百万,保证能让你将这两个女的都带着,让她们伺候你一晚上。” 瞬间,刘明就从五万说到一百万了,显然他是在下钩了,沈非也做出有些意动的样子,刘明见状,觉得这事情肯定成了,他正要继续诱惑的时候,旁边那个介绍着卖豪车的穿着休闲装,还是名牌的,有点艺术感的长发男却急急说道:“靓仔,有女人,还得配上一辆豪车啊,你想想,在车里飞,比在酒店里面飞重要多了吧?” 刘明别有意味地笑着看了长发男一眼,这个长发男叫程宽,跟他不是同一个势力的。 他是白马寺的,程宽是朝龙会的。 虽然程宽也没有拆他的台,说的也是共赢的话,但是,这样的大肥羊,得一刀一刀慢慢地宰,不能宰凶了,否则就会把大肥羊给吓跑了。 刘明判断出沈非有不少钱,所以短短时间后就说出了一百万,他有信心再用两三句话,就能让这只肥羊乖乖地掏钱。 可是,程宽插了一脚,说要买豪车,那些豪车哪辆少于三五百万能拿到手?这么多钱一起砸下去,很有可能将肥羊给吓住。 只不过,这个时候他不能和程宽直接爆发,否则会给其他势力机会,能抓一只羊是一只羊。 所以,刘明赶紧对沈非说道:“小哥儿,豪车是可以拥有的,但得你先有女人啊,先选了女人,你再去选车,到时还不是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程宽更急了,刘明能判断出来的东西,他当然也能判断得出来,他忙说道:“小兄弟,有了车,还怕没有女人吗?你把车往哪里一放,自然有女人爬上你的车。” “小哥儿,你看那些女人多么的诱惑,难道你不想抱着那个空姐的腰,不想摸摸那位林妹妹的脸,不想咬一口她的大桃子吗?如果迟了,那就什么机会都没有了,你到哪里去找啊!” “小兄弟,女人多的是,只要你有一辆豪车,无论多么细的腰,多么大的波,多么长的腿,你都可以拥有!” 刘明和程宽竞争激烈了起来,火药味越来越重,两人想斗鸡眼一样看着,他们的目的都很明确,就是想诓住沈非先买他们的一样东西,然后再骗光他身上所有的钱,不给对方不给别人一丁点的机会。 沈非看了看美女,又看了看豪车,为难地说道:“美女我想要,豪车我也想要,可是,我应该先买哪一个?” “美女!” “豪车!” 两人同时说出了自己的产品,说完之后,两人互相瞪了一眼,随后又哼哼着转头分开。 刘明又道:“小哥儿,我一见你就觉得你很舒服,这就是所谓的眼缘吧,看在这样的眼缘上,我给你打个八折,八十万,就能带走两个女的,不管是哪两个。” 刘明降价了,现在重要的就是把沈非钓上钩,只要钓住了他,后面有的是手段让他乖乖将钱给吐出来。 听到刘明的话,程宽眉毛一挑,不等沈非回答,赶紧又说道:“小兄弟,今天晚上,我们能在这里相遇,就是一种缘分,那些豪车,我做主了,给你七折,只要七折,你就能开走一辆,包准你能钓上很爽的女人,会玩得很嗨。” “小哥儿,七十万!” “小兄弟,六点五折!” “六十万。” “六折。” …… 两人为了钓住沈非的第一波,一个个都开始大肆降价,沈非见状,有些热火地说道:“你们这样让我很难选择啊,钱,不是问题的。” 听到沈非说钱不问题,刘明、程宽的眼睛更亮了,他们就喜欢这样的肥羊,不仅是刘明两人,周围一帮人眼睛都亮了起来。 沈非扫视了一圈,摆出一副得意洋洋的神态,继续对刘明和程宽说道:“要不这样,你们两个打一架,谁打赢了,我就先跟他去选,怎样?我的这个主意好吧?” 这话一出,沈非周围原本闹哄哄的,瞬间安静下来。 刘明和程宽都盯着沈非,神情凝重,目光犀利,似要将沈非看穿,沈非做出一副不解的样子,委屈地说道:“我是不是说错了什么?可是,你们这样吵下去,真的分不出胜负来啊。打一架分出胜负,多简单多干脆的,我家养的两条狗就是这样,每次他们抢骨头吃的时候,争相讨好我的时候,你不让我我不让你的,我让他们打一架,他们立马就会打起来,打赢的那个就能讨好我吃到骨头。” “小子,你说什么?” “小子,你想找死吗?” 两人又差不多同时说出口,他们的眼睛里都有了杀气,这个人竟然把他们比喻成狗,还说他们是讨好他,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沈非更加紧张了,“我是不是又说错了什么?” 刘明两人不由心生疑惑,这人是真傻还是假傻?真的没有注意到?如果不是真的,那他脸上的紧张又那么真实。 难道这人在他的地盘上嚣张惯了,所以到了这里,一时间没有习惯过来,换成以往遇到这样的人,刘明早就是手段齐出,分分钟让他明白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京城为什么这么魔,让他分不清东南西北。 可今天情况有些不对劲,他要对沈非使手段了,那程宽就能趁机讨好沈非,把沈非拉到他那一边。 这可不是刘明愿意看到的。 如此大的肥羊,他可不愿错过。 所以,刘明忍了下来。 程宽见状,眼里闪过一丝失望。 刘明得意地甩了一眼,两人埋头想着该用出怎样的手段时,沈非又说道:“如果我做错了的话,那你们就别打了,我也不买了,我……” 说话间,沈非目光落在卖祖传玉佩的那个年轻人身上,这个年轻人穿着一身中山装,面目看起来也极为老实,也正是这样,他眉头的焦急,看着很是逼真。 年轻人感觉到沈非目光甩过来的时候,脸色的焦急之色又浓了三分,眼里带着祈求的渴望,手里还将玉佩给递出去,可递出一点点,又是不舍的收回来。 沈非看到这一切,不由感叹,高手在民间啊。 他自认为在叶倾城那里磨练得不错,能演到七分真,可眼前的人却能演到九分,甚至是更多。 如果不是沈非拥有种种特异的话,只怕也会相信眼前的中山装年轻人。 他是个好学的人,竟然不足,那这样学习的机会,就更不能错过。 他们想演,就陪他们好好演一下吧。 反正周世豪老子还要一段时间才能赶来,反正京城大饭店就在眼前。 沈非脑海里想着叶倾城要是碰上这样的演员又将怎么演的时候,嘴上问道:“你说这块玉能值六十万?” “小兄弟,我是不会骗你的,六十万,我绝对是亏了,如果不是老母亲生病急需用钱,别说六十万一百万,就是给我五百万,我也不会卖,因为这块玉佩对我有特殊的意义。” 中山装唐千眼露悲色,明明将玉佩给递了出来,但手指却握得紧紧,显示着他的不舍。 沈非摇了摇头,“六十万,太便宜了,不符合我的身份,也太对不起这块玉佩的价值!” 听到这话,唐千猛地眨了眼,这是什么节奏? 六十万便宜,不符合他的身份,所以不买? 难道,这人就是传说中的只买贵的,不买对的人天字第一号大傻蛋? 不管是不是,唐千已经是心花怒放了,但他没有表现出来,仍是沉闷、凝重,还略带附和的说道:“小兄弟,你真的我的知音,这块确实不值六十万的,那小兄弟,你说要多少你才买?一百万吗?” “不够!” “那……两百万!” “真没品味,如此好的玉,竟然只卖两百万,真是让这样的绝世好玉蒙尘啊。” “那……那……五百万!” 唐千壮着胆子喊出了一个天文数字,然后紧张地看着沈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