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二章 那就三千万买了吧 - 妖孽狂医

第四百一十二章 那就三千万买了吧

六十万,低了。 一百万,不够! 两百万,也不够! …… 唐千原本的最低目标就是坑个十万或者二十万,可看到沈非与刘明、程宽所说之后,他提高了目标,提高到了五十万六十万,最多也就是一百万。 虽然他脑海里也闪过那么一丝更多的钱,但也只是奢望,他从没想过会真的实现。 但是,眼下,此刻,这个人,不,这只大肥羊,却说一百万不够,两百万还不够,直到他开到了五百万! 唐千现在很兴奋,很激动,也很紧张,很忐忑不安。 如果就按他最开始的想法,十万二十万卖了,他心里都还要高兴一点,因为他达到了目标,坑了一只小肥羊。 可这只大肥羊却不走寻常路,让他有了更多的想法,说到了五百万,让他有了希望。 但这个人要是撤退了,不给了,不买了,那么他的心,会很伤很痛很揪心,跟从天堂落到地狱差不多。 所以,唐千紧张地看着沈非,希望沈非点一个头,买下他手中的玉佩,买下他心中的兴奋。 就在这时,沈非摇了头。 唐千身子一下子僵滞住了,似被施了定身法,心里还一片冰冷,嘴里喃喃念道:“我就知道世界上没有这样的好事,没有这么蠢的人,即使是在京城大饭店外面。” “不过,这小子竟然敢耍我,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要让他明白,京城的这块地盘,不是谁都可以来闯的,他也不是别人可以戏耍的。” 唐千念着,眼里生出了狠光,还有杀机,正当他要放狠话,要让人做的时候,沈非又道:“还是不够。” 还是不够? 唐千傻了,呆了,愣了,蒙了。 五百万了,还不够? 那要多少钱才够? 就算他手中的这块玉佩是真的,也绝对值不了这么多的钱,更何况,他手中的玉佩是假的。 是他花了仅仅五百块钱,从古玩街的一个地摊上弄回来的,这块玉佩看起来很真,但他肯定是假的。 虽然古玩街是有捡漏的存在,可漏哪里是那么好捡的,这玉佩也就是看着有点顺眼,有点逼真罢了。 若说值五百万,那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的大好事。 可这天上,会掉馅饼吗? 唐千抬起头一看,什么都没有看到,看到的只是黑乎乎的一片,偶尔有星光闪烁? 那些星光就是馅饼吗? 就算是,那些星光也不可能掉下来,落在他的头上啊。 唐千是十万个想不明白,他想破了脑袋,想碎了心脏,想断了手脚,都想不通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就算他觉得这玉佩是真的,也非常喜欢这玉佩,可他也没有必要花这么多钱来买啊。 用十万块钱就能办到的,非得要用五百万来买,不,或者是更多,他是怎么想的? 难道他的钱,真的多到没地方花吗? 不仅唐千在发愣发傻,刘明和程宽,还有周围的人都用看白痴一般的目光看着沈非。 见过傻的人,没见过这么傻的人。 见过被骗的人,没见过主动愿意被骗的人。 不过,这样的傻子,这样的肥羊,正是他们所喜欢的,刘明和程宽更加激动了,区区一块假玉佩,都能够卖出五百万甚至更多的高价。 那他们的人,他们的车,可是货真价实,是再真不过的东西,那一定能够卖出更多的钱。 他们的目光,无比的火热。 如果放在星空中,说不定都会亮上一方区域,当然,最亮的,还是沈非这样的肥羊。 他就是夜晚中的太阳,白痴之光那般的光芒万丈。 不仅刘明、程宽意动,周围的人全都意动了,他们也在想着一定要把东西卖给沈非,周围的人都纷纷将消息发出去,告诉他们身后的人,告诉他们这里来了一只天大的肥羊。 人傻,钱多,速来宰。 刘明和程宽相视一眼,遂即又各自冷哼了一声,这样的肥羊,他们一定要抓到手里,那样他们赚的钱,不知会有多少。 如果软得不行,那就是来硬的。 反正,这么肥的羊,不能放过。 唐千则处于紧张与兴奋当中,他之前能卖五十万就能心花路放,后面卖一百万两百万他已是欣喜若狂,现在可好,远超五百万。 他已经不知道用什么来形容。 唐千看向沈非,沈非好像没见到周围众人那些发亮的目光一般,似乎也不知道他们心中在想什么,他只是鼓励地看着唐千,似乎是想让唐千开出一个更高的价来。 接触到这样的目光,唐千颤抖了,兴奋得颤抖了,他心里一声大吼,“NND,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既然有这么一个机会,那就一定不能错过,赌他一把。” 心念定下,唐千开口说道:“一千万!” 一千万! 这个数字一炸响在空中,四周的空气都沉浸下来了,就连呼吸声,心跳声都没了。 他们蒙了呆了痴了惊了。 他们的目光全都落在沈非身上,要看沈非的反应。 是点头,还是摇头,还是不够。 唐千更是盯得直,做完这一票,哪怕就是在京城,也够他轻松过完后半辈子了,让他挥霍许久了。 这一刻,唐千有种回到了中学考试一下,还有种当初加入地下势力时交投名状一样。 眼前这只肥羊,会决定他后面的路。 沈非则是皱了皱眉,然后说道:“一千万,这个价……” “可以再低一点。” 唐千慌忙说到,对于他来说,一千万本来就是拼着命喊的,是让沈非的目光给弄的,他也没想过赚这么多,不说少一点,就是少两点都行,只要能够将这玉佩给卖出去。 可是,唐千刚说出声,沈非就冷声喝道:“你说什么?” “我说,可以再低一点。” “恩?” “不不不。”唐千慌忙摇头,他没感觉自己在沈非面前气势很弱,忙说道:“可以再低两点,或者三点。” “低你麻个头。”沈非怒骂出声,唐千一愣,众人目光散乱,他们觉得沈非肯定是不会卖了,或者说他之前所表现出来的一切,都是装的。 唐千眼生杀光,正要告诉沈非花儿为什么这样红的时候,只听沈非又说道:“这块玉佩那么值钱,简直是天上有地上无,不仅可以辟邪,更能让人的实力大增,这样的玉佩根本就是无价之宝,岂是一千万就能买到的?一千万都不够,你还要低,低你全家。” 再一次被骂了。 还是骂愣了。 可唐千却没有生气,而是不可思议,是不知道该不该兴奋,一千万同样不够。 如果这样被骂,能够骂出更多的钱,骂出更多的大洋,他情愿被骂,不仅是骂他个头,骂他全家个头,骂他祖宗十八代个头,那都行!如果还非得给这个骂加一个期限的话,他希望是一万年! 或者永远永远。 周围众人也是这样,他们也希望这样被骂,毕竟这样的骂,代表的就是钱啊,是难以想象的钱。 不过,这样的愿望还不是很强烈,只是一点点,毕竟现在只是说话,而不是真正的黄金白银人民币。 说不定这个人是来闹事,是来捣乱的,虽然看起来有些不像,但万一呢?京城大饭店周围什么事都可能发生的。 再说,以前也不是没有出过这样的事。 只有当这人真正的将钱拿了出来,才能作数。 沈非没有理会众人的目光,他冷冷地看着唐千说道:“NND,这么好的玉佩,到了你手里竟然被这样践踏,真是婶婶可忍,叔叔不可忍啊。还好今天碰到了我,才能让这玉佩不蒙尘,玉佩,你放心,我会让你重见天日,让世人知道你的不凡,让看低你的人全都去撞墙。” “小兄弟,我……”唐千真的想问一声,他的玉佩,真的有这么牛逼吗? “算了,和你这样无知的人也说不清楚,这块玉佩,我买了,就三千万吧。” “多……多……多多多多少?” 唐千觉得自己将话说不清楚了,怎么会这样?他开一千万都是借了十颗熊胆开的,可这只肥羊,直接甩给了他三十个熊胆,不,还有虎胆,龙胆。 三千万啊,那是一千万的三倍啊,唐千自己都不自觉的去想,他是不是真的捡了一个天大的漏,这块玉佩真的是一个宝贝,还是传说中的宝贝,要不然,这人怎么会花如此多的钱来买? 周围的人也被傻住了。 被沈非的豪气给傻住了。 可沈非却很不爽地说道:“恩?你这是什么意思?” “啊,我没什么意思?我……” “哼。本来这块玉佩我可以出更多的钱,五千万一亿都不在乎,可是,你竟然那么践踏玉佩,还卖得这么低,这让我很不爽,所以,就只给你三千万了。” “我……” 唐千感觉到了心痛,就像有人将他的心挖了一块去,痛得他哭了,哭得很伤心的那一种。 想他以前,都是为了卖出假货而死命的吹,死命的开价还低价,可今天,买东西的人比他这个卖东西的还能吹,还要吹得厉害,吹得他心虚不说,还开出了他难以想象的价。 比他以前的天价还要天价。 一亿啊。 他从来就没有想过啊,而且,就因为他的态度不好,这一亿瞬间就少了七千万,他只能得到三千万。 七千万啊,他的话什么时候能值这么多钱了,要是有了七千万,那边的美女,他也可以想挑几个挑几个,那边的车子他也能想挑几辆挑几辆了,就是这京城大饭店,说不定都可以走到里面,去大厅里吃上一顿饭了。 可是,现在不行了。 七千万就那样没了。 唐千无比的失落,从来没有这么失落过,沈非看到这一切,心里觉得好笑,他不过几句话,就让他如此大变。 不过,这钱嘛,他还真是要给的。 以前有一电影叫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今天晚上,就将有一个三千万引起的风云变化。 于是,沈非一脚踹向唐千,将他踢倒在地。 唐千爬起来,正要冷喝出声,沈非说道:“你还要不要钱了?要的话,赶紧把账号打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