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四章 天上掉刀子 - 妖孽狂医

第四百一十四章 天上掉刀子

是的,陈光就是在拍马屁,想把沈非的钱给拍出来,把他给拍到京城大饭店里面去。 只是,陈光不知道,沈非会不会上当,哪怕是有唐千的例子在前面,可刘明和程宽打起来的画面,也说明他不一定就能成功。 可是,在这一刻,陈光兴奋了,激动了。 只要他把这个人给拍马屁拍舒服了,他就能赚上一大笔钱,具体是多少,陈光暂时还没想到,他现在最要紧的就是拍马屁,把这人拍得舒服。 于是乎,陈光用尽了全力去拍。 “兄弟,看看你的眼,明亮若星辰!你的眉,似剑斜斩!你的面相,天圆地方,一看就不是普通人,一看就是能做出大事业,能留下大痕迹,能在这世间闯出浩大名声的人。” 陈光心里想到的名声,就是白痴名声,不说别的,就冲之前明明五十万甚至更低就能买到手的玉佩,他却偏偏花了三千万,差点还花了更多去买的事情,就足以证明他的白痴,确实达到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境界。 当然,这些话只能在心里说说而已,他是绝对不会说出来的,至少当着这人不会说,他还在拍着马屁。 “你若是星辰,那必是天上最亮的一颗,就连月光都挡不住您的光,都要在您的面前失色。” “您若走动,那山当自动让开,那水当化成舟,那风将送你行,那乌云将为你遮阳,那极品女人,当为你擦汗。” “您就像传说中的神,无人能比,无人可敌,只要你想,您就能拥有,只要您说,那就是事实。” …… 陈光拍了许久,说了很多他自己都觉得恶心觉得鸡皮疙瘩都要冒出来的话,而沈非还是一脸陶醉的样子,似乎很享受。 很明显,陈光是得继续拍下去。 陈光绞尽脑汁又想了一些,可一会儿之后,他有些脑尽了,嘴里不由停了下来。 这时,沈非从享受中醒过来,不爽地问道:“没有了?” “我……” “还有就继续,我还没有爽够呢。” “……” 听到这话,陈光有点呼吸不顺,他从来没有想过,拍马屁也会拍到吐血,拍到想杀人的地步。 陈光想了一大圈,将他在小说里的话都说了出来,可三分钟之后,他又卡壳了。 沈非眼睛一瞪,“真没意思,还不如不拍呢,就像吃饭,刚吃了一半,就没有吃的,真是不爽。” “兄弟,我还有,保证还有,我可以叫其他人来,他们也很会拍马屁,您只要……” “算了,没兴趣了。”沈非一脸的不耐烦,“不过,看在你拍了这么久的份上,我就勉强答应,走进去看一看吧。” 陈光听到沈非前半句话,那颗心一下子就沉到了谷底,觉得沈非再不可能答应,除非他们动用其他的手段。 谁知,柳暗花明又一春,来了个峰回路转,沈非后半句居然答应了,陈光也欣喜若狂了,他终于体会到了之前唐千那种心情,陈光赶紧说道:“兄弟,走进京城大饭店,是您最英明的选择,相信您以后的人生,就将从进入京城大饭店那一刻走,变得更加的辉煌。”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 “好,那我去试一试,看看你说的是不是真的,你是骗了我,我就回头抽了你的筋,扒了你的皮。” 说着,沈非便踏步往前走去,陈光慌了,忙上前拦住,沈非一瞪眼,“你拦我做什么?” “兄弟,走进去是要出钱的。” “哦,我忘了还有这么一回事,出多少钱?一千万够不够?” 沈非随意说出一个数字,陈光那颗心顿时就提到了嗓子眼,老实说,一千万走到大厅里去吃一顿饭是足够了,是早就绰绰有余的。 但是,他买一个破玉佩都花了三千万,他怎么可能一千万就放过他,就能让他走进去呢? 这样的大肥羊,不狠狠宰他一顿怎么行?陈光觉得,不宰狠一点,都对不起他自己。 不管怎么说,至少要赚得比唐千多吧。 正打得满脸是血的刘明和程宽,听到沈非与陈光的交易,尽中更急了,现在沈非每出一分钱,那他们就要少赚一分钱。 因为,他们早将沈非口袋里的钱看成是他们的。 不信,得快点分出胜负来。 刘明和程宽都是这么想的,于是乎,他们出手出得更重的同时,还一起大喊出声。 “白马寺的兄弟们,快点来帮忙,把这个该死的程宽给打死。” “朝会会的兄弟们,一起出手,灭了这个刘明,那个人,就是我们的了。” 这一声大吼,让本在旁边观战的人也动了起来,不过,他们奔到前面去的时候,一个人突地看向沈非,问道:“这位小兄弟,我们可以出手吧?” “关我什么事?反正他们两个只要分出胜负来就行,至于过程是什么样的,我没兴趣。” 沈非随口甩了一句,这下子,双方人马再无顾忌,一拥而上,和对方干在了一起。 雪球,从这时开始滚了起来。 沈非眼睛里闪过一抹亮意,其实他的这个手段,很小很小,旁人一看就能看明白。 他也相信,里面有人看明白,不然,就不会有人问出那样的话。 只是,他们的明白,在三千万面前,在那难以想象的利益面前,全都不明白了。 这便是钱的魔力。 如同沈非所想,雪珠滚了起来,越来越多的被卷进里面,什么舅舅的表叔的侄儿的哥哥的孙女的同学的朋友的小姨子的儿子,什么爷爷的妹妹的老公的堂弟的表妹的朋友…… 反正能扯上的,都卷了起来。你有表哥我有表姐,你有基友我有百合,你有七大姑我有八大姨…… 这还不算,白马寺和朝龙会的人,也出来的越来越多,雪球,以疯一般的速度开始滚大。 与此同时,身怀三千万的唐千,被堵在了街角处。 唐千看着周围的那些人,满脸乌黑,“烟圈,水鬼,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唐千,你这么聪明的一个人,会不知道我们是什么意思吗?” “我不知道。” “很好,你不知道,我们就告诉你,你身上的三千万,我们要了。” “休想,那是我挣的。” 唐千像被踩到尾巴的蛇一样跳了起来,他指着烟圈说道:“烟圈,我可是弟子盟的人,你忘了弟子盟的规矩?” “我当然没有忘,弟子盟三千弟子,当如一家人,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可你,拿着三千万,是想离开这里吧?既然你不想有福同享,那就是违了规矩,那我们当然就要出手。” 唐千心里一慌,他是真的想要离开,有这么多钱,他可以去很多地方挥霍了,可现在他不敢这样说,他忙道:“谁说我是要离开?我正是要把钱带回弟子盟。” “回弟子盟的路,可不是这一条。” “我当然知道不是这一条,可你看看身后,有那么多人跟踪我,我走这条路,就是为了甩掉他们,本来我都要甩掉了,可你们却把我堵在了这里。” “唐千,你果然很聪明,一件错事,硬让你扯来立了天大的功劳。”烟圈一脸的鄙视。 唐千不理会,又厉声喝道:“你们还不赶紧去把那些人拦住,我好拿回去交给血爷,出了事,看你们怎么向血爷交待。” “不用交待了,也不用回去了。” 一个声音从后面传来,唐千浑身一颤,只见黑暗处走出来一个长得很胖,胖得像水桶的人。 这个胖子,不是别人,正是血爷。 烟圈说道:“唐千,血爷亲自来了,你还有什么话想说。” 唐千心里无比的悲哀,好不容易天上掉了一大笔钱落在他的手上,可他都还没有看到真实的钱,还没有捂得热,就要交给别人了。 他的心很痛很痛。 可再痛,他也不得不交出来,他很清楚血爷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要敢不交,他今天只怕死得很惨很惨。 所以,唐千忍着心里千万分的不舍,将银行卡拿了出来,走到血爷面前,努力地在脸上挤出笑容,恭敬地说道:“血爷,这卡,是孝敬你的。” “不错,你做得很不错。”血爷赞赏着,可下一秒,血爷一巴掌就拍在了唐千的脸上,直接在唐千脸上拍出了红红的五根手指印,唐千感觉像是被锤子狠狠地敲了一番,嘴里喷出一大口鲜血。 唐千不解,他都把卡交出去了,把钱交出去了,血爷为什么还要打他?唐千疑惑地问:“血爷,您这是……” “哦,你做得很好,我很高兴,所以,给你松松筋骨。”说着,血爷又是一巴掌甩在了唐千另外一边脸上。 唐千不仅嘴里吐血,鼻子里、眼睛里,就是耳朵里,都在流血了,由此可见这个血爷的力量很不弱。 “血爷,我对你忠心耿耿,你为什么要打我?” “忠心耿耿,你麻的还骗老子,偷了老子的祖传玉佩,你还敢说忠心耿耿?” 血爷怒吼着,庞大的身躯冲了上去,用脚重重地踹在唐千身上,唐千痛得直叫唤,而他心里更是疑惑万分。 那枚玉佩,明明是他用了五百块钱,在古玩街买的,怎么就成了血爷的祖传玉佩。 还是他偷的。 不等他想明白,血爷重脚如同狂风暴雨般踩了下来,唐千感觉他的肚子要给踹爆了,他好痛好痛,而血爷的声音,还在狂吼不已。 “麻的,你知道老子的祖传玉佩值多少钱吗?那是无价之宝,那是天上有地上无的,那是能够辟邪,能够养身,能够增长实力的,你三千万就给老子卖了,老子不打你打谁?” “三千万就是个狗屁,比得上老子的祖传之情吗?别说三千万,就是三亿都别想!” “去你大爷的,偷了老子的东西,你自己给老子找回来,找不回来,老子要你的命。烟圈、水鬼,给我拖着走。” 血爷当先往前走去,走向沈非所在的位置,丝毫不管像条死狗般的唐千,烟圈和水鬼也真的是拖着唐千走。 而这时个,唐千总算是明白了血爷为什么打他,为什么说玉佩是他祖传的,原来血爷想要赚更多的钱,想让那只肥羊出更多的血。 他…… 唐千想着,喷出了一口鲜血,这到底是天上掉馅饼,还是天上掉刀子啊? 当血爷拖着唐千走来,当刘明和程宽两打架越打越猛的时候,陈光正在说着,“兄弟,京城大饭店那是中心,是神殿,你想想,在神殿里吃一顿饭,一千万怎么够?再说了,就是一千万,那也不符合你的身份啊。” “那你觉得多少钱才合适?”沈非一脸沉思,还带着赞许地问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