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五章 不讲理,不讲钱 - 妖孽狂医

第四百一十五章 不讲理,不讲钱

听到沈非问多少钱才合适,陈光心跳又控制不住地大跳起来,他脑子急速转动起来。 到底开多少钱合适呢? 一千万?那肯定是不行的。 三千万?虽然和唐千的一样了,可去京城大饭店里面吃一顿饭,又岂是他那枚破玉佩可以比的? 不行,三千万绝对不够。 那,四千万?好像还是不行,太少了,那顿饭怎么也得值好几千块钱呢。 五千万? 似乎差不多了,可这么大一只肥羊,错过了这一次,就没有下一次了,不行,绝不能就这样便宜了。 六千万? 七千万? 八千万? 陈光的心越变越大,觉得再多都不够,最后,他一狠心,笑道:“兄弟,以你的身份,少了一亿,那都是不配的,不过,看在相识就是兄弟的份上,我给你少一万块钱,给你凑齐九千九百九十九万,怎样?这个价格的寓意相当好,那表示着天长地久,表示着长长久久,就是说兄弟的威风长久,帅气长久,魅力长久,土豪长久……” “说得不错。” 沈非当即拍起手来,陈光也到了像被考核一样的时候,是成功还是失败,就看这一次了。 陈光的眼睛,要多亮有多亮。 不仅是他,旁边的人,哪怕是打架的,哪怕是之前觉得沈非没有钱的一大波漂亮妹子,也都有将牛眼、秋波,落在沈非身上。 沈非又道:“那就九千九百九十九万!卡号拿来,我马上把钱打给你。” 这话一出,众人震惊鸟。 “我的天啊,他真要出九千九百九十九万啊!那可是一亿啊,就为了进去吃一顿饭吗?还是在大厅里面,这个世界太疯狂了吧?” “想不到这还是一个超级大土豪,我之前干嘛没有扑上去啊,不说别的,至少弄一点名包,弄一辆豪车是没有问题的啊。” 无数人在惊讶,无数妹子在后悔。 开出九千九百九十九万的陈光,自己也吓住了,他是壮着胆子开的价,心里对于沈非同意不同意,还真的不清楚。 陈光已经做好了沈非讨价还价的准备,毕竟那么多钱去吃一顿饭,是非常划不来的。 可谁能预料,沈非就是同意了。 同意得陈光都有些不真实,这样的事情,本该很有问题的,但经过唐千一事,他们很快就接受了。 这人真的就是一个又傻又蠢的白痴大肥羊,必须要狠狠得宰,说点好话那些就行了。 正当陈光激动地组织着语言时,之前那一波离去的妹子,又像涨潮一般的涌了过来。 不管是野性的,火辣的,温柔的,淑女的,古典的,此刻的眼睛都在发光,那目光,似乎恨不得将沈非给生吞活吃了。 她们看到过的土豪也不少,可这么能花钱的,舍得花钱的,见到的还真不多。 她们早已想象到,如果能让这个傻土豪看上,不仅可以到京城大饭店里去吃饭,还能得到不少的好处,用上她们的一些手段,怎么也能比一块破玉佩值钱吧? 所以,她们拼了,涌在沈非身边,边摆出各种诱惑的姿势,边拿出最动听的话说来。 “帅哥,你一个人吃饭多寂寞啊,我可以陪你去吃啊,你不仅可以吃饭吃菜,还可以吃我的,你想怎么吃都行。” “我弹得一手好琴,还能吹得一手好箫,我能在你吃饭的时候给你弹琴,在你看月亮看星空的时候为你吹箫。” “大爷,不知怎么的,一靠近你,我的身体就热得很,我的心就怦怦怦得厉害,你要不信,就用手来摸一摸。我可以陪你玩各种飞的,不管是在床上还是在桌子上,不管是在窗台上还是在天台上,无论是在车子里不是树林里,不管是一个两个三个,大爷,我心里身体里,都想你。” …… 这一大波妹子的热情,比当年冬天里一把烧了兴安岭的火还要大还要旺,他们的身子已经扑了上来,要各种上下其手。 混占当中的刘明已经看到了,这样的局势对他大大的不利,毕竟这些女人主动愿意跟着沈非,就算他可以抽一部分成,可哪里又有他们出手去弄来的多呢? 刘明想出来说话,可是却脱不开身,程宽一直跟得他紧紧,他一疏忽,程宽就一拳打了过来,然后一堆人扑上来。 不得已,刘明只好反抗,只好更凶猛的打回去,和他们拼在一起,混战越来来烈。 可这样的混战,却丝毫没有影响到妹子们的热情,好似她们已经见惯,知道在京城大饭店附近是无所不用的。 又好似,为了钱,为了靠近沈非,她们什么都不惧。 可陈光却不爽了,只要钱没到账,那就一切都是虚的,当即,陈光一声怒喝,“麻的,想当我兄弟的女人,就好好呆着,让我兄弟来选,别拦着我兄弟面前。” 这些女人知道陈光的身份,虽然不忿,却不得不退了开去,但她们没有走远,就站在沈非前面不远处,一个个的摆出自以为最美最能让沈非心动的姿势,真的是像等候君王的临幸了。 陈光又道:“兄弟,这是我的账号,只要你把钱打进去,我就能立马带你进去吃饭了。” “好。” 沈非说来,接过手机看着账号,陈光的血液无比沸腾,就像要升天一样,只要钱一到手,他就会创造出一个奇迹。 京城大饭店是有魔力的,附近什么样的奇迹都可能发生,但是,真的能够随便甩出一亿的,也不用找他们,找另外的人就能进去,毕竟他们的级别有点低。他拿到这钱,也是要去找更上面的人,找能办定此事的高级别的人。 所以,他们做的最多的生意,就是走到外围。 而外围那处赚的钱,最厉害的也不过就几百万而已,连上千的都很少。 可现在,他赚的是一亿。 这不是奇迹是什么? 这不是神话又是什么? 只要做成了,那么,他的级别就不会再这么低,就能变得更高,就能留下一段传说。 沈非记下了号码,拿出了手机,正要拔号的时候,前面忽然来了一队人马,为首一人说道:“先别忙。”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血爷一帮人。 陈光看到,眼神一凛,他是级别低的那队人,包括刘明、程宽也都是,可这血爷,就是级别高的那一种。 弟子盟,血雨腥风。 血爷,就是盟主之下,排行老大的存在。 这级别,不是一般的高。 但级别再高,这一刻,陈宽都不能退,那么多钱,他怎么能退?退了,不仅钱没了,传说没了,他还要被自己的老大们弄死。 所以,死都不能退。 陈光一步跨出,挡在沈非前面说道:“血爷,你这是什么意思?” “滚开,你没有资格和我说话。” “血爷,凡事讲个先来后到。”陈光说着,转身对沈非说道:“兄弟,你不用怕,我是光明顶的人,一定能护你安全,你现在只管打钱就行,钱一入账,我们立马送你进去,你不会有事的。” “是吗?” 沈非问着,心里却满是冷笑,他来京城大饭店,当了这么久的肥羊,为的是什么?不就是要让这里乱起来吗? 不就是要用钱,砸得这里波涛汹涌吗? 现在波涛已经起来了,他又怎会轻易打钱呢?哪怕这钱是假的!他还得好好看戏呢。 所以,沈非光说却没有动。 陈光又道:“我们光明顶最讲信誉,保证说到做到……” 话还没有说完,血爷就一挥手,立马,烟圈和水鬼将浑身是血的唐千扔到了前面来。 砰地一声,鲜血四溅。 陈光目光生寒,他认了出来,这个血淋淋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用一块破玉佩在这只大肥羊身上赚了三千万的唐千。 周围很多人都认了出来,他们目光也都冷了起来。 沈非嘴角挂着一丝笑容,这样的结果,早就是能预料的。 刘明和程宽也看到了,可他们却分不开,只能打,打到一方认输,可一方是白马寺,一方是朝龙会,又岂是那么轻易就能分得出来的? 血爷盯着陈光,陈光手脚冰凉,血爷说道:“老子正是讲的先来后到,这唐千是不是第一个和他谈生意?是不是第一个和他做成了生意?” 陈光不敢说不是,也不敢说是,所以,他只能沉默。 血爷冷道:“滚开,去叫张无忌来跟老子说话。” 陈光没有动。 血爷声音更冷,“你这是要让老子出手了?” 陈光满脸铁青,血爷一声冷哼,一脚叫陈光踹飞,陈光痛得跪倒在地,满脸苍白。 血爷这才盯着沈非,冷冷说道:“玉佩呢?” “怎么了?” “怎么了?哼,你的玉佩,是不是从这人手里买到的?” “不错。” “用了三千万。” “正是。” “那就没有错了,把玉佩还给我。” “凭什么?” “凭这块玉佩不是他的,是他从我手里偷来的,他偷我的祖传玉佩卖给你,没有我的允许,你说该不该还?” 血爷这话一说出来,周围的人心里狂骂起来,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一块破玉佩,结果却成了他的祖传玉佩,不就是为了钱嘛,找的理由还真烂。 不过,这个血爷真的够狠,把唐千打成了那个样子。 有的人还议论出了声。 可血爷什么都不管,只是用无比冰冷的目光盯着沈非,似乎想要用目光将沈非震服。 沈非眉头一皱,冷道:“那关我什么事?我出了钱,玉佩就是我的。” “小子,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知道我是谁吗?” “不管你是谁,不管是什么地方,也要讲理啊。” “讲理?”血爷就像听到无比好笑的笑话一样,“在这里讲理?你真是够白痴的,这里,讲的,只有权。” “权?” “说了你也不明白,你只需要知道,把我的家传之宝还给我就行,如果不想还的话,我会让你明白什么是真正的道理。” 血爷一脸的凶神恶煞,继续说道:“你以为只有你能看得明白那块玉佩不是凡物吗?那是天上有地上无的,那是我的命根子,你要拿走了玉佩,那就是拿我的命,你说,我会给你讲什么样的道理?” 沈非似乎被这番话给吓住了,沉默几番,说道:“好吧,看在是你家传之宝的份上,你把三千万还给我,我把玉佩还给你。” “哈哈哈哈……”血爷狂笑起来,“三千万?什么三千万,我不知道?就算我知道,到了我手里的钱,怎么可能吐出来?” “也就是说,你一分钱都不给了。” “废话,当然不会给。不过,我的玉佩,你必须给。” “你不讲理!” “老子就不讲理,你又要怎滴?如果你真的喜欢玉佩,我也可以卖给你,你就随便给我个十亿二十亿的就行了。” “十亿二十亿?” 周围的人震惊了,他们都知道血爷亲自出马,不摆出这种阵势,肯定是要狠狠地宰沈非一顿。 但他们仍然没想到血爷宰得这么狠,竟然直接就是十亿二十亿,那得多少钱啊! 哪怕是在京城,哪怕是在京城大饭店,这钱也不是一笔小数目啊。 众人再次看向沈非,沈非眉头皱得更紧了,冷冷说道:“你们不讲理,还不讲钱。虽然我很喜欢这块玉佩,这块玉佩对我的作用也很大,虽然我很有钱,十亿二十亿也能随随便便拿出来,但是,我看你不爽,这块玉佩,我不买了。” 说着,沈非就把玉佩扔向血爷。 血爷一愣。 这一幕,可不在他的计划当中,原以为这只大肥羊那么白痴,肯定是能狠狠宰下一笔,就算没有十亿二十亿,也能弄个好几亿,他已经在等着沈非还价。 可他直接不买了。 这块破玉佩,他一点用都没有,拿来做什么? 不过,血爷转得很快,心里立马生出一个毒计,他伸手接住玉佩,然后用力一捏,将玉佩捏碎,然后冷喝道:“小子,你大爷的,你敢毁了我的玉佩,你赔我的家传之宝,没有五十亿,今天你就别想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