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六章 十亿悬赏 - 妖孽狂医

第四百一十六章 十亿悬赏

看到玉佩跌落在地摔得粉碎,血爷笑了,他把唐千打得那么惨,他说着是白痴都知道的所谓的家传之宝一类的假话,他让沈非将玉佩还回来,还冒着得罪白马寺、朝龙会、大红袍、光明顶四个庞大势力的风险。 为的是什么? 还不就是为了钱。 所以,绝不能让沈非将玉佩还回来! 好在他心念转得够快,在玉佩被扔回来的一瞬间,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那就是碎了玉佩。 只要玉佩一碎,是不是家传之宝不重要了,因为他说是,就必须是。 不是也是。 所以,玉佩碎了是好事,是大好事。 血爷盯着沈非,再一次冷声说道:“小子,你大爷的,你敢毁了我的玉佩,你赔我的家传之宝,没有五十亿,今天你就别想走了。” 什么叫狮子大开口,这就是。 一个破玉佩,五百块钱的破玉佩,在血爷的嘴里,此刻值五十亿。 沈非心里笑了,自从神针入体以后,他一直觉得自己赚钱的速度很快,赚钱的方式够凶狠,可这会儿和眼前的胖子一比,他才发现自己弱了。 他赚钱,好歹还要出拳打人还要消耗感恩能量,这都是本钱,还是非常重要的本钱,天上地下独他一份的本钱,事后还得做好事来弥补。 血胖子这里,却是不用费多大的功夫,还出口就是五十亿,比他以前所抢得都要多。 沈非心里的笑,蔓延到嘴角,冰寒至极,“五十亿?” “怎么了?小子,你想不给吗?”血胖子满脸鄙夷,“你想要不给,首先就要明白这里是什么地方,其次,你还得明白,面对的人是谁?小子,知道我是谁吗?” “不管你是谁。” “哈哈哈哈,好大的口气,还不管我是谁。我来自弟子盟,血雨腥风之血爷,血爷在此!你毁了我的玉佩,你就得拿出五十亿,否则,你就别想离开这里,甚至是别想看到明天的太阳,别想呼吸到明天的空气。”血胖子说得凶神恶煞,而周围的人,却没有觉得血胖子是在吹牛,因为血胖子说得是真的,他确实有那个资格,特别是眼前这个小子是外来人,还是没什么实力的。 沈非冷道:“我是说,你费了这么大的劲,用了这么多功夫,就为了五十亿,你觉得值吗?你大开口就开到五十亿,还什么血雨腥风,真是吹牛,要真是血,怎么也得开个五百亿五千亿,五十亿算什么?” 这话一出,众人皆惊。 就是血胖子那一直都抖动着的肥肉,都停止了抖动。 他自己说出五十亿,那就已经是喊破天喊破地,觉得沈非根本不可能拿出来,实际上,在血胖子眼里,沈非就是再有钱,也不会有到五十亿。 哪怕他是什么官二代,富二代。 不过,好几个亿,十亿左右应该是拿得出来的,这从他之前出手大方的程度上就可以看出来。 所以,血胖子说五十亿,只不过是漫天喊价,就是想逼出沈非身上所有的钱罢了。 可沈非现在还说五十亿不够,让他喊五百亿,五千亿。 血胖子一愣之后,眼睛眯了起来,他敢笃定,这小子是在说气话,血胖子冷笑道:“我知道你很不满,可是,你再不满也没有用,乖乖的把钱赔出来,给你一条活路。” “你真的可以说说五百亿五千亿的,就是一万亿也没有问题,虽然我此刻身上不会有这么多钱,但是,我可以挣出来啊。” “小子,你活得不耐烦了?还敢在老子面前放大话,赶紧的,把钱拿出来,老子也不跟你废话,拿出你身上所有的钱,然后滚蛋。” “一点理想都没有。”沈非淡淡说了一句,又道:“可是,我还想进京城大饭店里面去吃一顿饭,我还想把这些女人都带走,我还想将那些豪车都买下,我还想买很多东西,我要走了的话,那就买不成了。” 血胖子眼里尽是冷光,他是血雨腥风之血,可他的脑子并不笨,他听出了沈非这句话的潜在之意,那不就是指的朝龙会、白马寺等其他势力吗? 朝龙会和白马寺的人还混在一起,光明顶的人还没有到来,现在这里,级别最高的就是他,他要以最快的速度将沈非搞定,弄成即定事实。 那样,其他势力赶来也没有用。 虽然七八亿确实很多,但他们弟子盟不是白混的,谁要和他们干,那他们一定能让对方损失惨重,一旦惨重,就可能被其他势力吞并、取代。 这样的代价,不是七八亿就能够搞定的。 所以,只要将这小子手里的钱拿到手,那就万事OK,血胖子上前一步,“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你是自己乖乖拿出来,还是我来拿?” “你这是抢劫。” “抢劫?这是你摔坏了我的家传宝玉,应该赔给我的钱,何来抢劫一说?” “那是你故意摔坏的,不关我事。” “我刚接到手里就坏了,不关你事关谁的事?” 血胖子一声反问,又往前逼进了一步,沈非大吼道:“钱,我有,但是你让我很不爽,我不会给你。而且,你毁坏了天上有地上无的宝玉,我也不会原谅你,我一分钱都不会给你。” “给不给,那就由不得你了。” 血胖子话音落下,烟圈和水鬼就朝沈非走去,要将沈非给抓起来,沈非冷道:“想抢我的钱,没门!我就是把钱扔了,也不会给你。况且,你觉得真能抢到我的钱吗?” 沈非一声反问,然后大声喊道:“谁帮我这个胖子打成瘦子,我给他十亿!刚才的事情,相信大家也看到了,我是肯定有这么多钱的!” 血胖子面色一寒,他没想到沈非来了这么一手。 十亿啊。 那可是一笔天大的数字,虽然他是弟子盟的,虽然他是血雨腥风的血,可是,还有人比他更厉害,为了十亿,他们不出手才怪。 周围的人眼里充满了火热,瞬间想着他们要是有了十亿能做什么事,有了十亿,豪车美女就不说了,哪怕是在京城,也能拥有一座别墅,可以过上很好的生活。 还有很多的事,可以做。 想着,他们看向血胖子的眼里,就有了一种渴望,好像他们看的并不是人,而是十亿。 沈非盯着已经定住脚步的烟圈和水鬼说道:“你们两个也可以去打他,把他打到不足九十斤,你们也可以拿到十亿。有了十亿,你们还用跟着这个人混吗?有了十亿,你们完全可以出国,弟子盟的势力再大,也不会大到国外去吧,你们照样可以吃香的喝辣的。” 这声音,充满了诱惑,不得不说,烟圈两人有些心动,十亿元的诱惑,不是谁都能抵抗的。 沈非又道:“难道你们真的就愿意跟在这个人的身后,当他的狗?力量你们出,好处他得,你们愿意一辈子都这样吗?对了,之前这个人在我那里得到的三千万,你们有一分钱吗?” 烟圈两人彻底意动,但还没有动手,因为血胖子能成为血雨腥风的血,手段不是那么弱,实力也是非常强的。 血胖子冷道:“小子,看不出来,你还有这样的口才,想用钱来悬赏?十亿?十亿是不少,可你问问他们,他们两个敢来杀我吗?你再问问周围的人,谁都对我动手。” “不就是一坨肥肉而已,有何不敢的?” 声音从后面传来,被血胖子踢来跪在地上抱着肚子痛个不停的陈光,眼里露出一抹惊喜,大声说道:“青蝠王,他抢了我们的顾客,他还打了我。” 血胖子在听到声音的那一刻,就知道光明顶的青蝠王来了,光明顶和弟子盟都是最接近上等的地下势力,而青蝠王和他的级别相当。 而且,这个青蝠王很难缠。 青蝠王带着一帮人走到前面来,冷声说道:“死胖子,这件事,你要给我们光明顶一个交待,要给我一个交待。” “交待?有什么好交待的?这人摔坏了我的玉佩,我让他赔钱,不是理所应当的吗?”血胖子嘴里放着狠话,心里却是想着办法,想着要怎样才能解决掉这件事,才能把这只肥羊给带走。 青蝠王冷冷一笑,转身对沈非说道:“这位小哥儿,刚才你说的,将死胖子打到不足九十斤,就给十亿,此话,当真?” “当真!” “我要看凭证。” 青蝠王没有胡乱就打了起来,他要看看沈非是不是真的有那么多钱,然后再做计较。沈非毫不犹豫地回了个“好”字,然后发了条短信,再然后,银行就给了一个回执。 沈非手里拿着,给青蝠王看了一眼。 青蝠王看得分明,确实是银行发来的,还是超级尊贵的那种,更重要的是,那个数目,是一长串的零,那些钱,何止是十亿。 看到数字,青蝠王呼吸瞬间急促了起来,可旋即,心里又浮出了一丝疑惑,不管这个人的钱是怎么来的,抢来的也好,偷来的也罢,有个土豪老子给的也好,有个大官老子贪了的也罢,能弄到这么多钱,这人的身份都应该不是那么简单的才对。 身份不简单,可他在京城大饭店外面做的这些事,又是为了什么? 还不知道燕语别墅那些事情的青蝠王,此刻想不明白,而且他也没时间去想明白,这人身上有钱,有不值十亿的钱,那就足够了。 下一刻,青蝠王回头,冷盯着血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