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七章 同时出手 - 妖孽狂医

第四百一十七章 同时出手

青蝠王冷盯着血胖子,血胖子冷冷地回瞪过去,用逼人的寒光说道:“青蝠王,你是真的要动手吗?” “是的。” “你是要挑起光明顶和弟子盟的大战吗?这个责任,你负得起吗?” 血胖子声音严厉得像是锤打了千万遍的利剑,声音回荡开来,竟有股震得人耳朵生痛的感觉,青蝠王却半点感觉都没有,嘴角一斜,斜出来的全是冷笑。 如果说仅仅是十亿,青蝠王可能还会另寻解决之道,倒不是因为怕和弟子盟开战,大家好都是中等里面的顶尖势力,离上等地下势力就那么一点差距,谁也不惧谁。 只不过有一个值得不值得的问题。 但是,青蝠王敢肯定之前看到沈非手机里的那个余额,绝不仅仅是十亿那么简单,而是比十亿还多得多得多,这样一笔数字,别说是和血胖子打起来,和弟子盟开战,就是面对白马寺、朝龙会,也要去战一战,搏一搏。 因为,那笔利益,太大。 大到了就算感觉拥有这么多钱的沈非不会是个简单人物,也要去行险;大到了就算开战,和弟子盟战,和上等势力战,也要去!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如果他们闯过了虎山,他们打死了虎,拿到了那笔钱,那么,光明顶就不再是中等的地下势力,而是一跃成为上等地下势力,甚至还是顶尖的,更别说还有那笔钱。 这样的收益,再大的风险,都值得去冒。 所以,青蝠王冷冷回道:“你要战,那就战,真以为光明顶还会怕了你不成?” 听到青蝠王这般强硬,一点折都不打的回答,血胖子眼睛都快眯来看不见了,可那条细缝里射出来的寒光,却更是犀利。 血胖子敢肯定,如果仅仅是十亿,青蝠王不会回答得这么干脆,不会轻启战端。青蝠王这样,只能说明,那笔钱不是一般的多! 那样的话…… 血胖子冷笑道:“怕不怕先抛到一边,今天这小子惹了我,就得我来处理。” 青蝠王绽放出更浓的冷笑,似乎两人在比谁的冷笑更浓,就能弄成沈非一样,冷笑过后,青蝠王开口说道:“第一,这位小兄弟是我们光明顶陈光拉上的。第二,你打了我的人!第三,我和这位小兄弟很投缘,你要对他出手,那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对我不客气法。” 血胖子大踏步走向青蝠王,青蝠王眉毛一挑,拳头一紧,以更快的速度冲向血胖子,那速度快如闪电,几乎就在血胖子刚要迈完第一步的时候,青蝠王便来到了血胖子面前。 对此,血胖子半点意外都没有,显然知道青蝠王的速度很快,但他一点都不慌,再快的速度,力量不足也不行,而他所擅长的就是力量。 速度再快,一拳打去,就能将他以更快的速度打飞出去! 血胖子冷喝:“看我怎么破了你的速度。”血胖子暴狂出拳! 青蝠王身如蝙蝠,悠然闪过,反击道:“你都碰不到我,又怎么破我的速度?” 血胖子脸色阴沉,他还真是碰不到青蝠王,他的速度,差青蝠王太远,青蝠王又冷笑道:“死胖子,你说你的力量要是被我耗尽了,你是什么下场?” “哼,你不会有那个机会的,你所依仗的,就是速度,没了速度,我能一把就将你捏死!”血胖子残笑了一下,挥手说道:“给我拦下他,谁拦住了他,我给他的钱也不会少。” 烟圈和水鬼条件反射要动,可在动的时候,却又想到沈非所说的十亿悬赏,不由滞了一下,青蝠王见状哈哈大笑起来,血胖子冷喝,“你们要想清楚两点!第一,你没有杀死我的实力!第二,就算你拿到了钱,你能有花那些钱的命吗?” 水鬼两人脸色大变,他们又想到了血胖子的凶残,以及弟子盟的手段,如果拿到钱能走人,倒是可以拼一下,可他们真没有走掉的机会,弄不好当场就会被血胖子打死。 于是乎,烟圈两人朝青蝠王围了上去,血胖子冷笑,“现在看你还能往哪里逃。” 青蝠王却是站着没有动,看着烟圈两人冷道:“如果你们之间没有表示出迟疑,你们这样做确实没有事!可是,你们迟疑了,你们对十亿动心了,你们有干掉死胖子的想法了,那你们觉得死胖子会当个好人,会不计较这一切吗?我相信答案你们会很清楚。” 烟圈两人脸色再变,他们确实很清楚,血爷的血字不是白取的,事后血爷一定会找他们算账,让他们溅血,说不定是连命都没有了。 这下怎么办是好? 两人不知所措的时候,青蝠王又说道:“而你们觉得能堵得住我吗?就算能拦住,你觉得我会杀不死你们?觉得我会很好欺负?” 烟圈和水鬼脸色变得更多了,血爷不好惹,青蝠王更不好惹,青蝠王在光明顶那也是地位极高的存在,杀他们还不跟玩一样。 这样一来,就真的是进也是死,退也是死了。 血胖子脸色阴沉,正要开口说话的时候,青蝠王又道:“现在你们唯一的出路,就是一口气拼到底,拼死一搏,如果杀死了血胖子,你们就能拿到一大笔钱,而且,光明顶还会收留你们,如果你们不想留在光明顶,我们也可以把你送出去。” 这话,让两人心动。 血胖子冷声说来,“我的脾性你们两个很清楚,但你们两个也更应该明白那只蝙蝠是什么样的人,连一滴血都不放过的,还会放过那些钱吗?送你们离开,那就是送你们到黄泉,到地府!至于加入光明顶,你们觉得弟子盟会允许背叛的弟子存在吗?如果你们敢背叛,天涯海角,弟子盟必追杀到底!” 烟圈两人完全沉默了,手不停的颤。 血胖子再道:“人都是有贪心的,我也是,所以,我很理解你之前的想法,现在我给你们一个机会,如果你们能拦下那只死蝙蝠,那么,你们就将功折罪,所有的事情我都不再计较,还能分给你们一点好处。” “血爷,此话当真?” “老子说的话,什么时候没有当真过?” “好。” 烟圈两人还是震慑于弟子盟的威慑之下了,不敢再有半分迟疑,朝青蝠王扑去,青蝠王没再劝说,嘴角闪过一抹不屑,“你有人,我也有人,动手。” 当即,青蝠王身后也有人走出来,拦向烟圈两个,血胖子一点都不慌,他要的就是这个,人越多越好,因为人多了占的地盘就多,青蝠王的速度就不能正常发挥。 光明顶和弟子盟也打了起来,有越来越大的趋势,旁边朝龙会和白马寺的人看到,心里放松了下来,他们之前担心的就是血胖子和青蝠王联合起来弄走了沈非这只大肥羊,他们虽然是上等的地下势力,可光明顶和弟子盟一点都不敢小看,而他们的人还没有到来,在这里的势力也弱于他们的。 他们一打起来,那担心就不会出现了,刘明和程宽打得更加凶猛,都想着要在短时间内分出胜负,那样等他们的人来了,他们就有借口就有理由了。 虽然借口和理由就是一个狗屁,一切靠的都是实力,但他们在京城大饭店附近混,还真的就要借口,一旦出了事儿,有借口的就要比没借口的占理多了。 再说,刘明和程宽彼此都打出了火气,非得分出个胜负不可,这不仅仅是牵涉到沈非那只大肥羊的归属,还有他们身后朝龙会和白马寺的面子问题,实力问题。 所以,必须得拼出个输赢。 这一切,沈非都看在眼里,五大势力出现了四个,就剩下大红袍没有影子,他相信大红袍早在第一时间就知道了这里的事,他更相信大红袍不会在旁边看着,他们一定会出手的,而他们现在没动手,是因为还想当渔翁,还想坐收渔利,在合适的机会时出手。 刘明和程宽打得火热,青蝠王和血胖子也打得难解难发,但沈非看向青蝠王和血胖子时,嘴角却有一抹不易察觉的诡笑。 青蝠王和血胖子打架打得离他越来越近了。 这个巧合,还真不巧。 所有人的目光,大部分人落在四大势力的身上,一部分落在沈非身上,对于沈非坐的那辆车,却没有什么关注,他们根本不知道那辆车子里坐了什么人,装了什么人。 就在这时,他们一声惊喝,却是青蝠王和血胖子同时出手抓向沈非,而他们的眼神里也不再有之前的敌视,有的只是默契。 原来,他们之前的敌对,都是做的戏。 他们两个都是中等势力,虽然离上等地下势力只有一线之差,可有那一线,就是差距,他们单独一个对上那些上等地下势力,压力会相当大。 所以,他们只有产手,这样或许还能拼杀出一条路,共同应付住。不过,他们更明白,如果他们联手,那刘明、程宽等人就会分出手来拦他们,一旦他们被缠住,等朝龙会和白马寺的人来,他们就走不了了。 之前的敌视、打架,说的是实话,也是为了迷惑他们。 以真乱假。 在他们全都放松的时候,他们暴起出手,抓了沈非就走,把沈非身上的钱吃到手,那么,就算朝龙会他们来,他们也不会那么惧。 一切,都很美好,与他们想的一样。 眼看他们的手,就要抓到沈非身上了,可他们却发现,沈非嘴角绽放出了灿烂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