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九章 大红袍 - 妖孽狂医

第四百一十九章 大红袍

武夷山,三教名山,山高且宽广,就像个威武雄壮的汉子! 大红袍,便是生长于这样的武夷山中。 武夷山孕育了大红袍,而大红袍让武夷山更加出名。 这样的关系,放在眼前的汉子身上。 依旧合适。 这个人称武夷山的汉子,人如其名! 高猛!雄壮!力量感十足! 他若挥手,风起云涌。 他若踏地,雷声轰隆。 他若砸拳,泰山压顶。 他,是大红袍里的第一战力,他在大红袍这个地下势力当中,没有任何职位,他只是一个保镖,甚至可以说是一个仆人。 他保护的人,叫大红袍。 他的主人,叫大红袍。 大红袍,一身大红衣,一张大红唇,红得像火,却不给人一种热烈的感觉,反是安静端详,似空谷幽兰,似久酿的女儿红。 确实是女儿红。 因为今年,大红袍才仅仅十八岁。 比沈非都还要小两岁。 没人知道大红袍的真实名字,只知道她喜红衣,她爱喝大红袍,所有,得此大名。 大红袍出现在京城的那一年,仅仅只有六岁。 是武夷山牵着她的手来的。 那一年,她仍是穿着红衣而来。 他们没有落脚的地方,甚至可以说是吃了上顿没有下顿,是武夷山用拳头,生生在京城砸出了一片天地,杀出了一条血路。 那才是真正的腥风血雨,杀得众人胆寒。 无人再惹。 再然后,有了人跟随在武夷山的身后。 所有的人,都觉得武夷山才是最大的,是最强的,这些人也是以武夷山为首,觉得小不点的大红袍没什么大不了,只是武夷山的一个亲戚。 然而,当大红袍八岁那看,他们惊呆了。 甚至可以说是京城的地下势力全都震了一震。 因为,当时有一个名叫霸王的地下势力,想要收服武夷山,要让武夷山成为霸王的人,可武夷山的战斗力太强,他们不是对手。 光靠打架,是收服不了武夷山的,反而被武夷山削了不少面子。 到了这一步,霸王当然不会就此搁手,他们一定要收服武夷山,或者是杀死武夷山,反正是要把面子给找回来,否则,就会被京城地下势力给鄙视了。 可他们又杀不过霸王,最后,他们的目光落在了八岁的大红袍身上。 他们早就调查清楚,大红袍是武夷山最在乎的人。 这种在乎,可以说超过了武夷山自己的命。 他们想得很美好,只要拿住了大红袍,那武夷山就是他们菜板上的肉,他们想怎么宰就怎么宰,收服或者杀死都随他们所愿。 为了实现这个美好的愿望,霸王的老大,也就是号称项羽的人,亲自出了手,他们用了很多力量将武夷山调离了大红袍的身边,为此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但最后,项羽如愿以偿地抓到了大红袍,还是亲自抓住了大红袍的脖子,而大红袍一点都没有哭,甚至可以说很冷,冷得就像一池死水,任那狂风吹暴雨打,都不起半点波澜。 项羽觉得有些奇怪,却没太在意,想想也是,谁会对一个年仅八岁的小女孩儿在意呢?项羽让人把消息传出去,让武夷山乖乖回来。 武夷山回来了,非常愤怒,浑身充满了杀机,似要将项羽给杀一个落花流水,要将他砍成八块,可是,大红袍在他的身上,武夷山不敢动。 最后,在项羽劝降武夷山不成,要让武夷山断掉双臂的时候,大红袍动了,她那只小手,扭出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轰在了项羽的胸口。 大红袍的手里,有一根针。 针细如发,针锋似尖。 瞬间,轰进了项羽的胸口里。 项羽还没有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儿的时候,整张脸就迅速变得乌黑,黑得比炭还要浓郁! 嘴角,也流了血。 可这血,也是黑色。 终于,项羽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以无比震惊的目光盯着大红袍,想要用尽全身力气将大红袍给杀死的时候,他的手却一点力量都用不出来。 最终的最终,项羽手软了,无力地垂了下来,大红袍安然脱身。 众人大惊,如雕塑,似冰冻。 无人能回神。 那可是霸王势力的老大项羽啊,是一拳能打爆一头牛,拥有力拔山兮气盖世的项羽啊,就这么死在了一个八岁的小姑娘身上。 他们想不明白,一道道目光全都锁定大红袍。 可大红袍仍然平静无波,没有丝毫的呕吐迹象,没有半点的皱眉,更没有痛哭一类的事,仿佛她刚才不是杀死了一个人,没有杀死一个大人物,而仅仅是打了一只苍蝇。 趁着众人震惊的时候,武夷山暴力出手,如一阵狂风,瞬间将霸王势力的核心全都废掉,霸王势力从此没落、烟消云散。 然后,霸王势力的地盘上,崛起了一股势力,大红袍。 那些本是为了武夷山而来的人,再也不敢小瞧大红袍,一个能杀掉项羽的小姑娘,越小越可怕。 哪怕是从此之后,他们再没有见过大红袍出手,心中也满是敬畏。 离大红袍越近的人,敬畏就越厉害。 当然,武夷山除外。 而武夷山,也因为这个大红袍组织而愈加有名。 一如那山那茶。 …… 也正因为如此,青蝠王和血胖子看到武夷山的时候,大惊不已。 青蝠王和血胖子是各自地下势力的强手,但面对武夷山,仍然远远不够。 如果武夷山为了三百亿而出手,那他们只怕会很悲剧,武夷山的名号绝不是白叫的,特别是想到武夷山身上的大红袍,更让人心惊。 大红袍能从两个人,发展到今天的上等地下势力,能让朝龙会、白马寺都不敢乱动,可想而知,这里面的能量,实际上,很多人都猜测,那个如今长得貌美如花,不,如仙子般的大红袍,才是最重要最核心最关键的存在。 哪怕是他们身后的光明顶和弟子盟合起来,也会很惧。 不说别的,看刘明和程宽都停止打架,便可见一斑。 血胖子深呼吸了几口气,冷声说道:“武夷山,你一向不是爱钱的人,大红袍也是这样的宗旨,你不会为了三百亿而向我们出手吧?” “当然不会,如果会,我早就出手。” 武夷山声若洪钟,他边说着边往前走,青蝠王和血胖子心里松了一口气,虽然为武夷山真的对三百亿不动心而惊讶或者是鄙视,但是,武夷山不动是最好的。 只是,这武夷山走向前来是为了什么? 他的目光,直直盯着沈非,是想要做什么,难道他是要亲自对沈非出手,是要独吞沈非身上的钱? 不仅青蝠王和血胖子这么想,其他人都这么想,刘明和程宽完全停止了争斗,要争个输赢的借口都不要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武夷山身上。 实在是武夷山太强了。 如果武夷山把沈非拿下了,那他们争出个借口又有什么用? 借口,是要在势均力敌的时候用的。 但现在不是势均力敌,而是武夷山一人独强。 是的,只一人。 看到武夷山离沈非越来越近,众人心里越来越急,刘明和程宽都在想着自己身后的强援怎么还没有来?如果能来的话,那他们就不用怕了。 正想着,有一辆超级豪车从左边驶来,这车,是布加迪威龙,整个车身黄金灿灿,那金光,就是真正的黄金之光,还是限量版的,不用说,这辆车很贵很贵,不仅是钱贵,还有人贵,权利贵,若非一般人,绝不会弄到。 与此同时,西边还来了一辆车,这辆车,很破,破得不能用言语来形容,那车就是一大众,不是低调款的辉腾大众,就是一辆老旧的桑塔纳,车子轰隆轰隆响,整个车子都在震动,似乎下一秒钟就会散成两半边。 如果说布加迪威龙是皇室的王子,那么这辆桑塔纳就是贫民窟的流浪汉,饶是这样,也无人敢对那辆桑塔纳露出鄙夷之色。 因为老旧桑塔纳,是白马寺的。 自然,布加迪威龙,就是朝龙会的。 布加迪威龙车子里走下来一名老头,大概五十岁左右,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就像是得道高人;而朝龙会里面却下来一个小年青,递着光头,头上有疤痕,还真像是一个和尚。 老头子说道:“九个疤,你实在没有车子开,可以和我说啊,我送你一辆,这样吧,你看上哪一辆了,我直接给你。” 小年青说道:“屁道人,你开的那辆车就不错,如果在上面划上一百道伤痕,再把车窗给砸碎,把椅子给扔了,那开起来肯定很爽。” “九疤,车子就是我的命。” “刚好合适,我喜欢你那辆车。” 九疤是一点都不饶人,屁道人,不,号称仙道人的老头子,心里无比的愤怒,却不得不压下来,对小年青说道:“九个疤,现在你要喜欢的,是那个人,不是听说你对大红袍很是喜欢吗?” “关你屁事,不愧是屁道人。”九疤甩了一句,仙道人眼睛冰寒,九疤却是半点不看,转头看向了武夷山,而武夷山像是没有看到这两个举足轻重的人物到来一样,只是盯着沈非说道:“我可以废了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