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章 要一个人情 - 妖孽狂医

第四百二十章 要一个人情

京城大饭店附近有五个地下势力,准确一点说,整个京城地下势力中最大的五个,都卷进来了。 可以说,沈非第一阶段的目标已经达到。 用五个地下势力燃烧起来的火,足够烧出很多东西来。 等周世豪那把火一起烧起来,就是贯穿上下,焚六合,烧八方。 只是,有些意外的是,大红袍的势力并没有像光明顶、朝龙会一样掺和进来,他原以为大红袍是想等着朝龙会和白马寺拼个水深火热,等光明顶和弟子盟拼个你死我活的时候,大红袍再出来横扫全局,占得最大的利益。 但眼前这个武夷山,让沈非发现事实和他的计划,可能有些区别! 三百亿,就如同一个脱光了衣服的绝世美女站在男人面前,这样的诱惑,很少有人能够抵挡。 可是,武夷山抵挡住了。 他并没有因三百亿而心动,可他又说会出手打杀血胖子和青蝠王。 沈非淡淡说道:“连三百亿都不要,那你要什么?” “一个人情!” 武夷山没有眯眼睛,相反,目光直直,盯着沈非一动不动。 沈非摇了摇头,“我可以出五百亿。” 听到五百亿这个数额,所有的人眼睛发愣,呼吸急促,五百亿哪怕是放在京城大饭店这附近,也是一笔极大的数字。 就是刚来的九疤和仙道人也是两眼发光,身子止不住兴奋地颤抖,两百亿就足够他们大打出手,更别说是五百亿,他们完全可以血战了。 众人看向武夷山,觉得就是再不爱钱的人,也会对五百亿动心。 毕竟大红袍发展也是要花钱的。 可武夷山再一次出乎了众人的意料,他同样摇了摇头,“五百亿很多,但我要的不是钱。” “必须要我人情?而且只要我人情?” “是的。” “那么说来,你是知道我是谁了?” 武夷山愣了一下,这话还真的不好说啊,他当然知道眼前站的这个人是谁,若不然,他怎么会放掉五百亿不要,他叫武夷山又不叫傻子。 再说,这也不是什么不可能承认的事,如果连这都不承认,那还能用什么去让沈非欠人情? 所以,武夷山点了点头。 九疤和仙道人本来热烈似大火般的目光,闪烁了一下,有了些冰寒,武夷山不是傻子,他们当然也不是。 能让武夷山不要五百亿也要这个人的人情,那么这个人,自然不是一般人,还是很不一般的那种。 只是这个人,看起来确实没有什么异常啊,衣服也就那样,神情也跟一般不懂事的公子哥那样气血方刚,或者说是嚣张。 反正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这个人都像一只大肥羊,跟刘明、程宽他们说得差不多啊。 可现在,他们相信,这绝对不是一只肥羊那么简单。 那么,他是谁? 又是为什么出现在京城,出现在京城大饭店附近? 他想要做什么? 这一个个的疑问冒出来后,无论是九疤、仙道人,还是血胖子、青蝠王,心中忽然想到了一件事。 那就是,他们现在都站在京城大饭店这个地方。 他们五大势力,手下的人自然是有经常相聚的时候,当然不是真正的相聚,而是伴随着争斗。 但是,将五大势力的人都牵扯在一起的,却是很少。 更别说是他们这种级别的人。 他们不是王,却也是将。 五大将齐聚,肯定是大事。 而今天,他们齐聚了,而事情的源头,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大,只是有一个小子,有一只肥羊,有很多的钱。 可,无论怎么说,齐聚了就是大事。 这将是什么大事? 眼前这小子用钱将五大势力引出来,是为了什么? 难不成还要灭了五大势力不成? 这个念头,在九疤、仙道人他们的心里闪过,随后瞬间消灭,半点痕迹都不曾留下。 因为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没有谁那么白痴。 再狂妄的人也做不到那一步,毕竟那是人,而不是国家这个强大的机器。 除了国家机器,又还有谁能灭掉京城的地下势力?还是最顶尖的五个,不管是哪一个,能存在于京城地面上且能坚持这么久的,都是有底牌,有底蕴的。 所以,他们不再想,他们再一次将目光落在沈非身上,想着沈非不管是做什么,肯定会答应武夷山的要求吧。 不就是一个人情嘛。 所谓的人情,承认才是,不承认就是狗屁不是。 他们就是这样的。 以己度人,眼前这小子肯定也是这样的。 可他们的想法,再一次错了,还是十万八千里的那一种,只见沈非摇头叹道:“让我欠人情,其实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有时候,一个谢谢,就足够让我欠下人情,还是天大的人情。可在某些时候,却又很难!而现在你,就是属于很难的那一种。” 武夷山皱眉,似山重叠。 沈非又道:“这两个人,我要废他们,也就是一个念头之间的事儿,你说,就这么两个人,值得我欠你一个人情吗?我的人情,有那么不值钱吗?” 武夷山眉头皱得更厉害。 而青蝠王和血胖子,两人眼里那是怒火重重,之前,他们就那样被武夷山华丽丽的无视了。 这也就罢了。 毕竟是武夷山,毕竟武夷山是一个猛人牛人。 可眼前这个在他们眼里一直是肥羊般的存在,居然也敢无视他们,或者说完全不将他们放在眼里。 他们价值可以贵到五百亿,却还不值他一个人情。 血胖子怒了,吼道:“小子,你以为你真的是什么厉害的惹不起的人物吗?你以为拿些钱出来就很了不起?以为能够让我退后三步就非常厉害?京城,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简单?”沈非摇了摇头,“你们连蚂蚁都算不上,又怎么能说得上简单呢?” “你……” 血胖子还要暴喝,武夷山却一巴掌拍了过来。 武夷山拍得随意,血胖子却是如临大敌,他赶紧动用全身力量闪避、抵挡,却依然没能闪过挡住。 血胖子被武夷山狠狠一巴掌拍在了地上,嘴里狂吐鲜血。 青蝠王眼睛一眯,不由自主地往旁边移了移,九疤、仙道人眼里也尽是凝重之色。 武夷山露出了一手后,看向沈非,却不说话。 沈非明白武夷山的意思,武夷山是在用血胖子证明他的实力,沈非笑道:“还是远远不够!” “那怎样才够?” “很简单,你把京城地下势力毁了吧!” 沈非轻飘飘甩出了一句话,四座皆静,包括武夷山这个像山的男人。 九疤和仙道人完全没有想到,他们所认为的绝不可能之事,就这么随意得像踩死一只蚂蚁般从他的嘴里说了出来。 而且,这人说的不是他们五个地下势力。 是全部! 全部啊! 武夷山在京城混了这么久,哪怕大红袍现在实力很强,但他也不敢说出这句话,甚至连这个心思都没有。 因为,地下势力这个东西,从来就不是单纯的地下势力,在其他地方是,在京城更是。 这些地下势力的背后,牵扯了很多人很多事,他们大红袍也是这样。 可以说,沈非要毁的,绝不止是京城地下势力,还有很多。 那些,才是真正的大山。 沉静之后,仙道人大笑起来,“小伙子,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啊!你知道京城地下势力是什么样的存在吗?” “反正都是要毁的东西,我需要知道吗?” “无知!” 仙道人冷笑,“现在的你,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乖乖把钱拿出来,然后有多远滚多远,说不定还有命活。” “我的钱很多,如果你有足够的本事,我给你也无妨。不过,在拿之前,你可得做好准备!” “是吗?” 仙道人冷厉更甚,却没有抢先出手,这里又不是只有他一个势力,还有白马寺的九疤,还有武夷山,他可以抢先放嘴炮,却不可以抢先出手。 不管这小子多么的狂,他还是有诡异的,仙道人不想当出头鸟,他看向了九疤,“九个疤,这小子要毁了你白马寺,你不生气吗?” “当然生气。”九疤和颜悦色的说来,“不过,我们白马寺讲的就是以善服人!不管你有多么的罪恶,只要你心向白马寺,我就能度你成佛。” “听你这话,我很不爽!” “那你又能怎样?难道你还能杀了我不成?或者说,你要让武夷山出手把我打倒在地?” 九疤很有底气地说来,沈非笑道:“本来今晚想好好演一场戏,好好玩一玩的。或者是什么都不管,大杀四方,杀个痛快便成。可偏偏来了你这么一遭……” 说到这,沈非目光已经落在武夷山身上,“我给你一个机会!如果今晚你能把戏弄得好看一点,我可以出手帮你做一件事。” 武夷山还在皱眉。 他确实很想让眼前这人帮忙做事,可他要付出的代价,要演的戏太大,太恐怖! 甚至他有可能死掉。 而这人,真的能和传说当中一样妖孽吗? 沈非却不再理会武夷山,他走向九疤,九疤气势凛然,他之前那些话当然是故意说的,他就是要激怒沈非,要让沈非对他出手。 这样,他才有机会拿下沈非,拿下那一笔大大的钱! 独吞! 他对自己的实力,极为自信。 特别是今晚的他,实力尤其强悍。 看到沈非越来越近,九疤心里极为兴奋,嘴里却说道:“小子,我知道你现在很想给我一耳光,可是,你做得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