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一章 车子里下来的人 - 妖孽狂医

第四百二十一章 车子里下来的人

面对沈非这个不明身份的人,仙道人选择的是不当出头鸟,可九疤却是选择了激怒沈非。 用九疤现在的心理来说,那就是欲使其灭亡,必先让其怒狂! 所以,九疤便不停地刺激沈非。 要让沈非忍不住地出手,等沈非出手的那一刻,就是沈非落入他套子的那一刻! 他相信,沈非肯定忍不住这样的刺激,一定会被他激怒,之前传回来的种种信息也说明了这一点。 然而,九疤想错了。 沈非根本甩都没有甩他,直接将他的话给无视了,对着那辆他们看不上的车子说道:“行了,下来吧。” 话语声,传进了吴军的耳朵里,他身子不由一寒,之前发生的一幕幕,他全都看在眼里,心里震撼如战鼓,一声更比一声响。 沈非不是说着玩的,他是真的要对京城地下势力开刀,所以,朝龙会等五大势力才被他用钱聚集在这里。 那些人都是大人物,虽然他是一个中等地下势力的二BOSS,别说九疤仙道人,就是在血胖子和青蝠王面前,都是一个渣。 如果可能,他们一句话,就能要了他们的命。 但此刻,这些大人物,却被沈非用一些钱骗得团团转,说白了,沈非就是在玩他们。 而他的车子里,还有周世豪,还有周进波,还有马有才、华龙,这些人物有黑有白,有大有小,可身后代表着的都不简单。 当然,还要算上他自己这个苦力。 沈非没有让他第一时间出现,而是坐了那么久看了那么久,当然明白沈非那句“下来吧”的真正含义。 他怕的,也就是这一点。 他按沈非所说的去做了,那就是与沈非站在一起,而沈非要做的事,想想都是那么的可怕,如果沈非失败了,他必定会灭亡,那些人随便一根指头都能弄死他。 并且在他看来,沈非再厉害,也不是那么多人的对手,挡不住那些人的怒火,天不是那么好捅破的。 可他要不做,沈非立马就能要了他的命,不,是让他百倍的生不如死,他身上现在还有着无比剧烈的痛呢。 想了想以后,再想想眼前,吴军悲哀地下了决定,就算是要死,那迟死一会儿也是好的。 最重要的是,身上的痛,真的很凶猛。 于是乎,吴军打开车门,从车子上走了下来。 与此同时,自认为能够激怒沈非出手,从而拿下沈非的九疤,看到沈非并没有对他出手,心里非常不痛快,这就好比他挖了一个大大的杀坑死坑,表面上坐了无比真实的掩盖,就等着对手踏上来,掉进坑里面。 结果,对手踏上来了,就站在坑上面,半点都没有掉下去。 这怎能让人不发火? 于是,发火当中的九疤,准备说出更恶毒的话语来刺激沈非,可就在他张开嘴,要将话说出口时,他看到了走下车的吴军。 吴军,一个中等势力的副会长,不认识的人很多,认识的人也不少。恰好,九疤认识,因为吴军曾经想抱过他的大腿,而他对吴军影响还不错,又因为吴军巴结上一位大少的原因,虽然当时并没有答应他,却也是给了他好脸色,准备日后再让他抱大腿。 可这个时候,一个本来抱他大腿的人,却从载着沈非来的那辆车子里走了下来,并且还是当的司机。 看吴军那一张脸,充满了痛苦,显然是经历过非人的折磨,所以他才不得不当那人的司机。 正是因为这样,更可以看出,眼前这人不是一般的肥羊。 虽然吴军的出现让九疤愣了,但吴军在九疤眼里的分量还远远不够,仍然不足以他对沈非有着十分的忌惮。 就连七分都没有,最多也就是五分,且这五分还是来自于武夷山那不要五百亿而要一个人情的奇怪态度。 所以,九疤又要放狠话。 就在这时,九疤又看到吴军打开了后车门,拖下来了一个人。 这人,九疤又认识。 正是华龙。 以前跟着吴军来见过他,那天的所有开销,还是华龙付的。 那会儿的华龙,面对他的时候,说话处事都很不错,人长得也挺好,可现在却是一条狗。 痛不欲生的狗。 华龙比吴军更渺小,可华龙的惨状却让九疤心里一滞,不仅是九疤,仙道人、青蝠王、血胖子等等人心里都打了个激灵。 武夷山眉头却是稍微有了那么一丝舒缓。 九疤眯眼看着,想看看吴军还会从车子里拖出什么来。然后,他又看到了一个痛得浑身是血却偏偏还没有死没有昏迷的人。 这个人,他更加认识。 在场的人都认识,因为他是马有才。 是燕西区公安局的一把手! 这样的人,他们也能解决,有很多方法解决,神不知鬼不觉的就让他消失,让他不见踪影。 可是,他们却不敢如此正大光明的打杀马有才。 哪怕马有才是一个废物。 因为马有才是白的,是代表着国家的,暗地里怎么来都行,但弄在表面上,那就会有大麻烦,即使他是白马寺。 换句话说,九疤是绝对不敢这么打杀马有才的。 而这只肥羊敢! 他是无知吗? 之前九疤会这样认为,但现在他绝对不敢这样认为,能对吴军华龙下手,把他们弄到这里来的人,怎么会是无知? 九疤猛然发现自己错过了不少的消息,并且就是在前不久发生的,因为马有才他们身上的血,还是新鲜的。 一个马有才,已经足够让人惊讶了。 但吴军的手还没有停下,他还在往里面掏,往外面拖。不多时,又有一个人被拖了出来。 这人浑身颤抖,而他们的心也抖了一下,这人是周进波,是周家的人,即使周进波真的算是一个年纪很大却一事无成只靠着周家名声玩女人混京城的废物。 但他毕竟是周家的人。 代表着的意义更大更生。 周家,是京城的家族,即使不是十大家庭之列,却也是有着一席之地的,特别是在周家家主如今是文化部二把手的情况下,他们心中鄙夷,但还是会给周进波一分面子。 他们这些混地下势力的,不少赚钱的,都要靠着周家。 而周进波,也被打了,还是那么的惨。 这人敢对马有才出手,敢对周进波出手,他到底想做什么?难不成还真的要毁掉京城的地下势力? 就他一个人? 九疤、仙道人心里沉重了起来,武夷山的眉头却舒展得更开了一些。 吴军没有看到九疤等人的表情,可从四周一片寂静便能看出,他拖出来的这些人引起了怎样的轰动,九疤他们又是何等的惊讶。 他心中一声叹息,这还不是结束,里面还有一个更大的呢! 而且,那个人一拖出来,他更是没有退路,只能跟着沈非混了。 吴军悲哀着,将最后一人拖了出来。 九疤他们看得直直,可第一时间却没有认出这人是谁来,他们看到的是一张充满了鲜血的脸。 等吴军将这人脸上的鲜血擦掉,他们终于认了出来,这人是周世豪,是周家家主的独子! 周世豪啊! 如果说弄了周进波,那只是打了周家的脸,对于周家的颜面有些受损,两者之间还有回旋余地的话,那弄了周世豪,弄了周家下一代家主,就是不死不休,半分余地都没有。 这人怎么敢对周家下手,还是如此的正大光明! 九疤等人深深的被震撼了,血胖子和青蝠王更是颤抖了起来,他们之前可是把沈非当肥羊,可以肆意打杀的虫子。 可这人,不是虫啊,就算是虫,也是敢对周家敢对警察头子下手的上古凶虫,而他们,他们…… 血胖子越想越怕,因为这里面他得罪这人得罪的最为厉害,诈了沈非三千万不说,还要抢十亿。 还要…… 血胖子不敢想下去的时候,武夷山眉头又舒展了好几分,而九疤惊讶之后,眼睛又起了火热。 他可以确定,这人很不简单了。 也就是说,惹上这个人,风险会很大。 但同样的,真要拿下他,那他得到的收获也会很大。 想想马有才,想想周家,他说不定能让白马寺成为京城第一地下势力,而不是三大势力并列,分不出谁更强。 除此之外,得到的钱,得到的利益,绝对不会少。 九疤死死盯着沈非,心里反复计较着,准备开口又要说话时,猛地看到沈非动了。 只见沈非走到了车门前。 吴军这个中等地下势力的二把手,亲自开门拖出一个个血人,那这个沈非打开的车门,又会拉出什么人来。 车门开了,有一只脚踏了下来。 虽然只是一条腿,但这条腿却白皙光泽,纤细美妙,似精雕玉琢,可以说,就是这条腿,便能盖过那边一大波妹子。 再然后,这条腿的主人出现了。 这人,没有盛大的礼服,有的只是一身随意的运运衣,但,她的美,却能让花羞让月闭。 她往那里一站,那边的妹子们就失去了所有的颜色。 不仅如此,还有人惊呼起来。 “老天,那是云希若!” “歌仙云希若,仙子之名,果然名不虚传!” …… 阵阵惊叹声中,云希若无比自然的挽在了沈非的手臂上。 刘明看到,脸上有些发红,他还想着要给沈非介绍女人呢,结果人家身边早就有歌仙云希若,那边的妹子再漂亮,又怎么比得过云希若? 云希若不仅漂亮,更是有个歌仙的身份,是无数人的梦中女神,这样的征服感,可是那些女人远远不能及的。 相比起刘明,九疤他们更加凝重了,云希若虽然只是一个唱歌的,可云希若的名气不小,更是周世豪放言过要弄到手的女人。 现在这女人满脸甜蜜笑容的依偎在这人的胸怀,更是可以证明,他很不凡,非常的不凡。 九疤犹豫着,权衡着利弊,三思的结果便是,这个机会,他不能放过,有云希若,他得到的收益会更大。 所以,九疤挡在了沈非的面前,冷声说道:“小子,不管你是什么人,现在给周少道歉,把云希若送给周少,否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