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二章 你也是麻烦 - 妖孽狂医

第四百二十二章 你也是麻烦

九疤要抓住这个机会,狠狠地拼上一把! 因此,他说了非常狠的话,既能激怒沈非,又能给卖一个大大的人情给周世豪给周家。 这样,他得到的利益将会更大。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否则之后的还没有说出来,沈非便转过头来盯着了他,这目光没有凌厉的味道,却是让人觉得平静。 一股让人很不舒服的平静。 好比狂风暴雨、波涛汹涌中的一叶小舟,明明会被扯得稀烂,连渣都不会剩,可偏偏这小舟却能平静如常向前、劈波斩浪! 如此平静,与九疤预想当中的愤怒,差了十万八千里! 沈非淡淡说道:“你说了那么多话,无非就是想激怒我。” 九疤阴着脸回道:“这一点并不难猜,我就是想要激怒你,你就是因为知道了这一点,所以才不敢对我出手,不敢在我面前嚣张吗?” 这话,比之前更加容易激怒对方,九疤以为沈非会说出一些“凭什么不敢”,“为什么不敢”,“你说不敢就不敢么”,“我敢给你看看”之类的话。 可是,九疤看到的仍然还是平静。 沈非说道:“你这样的怒吼,就像一条狗在叫!我之前本不打算亲自出手打一条狗,我想让你们狗咬狗,或者让武夷山来打你,我在旁边看戏就行,免得脏了我的手!可你却非得要跑到前面来乱咬乱叫,那我只好打狗了。” “哈哈哈哈……”九疤放声狂笑,“狗?你说的是你自己吗?你以为你那点实力就打得过我吗?你以为……” “你如此狂,敢如此叫的原因,不过就是因为你的右拳里面有一个东西,这东西能够瞬间爆发出强大的能量,像电流一样!这就是你的底气,是你要激怒我,让我对你出手,你可以趁机拿下我的底气?” 说话间,沈非走到了九疤的面前,九疤听到那一如即往的平淡声音,那颗心却禁不住地颤抖起来。 是的,那个就是他的底气,是他最大的本钱。 但这人怎么会知道? 一旦被人知道,那这底气便不足,本钱也会少了许多。 想到这些,九疤心中莫名慌乱起来。 九疤不愧是白马寺中的二号人物,他第一时间压住心中的慌乱,冷声说道:“你的眼睛很厉害,竟然能看出我的杀手锏,可是你看出来了又能怎样?你是能躲开呢?还是说你的身体是绝缘的,是能够阻止电流的?” 不等沈非回答,九疤又斩钉截铁的吼道:“你不能!电能够烧你,你力量再大也阻止不了,所以,你只能是我菜板上的鱼肉,我想怎么砍你就怎么砍你。” “你想得太多了。” “是吗?” “既然你喜欢电的感觉,那便让你尝尝。” “电在我手上,我想对谁放就对谁放,你如何让我尝?要尝的,是你!”九疤忍不住了,大力轰向沈非。 九疤来势汹汹、气势凛然,众人都睁大了眼睛看着,想看着沈非被九疤放倒在地。 而且,大多数也认为,沈非再强,也不会抵挡住电,只能被电流缠身,被烧成废物。 血胖子暗中都还松了一口气。 武夷山眼睛睁得大大,他想看看这个传说当中的妖孽,究竟有多么的妖孽,是什么支撑着他说出之前那些话。 华龙扫了一眼,心里一片悲哀,虽然他很想沈非也被九疤干掉,那样他还能脱离苦海死海。 可是,他又无比清楚的明白,九疤根本不可能是沈非的对手,数百上千号人都不是沈非对手,九疤又怎么可能是? 是的,九疤手上有电流,可以电人烧人。 但是,电流和子弹,枪林弹雨的子弹相比,谁更厉害? 沈非若不想,九疤连碰都碰不上沈非,又怎么电? 所以,九疤注定悲催,就看他能坚持多少时间。 周世豪满眼恨意的看着,吴军心里忐忑不安到了极致,暗处还有很多双眼睛,盯着这一幕。 众人心念之间,沈非已经出手,就那么随手的一抓,便抓住了九疤那只能够爆发出电流的拳头。 然后,沈非一捏,如碎核桃般。 九疤拳头里的那个装置,瞬间被捏得粉碎,而里面盛满的电流,霎间爆发到极致,向四面八方逃窜。 当电流想窜往沈非身上时,沈非手心处一阵热流涌过,那些电流迅速倒退,向龙卷风一样倒退,肆虐在九疤体内。 沈非放手。 九疤跳了起来,身上有无数电流乱窜,窜得他头发直竖,浑身冒烟,脸色发黑。 再然后,一头栽地,抽搐不停。 九疤那焦黑的眼里,尽是不解与恐惧,他怎么不惧电流?他怎么能瞬间捏爆?他怎么能……能……破了他的无往而不利的杀手锏? 还没想完,九疤晕了过去。 电晕的。 仙道人看到,浑身冰凉,仿佛那电也电在了他的身上一样,他和九疤是绝对的对头。 有一句话说,最了解你的不是朋友,而是敌人。 这话放在仙道人与九疤两人身上,非常合适,也正是因为如此,仙道人知道九疤的实力有多强。 不包括那个电流的玩意儿。 可这么强的九疤,却被沈非一把给捏碎,让九疤变成了一个疤,以前的九个疤都在头上,现在整个身子才算是一个疤。 想想都觉得吓人。 最主要的是,九疤不是他的对手,那么,他仙道人也不会是对手。 青蝠王和血胖子颤抖得更加厉害,虽然他们自诩实力强劲,但他们也不是九疤的对手,更别说还有那股能将人烧焦的庞大电流。 他们尚且不敌九疤,更别说沈非。他们现在敢肯定,之前沈非推他们倒退三步,就是在玩,说不定连三分力都没用出来。 血胖子两人不知道,沈非何止是没有用三分力,简直是连一分力都没用,就是那么随意的,想打个哈欠一样。 不然,两人会更抖得厉害。 武夷山眉头舒展得更多,他没有看到沈非是怎么出的手,也没有感觉出沈非使了多大的劲,用了多大的力,但正是因为不知道,所以,他眉头才能舒展,因为这说明沈非的实力深不可测。 看来真的是要拼一下,要豪赌一次了。 这个机会错过,就不会再有,再让沈非欠人情了;或者说以后就算有机会的话,肯定比他今天提的条件还要大! 虽然今天的条件也很大很吓人,但京城的地下势力,好歹是他熟悉的。另外,沈非之前也说了,他本来是打算将大红袍也一起计算在内,要灭掉的,之前沈非将他点出来,不就是这个意思吗? 也就是说,沈非肯定还另有安排,还有其他的手段。 所以,大红袍只是其中一环。 只要他们用了足够的力,赌赢的希望还是很大,那样,小姐就能…… 武夷山双眼发亮的时候,沈非正牵着云希若的手,走到了刘明和程宽面前,对两人说道:“你们两个继续打,我说话算话,谁赢了我就买谁的!” 沈非目光看向刘明,“你要是赢了,那些女人你全给我搞定!”刘明听来,猛地眨了眨眼睛,看向了云希若,心里想着沈非身边都有了云希若这样的歌仙,还要玩那些货色? 或者说,还敢玩那些货? 刘明觉得云希若会很不舒服,就算不会在大庭广众当中发火发怒,怎么也会皱一下眉头,眼里闪过不爽之类。 可惜,他什么都没有看到。 刘明心中更加震撼,这算什么?这是什么样的魅力? 他吞着口水的时候,沈非对程宽说道:“如果你赢了,那些车我就全买了,恩,包括那辆破桑塔纳,那辆布加迪威龙,你加油!” 程宽听完,也吞口水了,那辆破桑塔纳和那辆布加迪威龙可不是随便就能买的啊,那是…… 话没说完,沈非说道:“你们慢慢打,我先进去吃点东西填点肚子,如果我吃完饭你们还没有分出胜负,那东西我就不买了,我会找你们赔钱。” “赔钱?” “赔钱?” 刘明和程宽两人猛眨眼睛,这是什么个状况?他们没分出胜负还要赔钱?到底谁才是混社会的啊。 沈非没有解释,又往前走了,目光从血胖子和青蝠子身上扫了一眼,“你们两个对我出了手,那就谁先砍掉对方右手,那我就原谅谁。” 两人一颤,虽然沈非没有说什么威胁的话,可九疤的惨状就摆在眼前,他们心里要不一颤才怪。 不过,两人并不是太慌,如果沈非是专门针对他们的,那他们确实得怕上一怕,可沈非针对的是整个京城地下势力,无论沈非个人实力是多么的强,最后都必死无疑。 沈非走过武夷山身边,甩下一句话,“你的机会,只有一顿饭的时间,一顿饭之后,大红袍也将在毁灭范围之内。” 武夷山目光一凛,没做出任何表示,可他的拳头却捏得紧紧。 沈非往京城大饭店走去,外围有人守着,却根本不敢拦,走到了内围,内围的人有些迟疑,但最终在沈非那强盛的气势之下乖乖让到一边。 仙道人他们看着沈非走向饭店门口,眼睛里迸射出某种希望之光,沈非之前甩出了那么狂的话,要是他连京城大饭店的门都走不进去,那就有得玩有得笑话看了。 而且,他们相信,沈非想踏进那道门是不容易的,京城大饭店那是一个巨无霸的存在。 沈非就算有来头,但不是京城人,没有大背景,就算有那些钱,可在惹了这么多麻烦的情况下,不是那般好进的。 武夷山也盯得直直,他需要沈非给他最后一剂强心针,让他下定决心去赌,拿命去赌。 沈非进得进不去,影响甚大。 门口是有迎宾小姐有保安的,此刻,站在沈非面前的就是五个保安,为首的一个,方字脸,浓眉,粗鼻,一身军人味。 方脸汉子冷声说道:“不管你是谁,想进京城大饭店,先去把你的那些麻烦解决了!” 听到方脸汉子这么说,仙道人、青蝠王、血胖子眼睛放光,好戏来了! “黑龙挡路,他闯不过!他进不去!” “他闯不进去,就有得好戏看了,灭京城的地下势力,这样的话也能说得出来?” “其实我倒是希望他去闯,惹得黑龙他们发火,那样就更有好戏看了。” …… 一堆的人都在坐等沈非的笑话,沈非看了眼黑龙,淡淡的说道:“你也是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