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三章 拦住的,终将毁灭 - 妖孽狂医

第四百二十三章 拦住的,终将毁灭

黑龙! 不是默默无名的,也不是来到京城大饭店之后才叫黑龙,当他还在军队里,还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就是一条黑龙。 曾有人独闯贼窝,以一敌百,凭一双铁拳打倒一百多号人,成功取回一件极为重要的东西。那人,是黑龙! 曾有人追杀三千里,将一名杀手轰杀至死。那人,是黑龙! 曾有人跨越边境,单枪匹马闯进毒窝,取毒贩头子的项上人头,那人,还是黑龙。 …… 黑龙的传说有很多,最后不知因为什么原因,黑龙来到了京城大饭店,成了京城大饭店的一名保镖。 从此也可以看出,京城大饭店的能量,很不一般。 黑龙虽然不在以前的领域内,但黑龙的传说,并没有就此结束,相反,还更加出名。 当年那个不听京城大饭店招呼,执意要对着干的时候,将那个大势力一举毁掉的行动,就是黑龙负责的。 黑龙之名,说是震耳欲聋都不为过! 这也是仙道人他们坐等看好戏的最重要因素,因为黑龙很厉害,因为黑龙不好惹,因为黑龙身后还有京城大饭店这个庞然大物。 沈非是有钱,但钱能敌京城大饭店吗? 沈非是有两下子,可以打倒九疤,可九疤在黑龙面前,根本不是一棵菜,沈非的实力能敌得过黑龙吗? 在他们想来,是不能的。 而不能,沈非就将悲催。 沈非悲催,就是他们最想看到的。 黑龙让沈非先去把麻烦解决了才能进京城大饭店,可沈非却说黑龙也是一个麻烦。 这话,不就是要开战吗? 沈非的回答,比他们所想的都还要激烈,仙道人已经毫不掩饰地说了起来,“这个外地佬,真是不知死活,这样跟黑龙大人说,简直就是在找死。” “确实是找死,他的钱他的实力,可能在很多地方都有用,但是,在京城大饭店,那些东西屁都不是。” “找死就找死吧,还要带着云希若,这下子云希若也会很惨了!只怕她的歌仙之名,立马就会被扔掉,还会被封杀。” …… 没有一个人觉得沈非会赢,全都看输,包括吴军、华龙,以及周世豪这些见过沈非手段的人,也觉得沈非百分之百完蛋了。 黑龙眉头一皱,他说那句话,就是已经给沈非开了饭店之门,只要他处理完那些麻烦,他也确实有资格进京城大饭店,不论是钱还是实力、能量。 可他却甩出了这么一句针锋相对的话,看他样子,他也不像是不知道京城大饭店厉害的人,既然知道,却偏偏还说出这样一句话,再想到他之前放出要毁掉京城地下势力的狂言。 黑龙身上气息凌厉起来,冷声说道:“你有自信解决我这个麻烦?” “我只是饿了,想现在、立刻、马上走进去,吃点东西,喝点小酒,感受一下京城大饭店的高大上。” “若我要拦你呢?” “拦着的,终将毁灭。” “果然够狂。” 黑龙没有甩出他的身份,也没有说出他曾经那些辉煌的过往、传说,眼前这人一看就不是会被吓住的人,说得再多,最后还不是要落在拳头上面。 所以,黑龙说道:“你要能打过我,那就可以进去。” “那就赶紧出手吧。” “但是,你知道若没有打过我,你会是什么结局吗?” “怎么可能打不过你呢?” 沈非一本正经地问着,好像在叙说着一加一等于二的事实,黑龙心思算是镇定,轻易不会被激怒的,此刻也不免怒了起来。 不管怎样,他是黑龙。 黑龙冷道:“很少有人敢在给我面前这样说话了,这么多年,我不得不承认,你的胆子很大。” “我的实力也很大。” “是吗?” “当然是的。”沈非肯定地点点头,又道:“本以为你是个行动多过语言的人,却不料你也有那么多的废话。” 沈非这么一说,黑龙冷眼更厉,再不说半个字,直接一拳往沈非打去,这一拳没有什么花招,没有什么手段,没打向致命部位。 有的,只是一拳。 纯粹的拳头。 可那气势,却是无可匹敌,似一剑斩江,一刀劈山,一棍裂地。 他这一拳,势能毁掉眼前的一切存在。 是不是致命位置,又有什么区别? 这是黑龙的势,是黑龙的自信。 沈非淡淡一笑,毫不犹豫甩拳轰去。 拳对拳,硬碰硬! 下一秒。 两拳相撞。 在撞到的一瞬间,黑龙便感觉到了不对劲,对方的力量好强,真的好强好强,除了强之一字,他想不到其他字词来形容。 如果说他的拳头是一座山,沈非的拳头就是十座山,或者说是十万大山。 如果说他的力量可惊天动地,那沈非的力量就是让地裂让天崩的开天劈地。 如果说他的身体强悍得像铜墙铁壁,那沈非的身体就是超级合金钢,无物能毁。 反正,黑龙的心里本能的生起了一种我打不过,不是其对手的感觉。 轰! 黑龙的皮破了,肉裂了,骨也碎了。 鲜血在溅,他的身子也在往后狂飞。 这一刻,黑龙像是成了一颗炮弹,呼啸出去。 撞飞了站在他身后的两个人,撞破了他身后那可以承受几百英镑的双层钢化玻璃,撞碎了大厅中央的壮丽假山,撞散了沿路过处的桌子、板凳等各种装饰,撞在了那镶嵌有大理石的墙壁里面。 全部陷了进去,半点都不留在外面。 这一幕,让正准备看好戏的仙道人他们张大了嘴巴,不知道该说什么,甚至连一点想法都没有,只知道这人好强,好可怕。 那可是黑龙啊,能以一敌百,能大杀四方的黑龙啊! 他就一拳把他打飞了。 干净利落得让人心惊胆寒。 血胖子浑身的肉都在颤抖了,他竟然讹诈了这样一个猛人,他的胆子到底是多么大才敢啊,想到之前对沈非说过的那些话,血胖子浑身冰凉,寒意到了骨子里,他直觉,今晚他凶多吉少了。 青蝠王也好不到那里去。 武夷山眉头完全舒展开来,一是因为沈非的实力,更是因为沈非敢对代表着京城大饭店的黑龙出手。 周家是厉害,但在京城大饭店面前,还算不得什么。 可沈非敢在京城大饭店门口打飞黑龙,不惧京城大饭店,那就够了。 够他下一个决定,去豪赌,把他所有的赌注都压在沈非身上了。 武夷山给大红袍发了消息,目光落在沈非身上,心里念着,“沈非,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希望你能一直这么自信。” 这一幕,让京城大饭店的其他保镖,以及那些模样精致的迎宾小姐们花容失色,僵在当处,不知所措。 好多年了,从来没有人敢在京城大饭店门口动手打京城大饭店的人,再猛的过江龙都不敢。 可现在,一个疯子出手了。 他们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云希若当然也听过京城大饭店的传说,她也来过京城大饭店,不过都是以歌仙的身份,更准确一点说,就是有人对她有兴趣,她不得不来。 她从来没有以这样的方式,进过京城大饭店。 和京城大饭店做对,是一件很吓人的事,她的手抓得沈非紧紧,可心中却还觉得这样很刺激,前所未有的刺激。 沈非却是没觉得这么多么大的事,抬步走了进去,沈非这一走,那些个保安终于回过神来,有人脱口说道:“站住。” 这人喝完之后,忽然明白自己做了什么事,赶紧用手将自己的嘴闭上,眼前这个人可是能把黑龙直接打飞的人,可不是以前那些他们摆出京城大饭店保安身分就不敢再乱跳的人啊。 他希望着这人不要站住,不要转过身来,不要和他这个小保安计较。 可是,沈非真站住了。 沈非回过头来,看着说话的保安,这保安大吃一惊,控制不住地往后退去,眼里满是恐慌,沈非说道:“你让站住,是要给我带路吗?” “我……” 保安声音不停地发颤,他心里恨死了自己,刚才为什么抽筋喊出那样的话,这个凶人竟然要他带路。 这比打了他一顿,要了他的命还要更让人害怕。 不带路,他就会被这个凶人给打飞打残;带了路,那就算是背叛了京城大饭店,京城大饭店根本不会放过他。 他不停地暗骂自己,可心里却想不出两全其美的办法,不知道度过这一劫。 忽地,保安眼珠一转,如果他昏迷了,那不就没有这回事,不就可以避免两方面的难处境地了吗? 保安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天才,想到就做,立马眼睛一闭,整个人直愣愣地往后倒去。 砰地一声。 保安昏倒在地。 众人听到这个砸地声,心里都抽了一下,这个人竟然将他活生生给吓倒了,这样的人,如果是肥羊的话,那绝对就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狮子啊。 或许,狮子都不足以形容。 沈非见来,淡淡一笑,向着保安走去,倒在地上装昏的保安,听到有脚步声向他越走越近,心里极其不淡定,想着是不是那个凶人走了回来,他有心想睁开眼睛看上一看,却又不敢。 就在这时,沈非蹲了下来,说道:“这大晚上的就昏倒,说明你的身体很虚,这么虚的身体当保安可是不行的。还好,你遇到了我,我这人别的本事没有,治病的本事,那是很牛的存在,我这就给你治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