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四章 武夷山出手 - 妖孽狂医

第四百二十四章 武夷山出手

保安听到沈非说要治好他的病,立马三魂七魄就只剩下了一魂一魄,他装晕的目的是什么,不就是想逃避给沈非带路的劫难吗? 可这个凶人,竟然要治好他的病,有必要这么凶残吗? 保安腹诽着的时候,又打定主意,不管怎样,他一定要忍住,不会醒过来,只要他坚持下去,只要他一直昏迷,这人也拿他没有办法。 不管受多大的痛,都比给这人带路好了许多。 心中念头刚刚落定,保安就感觉到了一股剧烈的痛苦感觉,这痛感像是一点火遇到了汽油一般,瞬间烧遍了整个原野,焚遍了他身上每一处角落,痛得他再也忍不住。 他心里面是发了誓,近乎于下了死决心不醒过来的,可这痛苦一肆虐开来,保安就忘记了自己的誓言和想法,张口便痛叫起来,还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又跳又蹦的。 沈非笑道:“我就说过,我的医术很厉害嘛,现在还晕吗?” “好痛,好痛……” 保安哪里还能回答,不停地叫着痛,仙道人他们看到这一幕,不是太理解,可华龙、周世豪等还受着痛苦折磨的,却是一听就知。 他们对沈非的恐惧,又浓了几分。 因为沈非这是在对京城大饭店的保安动手,哪怕这保安算不上什么,可他身为京城大饭店的保安,那他就代表着京城大饭店,动他就是打京城大饭店的脸。 和京城大饭店做对,那得需要多大的勇气。 血胖子不知道,反正他是深深的震惊住了,他盯着沈非,想看沈非还要做什么时,却发现有东西挡住了他的目光。 血胖子抬起头来,发现挡住他的,是一个人。 这人,叫武夷山。 血胖子一滞,本能地说道:“武夷山,你想做什么?” “一条胳膊。” “你真的要按他说的做?” “不然呢?” “武夷山!”血胖子爆了,“你知道那个人要做什么吗?他说要毁掉京城所有的地下势力,你也是道上的人,你家的大红袍还是一个上等地下势力,你应该很清楚京城的地下势力代表着什么,你觉得能摧毁吗?” “那不关我的事。” “你身在其中,怎么能不关你的事?” “我只知道,把你们这些人都毁掉,那再毁掉你们身后的势力,毁掉其他势力,就要容易一点。” 武夷山话语间有着极大的重量,就像是整座武夷山都压了下来一般,血胖子想不明白武夷山为什么会答应沈非,会去做一件明明办不到,明明是自找死路的事情。 血胖子狂吼道:“武夷山,他就是在利用你,等你没有价值了,他会怕你们也毁了,你家的大红袍,也会死。” “我要他一个人情,被他利用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你的脑袋到底是怎么长的?他已经得罪了京城大饭店,你觉得他和京城大饭店敌对起来,还有活路可言吗?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你到底要做什么?” “如果他不和京城大饭店对上,我也不一定会出手。” 武夷山重重说了一句,血胖子觉得自己简直快要疯了,遇见一个疯子也就罢了,现在又来了一个疯子。 “武夷山,虽然你很厉害,但是我不会坐以待毙的,你是强,但你还没有强到能肆意妄为的地步。”血胖子不准备再劝说武夷山,因为武夷山就是一根筋,劝说没有任何用,他准备反抗了。 大声吼完之后,血胖子的目光在四周转了一圈,厉声喝道:“仙道人、青蝠王,你们还愣着做什么?武夷山发了疯,我们应该联手将他的疯病治好,不然,我倒了霉,你们也逃不掉。我们三个一起出手,定能拿下他。只要拿下他,就拿住了了大红袍的命脉,大红袍有多少利益,相信两位很清楚,我只要其中的两成,剩下的你们来分。” 血胖子一口气说了许多,不得不说,他的这些话很有用,青蝠王的眉毛在挑了,仙道人的眼睛在亮了。 下一秒,仙道人伸出五根手指头,“我要五成。” 青蝠王皱眉,他想要更多的,可仙道人的实力确实比他要厉害一点,而且仙道人背后的朝龙会也很强,所以,他只得点头说道:“好,我要三成。” 见两人答应,血胖子嘴角的冷笑无比浓郁,死死盯着武夷山,“武夷山,你要自寻死路,那就别怪我们了。” 武夷山笑了,“三个人一起,就能赢我吗?这一次,就不会像之前那么随意一巴掌了。” 话音落下,武夷山攻了出去,血胖子大惊,却立马调动浑身力量,要与武夷山硬拼,青蝠王将速度发挥到极致,强势攻向武夷山,仙道人手里更是多了一把匕首,直刺武夷山腰部。 很明显,青蝠王和血胖子是牵制武夷山的,而仙道人则是杀手锏,要击出致命一刀。 武夷山视若不见,一拳击在血胖子拳头上,咔嚓骨头断裂声中,武夷山又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用力一扯,直接将他的手臂给扯断下来。 血胖子一声惨叫,武夷山真的扯掉了他一条手臂! 在他的惨叫声里,武夷山将血胖子的这条手臂当成武器,直接砸向青蝠王,此刻,青蝠王刚刚靠近武夷山,正在出手。 青蝠王感觉到一股大危机,不敢再继续下去,当即发挥出他最快的速度,他只要缠住武夷山就行。 可就在青蝠王要退的时候,武夷山用手臂劈下,速度比他快出很多,青蝠王逃之不及,那条带血的手臂,狠狠地砸在了青蝠王肩膀上。 明明就是一条血肉之臂,可在武夷山手中却仿佛成了刀成了剑,一臂砸下,直接将青蝠王的右臂齐刷刷给砸没了。 鲜血狂涌。 武夷山转身,仙道人离武夷山仅有咫尺之距,刀子一送,就能插进武夷山身体里面,可仙道人却是停了下来,不敢再往前移动分毫。 因为武夷山太强了,仙道人没有足够的把握,如果不能一举将武夷山杀死,那就要遭到武夷山剧烈的报复。 武夷山能在京城立足这么久,可不是吹出来的,那是杀出来的。 仙道人想着先退开,煽动四个地下势力的人一起对武夷山出手,大大耗费武夷山的能量和精力,到时他再出手,便能轻松将武夷山给收拾了。 所以,仙道人说道:“武夷山,我知道怎么劝你都没有用,不过,我还是想对你说一句,你的做为,是在飞蛾扑火。” “我不是飞蛾,我是武夷山。” “就算是山,也能毁掉。” “即使毁掉,也当让天地为我震响出吼声。” “你……” “你不就是想退掉,想鼓动其他人来浪费我的力气吗?说这么多废话做什么?” 仙道人大皱眉头,都知道武夷山是个狠人,可他的狠只是力量只是身手,现在他一言点破他的想法,只怕这个武夷山也不是那么蠢笨的。 既然被识破,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仙道人刀子向前,做拼死一搏,武夷山冷笑,直接抓住了刀子。 是的,抓的就是刀子,而不是手腕不是手臂。 仙道人也大大地震惊了一下,旋即大喜不已,他的刀子当然不是普通的刀子,武夷山以为是普通刀子可以抓住,那就大错而错了。 立马,仙道人用尽全力,要用刀子划开武夷山的手掌,然后刺进武夷山的心脏里面。 然而,他用了九牛二虎之力,刀子还在武夷山的手心中,半点动静都没用。 “你的刀子,不是一般的刀子。我的手掌,又岂是一般的手掌?”武夷山冷声问着,随后用力。 崩! 仙道人的刀子,被武夷山生生给握碎了,碎得稀烂。 虽然还不是粉末,却也是相差不远,成了渣子。 仙道人狂惊,知道武夷山厉害,却不知道武夷山如此厉害,仙道人不敢再耽搁,抽身狂退。 他必须远离武夷山,远离这个大危机。 就在这时,武夷山随手一甩,将他手心里捏碎的刀片渣子,甩向狂退的仙道人。 刀片渣子如子弹一般,密集成网,笼罩向仙道人,狂奔当中的仙道人,身子猛地一颤,然后不停地抖动。 却是那些刀片渣子全部钻进了他的身体里面,他的身体成了一个洒水壶,只不过,洒出来的,全是鲜红的血。 仙道人嘴里也大张着吐血了。 这一切,说来话长,实际上不过眨眼之间的事情,武夷山废掉了朝龙会、弟子盟、光明顶的三个BOSS,又朝其他人员扑了上去,嘴里还喝了一句,“大红袍的人,全力出手!” 立马,又有很多号人如狼似虎的扑了上去。 此时此刻,那句保安还在痛叫,沈非扫了一眼武夷山,又满脸笑容地问着保安,“既然不昏了,那就可以带路了吧?” 保安一听,又想昏,最好是痛昏过去,他哪里敢带路,可身上的痛,保安实在忍不住,他眼珠子又是一转,直接往前冲去,边上边大声喊道:“有人在京城大饭店嚣张,快来人啊,把他给拿下。” 听到这些话,沈非笑了,无比开心的笑了,这个保安所做所为,比他预料的都还要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