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五章 为君歌一曲 - 妖孽狂医

第四百二十五章 为君歌一曲

那保安一声大喝,还真喝出了不少人来,沈非牵着云希若的手走进大厅时,便看到了十来名保安严阵以待。 这些人看向沈非的眼睛,全都是熊熊怒火,恨不得将沈非就这样给烧死在目光里面,烧成渣,烧成灰。 “小子,你可以随便在什么地方撒野,但今天,你撒野的地方,撒错了,这里是京城大饭店,不是你想怎样,就能怎样的。” “就是,想在京城大饭店嚣张,也得问问我们的拳头答应不答应,你一人是厉害,我们也不是白给的。” 一群人吼着,沈非眉毛一挑,“好,那我就问问你们的拳头!” “狂……” 有人大吼,要说沈非狂妄,可才说了一个字,后面的“妄”字就怎么都说不下去。 因为他的耳边传来一阵阵撞击声,然后他的那些同伴们就飞了出去,眨眼之间,十多号人就只剩下他一个了。 吼话的保安感觉不对劲,往四周看了看,他的同伴们都和黑龙一样,陷进了墙壁里面,成为了墙壁的装饰。 等他回过头来,沈非便站在了他的面前,他脸蛋瞬间发白,“妄”字成刺,扎在他的心间。 沈非说道:“我问过他们的拳头了,他们都答应了,你呢?你的拳头会答应吗?” “我……” “我觉得你应该会答应的,对吗?” 这保安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一个字都吐不出来,这时,沈非一巴掌拍下,径直将保安那直挺挺的身子,给拍进了地砖里面。 京城大饭店的地面,自然也不是普通的水泥做成的,那是厚厚的混凝土,还有钢筋,还有大理石等坚硬物。 可在沈非那一拍之下,这些东西全都成了豆腐一样的存在,就那么生生给拍了进去,半点折扣都没打。 装昏的那个保安,暴睁着眼睛看到这一幕,整个人都傻掉了,可剧烈的痛苦又让他立马从傻中清醒过来,继续陷入惊惧恐慌中。 沈非看向他,扬嘴一笑,这笑容让装晕保安更是魂不附体,还没想得明白该有什么样的态度时,便听沈非说道:“你继续叫,叫得再大声,恩,多叫点人来。” “啊……” 装晕保安真的痛叫起来,那叫声比猪被杀时还要凄惨,这叫声还真的引来了不少人。 都是清一色的制服保安,他们看到大厅里的场景,第一时间是愤怒,第二是震惊,第三是凝重,有着顾忌的凝重。 能在京城大饭店当保安的,肯定都是不简单的,可现在这些不简单的保安,包括黑龙,都被砸进了墙里。 那么的粗暴! 却又那么的震撼! 没有人敢来京城大饭店踢场子,可敢来的人,敢走到大厅里的人,肯定很厉害,眼前的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 不过,无论此人多厉害,就算他们打不过,他们也要出手,无他,他们是京城大饭店的人。 就在他们准备出手的时候,黑龙那痛苦得就像在铡刀下面传出来的声音响了起来,“不要乱动。” “黑龙大人!” “听我的,你们不是他对手,这事……你们也处理不了,等……林总……来,他要……什么……都……答应他!” “可是……” 这群保安显然不想就这样认输,但看到黑龙的神情,他们忍了下来,却还是对沈非放了一句狠话,“这件事,不会就这么完了。” “当然不会。” 沈非笑容依旧,如果要这么就完了,他也不会来京城大饭店了,朝龙会、白马寺等地下势力,能引起京城地下势力的疯狂,掀起的是暗浪。 而京城大饭店能掀起的就是明浪! 暗浪他要掀,明浪他也要掀! 其实,暗浪明浪谁又能分得那么清楚,说不定什么时候,暗浪就成了明浪,明浪又变了暗浪。 不过,对他而言,无论是明浪还是暗浪,就一个字,那都是浪。 是浪,就可以掀! 那些保安退了下去,穿着极为合身,将该大的地方该小的地方都无比明显展露出来的制服的女服务生走了上来。 她们看向沈非的目光里,有着一些畏惧,还有着一丝可怜,但她们脸上的笑容,还是给人一种如沐春风之感。 由此便可看出,京城大饭店的服务生,也是不简单的。 另外,她们看向云希若的目光,有着一丝热度,看来云希若的歌真心好听,连这些不简单的女服务生也在听。 为首一女子,胸前挂着一个工作牌,牌上有名,杜鹃! 沈非看到这个名字的第一瞬间,脑海里浮出了杜鹃啼血四个字,杜鹃笑道:“先生,您想吃点什么?” 沈非没有回答,看向云希若,“你想吃点什么?” “你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云希若答得自然,回得走心,说得喜悦,杜鹃看得清楚,那是从内心深处流露出来的欣喜。 之所以看得清,杜鹃心中叹息更浓,云希若的歌,她也很喜欢听,除了她的嗓音给人一种空灵的感觉之外,她是用心用情在唱歌,不像那些经常用花边绯闻来炒作自己的全都是在为了唱而唱,为了钱而唱。 特别是云希若那首彩虹男人,让她都有种身临其境,脑海里想起一些事一些人,这样一位歌者,就该真正的歌唱下去。 可是,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里,想简简单单的歌唱,却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 女人,总得有个男人的,总得有个靠山的。在以前,那个周家大少周世豪,杜鹃觉得不行,不会是云希若真正的靠山。 但和眼前这个人一比,杜鹃觉得云希若还不如就跟了周世豪,毕竟周世豪贪恋云希若的美貌之后,不会让云希若陷入极为危险的境地,说不定云希若会唱更多的歌,不管怎么说,生命是有保障的。 而这个打进京城大饭店来的人,看起来很牛逼,面容虽然普通却有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吸引人的味道,也确实符合很多女人心目中的“英雄”式人物。 可是,这个“英雄”却随时有可能没命,就是那些家族子弟,即使是十大家族子弟,也不敢在京城大饭店这样横,他横了,就一定会付出代价,就算现在没有付出代价,后面也会。 他是得罪京城大饭店而死,那云希若做为他的女人,一定会受到牵连,也许做为一个漂亮的,还能唱歌的女人,不一定就会死,可到了那个时候,杜鹃宁愿云希若死,不然,她会遭受到更多的折磨。 这番念头在杜鹃心里一闪而过,云希若还笑靥如花地看着沈非,沈非笑道:“那就先来一碗稀饭,一盘酸菜吧,先养养胃。” 沈非这话说出来,所有的人都变了脸色。 杜鹃她们是一愣,这个人费了那么大的劲,弄了那么多的人,扫了那么多的麻烦,还冒着要被京城大饭店弄死的危险,走进了京城大饭店,为的就是吃一碗稀饭?吃一盘酸菜?就是为了养胃? 这人的脑子是怎么长的? 周围那些保安则是满脸鄙夷,这鄙夷是从仇恨之中泄露出来的,走进京城大饭店只为了喝粥吃酸菜,这人就是那种底层人,改不了习惯的小人物。 这样的小人物,得罪了京城大饭店,必死无疑。 黑龙等一帮被打得吐血打进墙壁里的保安,则是有些惊讶,惊讶于沈非的选择,他们只是隐隐觉得沈非不仅仅是要喝粥。 云希若却是高兴地说道:“好啊好啊,喝粥最好了,我小的时候就最喜欢喝粥。” 杜鹃看了云希若一眼,心里嘀咕着只怕不是她喜欢喝,而是沈非喜欢喝,所以,云希若才喜欢喝。 想着,杜鹃说道:“那请稍等,我们会尽快上菜。” “好。” 沈非点头,看向云希若,笑道:“怕吗?” 云希若摇了摇头。 杜鹃见状心里又嘀咕了一句傻姑娘,不等沈非说话,云希若又道:“我第一次被人陷害,心情低落,还有可能遭遇一位大少的麻烦时,是你帮了我,让我有今时今日的歌仙之名。” “第二次,今晚,我有可能遭遇一场污辱,失去我最珍贵的东西时,原本你万万不可能出现在京城,最后却出现在我的身边,救了我。” “我还有什么好怕的?” “最怕的不过是死,只要有你在,我便心安。” “对了,你还没听过我唱歌呢。” “你明明说过要在晚上的时候打电话给我,听我唱歌,可你从来就没有打过。” “今天正好有机会,我给你唱一首。” “你喜欢什么歌?” “要不,我给你唱彩虹男人?” “那我就唱彩虹男人了。” 云希若一句接一句地说着,根本不给沈非说话的机会,而且她前面和后面所说的事,完全就不在一条线上。 好像之前那个是山,后面却成了海。 沈非心里有股一阵暖流,云希若有这样的变化,就是想让他不要担心,是要告诉他,她真的不怕。 其实,面对京城大饭店这样的庞然大物,说不怕又怎么可能呢?她不怕,是因为他。 这样的女孩儿,让人疼惜。 所以,沈非脸上的笑容很灿烂,很温暖。 云希若的歌声,也回荡起来。 白云悠悠,思之心头。 有君如虹,照亮世界。 高空之上,情弦拔动。 ……